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吳副司令傻眼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吳副司令傻眼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吳副司令傻眼了

4更到!

「抵擋,呵呵,你們還真會講話。黑的會講成白的,白的也能染成黑的了。同志,砸人就砸人,你們不會說用椅子來抵擋盧的腿功吧。這真是笑話了,鋼鐵難道比腳掌還要軟蛋了?而且,你們是四個,全是軍官,盧敢動手嗎?不用說了,打了人就要勇於承認,枉你們還是堂堂的軍人,我希望你們不要給共和國的鐵血軍官們丟臉。」葉凡哼聲道。

盧偉這傢伙這時把頭一晃,好像真撐不住了快倒下去架勢。

「快點送醫院去,盧偉同志,這邊的事我代你處理一下。你被砸傷了怎麼能硬撐著。我以市委副名義勒令你立即到醫院治療1葉凡下了命令,向明輝扶著盧偉去醫院。不過,盧偉擺了擺道,「向隊長留下協助葉處理案情,我讓他們送就是了。」

幾個刑警過來抬著盧偉一臉焦急的往樓下跑去,倒真有點戰場送傷員的架勢。

這傢伙裝得夠像的,那臉皺著,連老子都差點以為是真的了。葉凡心裡暗笑了一聲,轉頭看了看馬處長一夥,發現馬處長已經打起了電話來了,估計搬救兵去了。

「馬處長,我希望你能把今天大鬧市局的詳細情況交待清楚。不然,那就請各位委屈一下,在局呆上一陣子了。」葉凡不小心轉了一下那破椅子,發出吱嘎一聲才記起這椅子都快斷了,那是趕緊停止了轉動,盯著馬朋林幾個人。

「交待,反過來差不多。我倒要問問,市局執意阻攔軍區要人是為了什麼?難道這裡面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希望市局能把情況交待清楚,不然,上級領導問起來這話可就不好說了?」馬朋林斜瞄了葉凡一眼,見向隊長帶人堵住了門口。

馬朋林皺了下眉毛,乾脆大馬金刀的重新坐回那破裂的轉角沙發上了。另外三個軍官也坐了回去,一臉嚴峻的盯著葉凡同志。看來,是找到後手了,所以,一下子硬朗了起來。

「情況屬實嗎?」納蘭若峰皺了一眉毛,問道。

「當然,千真萬確。剛才局的一個朋友說了,打得很兇。省軍區的馬處長把局大門都堵了。軍車開來了好幾輛,葉凡進去了,聽說盧偉已經抬到醫院搶救了。這傢伙也太囂張了,吳演是軍人,屬於軍隊系統的,人家軍分區的同志去要人也正常。看來,盧偉是鐵了心跟葉凡串通一氣故意整人了。被打死了活該1水州商會會長丁一銘在電話裡頭說道。

「這事段海天知不知道。」納蘭若峰問道。

「不清楚,按理說應該知道,都鬧出這麼大動靜了。不過,奇怪的就是水州市委方面就來了個葉凡,其它人都沒露面。」丁一銘說道,也有些疑惑不解。

「估計是盧偉和葉凡都沒把這事上報到市委。」納蘭若峰若有所思,說道。

「這事他們自己做得不對,哪還敢報到市委,那不是自曝其丑。而且,這事要是鬧到省委,那這兩人頭就大了。估計明天早上水州各大報紙的頭條都會登載市局跟省軍區的人在局對攻的事了。這是天大的醜聞。」丁一銘笑道,想了想又說道,「若峰,我看這事是不是該捅上去了。如果真發生什麼激烈衝突那就是不得了的大事。」

「段海天不報,說明這事他想遮祝裝著不知道罷了,這事我不好去說得。既然他不動我也不能動,不然,落人口失。不過,肖銳鋒同志是系統的嘛,他的手下盧偉被打了,是不是該出面解決這事了。領導嘛,關心下屬天經地義的,不聞不問就說不過去了。」納蘭若峰淡淡的提點了丁一銘道。

