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不聽話的全拿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不聽話的全拿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不聽話的全拿下

更到

「這些只是硬體上的難啃,而軟體上的難啃才是最大的問題。我也直說了,某些單位的能量相當的大,有些是軍隊的,有些是省委或省政府的,也有市委市政府的。這些單位按級別來說,好像都是我們的上級單位。

難道我們就不拆了,不可能,一定要拆,而且,要拆到底,拆得徹底。只要是河兩旁的違章部分,就要徹底拆除。不論涉及到什麼人,什麼單位,一視同仁。

同志們,你們想想。以後重新規劃后的紅蓮河就是一條通途之河。一個地方的違章建築沒拆除,將阻攔住整個紅蓮河成為通程河。下面開始划片包片。

這樣吧,剛才初婧同志說過了,每位區領導挑三塊,分別是b三種類型各挑一塊。先由不是常委的副區長們先挑,他們挑完後到常委們,常委們按黨內發言依次挑吧。

級別職位越高,難度越大,我墊底,最後一個挑。」葉凡一臉嚴肅說道,這樣一來,級別職位越高的同志將越會落到後面挑負責的項目。

這個明擺著了,好拿下的單位肯定會被先前的同志先挑完了,越往後越難了。不過,既然葉凡同志是,那肯定就是排在最後了。也就是說,人家挑剩下的全是葉凡同志的了。

當然,這樣一來,至少堵住了大家的嘴。即便是某些同志有相當大的意見,認為自己級別高了怎麼到最後反倒要干更難的事。不過,人家葉都帶頭了,有意見也不好意思再嗦了。

在經過短暫的沉默之後,各位副區長依次開始挑了起來。每挑走一個單位,葉凡發現某些同志那眼皮子都會跳一下。因為,他們心裡在發苦發酸發悶的。

輪到區委常委們挑了,一個個也是面色凝重的,比比對對。往往一個項目都要比對很久才敢下決定,葉凡心裡直想發笑。

『骨頭』越來越少了,葉凡驚異的發現。果然被自己料中了,省軍區招待所跟船政學堂以及那關於燈節的五座樓沒人挑。看來,在這些幹部眼中,這三塊『骨頭』難度最高了。

輪到最後就剩下張凌源區長和葉凡了。張凌源看了看屏幕上的幾個單位,面色相當的不自然。

又看了看葉凡,一臉苦澀的笑道:「葉,你先來吧?」

「還是按規矩辦,你先來。」葉凡搖了搖頭。

最後,五座樓的拆除被張凌源挑走了,他為什麼會挑這五座刻有領導題字的樓呢?難道他不要頭上帽子了,有座樓可是有著燕副總理題字的樓。

那是因為先前葉凡跟繆中寧演了一齣戲,即便以後拆了樓上頭真要怪罪下來,那也是葉凡在電視鏡頭真實的下命令拆的。我張凌源只是執行者罷了。跟省軍委招待所以及船政學堂的拆除相比,這個難度還小一些。

「呵呵呵,那省軍區招待所跟船政學堂的事我來解決了。」葉凡淡淡的笑了笑應承了下來。

葉凡的微笑倒是令得好多幹部在心中暗暗佩服葉的樂觀,在如此難啃的骨頭面前還能笑得出來。只是他們不知道的就是,這兩塊『骨頭』對他們來說最難了,但對葉凡來說卻是最容易的一件事。因為,葉老大最不怕軍方背景了。

剛開完會,葉凡接到市委組織部長費玉打來的電話。說是省軍區有人到市局,盧偉跟人拍桌子了,聽說言詞非常的激烈。沒準兒都打起來了,她也是路過才聽說的。

當然,這廝那臉相當的陰暗,怒火也是中燒的。才記起昨晚上的四個傢伙中其中一個叫吳演的平頭青年好像就是省軍區副司令員吳輝勤大校的兒子。

難怪這傢伙如此的囂張,這些傢伙仗著父親的權威,往往過後都有人出面為他們擦屁股。而且,軍隊的人一向土匪行徑。一涉及地方上的糾紛往往他們都佔優勢。有時,拳頭打天下的理兒就出來了。

葉凡開車直奔市局而去。

不過,葉凡早打聽清楚了。吳演也在軍隊里任職。所以,他老頭子扯出軍務部門來要人倒也合情合理的。不過,葉凡早發現了一個重大的疑點,心裡頓時有了數。

車剛開到市局大門口,葉凡抬眼往周遭一掃,好傢夥,氣勢洶洶啊!市局大門居然被相當飆悍的幾輛草綠色軍吉給堵死了。其中有四五個拿著步槍的兵蛋子一臉凶煞,就堵在門口不讓人進,是夠霸道的,看來架勢好像要打劫市局似的。

