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解氣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解氣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解氣啊

3更到!

「拿下1向明輝一臉嚴肅的喊著自己親自拿出手銬往前一步向一個少校身上就撲了上去。

「哪個敢1少校一聲吼揮拳頭招呼了上來。

「哼!拿的就是你。」葉凡怒了,飛起一腳,叭一聲,英武少校斜彈著頓時成了滾地葫蘆。

而且,被葉凡一腳踢得連撞倒了三個兵蛋子才癱在了地下。這邊向明輝等警察早跟士兵們糾成了一團。雙方倒是都不敢動槍,只是在拉扯著。

這些兵蛋子身手厲害著,不過,向明輝的手下都是省廳的精幹刑警,倒也不是膿包。所以,這一下子倒是將遇良材在寬大的過道里抱扯成了一團。

葉凡一個快速起步,轉悠了一圈下來,如穿花蝴蝶一般,那是拳打腳踢。不久,過道里穿草綠色軍裝的全倒下了。

向明輝等人手也不慢,幾下之下,收繳了他們的槍支。這廝心裡那個爽勁埃以前都是軍人打警察,見到軍人像孫子。想不到今天調了個個頭。軍人們全成軟腳蝦米了,這種解氣的機會太難得了。

當然,葉凡下手的部位拿捏得精準,往往一拳一腳下下去就能讓這些軍人失去戰鬥力。傷倒是不是特別的重,只是相當的痛罷了。

進到辦公室,發現盧偉正坐在一條斷了頭的轉椅子上。這廝嘴裡叼著一根煙,正淡淡的斜看著對面四個斜坐在沙發上的這官。

其中一個大臉龐的居然還是個上校。而沙發也給砸破了,連裡面的海綿頭都冒出來了。盧偉的桌子也全裂開了,至於茶杯飲水器等都給砸斷了。水也濺得滿地都是,可以看出,剛才的戰鬥還是挺激烈的。

看破沙發上那幾個軍官,好像表情相當的痛苦。一個個都用手捂著自己的肚皮。估計這個部位被盧偉同志給砸了。反觀盧偉,除了頭髮亂得有些像鳥窩外,那身警服袖子被撕去了一截以久,其它倒沒發現什麼異狀。

「葉來了,請坐。」盧偉趕緊起身,招呼葉凡坐自己那把歪了頭的轉椅上。葉凡也沒客氣,一屁股坐了下來。掃了幾個軍官一眼,一臉嚴肅,哼道,「誰是馬處長?」

葉老大這肯定是明知顧問了,四個軍官,二個少校,一個中校,還有一個是上校。軍務處的馬處長肯定是那上校了。

「你是葉書吧?」上校不答反問道。

「上校同志,現在是我在問你?」葉老大居高臨下,一雙眼寒寒的盯著馬上校。

「我是馬朋林。」馬朋林在葉凡的眼神下,終於還是軟了下去,答道。

「嗯,你是省軍區軍務處的馬處長吧?」葉凡冷冷哼道。

「我是。」馬朋林上校哼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吳演是軍人,我們有權帶走他。軍人的事當然該由軍務部門來處理。如果他犯了法,也得上軍事法庭是不是?

按照法律規定,軍人觸犯刑法只能由軍隊有關保衛部門及軍事法院進行相關的處罰,地方部門無權對軍人追究責任,這是明文規定。我們來移交,盧局長執意不放人,這是為什麼。我認為,盧局長就是故意刁難?

這事,我會向省軍區的胡司令如實彙報的。你們水州市委局太囂張太霸道簡單是蠻橫無禮。根本就不按法律程序辦事,執法粗暴。而且,動手打軍人,這個,說不好聽一點,就是1

馬朋林很厲害啊,一頂『』的大帽子居然扣到了盧偉等人身上。

「我並沒說不移交吳演,只是案情還沒了解清楚。這是刑事案件。而且,還涉及到他們蓄意攻擊一個正廳級幹部。你們一來根本就不聽我的解釋,立馬就要搶人,而且公然用軍車武器堵了局大門。

這是法律賦予你們軍人該乾的事嗎?而且,你們帶了這麼多人過來,公然騷亂了市局正常工作。還毆打正在執法的警察們,這是嚴重的軍人滋事行為。

我們作為保一方平安的局,絕不能坐視不管。本來這事好商量,你們根本就不聽解釋,還砸了我的辦公室。

哼,我盧偉好歹也是水州市政法委,一個正兒八經的副廳級幹部。我要向南福省委詳細彙報此事。而且,我也要向你的上級領導,胡司令申請處罰你們的滋事行為?」盧偉是針鋒相對,絲毫不讓。

「馬處長,雖說軍人犯案子由地方局移交給你們那是法律規是,法律是說叫你們協調移交,並沒賦予你們搶人的權力。而且。我剛才就進不來,你們公然用槍和車堵住市局大門。守門的上尉還跟我說是執行軍事管制。

我想問問馬處長,是誰給了你們權力對市局執行『軍事管制』的。什麼叫『軍事管制』,那是在什麼情況下才能幹的事?

