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喬圓圓的五指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喬圓圓的五指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喬圓圓的五指山

「那行!齊天,好好查,下功夫查。反正昌背山那邊也是你在具體負責的是不是?真查出事來我馬上給你報銷。查不出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以後你捂緊點自己的褲襠就行了,呵呵。」張強幹笑了一聲。

「是!張大師長1齊天大聲喊了一聲,不滿地掃了兩位領導一眼。葉凡一看,淡淡笑道,「當然,如果真查出事來。咱們真的能挖出昌背山秘密的話。那齊天上校就立功了。到那個時候,我葉凡出面為你請功,建議總部可以考慮你的大校軍銜了。」

這廝心裡有愧,所以,給點補償給齊天了。

當然,齊天一聽,頓時滿面笑容,行了一個標準軍禮道:「謝謝葉帥提點,我馬上回昌背山了。無小事,我得時刻盯著。」這廝雷厲風行,立馬開車往粵東而去。

「你看看,一講到軍功,報銷,這傢伙好像吃了興奮劑。」張強看著齊天背影笑著搖了搖頭。又看了看葉凡一眼,乾笑道,「葉帥,賞春那日本妞的味道不錯吧?」

「我哪知道,問齊天去,這傢伙乾的好事。」葉凡哼了一聲,兩人當一聲碰了一杯白蘭地,互瞄了一眼,自然,彼此心照不宣了。

回到水州已經是晚上11點了。

「妍兒,你晚上在家嗎?」剛才在獵豹基地內葉凡整進去二瓶紅酒後,心血有些來潮了。不由得就把車子開到了范春香買的房子處。坐車裡打起了電話。

「在家,幹嘛?」范妍兒有些睡眼迷糊,問道。

「我在樓下。」葉凡說道。

「我起來開門。」范妍兒沒絲毫勉強,隨口說道。

「不用了,我有鑰匙。」葉凡說道。

不久進了房間。

發現衛生間傳來沙沙的水聲,聽到外邊的響動,范妍兒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道:「你先等等,我洗洗給你放水。」

不過,嚓地一聲,衛生間門被某人粗暴的推開了。本來也沒上鎖的,只是虛關上的。

水霧迷糊下,發現有具全裸的身體正沐浴在騰騰的霧氣里。碩大高挺的胸房傲然屹立在葉凡面前。范妍兒雙手遮在雙腿間的芳草地上,一臉的羞澀。不過,並沒露出驚慌樣子。

葉凡一伸手就按在那碩大的山峰上面,一把抓捏而去,范妍兒噢嚀一聲,整個身子一抖撲進了葉凡懷裡。

這廝從上到下拂弄了這具美妙的胴體一番,范妍兒有些氣喘吁吁了。伸出舌頭在他臉上舔了幾下,像一隻波斯貓,香滑潤口。

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媽的,吵死啊!這麼晚了還來掃興1葉凡大怒,從背後拿出電話就想關機,一看號碼,丫的——喬圓圓。

這廝一手摟著范妍兒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接上了電話。

「這麼晚了還沒睡啊圓圓。」葉凡問道,范妍兒的手可不老實,輕勸的伸進了葉凡胸膛,在輕輕的搓著。

「哼!旁邊是不是有姑娘陪著,突然間變得這麼溫柔了?」喬圓圓哼了一志的,葉老大心裡直汗顏,心說圓圓莫非有心靈感應。媽的,這想干點壞事都沒機會。

這廝趕緊笑道:「哪裡的話,溫柔點是好久沒見到你了,想你想成這個樣子的。你知道,沒你的時候我連覺都沒辦法睡了。長夜難眠啊我的圓圓大小姐。」

「騙鬼去吧,你葉大還找不到女人。只要一張口,那些漂亮的女下屬還不排成長隊候著。男人,都是花言巧語的貨色。」喬圓圓哼聲道。

「我心唯天可表啊1葉老大叫著,旁邊的范妍兒差點笑出聲來,趕緊用手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就怕不小心給葉老大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表,你現在什麼地方,老實交待?」喬圓圓哼道。

怪了,圓圓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來了。不會是她到水州了吧,應該不可能,哪有大半夜到水州的。不過,葉凡多留了個心眼,說道,「唉,這不。晚上被張強拉去喝酒了。一喝就醉了,現躺基地呢?你不知道,盧偉的老太爺死了,我心裡有些難過?」

