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老喬家也要求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老喬家也要求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老喬家也要求我

「軍婚……」喬圓圓臉現愕,突然,咯咯咯母雞下蛋樣笑個不止。

「有錯嗎?老子堂堂的總參軍務部副部長,正兒八經的少將。你哥這不是破壞軍婚是什麼?要是以著老鐵那騷包的臭脾氣的話,早一槍拔出了他啦,什麼東西?」葉凡有些得意忘形了。

「你罵誰?你牛氣,還軍務部副部長。你這少將可是見不得光的,你說說,我爸和我哥知道嗎?」喬圓圓沒好氣,白了某位顯擺得像老大一樣的人物一眼。又說道,「你的軍職估計我大伯知道,不過,他從不提這事兒。不提人家怎麼會知道?怪不得他們了。」

「你老頭子不是堂堂的政治局委員,怎麼會不曉得我的真實身份?看來,你家老頭子也不怎麼能入領導法眼吧?在政治局裡頭也不過一蹲旮旯角落的貨色。」葉凡譏諷道,倒是連喬遠山一起給攻擊了。這廝心裡窩火,不爽,這嘴可是有些不饒人了。

「你這又是鬧的什麼?好好的又扯到我爸頭上了。政治局委員有二十幾個,難道都知道你的身份。我估計呀,就那幾個常委知道吧。就連我大伯,是否知道你特勤的身份都難說。」喬圓圓白了某君一眼,說道。

「算啦,不扯這個了。」葉凡呶了呶嘴,看了喬圓圓一眼,說道,「再說了,你哥到南福那是你們老喬家的事,問我幹嘛。我就一小人物,又幫不了你哥什麼忙?這不,連喬家大院都不讓進去。還講給我聽,聽了也是白聽,沒屁用?」

「這次我哥的事還真得你幫忙。」喬圓圓一臉認真,說道。

「怪了,堂堂的老喬家都辦不了這事。墨香市市長職位也不過一個正廳級幹部罷了。說你們老喬家沒辦法弄到手,這個誰信?」葉凡根本就不信,看了喬圓圓一眼,又說道,「再說,你哥即便是在粵東,要提個正廳也不難吧?粵東是大省,有多少位置在空懸著?真是日頭打西邊出來了,老喬家難道不行啦?」

「你這話怎麼說的,不過,別說粵東那地方了,趙昌山算盤太精了。我哥想提個正廳,趙昌山居然張口要個副司令員,你說氣不氣?」喬圓圓有些憤怒了。

「這話什麼意思,我可是聽不懂?」葉凡倒真有些驚詫了,一臉疑惑盯著喬圓圓。

「我也是聽我哥說的,本來我哥能提正廳了,他今年也三十好幾的人了,資格年齡都夠這級數了。

不過,趙家不是老三叫趙放豪,就是趙家那個濃眉大眼的傢伙,現任東海艦隊副司令員,也是少將軍銜。

對了,就是那個趙四小姐的父親。趙家老爺子有提點,說是他家小三想到嶺南大軍區,能弄個副職就行了。

你說氣人不氣人,我大伯是嶺南大軍區司令員,對於副職雖說是軍委討論,主席任命的。但是,我大伯這個司令員的意見他們也得考慮是不是?那老傢伙居然舔不知恥,這話也敢講得出口?」喬圓圓憤憤然哼道。

「所以,趙家跟你們做了筆交易。他們給你哥提正廳,你們給他弄嶺南軍區副司令員一職?好你,也挺有趣的。」葉凡感覺好笑,覺得這買賣還真是實成。跟菜市場買菜賣菜也差不多。

「嗯1喬圓圓不屑地扁了扁嘴哼道。

「好像你們老喬家是虧本了一點,嶺南大軍區副司令員的地位何等重要。而且,老趙家的目標不光在此吧?趙放豪想到嶺南,首先如果有你大伯喬橫山的鼎力支持。而你大伯又是在軍委中有份量的委員。再加上趙老爺子開了口說動一下,再加上一些朋友拾掇一下,關係一疏通,估計趙放豪八成能上位了。」葉凡淡淡笑道。

「當然,只要我大伯開口,這事已經先成了一半。趙寶剛已經退了,雖說還有些影響,但已經夕陽西下,人走茶涼在什麼地方都是真理。

你想想,大軍區一個副司令員至少也得跟省委常委同級吧。我們家虧太多了。當時家裡要求說是如果趙家能在軍委裡頭講幾句話,把我二哥安排到水州藍月灣嶺南大軍區所屬的師任副師長。

