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喬遠山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喬遠山怒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喬遠山怒了

「很簡單,叫你爸親口跟我說一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ankan:k028手打)我葉凡肝腦塗地去辦這事兒。」葉凡哼道,斜瞄了喬圓圓一眼,說道,「不然,我不想白給人幹活,最後還得受人白眼?即便你爸是政治局委員也不行,這是我葉凡做人的原則。」

「叫我爸親口來求你,你也敢開口。姓葉的,你把我爸當什麼人了?你受得起嗎?你這腦門子是不是被驢踢了姓葉的?」喬圓圓圓瞪杏眼,整個人盯著葉凡,差點咬牙了。

「什麼,不都是人嗎?就像你師傅蘇姑娘說過的,這世道人人平等。生下來大家都一樣,難道你喬家大院出來的就高貴一等?」葉凡冷聲哼道,最討厭的就是某些人高高在上,看了喬圓圓一眼,哼道,「今天我把話擱這裡了,圓圓,如果你以後還想跟我交往的話,就把身姿放低些。在我面前是沒有喬家大院出來的大小姐的。喬家大院出來的人也沒什麼優越感,還不都是兩隻耳朵一個鼻子一對眼睛。不然的話,你會後悔的。絕對會1

葉凡的態度空前強硬,雙眼直盯著喬圓圓,兩人在對盯著,好像在比氣勢似的。

「你……」喬圓圓終於急了,眼淚差點下來了,指著葉凡,半天才嗯道,「你太沒良心了,我什麼時候在你面前擺個喬家大小姐的譜。倒是你,像個大老爺。我喬圓圓得伺候著你,連屎盆子都端。你說,我喬圓圓哪點對不起你了,哪點對你擺譜了。還有,去你家裡時,我不是洗碗洗菜洗廁所什麼臟活都搶著干,咱爸咱媽都誇我能幹,不挑什麼的?倒是你,有能耐了,官不大脾氣倒不小?」

「我是指一個態度,不是指你我的關係。」葉凡哼道,倒是口氣也緩和了一些。

「好好,姓葉的,你不是要我爸親自開口求你嗎?那我立即打電話給他,請他來求你,你葉老大厲害,你是老大,我喬家算不得什麼?喬家人要來求你行不行?」喬圓圓生氣了,拿起電話就打了起來。

葉凡也沒攔著她,只聽喬圓圓說道:「爸,我是圓圓,我現在水州。葉凡說是想跟你說件事兒?」

丫的,明明是你們老喬家想求我,這下子反倒成了老子想求喬遠山什麼了。不過,見喬圓圓電話遞了過來。這廝呲了下牙齒,只好接在手中。

「你是葉凡?」喬遠山冷冷哼道,遠隔幾千里之外葉凡都能感覺到喬遠山那目高一切的冷漠委員架勢。

「嗯,喬部長,我是。」葉凡也是冷冷應道,喬圓圓一聽那稱呼,那可是公事公辦樣子,頓時,臉色有些蒼白了起來。

「翅膀長硬實了是不是?膽子不小嘛?」喬遠山冷聲哼道。

「我這人從來膽小,不過,翅膀倒是不軟。」葉凡也是反哼道。

「你真以為我一個政治局委員不能動你這個省城的副嗎?年輕人,不要做出了點小成績,認識幾個領導就驕狂自大。這裡頭的事,複雜著!這潭水,能淹死你的1喬遠山還是用那種淡漠一切的口吻哼道。

「我知道複雜,至於說到驕狂,好像有些人比我驕狂得多。明明是自由婚姻,硬要阻攔?憑什麼?國家哪條法律規定父母之命能超過神聖的法律?你是委員沒錯,但委員也不能代表高高在上。」葉凡生氣了,反正也是豁出去了。根本就不理會喬圓圓那哀求的眼神。

「哼,那還談什麼?想必你想在紅蓮呆上一輩子了?」喬遠山的話里可是有話的,意思著你葉凡的官帽子就在水州市委副位置終止了。作為喬遠山,他有這個能量說這話的。

這個,很明顯的夾雜著情緒的威脅話,徹底使得葉老大憤怒了。他此刻話語特別的冰冷,哼道:「大不了不幹了,我帶圓圓到國外混去。到時天高地大任我傲游,海闊天空任我暢想。喬大委員,你又能如何?而且,我並不缺錢,這個你知道。這世道,只要有錢,到什麼地方吃不開?豪宅香車地位權勢,就是人命也可以買到的。」

「你……」喬遠山被噎住了,想想葉凡這刺兒頭還真敢幹這事兒。而且,從喬報國和喬圓圓的嘴裡知道,那傢伙好像有一手草藥之術,賺了好幾千萬。有這筆錢到國外去也能洒脫一輩子了。到時老喬家還真得丟了一個女兒。

