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特殊報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特殊報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特殊報銷

「賞春的身份實在太神秘了,經過調查,發現此女居然是華夏人。不過,我們發現她的父母親都過逝了。所以,這個底細就很難查證了。這過逝是不是有些其它原因,這個,還在繼續調查。」齊天說著話,拿出一個文件袋子遞了過來。

葉凡翻了翻,說道,「這事還真是奇怪了,難道賞春真是華夏人?不過,也太象了點。有沒發現其它情況,比如賞春跟什麼人接觸?」

「這個就難查清楚了,因為賞春是桃源山莊的台柱子。自從那天晚上大哥破了她身子后,她好像也放開了。以前是賣藝不賣身,現在是賣藝既賣身。平均兩三個晚上會接一個客人,不過,要價都很高。一般一個晚上點賞春的話都得額外再付出二萬多塊。客戶實在是太多了,聽說還要預約候著。而我們又要秘密調查,所以,一時很難忙得過來。」張強也是一臉凝重,說道。

「客戶的身份都是些什麼人?」葉凡問道。

「富翁居多,偶爾也有政府官員。」齊天說道,看了葉凡一眼,笑道,「聽說大哥前次跟水州商會會長丁一銘的兒子丁雄起了衝突?」

「你問這幹嘛,不要扯不相關的東西?」葉凡哼了一聲,覺得齊天這傢伙表情有些怪異。

「老大,我沒有扯不相關的東西,這事跟丁一銘還有點關係.。」齊天有些猥瑣樣子笑道,葉凡一看,心裡瞬間就明白了,臉上也笑了,問道,「是不是丁會長也去了?」

「嗯,丁會長特別喜歡賞春,每次去必點賞春。而且,聽說小費一擲就是千金。這死老頭子,專門撿大哥用過的破鞋子,也不怕累死在賞春那深毛毛的田溝子里。」齊天罵了一句。

「你小子正經點。」葉凡笑罵道。

「我太正經了,正經得不能正經了。」齊天乾笑漣漣。

「拍下來沒有?」葉凡緊追著問道。

「拍了,還相當清晰,大哥要不要欣賞一下?」齊天乾笑道。

「算啦,丁一銘那根老棍子肯定比蚯蚓還小,有啥好看的,真看了都給得噁心死人。」葉凡皺了皺眉頭,看了齊天一眼,說道,「把丁會長的材料給我一份。」

「對!對!老柴棍一條罷了,能不能再揚起都難說了,呵呵呵。」齊天淡笑著,屁顛著從材料袋裡抽了出來,還有光碟。

「葉帥,這窩子是不是該拿下了。我看再讓她們發展下去,對咱們南福以及周邊地區都將造成相當大的危害性。雖然影響不是特別的大,因為他們的客戶全是高端客戶。也僅有上流圈子的知情人知道。不過,這些高端客戶對咱們省的影響力更大。如果政府官員被他們誘惑了出賣了國家的什麼機密就麻煩了。」張強有些憂心了。

「這事先不忙,得放長線釣大魚才行。我總覺得賞春不這麼簡單,不光是一個高級妓女那般簡諜跟那個八爺接觸過沒有?」葉凡問道。

「八爺到現在還沒顯身,此人實在是神秘。」張強說道。

「你們說,八爺會不會就是賞春的客人之一。他不顯身,裝著客人身份到山莊,誰也查不出來的。」葉凡說道。

「有可能啊,我們倒沒想到這個。」張強若有所思,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更奇怪的就是粵東的昌背山那邊也沒什麼動靜,似乎那片山就是山,並沒什麼秘密似的。」

「有沒探測到山底下有什麼秘密東西之類的異常情況?」葉凡問道。

「一個盆地間有些反射性東西異常,我們不敢有太大動作,就怕打草驚蛇。都是採用航測的方式裝著飛機路過形式測試的。」張強說道。

「盆地下邊有動靜嗎?」葉凡問道。

「似乎下邊有空洞之類異常狀況。」齊天答道。

「嚴密監視,估計就是那地兒了。既然他們有耐心,咱們就比比耐心。這是關東軍的負責人留下的秘密,咱們絕不能讓日本人拿走了。不管是什麼東西。那怕是炸彈和細菌彈,咱們也得先驗看一番再說。」葉凡哼道。

「是1張強和齊天同時答道,不過,齊天有些遲疑樣子問道,「葉帥,這事我覺得有些詭異。關東軍以前都是在東北哪邊活動,怎麼會跑粵東這邊來埋藏東西,真有些詭異了。不會是這些東西本來就不是關東軍的秘密。而是更早的,比如民國或清朝時日軍間諜滲透時留下的什麼?」

