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六十章所謂的高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所謂的高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妹子.你叫他大哥吧,我也叫他大弄.他比我還小的。。我都能跟大哥比。」盧偉笑道。「大哥你好,我嘩盧拈衣。」盧拈衣淺淺笑道,這次居然深彎了個腰。「盧偉,她是?」葉凡一臉訝然,問道。「我親妹妹,在京里讀書。你可能沒見過吧,她長得像我媽.就這鼻子像我們。不過也幸好,女孩子像媽好啊,漂亮。如果像我們這些大老粗,以後就嫁不出去了。」盧偉淡淡笑道。「哼,我才不怕嫁不出去。」盧拈衣哼了一聲,白了盧偉一眼。「呵呵1盧偉看了妹子盧拈衣一眼.又說道「,妹子,趕緊再叫一聲大哥,叫親切些。也許,大哥有大禮送給你的。」「大哥您好。拈衣有禮了是不是?」盧拈衣居然很相信盧偉的屁話.連著親切的叫了好幾聲,葉凡都感覺到肉麻。趕快手擺了擺說道:「偉仔,你可別害兄弟,我可是沒有什麼禮物送的。要說再包紅包就俗氣了,你們盧家有的是錢,別的東西大哥實在沒什麼可拿下出手的,不好意思了?」「那啥的.後宮玉顏丸,聽說大哥還剩下幾顆吧,我妹子就是你妹子,妹子漂亮點做兄長的也唄有面子是不是?」盧偉乾笑了一聲粘乎上來了。「原來如此,算啦,就一顆吧。」葉凡恍惚大悟,無奈的點了點頭。這後宮玉顏丸一直找不到藥材配製,現在就剩下絕品的幾顆了。葉凡還想給喬圓圓留著,可以說視若珍寶。這廝自然肉痛得差點呲牙了。「大哥能不能多給一顆,我姑姑那次用過後說是效果不錯。前次在我面前嘮叨過多回了,沒辦法。她不好意思問你要,所以,這個,啥的,我就倒霉了。」盧偉是得尺進寸了,葉凡是徹底無語,想不到明珠部長餉孀郵翟謔遣不開只好許諾了兩顆。就怕明珠部長給傳出去那就糟糕了。「盧家主,不知丁一銘這個人你熟不熟悉?」葉凡趕緊轉移了話題。「你說的是水州商會的丁會長是不是?」盧白雲問道。「沒錯就是他了。,.葉凡點了點頭。「丁一銘這個人怎麼說呢.此人面子做得很好。對什麼人都是一團和氣,很少結什麼仇家。不知情的都叫他大善人。其實不然此人相當霸道。從財力方面來說,他也算不上特別的富有,家產估計不會超過六個億。」盧白雲淡淡說道。「商會在清朝民國時叫得很響亮。這些年來,各地商會蓬勃發展了起來,對促進各地區的經濟發展和繁榮起到了積極作用,商會這一社團組織的作用也越來越受到各級黨政領導的重視。但就我們華夏的國情而言,商會組織的發展尚處於探索發展階段,所以,有的地方商會辦得比較好,顯示出了商會在經濟政治活動中的重要性和可持續性但有的商會由於鼻種原因辦得並不盡如人意。不過,不管怎麼樣,商會對於作生意的人來說都具有很大的作用。而丁一銘,說句實話,按他的財力,在水州這樣的巨富沒有一千至少也得有幾百人吧。他又是憑什麼坐上商會會長的寶座?這個,我很是懷疑?」葉凡有些不解了。「是啊作為商會會長,肯定得具有一定的魄力和實力才行。會長本人應該帶頭在商場上講誠信.在商業運作上要有所成就。再且是有目共睹的。在老鄉和同行中有好的口碑:當會長的人要人緣好、要有崇高的責任感和敢於犧牲個人利蠱的精神要略懂政治和有一定把控政策的能力。不然,人家比你還富有,比你還有能力,比你還有勢力,憑什麼得聽你調停。當然商會組織是個民間組織,搞得好能促進當地商業發展。搞不好就是一盤散沙,掛個空名罷了。而丁一銘的口碑還不錯,人際交往方面做得很好。而且,也的確做了一些小事。在水州城來說,他的知名度還是彼高的。」盧白雲客觀的評判著丁一銘口「盧家主跟丁會長的關係如何?」葉凡切入了正題。「淡淡之交而已。」盧白雲說道,轉爾看了葉凡一眼,有些疑惑,問道「,葉先生,恕盧某說句不中聽的話。是不是丁會長有什麼不妥的地方?葉先生請說出來,在水州商會裡頭雖然我不是會長,只是個委員。但說兩句話還是有人聽的口,.「言過了,我跟丁會長素未謀面,說起過節什麼那是不可能的。