「噢,那你馬上叫張強派個人送你回來。少喝點,傷身子。老人都要去的,聽說盧偉的老太爺不是都百歲高齡了。也算是壽終正寢了」喬圓圓口氣緩和了不少,倒是關心起葉老大來。

「回來,回來幹嘛。反正沒事幹了,明天早上又是禮拜天,回來獨守空房不如在基地睡個懶覺。」葉凡干聲笑了一下。

「哼哼,是不是被費家那個小妮子迷住了?小妮子長得挺可愛的,不過,就是太凶了。」喬圓圓突然漏出一句能驚爆人眼球的話來。

葉老大一聽,感覺真是莫名其妙了,問道:「這話什麼意思來著,費家什麼小妮子兇巴巴的了跟我啥關係,不會是她們欺負你了是不是,快說,我去修理她們去,反天了?」

「哼,你不敢說跟費家那個小姐在一起是不是?噢,對了,不是姓費的,是姓寧的,鬥嘴斗得還挺有毛病的?」喬圓圓的嘴裡明顯的含有一股子翠花酸菜的味道。

「啥意思,費家有什麼小小姐了,又改姓寧了,我真是不知道了?」葉凡趕緊掩飾道,心說莫非是磋合梅天傑跟寧和和時被人發現了,糟糕,不知她看到蝶舞沒有……

「寧和和,哼。中組織部副部長寧志和的千金。不也可以說是費家的小小姐嗎?別以為我不知道,最近你們打得火熱。

聽說已經到了談日子訂日子的地步了。你說,我喬圓圓哪點對你不好。在一起時像老爺一樣伺候著你。你幾次受傷,我……我都一把屎一把尿的伺候著你。

比那細心的護士小姐還要細心百倍。天天為你擔心,你……你個沒良心的,白眼狼。我知道你想報復我爸。

姓葉的,你只要吭一聲,我喬圓圓不要京城這個家了也會跟著你的。可是你一直勸我說是慢慢來,原來都是騙我的,你自己反倒在背地裡跟寧家那丫頭都談上日子了。

姓葉的,你把我喬圓圓當什麼了,以後是不是要我當二房三房四房五房的養著。明白的告訴你,我喬圓圓當尼姑陪師傅去也不會讓你得逞,你……」喬圓圓居然哽咽出聲了,看來真的很傷心。

「圓圓,別……別……哭,你聽誰說我跟寧家那丫頭的事了,子虛烏有啊!你肯定誤會了。」葉凡推開了范妍兒,快速彼上衣服站了起來,大步朝樓下走去。

「我不聽,我就在楚天閣,你愛咋的就咋的。」喬圓圓哽咽著一把掛了電話。

麻煩了,肯定是誤會了。幸好我沒說晚上在家裡睡,不然,圓圓不知心裡會怎麼想了,這都什麼事……

葉凡心裡罵著老天,開車直奔家裡而去。

時間算得准準的到了楚天閣.葉府。

發現陳老和陳軍都站在院門口,陳軍見到葉凡下車,趕緊上前開車門,湊葉凡跟著低聲說道:「喬小姐到了,在你房間。那臉板得像鐵板,好像有什麼事似的。剛才我們說通知你,她不讓。說是我們敢通知你以後就不到楚天閣了。所以,這事我們也不好打你電話了。」

「行,沒事,我進去了。」葉凡點了點頭,進到廳里。硬著頭皮進了房間,發現喬圓圓正斜靠在自己那張雕花,聽說是清朝某妃子睡過的古董大床上。當然,床墊給自己換成了席夢絲。

「圓圓,你誤會了。」葉凡走了過去,伸手摸了摸喬圓圓臉頰。

「別碰我,你這臟手。」喬圓圓伸手打掉了葉凡的狼爪子。

「呵呵,是有些臟,剛開過車,上面還有汽油味,我去洗洗。」葉凡轉爾進了衛生間。

「哼,心臟是洗不掉的。」喬圓圓斜瞄了衛生間一眼,冷哼道。

「圓圓,等下你也來洗洗,洗一下舒服。」葉凡沒話找話道。

「洗,好,我洗,洗……」喬圓圓好像想通了似的,不久,衛生間門一響,葉凡抬頭一看,頓時有些傻眼了。

喬圓圓居然脫得就剩下跟短褲。露在外面的肌膚似雪一樣的白晰,而且,看上去嫩滑得很。那誘人的肚臍眼完全呈現在了葉凡面前。喬圓圓的胸脯不是那種底盤很大的渾圓形的,而是往上堅挺著很高聳很硬實的那種,看了都令人不已。

她像一尊女神一般,橫眉冷眼對著白眼狼葉凡同志。

葉凡哪敢動手去褻瀆什麼。趕緊說道,「我洗好了,先出去等你。」

「我伺候你,我是你的奴婢葉大,洗吧,洗吧1喬圓圓好像有點瘋狂了,硬是把葉凡扯得按進了浴缸里。當然,喬圓圓的力氣儘管很大,但那也是葉老大順著她才如此的。

「我給你搓搓。」喬圓圓真像個絕世芳容的婢女,輕輕的幫葉老大搓洗了起來。不過,背上搓完後到後頭就有些變味掉了。

葉凡感覺喬大小姐的手勁是越來越大,這哪裡是在搓背,根本就是把自己當一塊石頭疙瘩,喬圓圓伸開五指山像八戒哥的五齒釘耙一般拚命地在自己背上耕地著。估計這背上隨著喬大小姐的五指釘耙耙過,肯定立馬就顯出五條深深指痕了。

「痛不痛?」喬大小姐問道。

「不痛,不痛!圓圓這麼溫柔我怎麼會感覺到痛呢?」葉老大皺著眉頭痛苦的擠出了這麼幾個字。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