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喬報國要到南福任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喬報國要到南福任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痛就好,我用牙齒給你再搓搓。」,喬圓圓一哼聲,居然湊嘴上去了。

老天,你饒了可憐的小葉子吧……葉老大心裡頭慘叫了一聲,不過,預料中苒疼痛感並沒有傳來。倒是感覺到了兩座堅挺緊緊的貼著自己後背,知道是喬圓圓整個人貼了上來。

嗚嗚……

葉凡也沒說話,良久才嘆了口氣,說道:「圓圓,你誤會了。」,「誤會,我現在坐這裡聽你瞎編?」,喬圓圓這話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

「真的誤會了,你可能以為我去惹寧和和了是不是?」,葉凡說道。

「難道不匙」,喬圓圓哼道。

「哈哈哈…………」,葉老大突然猖狂地大笑了起來。

「用笑來掩飾也沒用,男人慣用的伎量,瓊瑤姐姐講的。」哪知,喬圓圓卻是如此哼聲道。連台灣大作家瓊瑤女士都給扯了出來,葉凡差點暈菜了過去。

「寧和和跟梅天傑在談朋友,那次我到京里是被梅天傑那傢伙給逼到京的,當時寧和和不理他……」葉凡把事情有選擇性的說了一遍。

「所以,你又當月老了?」,喬圓圓口氣緩和了許多,哼道。

「沒辦法?為了能讓梅家的江南傳媒集團的總部大樓落戶我們紅蓮區,慫恿梅家人多投資,我有什麼辦法?

再說,天傑是我徒弟,總得為徒弟幹些事吧。梅司令委託了我能拒絕嗎,你說是不是?

圓圓,你不知道,紅蓮區表面繁華,實則是個大爛攤子。段書記叫我回來,如果不能帶紅蓮走出困境」我對不起他。

再說,想必你也不願意看到我葉凡是一個孬種吧?要麼干就干出名堂,干不出來老子下課。」葉凡半扯謊話,把幫費家做事改成了為了紅蓮辦事。講到後頭又王八之氣十足了。

「算你會講話」我饒過你一回。」喬圓圓好像力氣用盡了,一下子整個人鬆懈了下來,整個身子癱軟著向葉凡身上壓去。

「圓圓……」葉凡趕緊扭身把喬圓圓摟進了懷裡坐在了那個特大號的浴缸里。伸手輕輕的幫她拿捏著,試著輸了一些內息之氣進去。

良久,喬圓圓說道:「哥,以後這種事你沒必要瞞著我。給別人作媒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反倒來說,這是大好事。說明你在行善積德,而且」能讓一對男女牽手,就連著兩個家庭。

這個,也是你拓展人脈最好的途徑。爸經常會說」當官嘛!就是要廣交朋友,少結對手。多個朋友多條人脈,多個對手多堵牆。

朋友多了,一發展開去,就是好多條道。當然,這個朋友也是有選擇性的,不是什麼人都能稱作朋友的。」,喬圓圓緩過氣來,靠在葉凡胸膛上說道。

「你看」這些小事何必給你這領導彙報工作是不是?大事才勞煩你了。」葉凡呵呵乾笑了一聲調侃起來。

看了喬圓圓那高挺的地方一眼,這下子倒是來了興趣,隨口問道,「我倒是奇怪了,這事你怎麼會知道的?不會是我們家圓圓整天派有人跟蹤吧?」,「我才懶得跟蹤你」正好碰上曹飛兒,她講的。」,喬圓圓哼道,「她說,你的那位跟人訂婚什麼了,還撿日子。」

「放屁!曹小姐怎麼能聽了一點風聲就亂放屁1葉凡大怒,不過」真是有些無語了。當時自己去廁所,正好遇上寧和和從外邊的衛生間出來。自己就在過道里跟她開了幾句玩笑廣說是準備撿日子談這事。

當時寧和和一聽臉紅了,白了自己一眼哼說是不可能。其實,她在哼梅天傑。估計是曹飛兒那天晚上也在,皇城根酒店」,無意中給她聽了一半的話。嗯不到曹飛兒跟圓圓鬥嘴居然惹出了這麼一檔子犯騷包的事來。

「講話文明點,你現在是大領導了,怎麼能像個山大王一般。」喬圓圓感覺坐著有些不舒服,身子動了動想換個姿勢。突然,喬圓圓一聲低哼,頓時,滿臉通紅,怪異的盯著葉凡看了一眼,呼啦一下站起來跑到外間去了。