「你敢1喬遠山感覺權威被空前挑戰了,此刻聲音特別的冰冷。

「這世上還沒我葉凡不敢幹的事。喬大委員,今天明擺著給你說了。圓圓現在就跟我睡在同一張床上的。估計明年的這個時候,你應該能抱上親外甥了。」葉凡來了句更狠的,那個『親外甥』三個字講得特別的重,喬圓圓上力。雙眼頓時瞪得滾圓,趕緊撲過來大喊道,「你胡說1

不過,電話被葉凡掛了。這廝沖喬圓圓說道:「你到底想不想跟我在一起?」

「想1喬圓圓倒是沒猶豫,點了點頭。

「那不就結了,你看看,按正規渠道走我要到副部級要多少年。到那個時候你已經成什麼了。更何況,你又不願意跟家裡人撒破臉皮,所以,咱們得採取非常規手段。來一劑猛葯急急你老頭子,也許,沒準兒還真管用是不是?」葉凡哼道。

「那,我就怕爸媽著急了。你這話可是有些過了,太過了一些。」喬圓圓心潮澎湃,想不到這傢伙膽子如此的大。喬圓圓心情特別的複雜著,此刻倒是失了主意。

不久,電話居然響了。

一接通,就聽到喬橫山的聲音,說道:「我說你小子真會講話,差點把遠山氣出毛病來了。你小子好歹也是未來喬家的女婿,怎麼能如此說話氣你的老丈人?是不是過了一些?」

「喬司令,這個,我也是沒辦法。你當時也聽見了,要求我升到副部級才能進喬家大院。說句實話,喬家大院我並不稀罕。

我要的只是圓圓。不過,真要到副部級,您說說,是不是要到猴年馬月了。我現在雖說是個打了擦邊球的正廳,但真正要走到一個地級市市長位置上,估計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而且,要升副省部級的官員,一般都要經過市長、市委這一關的。不然,最多到正廳止步了。那豈不是說我一輩子無法到副省部級了。

我還有什麼臉去接圓圓到葉家?所以,不如現在就動手。生米煮成熟飯雖說有些卑鄙下流無恥,不過,這個,也許是沒辦法中的辦法。再說,我這人出身寒門,這法子在農村對一些娶不到媳婦的漢子來說還真是百試百靈的。女人,一旦身子破了,還有啥想頭是不是?呵呵……」葉凡說的是大實情,不過,顯得有些猥瑣。

不過,喬橫山倒給這傢伙氣樂了,大笑道:「你小子歪理不少啊?一道一道的。把人家閨女弄到手了還敢威脅人家的父母親,膽大包天也不為過。要是以著我以前的脾氣,槍斃了你都不為過。」

「呵呵,我這腦袋硬朗著。喬司令真槍斃了我,估計也得上刑場吧?」葉凡當然暗指自己在軍方的身份了。

「你小子真是一點虧都不吃啊!我好歹也算是你大伯吧,怎麼就不懂得點尊老愛幼的。」喬橫山淡淡說道,口氣緩和了不少。

「還不是?」葉凡說道。

「還不是,孩子都快出來了遠山怎麼還不是你的岳父老子?我說你這小傢伙不會是燒糊塗了嗎?」喬橫山又好氣又好笑的。

「呵呵,我也沒辦法是不是?」葉凡耍賴了。

「算了,別扯了。圓圓的媽媽可是嚇壞了。你倆個真跑國外去,人家老倆口怎麼辦?還不得被氣死。圓圓的媽媽說了,你出把子力氣,先把報國的事解決掉。然後,是不是有了到喬家大院的本錢。爾後,你再到喬家大院好好聊聊。不過,不準再賭氣。要尊敬長輩,知道不知道你小子的?」喬橫山很少這般跟人和氣說話的,軍人總是有牛脾氣的。

「成,我聽大伯的。」葉凡乾脆利落,答道。

「你小子的1喬橫山哼了幾個字掛了電話。

「媽叫你去喬家大院了?」喬圓圓那掛著淚珠的臉蛋上居然又綻開了笑容。

「呵呵,咱們都是快生產小孩子的人了。總得到喬家大院逛逛是不是?不過,先得把你哥的事擺平了。然後,咱們播種耕地開花結果。」葉凡乾笑了一聲,不懷好意的瞄了喬圓圓的身體一眼。

「色狼,我才不要小孩子。」喬圓圓窩進被窩裡補覺去了。

「要不到我的紅蓮區去走走,看看你老公的辦公室,看看你老公的地盤。說起來,我也算是一方小吏了是不是?」葉凡故意問道。

「不去,我要睡覺。不過,哥的事你得抓緊點,別讓人搶了那位置。不然,你休想碰我一下。」喬圓圓在被窩裡露出頭來,哼道。

「喬大小姐的意思是不是我辦妥了你哥的事,你就可以那個啥的了?」葉凡乾笑了一聲,感覺特別的幸福著啊!葉老大臉上綻開了笑意。

「到時再說,哼,快走,別煩我,我要睡了。」喬圓圓羞得躲被窩裡不理人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