「一切皆有可能,咱們要注意挖掘出這些秘密就是了。而且,這秘密肯定不校只要是涉及到大事的事咱們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做。而且,聽說就連英國都給牽扯進來了。說明此事確有此事,八成是真的。」葉凡一臉嚴肅,看了兩人一眼,又說道,「青狼現在怎麼樣了?」

「很好,他的思想工作做通了,現在大仇又得報了,還免了牢獄之災,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張強哼道。

「也好,他也是人才,難得的五段高手。你們把他給塞到什麼地方了?」葉凡笑了笑。

「去海灣的伊拉克那邊蹲點去了,我們給他說了,至少得在那邊呆上三年。等這邊有關他的事處理好后以後再視情況而定了。」張強笑了起來。

「你們還真夠陰的,估計青狼心裡把你們罵死了吧。呆在國內的監獄至少還有條命在。去伊拉克,那地兒可是隨時會掉腦袋的。」葉凡笑道。

「事總得人去做,而且,去伊拉克雖說危險了一些。但是工資補貼都特高。時下青狼的個人家產全被沒收了,他只是個窮光蛋了。其實,伊拉克的有些地方還是不錯的。我們出錢他去享受,也夠逍遙的。媽的,連嫖妓桑拿賭搏的費用都是我們獵豹給報的,這年頭,獵豹都幹了些什麼事兒?」張強笑罵了一句。

「講到這個,張師長,我的發票是不是也該給報了?」齊天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乾笑了一聲問道。

「什麼發票?」張強一臉愕然,掃了齊天一眼,又說道,「你還有什麼發票沒報了?不是一出差回來馬上就給報了嗎?應該不會漏了什麼?」

「就是那次,嗯嗯1齊天伸指朝天指了指,樣子有些尷尬。

「是不是你嫖妓的那事兒,就是那個山莊窩子的那次?」張強終於想起來了,那臉一板,哼聲開了。

「我也是出公差,你以為我想到桃源山莊去埃那地兒如果真是小日本的秘密窩點,我是不是提著腦袋去嫖了一回。你想想,男人在干那事兒時特興奮,一興奮防備什麼都鬆懈了下來。被小日本妞給捅了也防不甚防啊1齊天居然叫起苦來了。

「你還好意思說,那窩子葉帥當時還沒確定為有重大嫌疑。你去享受純屬個人私人行為。

師部沒有叫你寫檢討就算不錯了。特勤部隊是特勤部隊沒錯。在特殊情況下是允許有出格表現的。

但那是為了工作需要。而不需要時你就是個人行為了,說白點,那是違反國家法紀的。

你要知道,咱們看似自由,實則,也有些不自由。總部和軍委派來的監察部門可是駐紮在咱們獵豹的。

到時一查這發票,叫我怎麼搪塞過去。這事就算啦,下不為例。你檢討不用寫了,而報銷的事就免談了。」張強一臉嚴肅,哼道。

「我說張師長,不帶這麼摳門的吧?青狼去中東嫖妓可以報銷,而我為了工作去桃源山莊那個啥的就成個人享受。咋能這般區別對待呢?更何況,這事兒當時,呵呵。」齊天最近手頭緊,講著這話時乾笑了一兩聲,可是拿眼看著葉凡的。

因為葉凡那天晚上點賞春的可是甩下了200萬巨款。那天晚上是齊天請客,這廝自然想著法子想報銷回來了。因為數目太大了,不過,當時葉凡也有提點過他。

張強一看就明白了,估摸著這事葉大帥也有份頭了。如果大帥有份頭這事就不好處理了。

不過,張強也心疼錢,獵豹雖說經費寬裕。但開支也不小,特勤第八組分散於各地,有的還在外國。花銷起來也是個無底洞的。最近基地又要建家屬樓,所以,張強那口袋是捂得緊緊的。

「你看呢葉帥?」不過,張強還是請示了葉凡。畢竟葉凡是領導,這事如果他有份頭自己硬按住不報就有些摳門了。而且,那可是不尊重領導的表現。

「這樣吧,如果查出賞春真是日本神道組間諜。而她們呆在桃源山莊的確在進行破壞的活動。那齊天同志當晚點了賞春花了些錢也情有可源。跟相比,錢是小事。」葉凡說道,齊天差點被噎著了,心說明明是你點的賞春,而且一擲千金花了200萬,現在居然按我頭上了。他娘的,這什麼世道,老子當時個人就花了萬把塊,還當了回什麼破才子的,這年月,自己請客哪能亂花錢,又不比公家能報銷的東東……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