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這嫩鳥叫葉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這嫩鳥叫葉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道長,盧某來了。說好是二點開始,時間應該沒到吧?」,盧白雲陪著葉凡緩緩走了進來。

全場人的眼光全盯了過來,估計都在找那個叫,葉凡,的切磋者。不過,很令眾人失望,盧家一行五人中除了葉凡大家沒見過,其它人全是盧家人。

盧白雲就不用說了,盧偉那天大家見過。而盧方東大家也見過,盧雲也來過。而葉凡又太年輕,打死他們也不敢相信這個一臉淡然,微笑著的嫩鳥就是來跟青城派的長老李純棉大師切磋的。

鳳家的鳳凌空首先發飆了,斜瞄了葉凡一眼,再次肯定不是此人了。於是哼道:「盧董事長,不會是盧家沒人了吧?幾分鐘后就要開始了,你們那位叫「葉凡,的高手呢?你不會就此告訴我,葉凡就是他吧?」,鳳凌空講完后伸手指著葉凡,滿眼的輕視,極盡不屑。

哈哈哈……

鳳家幾個弟子配合著立即放聲大笑了起來,那笑聲特別的刺耳和難聽。

鳳凌空的大兒子鳳信秋哼道:「就他,老子一拳就能讓這個學生仔來個狗啃泥。什麼玩意兒,也敢稱什麼?」,其實,並不是鳳家人自高自大。主要是葉凡剛颳了鬍子,以前葉凡在省電視台也出現過次吧。

那個時候葉凡都是留著鬍子的,看上去比現在老道得多。而且,像那種新聞類節目也沒幾個人感興趣。倒也沒人認出葉凡來。即便是有所懷疑,也會認為不是同一個人。

「那你來試試,本人讓你一隻手跟你玩玩。什麼叫沒長眼,你就是1葉凡沖鳳信秋冷冷哼道。決定讓鳳家好好的丟次臉再說。

「來就來,誰怕誰?」,鳳信秋大怒,跳到了葉凡跟著。還沒等鳳凌空有所表示,這傢伙因為前幾天被盧偉僥倖贏了,這面子總得掙回來。如果今天能打倒盧家一個子弟,也算是稍稍掙回點面子了。所以,一腿就踢向了葉凡腰部。

「哼1葉凡輕輕一哼,一腳輕輕的迎了上去。看那發力」根本就沒帶動一絲風勢。哪比得上鳳信秋那一腳,人家是來勢洶洶,就連周遭的氣流好像都在波動著。

臨到最後時葉凡突然發力,以迅猛之狀狠狠地踢向了鳳信秋。李純棉雖說眼中閃過一絲訝然,但也沒喊住手。

叭地一聲巨響。

一個高大的身影好像表演空中飛人一般歪斜著做了一個漂亮的拋物線動作。直接就砸進了七八米遠的草坪上。草坪頓時就被砸出一個大坑來。猶如四月草長野hu亂七八糟拋著。

大家定睛不是鳳信秋大少還是誰。這傢伙屁股朝天高高翹著,居然是嘴先落地。而且,好像是頭野豬幾天沒吃飯了正用嘴拱開了草坪正在拱土豆地瓜似的。整個頭都被人踢得塞進了草坪的爛泥堆里」身上全是散落的泥土。這手法的應用,也太詭異了一些。

「哈哈哈…………,好像還真是豬拱泥,這還是鳳大少嗎?啥時跟八戒哥稱兄道弟了。哈哈哈,顧頭不顧,屁股朝天了還玩個毛球……」,盧偉極盡譏諷口氣,跟盧雲等人大笑了起來。

鳳家人趕緊跑過去把鳳信秋從爛泥地里扯了出來這廝那臉早腫凝成了豬頭,紫瓦瓦的鼻孔流著鮮血,跟十殿閻羅有得一比,樣子相當的滲人。

不過,現場其他人全沒笑。特別是那些老傢伙,一個個全盯著葉凡。臉上都是微微的駭然。要知道好歹鳳信秋也是一位五段高手,而且去青城派訓練了幾年。

怎麼這般的不經打,難道真是個hu架子?不過」那天他跟盧偉可是狠鬥了一場的,他絕不可能是hu架子。

鳳信秋不是hu架子,那反倒過來,這位一臉親和的年輕人就是位可怕的高手了。能一腳踢得鳳信秋成了豬拱泥的人,那身手,絕不會下於六段第三個層次的貨色的。

老天,這傢伙才多大…………所有人在心裡都在問這個有些發毛的問題。

「有兩下子,你叫什麼名字。師傅是誰?說出來指不定今天本首長看他面子不懲罰你了。」鳳信秋還想發飆,不過被他師傅李純棉給扯到了一旁」這廝轉爾冷冷問葉凡道。

不過,李純棉也相當狡猾,發現葉凡如此年青就是高手之後首先是問葉凡的師傅。

就怕葉凡的師傅也是什麼超級高手。李純綿可不想給那已經沒落的青城派帶來什麼天大麻煩。能培養出如此年青高手的師傅難道會是一庸人嗎?

