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七十章老子操傷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老子操傷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老子操傷他

4更到

「誰在負責這一塊方面的相關工作?」葉凡心裡猜測到了一點什麼。請記住我們的ank瘋\"狂\"看fkk手打既然已經有人打了小報告,而且,都捅到費滿天那裡了,這個人能量絕對不小的。這事,費滿天都問詢了一句,那事態就相當的嚴重了。

「顧則飛副省長是省防汛搞旱指揮部的指揮長,前幾天我去催過。當時設在水利廳的防總辦公室主任邱貴華同志說是紅蓮河涉及面太廣。估計還得徵求廣大人民群眾以及專家組的意見才行。」衛初婧說道。

「繆院士不就是這方面最權威的專家嗎?聽說他們那個課題組裡還有專業的防汛方面專家。經過課題研究組的討論,而我們也論證過了,怎麼還要論證。

這一拖要拖到什麼時候,他們等得起,咱們等不起。要不後天上班了你再去催催,把紅蓮河發展的重要性給他們講講。這事不能再拖了,總得給我們一個說法。」葉凡哼道,心裡明鏡似的。

估摸著這事跟顧則飛這個副省長有些關係。前次自己駁了他的面子,而且,他那個遠房侄兒顧偉雄已經被自己給送進了大牢。那老傢伙嘴裡沒說,肯定對自己極為不滿了。

這次自己負責的紅蓮區落到他手中,肯定得生事了。不然,費滿天怎麼會突然問起這事來。也許,老傢伙早就捅到省里去了。

「我親自跑了幾次,最後兩次那個辦公室的邱主任乾脆躲了起來不見人。我在省防總辦公室整整等了半天也沒見到人影。後來一打聽才知道邱主任居然是故意在人根本就沒下鄉,而是躲在不知什麼地方?」衛初婧有些憤怒,說道。

「給張區長彙報過沒有?」葉凡問道。

「彙報過了,張區長說是這事如果我沒辦法,他去也是白搭。邱貴華雖說只是辦公室主任,但也是一正處級幹部。

咱們雖說是副廳級,但管不了他。國家防汛抗旱指揮部是執行的是垂直和地方雙層管理。

但上面的領導力度更大。而且,權力很大。河道方面沒有他們的批條,誰敢去亂動,一動出事了丟帽子是小事,嚴重的掉腦袋都有可能。更何況,指揮長還是副省長兼任的,可見國家對這方面的重視程度了。」衛初婧說著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這事我來處理。」葉凡哼了一聲。

旋即打了電話給於建臣老哥,問了省防總的事。聽說於老哥也是裡面的副秘書長,防汛抗旱總得廳支持。

於建臣一聽,笑道:「聽說你那天跟盧偉讓顧副省長丟盡了面子是不是?現在可是報應到了。」

「老哥,我都急成這個樣子了。難道你出面通融一下就不行。你可是副秘書長是不是,呵呵。」葉凡笑道。

「打住老弟,我只是掛個名而已。沒有任務時屁事沒有,有任務時就是負責安全一塊了。

而且,像我這樣的副秘長書在指揮部里至少有著十來個。像各個廳的副廳長,基本上都有安排一個進來。

這個,也叫全民動員嘛!真的遇上什麼事,省裡面各個大廳都可以即時發動起來。

要我出馬說動顧則飛,估計那老傢伙不會鳥我的。沒辦法,老哥我份量太輕。我看,不如請齊副出面,包準能行。」於建臣笑道,說的倒也是實情。

「老哥,不能啥事都去找齊,人家正煩著。如果都這樣,以後那齊家門估計都不讓我去了。」葉凡說道。

「說得也是,這些事本來是你們紅蓮區內部的事。即便是段海天這個你也不能去麻煩他。不然,誰都會覺得煩。會給領導造成一種你沒本事,事事求他們的感覺。這樣影響很不好,這樣吧,我給你聯繫一下水利廳的何宜喳是正宗的省防汛辦主任,如果能做通他的工作,也許能成。」於建臣笑道。

「謝啦,晚上我作東算啦。於哥定個地方怎麼樣,請何廳長吃飯。」葉凡笑道。

「行,就黃氏會所吧。」於建臣笑了笑也沒客氣。

「我說於哥,你還真會挑地方。難道不知道兄弟我的紅蓮區經費緊張嗎?可得節約著點,那是國家的錢。」葉凡打趣道。

「呵呵,你還緊張?聽說省里拔了一個億,水州市拔了半個億。你現在是億萬富翁,我是來吃富濟貧飽自己肚皮的。」於建臣爽朗的笑了。

「算啦,再講你就不是『貧』了,成乞丐了。堂堂的省廳於副廳長成叫花子頭了那才是天下奇聞。」葉凡調侃了於建臣一句趕緊掛了電話。後面聽到於建臣喊出了一個『你』字,估計相當的鬱悶了。