葉凡下了車子,還整了整衣服,淡定的往門口走去。

「小子,嘿!嘿!停下,停下!不準進去。現在這裡已經執行軍事管制了。」一個上尉斜瞄了葉凡一眼,發現是個小年青,估計職位應該高不到何種地步的。那是立即兇巴巴的沖葉凡吼道,旁邊一個拿步槍的兵蛋子還不經意的晃了晃手中的槍,不屑的看了葉凡一眼,顯擺似的。

「上尉同志,我是水州市委的葉凡,有要緊事進局辦事,還請讓開。」葉凡還是相當客氣的對上尉同志。心裡感覺有些好笑,自己堂堂一個少將對上尉如此客氣,好像還要徵求他的意見似的。

「我們處長說了,誰也不讓進。」上尉斜瞄了葉凡一眼,哼聲道。

「放肆,叫你們處長出來。我是水州市委副葉凡,再不讓開我要找你們軍區司令胡將軍論理了去了。成何體統,這是什麼地方,這是水州市局。你們公然把局大門堵住,難道要搶劫局不成?要是發生了重特大案件幹警們因為你們不能及時出動,這個責任你擔當得起嗎?」葉凡那臉一板,冷聲哼道。

「你……水州市委副。就你這小年青也是副,老子還是省長呢,快滾,現在的人啊,什麼人都有。小年青,膽子也太大了吧?居然敢冒充市委副,再不走的話抓你進局子。」上尉臉上居然顯出調侃眼神,滿眼的不屑。的確,葉凡的年青蒙蔽了他們的雙眼,這世上,哪有二十來歲的正廳級幹部,純屬扯蛋嘛

「拿去好好看看,我的上尉同志。」葉凡一聲冷哼,扔過去一本工作證。上尉有些疑惑,不過,見葉凡氣勢如此霸道。上尉同志倒沒把那工作證給隨手扔了,倒是翻了進去。

這一看,頓時,雙眼瞪得老大。正廳級幹部還是相當唬人的,上尉把證件還給了葉凡,有些不情願的行了個軍禮,說道:「對不起,我要請示一下馬處長才行。這個,上頭有交待,我不能私自放人進去,首長請稍等。」

這下子這傢伙還是相當客氣了。上尉也明白,人家這正廳幹部比馬處長官大得多,就是軍區的胡司令見到估計也不敢過於多託大的。

不久,上尉說是可以進去。

葉凡剛到樓下,突然聽到樓上五層處傳來了乒乒乓乓相當雜亂的聲音,還夾雜著盧偉那嘶啞的怒吼聲以及另一些雜亂的喊叫聲音。

不好,打起來了。葉凡心裡尋思著,不過,這廝看了看上頭,倒是停下了腳步,而且,相當詭異的還溜進一旁的廁所撒了泡尿,點了支煙抽上一半才晃晃悠悠的往樓上漫步而去。

走到樓上才發現過道里站滿了人,有警察也有軍人。全都混雜在了一起。而盧偉的辦公室門擠滿了人,有人正在門口拉扯成了一團,反正場面相當的亂。

「讓開1葉凡一聲冷哼。

警察們一看倒是讓開了,行著標準警察禮,嘴裡叫著『葉』。因為葉的法體的電視中曾經有那麼幾秒鐘的顯過身,水州市局的同志們對於自己的領導還是記得很牢的。至於那些軍官士兵們轉過頭來斜了葉凡一眼,根本就沒人響應,還是擠在門口。因為他們,壓根兒不知葉老大是何方神聖。再說,政府的官也管不了他們,他們才不怕?

「向隊長,我現在下命令,誰如果再敢堵在門口騷亂局正常工作,不管什麼人,立即給我拿下。」葉凡剛好看見了正拚命往還擠的刑警隊隊長向明輝同志,立即一聲大吼道。

「是!葉1向明輝一發力,趕緊擠了出來,行了一個禮后朝著警察們大喊道:「葉有令,誰如果再堵盧門,給老子立即拿下1

向明輝同志好像找到了靠山似的,因為向明輝跟盧偉關係不錯。前次從盧偉口中也曉得這位葉老大還兼職著部警務調查室副主任,副督察長。所以,自然膽子也大了起來。

隨著向明輝隊長那話音落地,唰啦幾下擠上來了七八個警察。而那些軍官士兵們也轉過身來,虎視眈眈的跟警察們對眼上了。

「還不讓開,軍人同志們,你們想知法犯法是不是?」葉凡再次冷哼道。

不過,顯然沒效果,沒人鳥自己這個水州市委叱吒風雲的葉老大。葉凡那是相當的惱怒了,大喊一聲道:「不聽話的全拿下1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