怎麼回事,葉老大回過神來,才感覺自己下邊那玩意兒硬如鋼鐵了。估計是剛才喬圓圓坐在自己身上給刺了一下。所以才會顯現那種怪異神情。

「媽的,你這個不爭氣的小東西,關鍵時刻總掉鏈子。好好的美人在懷,這下子又白白了。」,葉凡有些喪氣,抹了抹身上走了出去。

發現喬圓圓正在胡亂的穿著衣裙。牛些手忙腳亂樣子。

「慌啥,都看光光了。」,葉凡沒好氣,哼道。一個跨步過去,一把就把介圓圓給抱起扔到了床上。

這廝雙眼放彩光,因為喬圓圓那姿勢太令人噴血了,居然被自己拋了個仰八叉。雙腿間那鼓鼓的地方更是鼓漲著。

「來……不行……」,喬圓圓起緊翻過身來去搶及裙。

「怎麼不行,既然送上門來,妹子,晚上咱們先試試新婚的感覺怎麼樣?」,葉凡可是被激起滔天慾火了,再也忍不住了,想來個霸王硬上弓。伸手往喬圓圓胸脯上攻擊了過去。

「真不行,晚上那個來了,你要摸就摸吧。」,喬圓圓羞澀的笑了笑居然閉上了雙眼。

「不會吧,不會這麼巧吧?不會吧??」,葉老大睜開了大眼,那雙眼差點凸出來快成金魚眼了,他絕不相信會這般的倒霉。

「不信,你自己下邊試一下就知道了,我那個還墊著的。」喬圓圓今天晚上真有獻身的打算,只是天公不作美。

居然示意葉凡可以證明一下。那可是相當羞人的事。估計也是喬圓圓給逼急了,一時失口了。講完后才想到那個太羞人了,頓時夾緊了雙腿,一把將被子翻過來蓋在了身上。

「我的天,這怎麼辦?這東東還這樣子的。」葉老大差點喊天叫地了,看了看自己下邊那根把短褲支起老高的玩意兒,只好默念清心咒鑽進了被窩子裡面。這廝還不相信似的真的伸手去證實了一下,心裡罵道,我說怎麼這麼鼓,原來真是那玩意兒的破紙片給鬧的,倒霉……

「咯咯咯1喬圓圓大笑開了,斜瞄了葉凡一眼,哼道,「這是上帝對你這種色鬼的嚴厲懲罰,活該1

「上帝也不帶這般玩人的吧?當時還不是創造了亞當夏娃,而且,從那啥的什麼伊甸園偷吃了禁果,才有了你我。」葉老大自然苦瓜著臉了,心說要是圓圓不在就好了,找妍兒去擺平此事了。

「那…………我幫你?」,喬圓圓羞紅著臉說道。

「怎麼幫?」葉凡看了看喬圓圓那性感的嘴唇,沒來由的想到了「吹簫,這兩個新潮字來。

喬圓圓也感覺到了什麼,伸手狠狠地在葉老大手臂上捏了一把,罵道:「想什麼呢?用手的1,「算啦,用手就用手,總比沒東西用的好?」,葉老大苦笑了一聲,不過,還是有些期待的。

不久,房間里真響起了葉老大那嗯哼的唱歌聲。隨著最後一聲嘶啞的長叫終於停了下來。

「舒服礙…」,葉老大嘆了口氣。

又是一番洗刷兩人重新上了床。

這一覺倒是睡到了大天亮,凌晨七點,葉老大睡醒了。這傢伙不懷好意的伸手摸了摸還捏了一下旁邊的人。一個女子聲音懶懶的嗯道:「摸了也沒用,昨天晚上剛來的,至少得五天才能好。」,「不行你跑來幹嘛,惹我火上身是不是?」葉老大忍不住哼道。

「誰叫你知情不報?」喬圓圓哼道。葉老大被噎住了,趕緊被子一拉準備蒙頭大睡一場再說。心裡盤算著什麼時候支開喬圓圓把生理問題先解決掉。這個被勾起了天雷地火沒解決掉那個罪可是苦了。這廝居然想起了梅盼兒那一身性感來。

「葉凡,我哥來南福跟你一起怎麼樣?」,這時,喬圓圓伸指頭在葉凡胸膛上胡亂戈小拉著,當然是輕輕的划拉著說道。不是昨天晚上的五指釘耙。

葉凡同志充分的證實了,同樣一種事物。狠起來時就是兇器,溫柔起來時就是如垂柳拂面,要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的。

所以,事物之間都存在著變化,好的可以轉變為壞的,壞的可以轉變為好的。塞翁失馬,蔫知非福講得太有道理了。葉老大從來沒有今天對這句寓言理解得如此深刻的時候。

「你哥,在粵東呆得好好的來南福幹嘛,又沒合適的位置給他?」,葉凡沒好氣,「哼道。

對於喬報國此人可是一點都不感冒。因為這傢伙在自己跟喬圓圓的事上可是充當了一隻不光彩的小攔路虎的角色。一直慫恿著他家老頭子,時不時在一旁打些小報告,葉凡對他很不爽!

「誰說沒有,墨香市的謝國忠基本敲定將上位書記一職了。他一上位,不是空出個市長人選了。你呀你,在省城呆著反應還這麼遲鈍?」喬圓圓埋怨道。

……哼!遲鈍,本人不是遲鈍,就是不喜歡你哥這個人?你看看,對咱倆的事,他是一件彙報一件,像個特工。虧得我在粵東還幫他擺平了那件事,到頭來自己摟著美人睡一起了,倒是干起破壞軍婚的事來。」葉凡沒好氣,「哼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