不過,丁會長的兒子丁雄此人倒跟我起了點小衝突,當時在」葉凡簡單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大哥,這小子如此囂張,乾脆整他,算啦n他不是管著l擁帝娛樂城嗎?.n我叫人去杳杏.二點事出來咱們跟他親熱親熱。我不相信搞娛樂城的人還有乾淨到什麼地方去?」盧偉在一旁哼聲道。「偉仔,你還是長不大匕」盧白射亨道,刮叱起兒子。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卜打小鬧是小兒科,更何況.這事是丁雄在搞鬼,又不是丁會長。如果丁會長如此的話那就不是查查娛樂城的事了。對有的人,一耙子就要打死。不然,後患無窮。你想想,咱們家在水州不是產業比丁家更多?作為商會會長,沒用時什麼用都沒有。不過,他總是有一倭Φ摹!甭白雲不是在怪兒子多事.而是在怪兒子不夠狠。「我想這事我先去會一下丁會長再說了,也許,丁雄眼界窄.相信丁會長作為商會會長,肚量和胸襟都不是丁雄所能及的。」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也好,如果丁會長真不識抬舉。到時,葉先生可以跟我講講。「電*腦訪問盧白雲突然臉色嚴肅了起來,身上不自然的就溢出了一絲令人有些畏懼的蕭然殺氣。這氣勢是久經商場巨鱷之人才能自然形成的。第二天下牛。空元寺後山的一塊草坪上擺放著幾條雕花椅子。不久,上面就坐了些男男女女。能有椅子坐的全是些老傢伙,站著的都是些後生仔。怪異的就是道士也有,和尚居然也有。也有穿西裝之輩,還有清朝那種長袍馬褂者。不知情者一定會以為這裡是不是在排演什麼雜牌搞笑的大戲。當然,總人數也不多,不到力人。一個個互相攀談著,表情甚是淡然悠閑。只聽一個肥頭大耳的和尚沖一個下頜有顆豆大黑痣,麵皮皺巴巴如松樹皮樣的老傢伙談笑道:「李道長,鳳長老的病情如何?」「不容樂觀,估計就這幾天的事了。唉,人都要老,老了什麼都壞了。早日晚日都要進土的,你我也有那一天,呵呵呵。,.李道長淡淡笑道,臉上並沒乖一絲哀傷。「是呀,你我都有這一天。想不到鳳長老叱吒水州這一帶幾十年,最終還得歸於黃土。,.和尚側是嘆了口氣,臉色有些落寞。此人叫智雲,是這空元寺主持的師弟。跟水州鳳家的關係一直不錯,以前經常跟鳳翅遙談道論經,下棋等,交井倒也不凡口「盧家那位也差不多了,應該早走一步吧。」李道長不屑的哼了一聲。要知道,這次鳳家為了請到李純棉出馬當外援,那是花了重金的。以給青城派再建一座現代化道觀為由才請到了此等高手。估計不下幾千萬的。「都去了,水州這地面上可又少了兩位絕世高手。這個,對於我們這些練功者來說也是一大損失。華夏國術本來就敗落了,七段高手太難尋了。」智雲說道,看了李純棉一眼,問道「,聽說盧家也請了一名高手,叫葉凡。此人李道長聽說過嗎?他是什麼來頭的?」「沒聽說過,也不知那個旮旯鑽出來的。想必是盧家再找不到能人了,所以,隨便去哪個深山老林叫了一個野概子來湊數吧。我是有些擔心啊,到時經不起本人一拳就倒下了,這切磋還有什麼尉涫禱,到我這個段位,很難找到幾個經得起折騰的人。這武功一途,也得經常找到相當的對手切磋才能有進步的。不然,就荒廢了。」一講到自己今天的對手,蹲在椅子上的李純棉滿臉的鄙夷的不屑。而且,還帶著一絲絲的遺憾口彼有股天下舍我其人的感覺。「那是那是!李道長是突破第七段第三個層次的絕世高人。世俗中哪裡去找實力相當的對手。獨孤求敗當時為求一敗走遍天下,想必李兄現在也嘗到這味道了是不是?」智雲那三寸不爛之舌不費力氣的恭維著李純棉,這廝聽了心裡大為高興,伸手輕輕的拍了拍智雲肩膀,笑道:「到時勝利了,我給鳳家說叨一下,叫他們拔幾百萬給你們修繕一下。這空元寺有的地方也太破了一些,是該修理一下了。」「謝謝!謝謝李道長厚愛。」智去自然是滿面笑容,連聲稱謝。這時,鳳家家主鳳凌空帶著幾華門人走了過來口跟李純棉等人親熱的打了招呼。爾後,一臉嚴肅的坐在了椅子上。「怎麼還沒來,是不是不敢應戰。不敢應戰乾脆早說嘛!讓人久等,這什麼意思,真是沒修養?」這時,李純棉看了看日頭,發牢騷了口榭謝,三晉油蝦「可愛哭.兩位書友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