我想請馬處長給我解釋一下。如果解釋不清楚,我將向胡司令提請解釋。你們也太狂妄了,封了局不說,還尋釁滋事,砸人家辦公室。

誰給了你們權力如此乾的?無法無天了是不是?」葉凡義正堂堂,問得馬處長一夥頓時成了啞巴。這廝此刻才想到這事的後果,頓時,幾個軍官那額角都開始冒冷汗了。

不過,馬處長想到吳輝勤副司令跟軍區一把手胡司令關係那般的鐵。而且,這事是吳司令親自交待的,真出事了自有吳司令這顆大樹出馬頂著。這廝膽氣又壯大了起來。

掃了葉凡一眼,哼道:「葉,這件事的當事人中好像你也有份吧?」

「沒錯,正主兒就是我。」葉凡斜瞄了這傢伙一眼點了點頭,知道這傢伙想在這方面生些事來。

「既然你是當事人,這件事的處理你就該站旁邊去。當事人迴避這個簡單的道理難道葉作為省城副還不懂嗎?而且,這事我懷疑你是故意偏袒,而且,還動手打傷了我們的軍人。葉,你就等著上軍事法庭吧。」馬處長越講越帶勁頭,就連捂肚皮的手都給鬆開了,口沫橫飛的。掃了葉凡跟盧偉一眼,哼道:「我們走1

「上軍事法庭,呵呵,馬處長,我等著上軍事法庭。那地兒我還沒上過,不知什麼滋味?」葉凡冷冷笑道,嗒一聲盧偉給他點上了煙,這廝還噴了個煙圈。

一臉悠閑自得樣子,倒是令得馬處長等幾個軍官微微愣神了一下。感覺好像這傢伙有持無恐似的。難不成這傢伙身後也有著什麼背景……

「那就走著瞧1馬處長冷笑一聲,站起來就在走人。

葉凡向盧偉使了個眼神,這邊夾香煙的手突然狠狠地把香煙掐滅在了煙灰缸里。爾後,又看了看門邊的刑警隊長向明輝一眼,盧偉一看就明白了,立即哼聲道:「想走,砸了打了就想走了,你們把我們市局菜市場了是不是?向隊長,今天我命令你,誰走出這個大門,都給我拿下。」

「是1向明輝乾淨利落的答道,幾個精幹刑警全堵在了門口。一個個都互相操手,虎視眈眈著馬處長几個人。這架勢明擺著要『留客』了。

「想幹什麼,真想攻擊軍官們是不是?」馬朋林眉毛一挑,臉色嚴肅得能滴墨了。

「攻擊軍官,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們砸了打傷了人就想走。你盧偉同志已經連站都站不穩當了。

你們四位威武軍官聯合攻擊人家一個。用槍威逼市局長,還有臉說!這是幹什麼,盧偉是敵人嗎?」葉凡一聲冷哼,盧偉立即心領神會,頭立即一暈,腳站不穩當了。

向明輝馬上殷勤的跑了過去,叫道:「怎麼樣盧,還是趕緊到醫院先檢查一下。不然,內臟受傷了想好就難了,要是留下後遺症以後還怎麼抓捕罪犯?對同志下手也這般的狠。」

「沒……沒事,葉都沒走,我還能堅持得祝」盧偉痛苦的皺了下眉毛,手居然捂住了肚子,另一隻手撐在了桌面上。

「笑話,剛才打人時你可是比誰都英雄。我們四個全被你打趴下了。一腿一個,這肚子,到現在還腫著。用椅子還打不過你,你現在居然裝病了,真他娘的土匪了是不是?」那個中校軍官極端鄙視,哼道。

「這位叫什麼名字?」葉凡瞅了那中校一眼,哼道。

「本人省軍區保衛處的鄭茂窮。」中校身子一挺哼道。

「這話可是你說的,剛才你說你們用椅子砸的盧偉是不是?我說這房間里的椅子怎麼全壞了。這椅子雖說有海綿墊子,可是架子卻是不鏽鋼做的。那砸人身上還了得,還有這沙發,這辦公桌,這書櫃。我說怎麼回事,全碎了開裂了。原來全是你們用椅子砸的,向隊長,記錄下來沒有?你想想,盧的腳能扛過你們的鐵椅子嗎?簡直是大笑話。」葉凡嘴角勾起了一個詭異的冷笑。

「我剛才錄下來了,本子小王記了。而且,這邊還有這麼多證人。」向明輝奸詐的一笑。鄭茂窮喊道:「放屁!我們只是用椅子抵擋了一下又沒砸人,沒抵的話還不得被盧偉踢死過去。」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