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關個屁禁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關個屁禁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你那邊的人一來」我馬上就可以叫輝勤過去把罰款給交了。這兔崽子的,你好好關他幾天禁閉。好好治治他,反天了不成。不打不成器,不罰怎麼行,猴子看著辦就走了,不要對他客氣1,胡司令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知道猴軍長最嫌這個「禁閉,二字了。

果然,電話那頭傳來猴軍長的怒吼聲道:「多大的一個事,關個屁的禁閉」我說胡茶壺,你娘的知道老子最頭痛這兩個字了,再提兄弟跟你急!我馬上叫人去弄人,媽的,還關個屁禁閉?別跟我提這破事情,不然,我得跟你這破茶壺急。」

「不提不提了,呵呵。下次到水州我作東」請你喝酒,咱們去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碰幾瓶。咱哥倆也好久沒碰一起了,以前當小兵時倒整天在一起。現在職位越高,官帽子越重,倒是見面的機會都少了。」胡司令笑道。

軍掛了電話」不過,胡司令在電話里聽到猴軍在喊人去公安局弄人了。看來」猴軍長在醉倒前還記掛著這事。

晚上,省政法委書記李昌海的家裡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此人看上去不到三十歲。一身帥氣的立領裝,個頭不到一米八,鼻樑相高的高。看上茹英國佬的架勢。

不過」黑頭黑眼珠子黃皮膚的,倒是正宗的華夏人,絕不會是雜交的貨色。此人叫扶正興,是京城扶家大公子。扶家在京城很有背景,不過,他們走的是商路而不是官路。當然,這社會有錢也能棒到官的。不過,此刻此人倒是一臉的沉鬱,似乎相當的不開心樣子。身後一個像管家模樣的跟班手中提著一個古董禮盒子。

「來就來嘛,還提什麼東西」快進來。」李昌海的老婆肖英熱情的打著招呼。看來」應該認識。而且」關係估計相當不錯。

進到大廳」李昌海淡淡笑道:「坐吧正興,扶老爺子可好?」,「很好,天天吃完飯溜溜鳥打打球健健身的。不過」他一講起李叔來點頭不已,說是李叔的象棋下得好。」,扶正興淡淡笑著,也沒客氣,一屁股坐了下來。

「那就好,不過,要講起象棋我哪是扶老爺子對手。三盤棋輸得一塌糊塗的,呵呵。不好意思再講了。」李昌海淡淡笑道。

「肖姨,這是香港最新到貨的美容產品。聽說是英國王室成員們經常用的護膚品。小侄前幾天剛好去了一趟香港」一個朋友從英國帶過來的」被我打劫了一套。相信肖姨用過後更年輕漂亮了。」扶正興難得恭維人,肖英一聽」果然眉開眼笑了。倒也沒客氣地接過了護膚品。

肖英掃了一眼,光是看這木雕包裝就知道價值不菲。盒子上還有個閃著金光一臉高貴的英國女王頭像,而且,肖英相信,這金黃色的頭象絕對是用純正的黃金打制的。嘴裡說道:「正興,這次下來在肖姨家裡住幾天怎麼樣?」

「呵呵,這次下來有點小事要處理一下。不過…………」講到這裡,扶正興皺起了眉頭」看了李昌海一眼。

這時,站在旁邊那個老管家模樣的中年人插嘴道:「水州市公安局也太不象話了,一點小事都要詐人。」,講話的人叫扶衛民,是扶家本家人,當然是遠房的那種。一直以來」都在扶家打理著一些雜事。其實就是古代所講的管家之類角色了。

「衛民,別胡說。水州在李叔的治下」怎麼會生敲詐的這種上不得檯面的事。」扶正興故意訓叱了扶衛民一聲,看了李昌海一眼,嘴裡略顯歉意,說道」「對不起啊李叔,衛民糊塗了。」

「怎麼回事,誰被敲詐了?」肖英一聽臉色一愣問道。李昌海不經意間皺了下眉頭。知道扶正興來肯定是有事相求了」而且,這事既然求到自己門面下」肯定是扶家都解決不了的事了。

那肯定是大事」絕不會如扶衛民所講的小事。只是老婆肖英一個女人」一時哪能在腦子裡思忖到這些事的彎彎繞繞來。剛才扶衛民在一旁插話,肯定是扶正興授意過的。

不然」扶衛民哪敢張口,這是什麼場合」哪有扶衛民這種古代所謂的「下人,張口的機會。像扶家這種豪門家庭,等級那是很分明的。有點像是體制內官員的排位差不多。

「唉……」,扶正興先是嘆了口氣才說道」「舍弟叫扶正茂,李叔肖姨可能不知道他。前幾天丁浩叫他到水州來玩,不小心就喝醉了。開車在黃氏會所把一輛奧迪給撞了。當時舍弟著實醉了,見那人上來理論結果就打了起來。不過,舍弟等人並沒打到那人,反倒被他打傷了。結果那人報了警,舍弟等人全被水州市公安局抓走了。

