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強勢分派任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強勢分派任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強勢分派任務

1更到!再次連爆5更求!狗子邊改邊上傳。

「這事還真怪了,難道有其他同志插手了?聽說葉凡跟齊振濤關係相當的好。對了,那天葉凡去水州上任也是盧明珠跟齊振濤陪著去的。我說盧偉怎麼會如此賣力,原因在此啊1丁一銘說道,眉頭不由得皺了皺。

「我找一下李昌海,看他怎麼說?」納蘭若峰陰沉著臉哼聲道。又拔給了省政法委李昌海。

「你好啊昌海?恭喜你了1納蘭若峰淡淡笑道。

「是納蘭啊,呵呵,你好你好!同喜同喜1李昌海笑道。李昌海講同喜也有道理,納蘭若峰只不過比李昌海快了幾個月才坐到省委副寶座的。而李昌海卻是前幾天才正式轉正的。

「唉,商會的丁會長有個……」納蘭若峰把丁浩的事說叨了一遍。

「噢1李昌海應了一聲,並沒立即表任何的態。納蘭若峰心裡一愣,覺得今晚上真是邪門了。

好像自己這個省委黨內坐第四把交椅、分管經濟等方面工作的副好像不管事了似的。

剛才盧明珠這個組織部長不賣面子,難道李昌海這位剛上任的省政法委也會如此不成?

納蘭若峰絕不相信這事會真的發生。於是,又追了一句說道:「你不就是撞車追尾這麼一件小事嘛!水州市局怎麼能定性為刑事案件。

什麼叫刑事案件,想必李是最懂這事的界定界限的。丁會長說了,該賠多少錢他照賠,就是買輛新奧迪他也肯出。

人家都這樣有誠意了。丁會長作為水州商會會長,在省內以及周邊地區影響力都不校咱們不能因為一點小事情拿住人家不放嘛!這可不是執法部門應該乾的事兒。」

「這事,若峰,我先了解一下怎麼樣?」電話那頭的李昌海一臉凝重。也是大嘆倒霉,怎麼會遇上這種事。要知道,葉凡跟齊振濤的關係很鐵李昌海可是知道的。而且,葉凡是部副部長鐵占雄的拜把子兄弟,這個李昌海也最清楚。

光是這兩個人就夠李昌海頭痛的了。而且,這次李昌海能轉正,鐵占雄在國家政法委還為他講過話的。因為,鐵占雄也是國家政法委員會裡頭相當有份量的委員。

更令李昌海頭疼的就是,前次葉凡也是在黃氏會所被抓后。居然是總理的秘書親自打來了要求自己保護好葉凡人身安全的電話。這可是非同小可。所以,葉凡的身後人令得李昌海深深的產生了忌憚。

「好的,我等你電話。」納蘭若峰緊咬住不放,在逼李昌海。

「有李出面,想必盧偉也得掂量掂量了,呵呵。」見納蘭若峰放下了電話,丁一銘淡淡笑道。拿起桌上泡了一口都來不及喝的西湖龍井,抿了一口,贊道,「好茶1

「未必啊老丁,這事李昌海只是說先了解一下。如果真賣面子的話應該不是這種說法的。」納蘭若峰的眉頭並沒有解開。

「不會李昌海也……」丁一銘心裡一驚,剛鬆開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也許是我多心了,咱們喝茶等著就是了,估計等會兒應該有消息了。」納蘭若峰淡淡說道,也有點期望,如果李昌海再駁面子,那納蘭若峰今晚上真得找個地洞鑽進去了。

李昌海沒法子,只好打了電話給盧偉,了解清楚事實后差點拍桌子了。罵道,紈子弟啊!你們到誰的頭上囂張都沒事,怎麼會去招惹他……

良久,李昌海問道:「葉怎麼說這事?」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不能讓人罵我們水州沒王法。」盧偉說道。李昌海沒再說話,放下了電話,知道這事沒辦法再講情了。

不過,納蘭若峰那邊可在等答覆,李昌海斟酌了一會兒,拿起電話說道:「這事我了解過了,當時丁浩他們的確是故意撞的葉凡同志坐的奧迪車子。

而且,那速度相當的快,據了解達到了120公里時速。幸好葉凡同志坐的車加了后保險扛,不然,今天估計就出大禍了。

而且,葉凡同志下車后要跟他們理論。那個扶正茂跟丁浩四人拿起兇器就想殺人。幸好葉凡同志閃得及時,不然,就可能發生兇案了。」

李昌海不想講情,當然首先就得把責任全往丁浩等人招呼了。到時你自己真的犯了罪,我李昌海想講情也是沒辦法嘛,而不是不講情。

「李,這事就有些奇巧了。葉凡同志一個文職官員,怎麼可能跟四個人打,而且,聽說葉凡同志可是一點傷都沒有的。反倒是他們四個受了不小的傷。我懷疑這事是不是有出入。當時也許是丁浩他們根本就沒出手。所以,這事我要求省廳親自出面,既然定性為刑事案件,那就叫管刑偵一塊的肖銳鋒同志去查一下嘛1納蘭若峰一聽就知道李昌海並不想出面了。所以,乾脆逼李昌海,要求省廳插手了。

