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八十章老子真想一腳踹你餵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老子真想一腳踹你餵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水州是擁軍模範城市,相信只要你們肯出面。他們應該會考慮這些的。一切以為部隊服務這宗旨嘛!

再說到錢,那也是人家應該拿的是不是?再說子,省軍區難道沒錢嗎?這點小錢想必不會難倒吳司令的是不是?

而且,如果,他,到了藍月灣,那可就說不定了。這事,什麼時候吳司令辦妥了,跟紅蓮區簽定了協議,他,就自由了。

而且,這事我們可以出些證明的,一樣不會留下後遺症的。」葉凡口中的,他,當然指的是吳輝勤同志的兒子吳演了。

葉凡的意思吳輝勤懂,想要兒子出來,就得把省軍區招待所的事先搞定。而且,葉凡給賣了個人情給吳司令,吳演將會沒事的。像這種撞車打架的事,說有事就是「大事」說沒事屁事沒有。

「那……好吧,我回去跟胡司令商量一下。」,吳司令無奈得點了點頭,鬱悶得直想去撞牆。

「可得快點,咱們的紅蓮河可是等不及了。我就怕猴軍長知道了這事就有些不妥是不是?」,葉凡淡淡哼道。

「嗯1,吳司令答了一聲,帶著馬處長一夥出了蘋**局大門。而馬處長一伙人當即被吳司令派去醫院向盧偉書記賠禮道謙了。

肖銳鋒見沒熱鬧可瞧了,一臉納悶的走了。

至於向隊長等人,那是列隊掌聲如雷的歡送葉大書記走的。

下午葉凡到了醫院看望盧偉。

盧偉這傢伙正在掛瓶,臉上也塗了一大片的紅藥水,腦袋上也纏了一條帶子樣的紗布,看上去倒真像被人揍過的樣子,好像,還挺摻的。

「怎麼樣?還行吧?」葉凡伸手摸了摸盧偉腦袋瓜,笑道。

「當然行,不正掛瓶嗎?」,盧偉斜了葉凡一笑」說道。

「掛啥瓶?」葉凡問道。

「安基酸***等等進補的東東啦。反正不掛白不掛,有冤大頭出錢也划算。這些天也著實有些累了,正好可以掛完后休息上幾天。」盧偉乾笑了一聲。

「掛不死你小子。」葉凡笑罵了一句。

「大哥,到底咋回事兒,吳輝勤怎麼會如此好說話?聽說那傢伙一直仗著跟胡司令的交情很鐵在水州可是很少鳥人的?在省軍區更是霸道得很。」盧偉這廝摸了摸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道。

「呵呵,他們當時來要人,你看過他們的申請沒有?」葉凡神秘一笑,問道。

「看了,一切手續合法啊1盧偉一臉詫異說道。

「那吳演這嫌疑人的證件等查過沒有?」葉凡又繼續問道。

「查了,他是正宗的軍人,沒錯啊?」,盧偉說道」還是沒明白。

「你只知道他是軍人,你可知道他是什麼地方的軍人?豬腦子啊,也不細看看。」葉凡調侃著哼道。

「這個」說句實話,我還真沒查?應該是省軍區的吧,他老子在省軍區,他不呆省軍區難道去野戰一師受苦?像他那種公子哥也不像個能吃得了苦的人。更何況,在省軍區他老子可以照顧著,提拔什麼也快些不是?」,盧偉說道。

「呵呵,他原本在省軍區供職沒錯,好像還是一少校參謀。不過」自從水州第二集團軍組建a師以來,吳輝勤早就看到了a師的光明前途。所以,通過各種關係,把兒子趕早的就轉到了a師任少校營長。這老傢伙,還是有點小能量的。」,葉凡呵呵笑道。

「我明白了」這次糗大了,媽的,吳輝勤這傢伙還真是狡猾。他兒子明明現在屬於水州第二集團軍了,居然還拿著省軍區的招牌想把人給移交走。

這簡直就是詐騙,***,害得老子差點跟那個馬朋林喊破了喉嚨。本來這事我自認為還有些蘭伊斕家來人了」這個,我們地方**機關是要把軍人移交給他們的。

不過,大哥交待了這事。所以」我一直以案情不明,是刑事案件為由頭想拖拖。

想不到馬朋林居然是扯著假虎皮來的。受教了!龜蛋子的」老**一個。」盧偉一臉鬱悶的大罵開了,手重重的一拳就砸在了床上。

「呵呵,我也是叫人查過了才知道的。吳演是從省軍區出來的,他們拿出原來的證件來騙你們也正常。

而我一查到吳演現在是第二集團軍的軍人就有了主意。這不明擺著嗎?要移交也要第二集團軍軍隊所屬的保衛部門和軍務部門來要人是不是?