葉凡這傢伙突然想到了喬圓圓,心說,喬家叫我辦事,去費滿天那裡又憋曲了一陣子。總得叫喬家也幫我做點小事才行,目前這個紅蓮河防汛的問題就是個不大不小的問題。如果顧則飛鐵了心不讓它通過,估計又得鬧騰一下了。

既然聽說何宜遠廳長是防辦主任,那就先讓他看看自己的能量。沒準兒他能通過,聽說顧副省長去京里開會,正好趁機把事給辦了。到時顧則飛回來生米已成熟飯他也是一點輒都沒有的了。

晚上的黃氏會所還是相當熱鬧的。

車子開到會所外邊的停車場上時才發現到處車子都停滿了,葉凡轉悠了一圈子下來,愣是沒找到停車位。

「太鬧了,換個地方吧?」坐副駕上的喬圓圓扁了扁嘴,說道。

「不行,跟人說好了的,換個地方不好。」葉凡搖了搖頭,望了望遠處的黃氏會所那華麗的大門,尋思著剛才忘了訂包間了,也不知是否還有包間。

不過,這廝對自己的身份還是頗為自信的。至少這黃氏會所還在紅蓮區的地盤上,難道連這點面子都不賣給自己這個紅蓮的父母官?

拿定主意後葉凡正想調個頭去遠的地方找個地盤停車,突然,車屁股後面傳來地一聲巨響。

肯定是被人『爆菊』了,因為自己和喬圓圓都給那相撞的慣性撞得直往車擋風玻璃碰去。幸好地幾聲,安全氣囊居然打開了,可見撞擊是相當厲害的。

幸好葉老大跟喬圓圓都是有些身手的人,不然,即便是有安全氣囊,估計都被受傷。方向盤硬是被葉老大用手按扭曲變形了。不然,葉老大自己就會被方向盤夾成餡餅了。

摸了摸有些暈暈的頭以及有些發麻的鼻子,葉老大心裡的怒火那是騰騰騰直往上冒。想不到帶女朋友出來吃頓飯具然會遇上這種事,而且,還是在停車常按理說停車場車子速度肯定很慢的,怎麼可能如此大的衝擊力。

這廝隨手用工具弄開了車門沖了過去,發現後邊『爆菊』的居然是一輛威風悍馬,這奧迪跟悍馬有啥好扛的?那簡直就跟找死也差不多。

難怪會被撞得如此的慘,整個後座的車屁股全被撞得深癟了進去,而且,連車身好像都整整的矮一截,那是因為被壓得大變形了。而且,因為悍馬的車身高,奧迪的車身低,遠遠看去似乎是悍馬騎在奧迪上似的。

更令葉老大氣得噴血的居然是悍馬車裡坐著的幾個年輕人,一個個嘴裡叼著香煙,噴著滿嘴的酒氣,隔著車窗戶都能聞到那臭酒味兒。看見自己跨步到了悍馬前頭。一個頭髮染得金黃的年青人指著葉凡大笑道:「哈哈哈,狼子,你看看,被我說中了,是不是還沒傷呢?人家活蹦著出來了,沒用氨

「還沒傷著,我說順子,不可能吧?老子剛才可是以100多碼的速度一定要爆它菊花的,怎麼可能一點屁事沒有?這『爆菊』難道不成功?這屁股,也太他娘的硬朗了吧?」狼子流著小鬍子,大叫了起來。一臉的不信樣子。這傢伙根本就醉了,醉眼迷濛的,連手指頭都在亂晃著。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這些傢伙還是故意撞上來的。而且,那速度超過一百多碼?這跟故意殺人有何區別?葉老大心裡那個氣啊

「當然,你看看,那傢伙兇巴巴的好像要吃人,哈哈哈,眼睛瞪得像金魚,小子,想幹啥丫丫的……」聽了順子的大叫聲,車裡人狂叫了起來。

「沒傷是不是,老子操傷他。今天我狼子就不信傷不了個把人了?」狼子當一聲開了車門,順手從車裡操起一個板鉗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而車裡幾人也不慢,全叫囂著打開車門,手上都操著傢伙向葉老大招呼了過來。

這時,圍觀的來了一大堆。有叫道:「打架了打架了1

頓時,外邊更是跑來了好多人。國人都喜歡瞧熱鬧,這個比電影中的武打場面更刺激得多。至於黃氏會所的幾個打手,被擠在外邊壓根兒就擠不進來。

「娘西皮的!想玩是不是?」葉老大嘴角又勾起了一個淡淡標準的弧度——微笑。如果是齊天大少一聽到這話,鐵定離開葉老大身體十八米遠。免得遭了池魚之殃。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