「呵呵呵,這事事實清楚,當時在場的可不止葉凡一個人。黃氏會所的保安,以及圍觀的證人也有四五十個之多。

丁浩等人講的話人家句全沒落下全講出來了。對於這事,丁浩等人又是直言不晦,全承認了下來。

聽說他們還在市局耍大牌。叫囂著什麼威脅辦案人員立即放了他們,不然怎麼的怎麼的。說句實放在,就是我都有些看不過去了,太囂張了一此地。這水州還有王法嘛!,一點威懾力都沒有了還用他們作什麼?

而且,你們可能不知道,葉凡同志以前小時候跟人練過幾手。當時在天水壩子的時候還親手抓住過級通輯犯人。得到過部的獎勵。

當時幾個兇犯中有兩個被葉凡同志當場打死,一個主犯被抓了。他的拳腳功夫,說句實話,就是當時的我也不是他對手。」李昌海不硬不軟解釋了一下。

納蘭若峰有些憤怒的放下了電話,看了丁一銘一眼,哼道:「老丁,首先得管好自己的人。你你的侄兒都幹了些什麼?以後,我希望沒什麼正當理由的話別讓我再去丟人現眼了。」

納蘭若峰這話相當的不客氣了,丁一銘臉漲得通紅。走出納蘭家后,這傢伙一腳踢在汽車輪胎上,差點要爆怒了。

當然,丁一銘也知道,葉凡也絕沒有好果子吃的。至少,這一次他把納蘭若峰的面子駁盡了,納蘭若峰可是相當強勢的一個人。以前在蒼海市時像個土皇帝。讓他吃癟了納蘭若峰會不計較,那才是扯鬼蛋了。

星期一早上,紅蓮河拓寬拆遷建設硬骨頭負責會議舉行了。

這次會議主要是針對紅蓮河旁邊需要搬遷拓寬的一些難以進行的工程進行包片負責。比如省軍區招待所,船政學堂等單位都需要把擠佔了紅蓮河的一塊地盤拆了還給紅蓮區政府。

這些工程難度都相當的高,因為人家早建好了的大樓,院子等,你現在要人家拆了。可想而知人家會願意嗎?而且有,這些單位全是一些強勢單位。

如果光是由區建設局裡的拆遷辦去完成,也不知要到猴年馬月了。所以,葉凡乾脆在常委會上劃定包片,每位區委常委都得負責一項或幾個項目。不是常委的副區長也得包片。

先是由衛初婧把難啃的所謂『骨頭』全列印成材料分發了下來。爾後,會議室的投印屏幕上又顯示出了這些『硬骨頭』還分層次。

這個層次怎麼分呢,主要是根據需要拆掉河內建築的單位的能量而定的。分為b三個等級。像省軍區招待所,船政學堂,燈節的五座樓按強度都被分到了級一類。

而一些能量較小,反彈力度較次的單位的違章建築的拆出就劃分到了b類。比如教育局、氣象局等等。這些單位雖說也是單位。但是,一般來說,對於紅蓮區政府的決定他們最多噴些口水。不會像省軍區招待所那樣的單位人家軍人往那邊你那挖掘機雖說是鋼鐵的,但也快不過子彈的。

而像民房之類的拆除一般是被劃分到類級別。老百姓雖說會鬧,但再鬧能鬧過政府嗎?

更何況,你這違章亂占河道,屬於違章建築。現在政府動真格的要你拆了,你不拆咱們政府幫你拆了。連拆樓的費用都省了。

「同志們,任務很艱巨,情況相當的嚴重。剛才聽了初婧同志的介紹,我也詳細的看了有關的材料。在紅蓮河兩旁的違章建築或單位相當的多。數目是觸目驚心啊!

以前沒調查還不清楚,這一調查,紅蓮河的情況糟糕到了何種地步,說句不好聽的話,我葉凡看看痛心不已。紅蓮河,在滴血啊!

而關於違章的建築也有兩種形式,一部分建築採用的是懸空柱子形勢占河道,這部分框架結構只要用挖掘機硬挖也得摳砸掉,還好拆除一些。

而還有少部分建築居然用的是石頭和水泥澆築。整個把河道給填滿壓實了成了自己的地,這種想拆除相當的麻煩。這裡是城市,是街道,用炸藥什麼也不方便。」葉凡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掃了全部同志一眼。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