估計吳輝勤勤跟第二集團軍的猴軍長的關係也不咋的。不然,他完全可以聯繫好第二集團軍軍務部門的同志出面要人的。」葉凡笑道,略顯得意。

「也許是吳輝勤也怕這事給猴軍長知道了,那對於他兒子的影響很不好。所以,也想把這事捂祝不過,他們採用的手段倒是相當的高明。很具有欺騙性,一般人都很難料到這事個中還有這奇巧的。」盧偉點了點頭。

「我估計得應該沒錯,吳輝勤跟猴軍長的交情不怎麼樣。如果交情好,這點小事說沒事就是沒事了,對吳演也沒什麼影響的。到時把人轉過去一放,咱們只能幹瞪眼不是?」葉凡說道。

「大哥是不是早知道這事了?」盧偉突然想到了什麼,眼色怪異的看著葉凡,似笑非笑的。

「呵呵……」,…」葉凡乾笑了一聲不答。

「老大,你連兄弟我都利用。好歹也得提前知會我一聲。集后我再跟馬朋林演場戲不是更好。也不會搞得當時我如此的被動,心裡還有些擔心。」盧偉差點鬱悶死了。

「戲演得再好也不如真實的場景來得逼真的是不是?如果你知道了真像當時膽氣一足,也許馬處長會覺察到什麼端倪,那這事不是前功盡棄了。所以,這事你反正不吃虧,我不給你弄了刀萬到你的書記基本里嗎?就你那破桌子破椅子的,怎麼可能值。萬?二三萬塊頂天了。」葉凡淡淡說道。

「這就叫兄弟?」盧偉笑道。

「這不叫兄弟啥叫兄弟?」葉凡一臉正經說道。

「你」「「的……「……」,盧偉翻了翻白眼,指著葉凡憋出了這兩個字來,那是徹底無語了。

「就這樣了啦,吳輝勤一點動作都沒有?這事還真是怪了。」納蘭若峰對著電話哼道。

「我也納悶,肖廳長說了。當時吳副司令去市**局時可是氣勢洶洶的。而且,也著實凶了一把。還跟葉凡拍了桌子,不過,後來葉凡只提了個第二集團軍猴軍長這幾個字,吳司令一下子就軟蛋了。莫非葉凡的靠山在第二集團軍?」丁一銘有些迷糊了。

「不可能,猴平不過一集團軍軍長,地位跟我們省軍區的胡司令一個級別。吳輝勤作為省軍區有份量的副司令員,難道還會如此怕猴平?更何況,猴平根本就管不了省軍區,兩個單位同級別的。都是屬於嶺南大軍區管轄的。而且,省軍區還是雙重管理,還得受地方上的一號人物也就是費書記管轄。當然,說是這樣說,費滿天並不能管著省軍區。只是一種明面上的管轄罷了。」納蘭若峰淡淡說道。

「那傢伙相當的狼辣,吳司令好像被他抓住了什麼把柄。還要求省軍區招待葬拆樓什麼。肖廳長說是琢磨了許久也沒鬧明白到底怎麼回來。不過,吳輝勤這次臉丟盡了。

想不到此人平時如此強勢,臨到頭來居然成了軟腳蝦米。這人啊,真是難料。外強中乾罷了。」丁一銘有些遺憾。

省軍區胡中明司令的獨棟樓里。

胡司令雖說也是省委常委,但並沒住進東城四竹河流星灣的省委常委樓里。而是在省軍區家屬樓里有座獨棟樓專用,這裡是胡司令的地盤。從安全方面來說,威懾力量倒是不會輸給流星灣的。

此刻胡司令正斜躺在一張能搖來搖去的竹椅子上,眼睛盯著一份報紙。神情好像很專註,而椅子也並沒絲毫的搖晃著。詭異的就是他有面前還站著一個人,仔細一看,不是吳輝勤副司令員還是誰?

吳副司令一臉尷尬的站著,旁邊本來也有一條椅子的,可是吳副司令並沒坐下。見胡司令不理人,吳副司令就那樣子站著的。而且,身子微微躬著,樣子一直保持著這個架勢。

吳副司令跟胡司令聽說還是老同學,從來關係都不錯。兩人從連級幹部開始時就湊一塊了。隨著胡中明位置越爬越高,吳輝勤也跟著雞犬升天。

吳輝勤知道,沒有胡中明就沒有自己的今天。所以,不管吳輝勤在外多麼的自傲,但在胡中明面前,他永遠只能當小弟的份頭。而且,是相當恭敬的那種小弟。不過,兩人私下都是兄弟相稱的。

足足半個鐘頭過去了,胡中明好像看完了那份報紙。抬頭掃了掃吳輝勤,「哼道:「你還有臉站這裡,軍區的臉都給你丟盡了。你吳輝勤堂堂的省軍區副司令叫什麼時候成了不折不扣的孬種?麻痹的,老子真想一腳把你踹到紅蓮河中餵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