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就要敲詐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就要敲詐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就要敲詐你

更到,真冷,凍死我了!

「好個吳輝勤,看到沒肖廳長,今天在這裡的全是證人。先前馬處長等人砸人打人不說,現在吳司令又當場砸桌,看這架勢,我這人身安全都可能無法保證了。向隊長,我請求你帶幾個幹警進來盯著某些要施暴的人,保護肖廳長的安全。」這時,葉凡可是抓到戰機了,一聲喊,向明輝答著話帶著幾個人又沖了進來,一個橫攔在了肖銳鋒前面。一個站在了葉凡跟前,作出一付保護領導不受侵害的架勢。

並且,向明輝冷聲哼道:「吳司令,希望你能注意剋制一點。盧的辦公室可經不起你這樣拆的。這裡所有用具都是國家財產,損壞公物是要加倍賠償的。何況,就你現在這種惡劣行徑,我們完全可以以治安條例把你拘了起來。」

「你……你……放屁1吳司令是給氣糊塗了,拿出電話正在拔號碼,哪知葉凡卻是淡淡哼聲道,「打吧。」

聽葉凡吳輝勤同志覺得葉凡這傢伙太詭異了,怎麼會如此說話。不過,吳輝勤斜瞄了葉凡一眼,沒理這傢伙繼續拔電話號碼。

葉凡又是淡淡哼道:「打吧,打了更好。」

吳輝勤同志再一聽,雖說還是沒理會葉凡,但那拔號的手指頭卻是慢了下來,似乎拔一個號要分把鍾似的。

「繼續拔,拔通了更好,剛好第二集團軍的猴軍長我認識。」葉凡講出的話似乎有些驢頭不對馬嘴。按理說吳輝勤是省軍區副司令員,要彙報工作也得給省軍區司令胡中明將軍彙報才對的。

怎麼可能把電話打給駐水州的第二集團軍的猴軍長。這事就連肖銳鋒同志聽了也是一頭霧水,至於向明輝隊長等人更是感覺葉是不是吃錯藥了。第二集團軍可是管不了省軍區的。兩個都是軍級單位,同級別的。除非是嶺南大軍區的領導倒是能管到南福省軍區的。

不過,吳輝勤卻是徹底的停下了拔電話的手指頭。一臉鬱悶的意外盯著葉凡。不過來,吳輝勤沒忍住,還在試探著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呵呵,想必吳司令懂的。要不要本人當作各位同志的面講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葉凡淡淡的掃了吳輝明一眼,一臉的淡定自然。

吳輝勤一聽,頓時臉陰沉了起來。而且,耳根子微微有些發紅了,好像什麼軟肋一下子被葉凡抓住了似的。

看這兩人在打著啞謎,肖銳鋒看了看,咂了下嘴終究沒問。不過來,肖副廳長非常的鬱悶。

而向隊長等人自然更不會去觸葉老大的霉頭,領導的事,不該問的千萬別亂張嘴,張嘴就招禍的。像這個場合,作下屬只能帶耳朵和手腳來。為什麼這麼說,領導講話你要聽,安排你做什麼你要堅決的去執行。也就是手腳要動,耳要聽。嘴嘛,暫時就是應個『是』就是了。

足足過了幾分鐘,吳輝勤終於開口問道:「葉想怎麼樣處理這事?」吳輝勤同志在講這話時口氣相當的和緩,先前的銳氣好像一下子就被抽空了。而且,有商量繳械的意思。

「很簡單,嚴懲肇事者。給盧偉同志賠禮道歉,賠償市局損失,消除影響。還有,本人有點小事要麻煩吳司令。」葉凡是毫不客氣丟出了這些來。

「太過份了,我們沒錯,幹嘛要賠禮道歉,不可能1這時,馬處長忍不住喊了一聲。

「放肆,這裡你是領導還是我是領導?」吳輝勤突然那臉一板,嚴厲的喝叱起馬朋林處長來。

馬朋林一聽,臉頓時漲得通紅。心說這事明明是你搞出來的,你交待我來搶人,到頭來居然倒打一耙你還是不是人?不過,馬處長想歸想卻是不敢反嘴,半天了憋出一句話道:「我聽首長的。」

「錯了就錯了,要勇於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古代趙國廉頗這樣的大將軍尚且知道負荊請罪,難道作為一個現代軍人,連這點最基本的常識都做不到嗎?咱們都是軍人,要深刻的認識到自己也有犯錯的時候。犯了就改,相信葉必不會計較的是不是?」吳輝勤反倒拍起葉凡馬屁來,這個,一旁的肖銳鋒同志差點瞠目結舌了。

至於向隊長等幹警,早就傻愣了。心裡那是大呼過癮,什麼時候省軍區那些眼高於頂的軍官們會向們低頭過?