「妙!妙1丁一銘笑了兩聲擱下了電話,想了想打了電話給肖銳鋒。

不過,肖銳鋒一聽,反倒問道:「這事納蘭怎麼指示的?」

「納蘭怎麼指示,還用指示嗎?這事明擺著了,省軍區的同志不滿葉凡和盧偉的所作所為了。不然,怎麼會打起來。」丁一銘哼道。

「嗯,我先下去看看再說。」肖銳鋒哼道。

不久。

辦公室來了一個一臉嚴峻的老傢伙大校,肖銳鋒副廳長也到了。看了看向明輝,冷哼道:「退下!成何體統?」

向明輝隊長一聽,看了葉凡一眼,葉凡點了點頭,向明輝帶人退後到了門口的過道上站著。

「肖廳長,你來得正好。盧被打了,這辦公室也被砸成這個樣子了。盧偉同志已經送到醫院搶救了,情況如何還不清楚。這省軍區的同志,說句實話,把市局當雕堡炸了。幾輛軍車,連大門都給堵了。你市局的工作完全陷入了癱瘓之中。」葉凡並沒站起來,沖肖銳峰點了點頭后先下嘴為強,直接說道。

「葉,這只是你的片面之詞。據我了解,是我們省軍區的同志按正常程序來要人,是盧偉同志硬性阻攔著不放人。這是完全不符合軍隊跟地方上處理事件糾紛條例的。而且,據馬朋林同志彙報,這事還是盧偉先挑起頭打人的。你馬朋林同志等人內臟全被打傷了。他們要去醫院,你還叫刑警們要抓人,這是什麼道理?」大校一開口是氣勢逼人。

「這位同志是省軍區的哪位?」葉凡故意裝著不知,斜瞄了那大校一眼,問道。

「我是吳輝勤。」吳輝勤拿眼斜瞄了葉凡一眼,冷聲哼道。

「呵呵,吳司令。我希望在事實沒了解清楚前別亂下斷言。聽說馬處長來要的那位同志也姓吳?而且,四個軍官打一個警察,你誰輸誰贏不是明擺著嗎?而且,你不會告訴我,你們省軍區的軍官們全是膿包吧?」葉凡冷笑了一聲。

「你這話什麼意思?」吳副司令相當火大的問道,因為這惹事的主兒就在眼前,居然還大言不饞的。

不冒火才怪,於是吳副司令冷笑道,「我剛忘了,好像就是葉的車子被追尾了吧。一件小事,你支使著盧偉把人扣住不放是為了什麼?這事你作為當事人是要迴避的,肖廳長,你說是不是?居然現在還坐在這裡大發虛假言論。我很是懷疑,你作為水州市委副,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沒有。你是一名黨員,難道黨員就能胡作非為了?」

「哼,彼此彼此罷了。你吳司令也是黨員吧,縱子行兇不管,還支使著馬朋林等鬧市局,你還有點黨性原則沒有?你還是不是黨的幹部?你還是不是一個保家衛國的軍人。

居然舔不知恥,為了兒子的事狂妄到如此地步。這裡是市局,不是外國侵略者。他們犯了什麼事你要叫人封了局,你有什麼權力對市局這樣的強力執法機構執行『軍事管制』?

剛才我問馬朋林同志為什麼,他答不出來了,現在,我倒想問問你吳司令,什麼叫『軍事管制』?

無法無天了,這裡,還是黨的天下,還有水州千千萬萬的老百姓盯著的。簡直是亂彈琴嘛1葉凡的氣勢更盛。

那話語像機關槍的子彈一個個吱出來砸得吳輝勤差點暈菜了過去。這廝嘴唇抖瑟著,指著葉凡哼道,「簡直是無理取鬧,我不跟你這種狂妄之輩說了。毛都沒長全,你憑什麼自高自大?肖廳長,我要求市局馬上完成對吳演同志的交割。一定要嚴肅處理的同志。不然,我會如實向胡司令彙報清楚的。」

「吳副司令,我尊敬你叫你一聲吳司令。你倒真顯擺起來了,我什麼地方毛沒長全,你這是公然對我葉凡的侮辱。今天你不把話講清楚,不向我葉凡道謙,我決不會放過你的,哼1,嚓地一聲,桌子被葉凡敲了一下,這傢伙站了起來,指著吳輝勤冷聲哼道。

「兩位,有話好說。先坐下來談談怎麼樣,這樣爭來爭去的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肖銳鋒也感覺頭相當的大,此刻這廝相當的後悔不該聽了丁一銘的慫恿跑這裡來當夾心餅乾。

看這架勢,如果一言不合,估計這兩位同志還會打起來。真發生這種事,那情況一發不可收拾了。自己這個夾心人可就難辦了。

「沒什麼好說的,立即移交,當事人一定要嚴懲。」吳輝勤怒了,像個霸王一樣,『』地一聲重重的一拳咂在那本就快散架的辦公桌上。終於,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