加上大哥的正廳位置,這事就成了。不過,趙寶剛沒點頭。你說說,趙老頭這算盤是不是拔得比誰都精?」喬圓圓這話一出,葉凡可是在心裡直汗顏了。

心說糟糕了,費滿天交待我要把費向飛扶向師副師長位置。想不到喬家居然也想染指這個位置。

看來藍月灣師是塊香餡餅啊!幸好老子行動得快,不知梅家動手了沒有。不然,趙家真答應跟喬家合作一回的話,那梅家想靠個人推費向飛上位就難了。

這廝眉頭一皺,說是吃壞了肚,趕緊溜進了衛生間。偷偷打了電話給梅長風副司令員,問道:「梅司令,費向飛的事敲定下來沒有?」

「定了,今天早上定下來的,估計過幾天調令就到了。」梅司令隨口答道,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這次的事差點就給黃了?」

「黃了,難道有強家插手了?」葉凡心知肚明,故意問道。

「嗯,還不止一家。當時這項推薦提議在嶺南軍區差點沒通過。不過,幸好我們早有準備,早走了一步,不然,如果換成現在才動手,已經遲了。」梅長風雖然沒有明說,但葉凡一猜估計就是喬橫山的態度變化了。也許,先前老喬家還沒這個意思。後來遇上喬報國的事一下子變卦了。不過,推薦已經上報軍委,估計喬橫山後悔也來不及了。

「謝謝。」葉凡說道。

「過段時間我準備到水州一趟,第二集團軍準備建宿舍樓,軍區叫我下來走一趟考察一下實地情況。聽說那宿舍樓就建在你們水州的紅蓮區,你倒是近水樓台先得月了。」梅長風大有深意的笑道。

葉凡知道這傢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無非是想聯繫上獵豹的張強,為自己搶到師的指揮官一職打底子罷了。

因為師是新型合成兵種,嶺南大軍區很重視,所以,決定派個副職過來親自指導鎮中良完成對師的組建工作。葉凡心裡尋思著這些,嘴裡卻是笑道:「中,到時我叫上張強一起湊一塊,咱們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當然,宿舍樓落戶紅蓮的事還希望梅大司令到時能在猴軍長面前吹吹風。你們嘛,也多弄幾個錢給他們不就成了?」

「好,葉是個有承信的朋友。至於錢的問題,到時再說。」梅司長放下了電話。

回到床上。

「既然粵東不通,哪你哥來南福就來吧。」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來容易,不過,墨香市市長一職的主動權在費滿天身上。因為地方上的正廳級幹部是由省委組織部負責的,其實就是費滿天的意思最重要了。聽說你跟費家的關係還不錯,所以,這事……」喬圓圓盯著葉凡不說了。

「呵呵,別看我,我跟費家也只是一點小關係而已,幫不上什麼大忙。這個,能決定一個地級市市長人選的重大事件上,我的話在費家人面前跟放屁也差不多?」葉老大剛才是充滿王八之氣。不過,此刻這傢伙卻是像變性了似的,盡量的貶低著自己,好像自己就是一廢物垃圾似的。

「是嗎?」喬圓圓沒好氣哼了一聲,眉毛一抬,說道,「你幫不幫?」

「你爸可以跟費家達成一點什麼嘛,那不容易?張張嘴的問題了。」葉凡哼道。

「不行,這次的事如果喬家肯提出來,費家肯定立即答應。因為費一桓還沒扶正,他們估計會要求喬家幫襯著這事兒。無非是到時在黨內點個頭罷了。不過,這個頭我們喬家不敢亂點的。這裡頭是最高層面的事,太複雜了,我也說不清楚。反正這事我爸說是他跟大伯都不出面。」喬圓圓說道。

「那你昨天下來,是不是你爸支會的?」葉凡拿眼看了喬圓圓一眼,「再說,即便是我去求費家,那還不是你們喬家欠了他們一個大人情?」

「那個不一樣,是你欠費家大人情。當然,喬家也欠了一個人情,以後有機會時會還的。跟他們上頭達成什麼是大不一樣的。」喬圓圓解釋道。

「和著我盡干苦力事,到頭來什麼好處沒有,還欠了費家一個大人情,這事傻子也不幹。」葉凡哼了一聲,覺得很不爽。

「我爸是你什麼人,你幫點忙都叫苦。我整個人都是你的,你還不滿足?」喬圓圓不滿的哼道。

「關鍵是這事估計你爸沒吭聲吧,是你自己的意思是不是?」葉凡態度強硬,問道。

「嗯,我的意思不是我爸的意思嗎?你幫了我哥,我哥和我爸都看在眼中的。到時也許咱倆的事也好辦得多是不是?」喬圓圓說道。

「不一樣,就跟你剛才說的那樣,不一樣。」葉凡搖了搖頭,不鬆口。

「那你要怎麼樣才肯幫,你說?」喬圓圓雙眼冒火了。人一下子坐了起來。那高挺的胸脯都是劇烈起伏著,看來她真激動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