句不中聽的話,以前水州市局的同志見了這些不可一世的軍官們都像老鼠見了貓一般。要比槍,人家的比你的要先進。要比拳頭,好像軍人們身手更厲害。要比得寵,國家更是寵著這些軍人。

向隊長還特地挺了挺胸,等著馬處長一行人來個誠摯的道謙,那經后就有了吹牛的資本了。那個誰誰誰曾經向我彎過腰道過謙,唄有面子的。

「向警察同志們道謙,深望反省一下自己所做的事。等下到醫院看望一下盧。至於市局的損失,回去立即摺合個清單賣原價雙倍的名牌辦公傢具立即運來。」吳司令那話吱嘎而出,馬處長等人臉糗糗的差點鬱悶死了。

見馬處長等人站那邊不動,臉當然是紅得像猴子屁股,這個,的確面子太難堪了。吳司令冷冷哼道:「怎麼?這事是不是要拿回軍區處理通報一下?」

馬朋林等人一聽,頓時身子一抖。老馬很乾脆,立即走到葉凡面前,彎了一個禮,說道:「對不起葉,剛才的事我們處理欠妥,給市局的幹警們帶來了不及要的麻煩。我們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請葉原諒。」

「嗯,經后注意著點,你們是人民軍隊,不是街頭混混。我這邊倒是小事,到醫院要誠心向盧道謙。這邊,你跟向隊長等人說一下吧。經后,我不希望再發生此類事了。」葉凡板著個臉,哼道。

「對不起向隊長,剛才我們太衝動了一些……」馬朋林等人通紅著臉又彎了腰。

向明輝等幹警里那是個爽勁啊,比中了一百萬還要痛快。一個個都想開懷大笑,不過,這種場合大家不宜於發笑。其實,憋得相當的難受。

「嗯,這事就這麼了啦。盧的辦公室損失我看,這桌子,這椅子,還有這高檔書櫃等,這古董茶杯,噢,對了,還有這高級金筆等。全湊一塊,估計最少也得值個十來萬吧。」葉凡淡淡的沖吳司令說道。

這普通茶杯啥時成古董了,還有這桌了,這鋼筆,不過鍍金的罷了,居然成了『金筆』,全湊一塊絕不會超過3萬塊錢,居然喊出十來萬來……

吳輝勤同志儘管想揮拳砸得這傢伙直噴鼻血,不過,吳司令忍住了。為了兒子,吳司令淡淡的點了點頭,說道,「馬處長,回去后立即給後勤部管財務的負責同志講一聲。直接划20萬到市局盧的基金上,軍民同建就是了。」

吳司令找了個『軍民同建』由頭,向隊長差點要笑出聲來了。因為盧偉辦公室的東東是向明輝當時親自陪辦公室的同志去買的,不過花了二萬塊錢。這下子被盧偉自己一砸,倒賺了18萬,不樂才怪。向隊長等人此刻對葉的佩服那是用滔滔江山也說不盡了。

至於肖銳鋒同志,隱晦的掃了葉凡一眼。這廝有著滿腦子的不明白為何吳司令要如此『大方』?而且,對葉凡也產生了絲絲忌憚。覺得這傢伙太陰了,不聲不響居然能降服平時眼高一切的吳司令。

「吳司令,紅蓮內河正在拓寬建設,聽說省軍區招待所是你直管的下屬單位。我代表紅蓮區政府黨委感謝吳司令對紅蓮區人民的厚愛,對紅蓮區政府黨委工作的支持。」葉凡站起來倒是伸出了手。

吳輝明心說真他娘的,這簡直是莫名其妙,你這狗屁東西還沒講什麼事就講感謝之類,到底啥意思……不過,吳輝明沒問,說道:「感謝倒不必了,能辦到的事,能為紅蓮區人民做些事我們省軍區是應該的?」

「吳司令請看看這個。」葉凡把有關要求省軍區招待所佔了紅蓮河道的有關材料遞給了吳輝勤。

「媽的,這傢伙有備而來了。難道早算計好了的?」吳輝明心裡尋思著,一陣子後悔。那肚皮頓時差點氣爆了。這廝臉上擠出了點笑接過了材料,知道今天被這小子宰定了。

一翻材料,吳司令那眼皮子沒把住跳了幾下,說道:「葉,這事恐怕難度很大。要我們省軍區招待所退出這麼大塊地盤。要知道,靠近紅蓮河那塊地盤可是建的娛樂常總不能上頭領導下來住進省軍區招待所最後連個娛樂休閑的項目都沒有吧?」

「呵呵,我到實地看過了。其實,不是沒辦法。河道那塊地盤退出來后,你們完全可以從旁邊再買塊地盤建娛樂項目嘛1葉凡淡淡說道。

「葉,旁邊可是人家開的超市大樓。一來人家肯不肯轉買是個問題,二來即便是人家肯賣,那要價可也是天價,沒有個幾百萬絕盤不下來的。」吳輝勤好像突然被人割了一刀似的,臉陰沉著差點大叫起來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