奇怪的是」這麼一件小事,當時丁浩家說是願意賠修車的錢。可是對方不依不饒的,硬是慫恿著水州市公安局把人給扣住不放」保都保不出來。老爺子在京城可是急了,這不,都急得躺床上了。

噢!對了」丁浩的叔叔就是水州商會會長丁一銘。」扶正興淡淡的說完這事,喝了。茶,等著李昌海說話了。

「嗯,這事我也聽說過了。聽說撞的是水州市委葉凡副書記的車子。」,李昌海淡淡說道」心裡明鏡似的。

估計這幾個傢伙折騰了一陣子人折騰不出來,居然又找到自己頭上了。納蘭若峰出面也找過自己,還好,被自己搪塞了過去。嗯不到扶正茂居然是京城扶家人,這事還真是不好辦了。

因為,李昌海在京城的「關係」那人跟扶家關係還不錯。一來二去」李昌海也認識了扶家人。當時陪那人去扶家下過一回棋,想不到倒是為自己招惹上一件麻煩事來。

扶家家人雖說並沒出過什麼高官之流,但是,扶家的能量卻是不校這社會有錢也能操控一切的,李昌海深知這個理兒。這種家庭也是不能得罪的。

「不就是個副書記嗎?也太大條了是不是李叔?丁會長都出面答應賠錢了,而且說了,賠一輛更高檔的新車都行。可是葉副書記也太牛氣了」好像這天下都是他的。我打聽過」不就一個正廳級幹部」這樣的幹部在京城,說句不客氣的話,滿地爬的都是這種貨色,翹什麼皮子的。」扶正興又露出了扶家人一向的高傲來。

這次李昌海的老婆肖英倒是沒再吭聲強出頭了,因為葉凡也到過李昌海的家。最近也看了電視新聞」知道葉凡的能量不校跟齊振濤的關係李昌海在肖英面前也提到過。齊振濤是什麼人,省委黨內排名第三號的大人物,肖英哪敢再吭聲。

而且,肖英此刻有些後悔了,掃了那盒有著英國女王頭像的所謂的皇室護膚品一眼」覺得此刻這護膚品好像一下子變成了炸彈。搞不好丈夫會因此事惹上一大麻煩來。

扶家的事不能不幫,可是對方又是葉凡。肖英為丈夫擔心了起來。肖英甚至有種要立即把這護膚品還給扶正興的衝動。不過」肖英畢竟是李昌海的老婆,剋制能力還是很強的。

不過,扶正舉沒現,李昌海的眉頭可是皺了起來。你扶正興狂妄沒事」也太不把官員的級別當回事了。和著葉凡一個正廳只能在京城滿地爬的叭巴狗角色,那我李昌海這個副部估計只能滿地滾了。

「正廳,在咱們南福省已經是高級幹部了。」李昌海淡淡的哼了一句。

扶正興一愕之後立即反應過來,那臉頓時微微有些紅了。剛才一吹牛,倒把李昌海這個政府官員給忘了。不過,這廝那臉皮也不北立即說道:「對不起李叔,我不是這個意思?」

「呵呵,我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李昌海淡淡一笑說道,當然也不會為了葉凡去得罪京城扶家的。更何況,扶家跟自己在京城找的「靠山,關係很好。

「這事,李叔,你看看,您是管政法系統的,能不能叫省廳下去接手這個案子?」扶正興終於拋出了正題,看了李昌海一眼,又說道」「臨來前老爺了有話,說是只要能保舍弟出來,錢不是問題。而且,老爺了說了,下次李叔到京,老爺子在京城「旺角公館,請李叔。」

聽扶正興如此說,李昌海都有些動容了。

要說起京城的,旺角公館」上流圈的高幹們基本上都知道。旺角公館的主人聽說跟西安事變中的張大帥還有點遠親關係。改革開放過後,旺角公館,被其主人的後代改成了會所形式。地盤相當的大,聽說去那地兒的人全是副省部級及以上的官員。不然,你沒這級別是拿不到會員卡的。不過」聽說哪裡面無非是喝喝茶聊聊天罷了。

不過,高官們都趨之若鶩。為什麼呢?難道高官們都沒地兒喝茶了?絕對不是的。嗯去哪地兒的官員全是沖著高官們去的,當然是希望有機會能接交上幾個更高層次的高官。運氣好的話抱上狠狠粗的,大腿,那就騰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