李純棉用屁股想也集想出來的。

「區區就是葉凡,水洲市委副書記,分管著紅蓮區。」葉凡淡淡哼道,倒世報出了身份。

反正等下打敗了李純棉同志人家肯定也會把自己的身份查個底兒朝天,不如早報出來。而且,架勢十足。意思是老子坐不改姓什麼的意思了。

本來葉凡想用特勤的變肌肉藥丸,不過,想想就沒用了。那種藥丸用多次了會對人體造成一定的傷害。而且,那藥丸特勤也極為稀少。沒有重大任務,必須得用時一般是不用的。

更何況,葉凡如此做也有一定目地的。今天出現在空元寺的是水州四大家族。還有水州一些老字號名人。

這些人全是身家很豐厚的巨富名人之流。如果一炮打響之後,相信想跟自己打好交道的老傢伙應該有的。到時慫恿他們到紅蓮區來開發,也不失一條發財之道。至於說拳腳功夫,現代人也沒什麼概念。當時隨便編個現由唬弄現代人應該沒什麼問題。

再說,像這種事參加的人都會保密的,這是一種江湖上的潛規劃只是在圈內流傳罷了。像鳳盧兩家絕不會講出去的。其它人是公證人,也應該會信守承諾。

「你就是葉凡?」責幾個人失聲叫出來了。

「呵呵。」葉凡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本人從小力氣大,就這一身蠻力還行,李道長,請吧?」

葉凡雙手舉了舉,意思是切磋可以開始了。

就在這時候,智雲大師站了起來,一臉笑容介紹道:「葉先生,我是這次比賽的公證組組長。其它的,全是成員。嗯必葉先生久居官場,估計是未必了解過李道長的青城派吧?」,這話什麼意思,葉凡心裡尋思著,感覺智雲這貨根本就不像個公證人。故意如此問應該有什麼玄虛吧。

這廝於是淡淡笑道:「呵呵,青城派的大名我倒是久仰。不過,那都是電視電影中看到的。現實中真有青城派嗎?本人也去過四川省都江堰市的青城山。

不過,那地兒好像是旅遊盛地,聽帶路的導遊說是古代時稱之為「丈人山」主峰老霄頂海拔米。在四川名山中與劍門之險、峨嵋之秀、夔門之雄齊名,有,青城天下幽,之美譽。

聽說前年它同都江堰共同作為一項世界文化遺產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說句實話,那地兒的確景緻獨到,道觀倒是見了不少,古樸古雅的像是個修生的好去處。要說武林高手,恕在下眼拙,沒瞧見什麼角色?」,葉凡這話一噴出,差點氣歪了李純棉的鼻子。當然,這是葉凡故意如此說的。就是要讓李道長難受一下。李道長斜瞄了葉凡一眼,冷冷哼道:「葉先生只看見了山,講起青城派,那是如雷貫耳。連這個都不知,真是孤聞了。難怪葉先生只能是盯著那頂官帽子,哪知世了還有另外一番光景。

起我們青城派是道教內丹修鍊的派別。形成於北宋年間,流行手元朝的清微派;北宋間的丹鼎派南宗:元朝的全真道龍門派;清代末年的青城派。

我派在50年代后一直是華夏道教的重要道派。1956年「華夏道教協會」在京城燕京成立,青城山道長易峰出席大會,被推選為副會長兼副秘書長,當年又被推選為四川省道教協會會長。

1988年,在中國道協第四屆代表會議上,傅勝林道長當選副會長,1990年3月又當選為華夏道教協會會長,併兼任華夏道教學院院長。

另外,我們青城派也是華夏武術著名的流派,有近2年的歷史,歷代高手輩出,僅僅清代即出了個武舉人。這麼重大的門派葉先生只視電影中見過,呵可…………葉先生不虧為政府官員,專註於官場發現,是兩耳不聞外邊事啊!受教受教了」,李純棉語含譏諷,那味道誰聽不出來。

「是啊葉先生,李道長可是青城派現任長老,去年。李道長當選為華夏道教協會副會長,還兼著華夏道教學院的副院長。

」,智雲故意展露出李純棉的身份來,自然是為想吹棒一下李純綿同志的。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是剛才自己一腳就把鳳信秋給踹成豬拱泥了。這事已經引起了智雲大師的忌憚。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傷了李道長。到那個時候就是智雲這個公證人也有些擔心青城派的怒火的。

再說,李純棉有著那麼多的身份。其人的影響力也很大的,真傷棄他了肯定會帶來一系列麻煩的。

哪知葉凡淡淡一笑,說道:「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