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李昌海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李昌海出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且,官員之間有時聊天打屁也能打聽到一些圈內很重要的動態的。別小看這結動態,對於字員們掌握國際國內形勢可是具有,先天,的優勢。別人不知道的你知道了,那不就等於你有了,先知,感覺。當然也就走在了別人的前面了。

打個簡單比方,比如說某某部委一把手過幾天將要去a剩如果a省的官員能打聽到這小道消息」提拼了解到了部長的嗜好,工作安排等,那就能提前打理好一切。

至少可以防止一點,那就是自己有了充分準備,不會打無準備的仗了。不會出現工作上的重大失誤剛好被某領導撞上了。也許」當時部長一高興,拔些錢是小事。如果你能把部長伺候舒坦了,弄些項目,如果更進一步,以後提拔時講幾句話,那不是天大的好運。

李昌海以前為了自己頭上帽子,也到京城跑了幾趟。聽說了,旺角公館,之後一直都想弄張會員卡」不過,雖說李昌海現在也是副省級大員了。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副省級及以上的官員都能弄到「旺角,的會員卡的。

李昌海一直很遺憾,到了他這攙級別的官員。再想前進一步那都猶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官員的級別職位是呈金字塔形的,越往上職位越少,級別越高了。而下邊的底盤卻是越來越大,這個,也是金字塔能牢固的原因之一吧。

因此」結交不上硬實的關係,李昌海再想更上一層樓,那是絕不可能的。再說,李昌海年齡還不大,四十幾歲不到五十,還有很大的潛能上升空間的。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理,不想當大官的公務員也不是個好公務員。畢竟,想當官並沒錯」這也是促使官員們不斷提高自己,不斷進步的永恆動力。

而扶家老爺了能大言發話在,旺角公館,請客,那無形中就證明了人家有實力。至少扶老爺子有會員卡了,這就是能力和實力的顯現。

當然」扶正興如此說,也是在向李昌海表露扶家的能量罷了。二來,也是在給李昌海提供進入高官圈內的機會。當然,也得看李昌海有沒那命了。

「謝謝扶老爺了抬愛了。」李昌海倒是真心表示感謝。沉思開了。看架勢這忙必須得幫了」不然,就將失去一個大好機會。

可是如果自己硬性插手,逼著盧偉把案子轉給省廳的話葉凡那邊又不好交待。這事明擺著是葉凡在壓著不讓放人的。這傢伙心裡到底有什麼想法,李昌海沒猜透。

齊振濤那邊李昌海倒不是特別的忌憚,李昌海忌憚的是那天晚上總理秘書打過來的那個要求無論如何保證葉凡同志安全的話。這裡面葉凡跟總理的關係就值得推敲了。

李昌海腦袋進水了也不可能會不明白,總理的專職秘書就是代表總理的意思了。總理秘書肯為一個副廳級幹部出面打電話,這是要有多麼大的面子」這關係會好到何種地步的事?

李昌海想起來都會顫慄,葉凡是絕不能得罪的,但扶家的事也是絕對要辦了的。這下子自然兩難了,李昌海在琢磨,在試圖尋找到一樣能讓雙方都滿意的法子。

足足半個鐘頭過去了,扶正興那茶都換了幾茬了。不過,他一臉正經的坐在沙發了不說話。他在等李昌海的決定。不過」扶大公了心裡也相當的難以理解。

李昌海堂堂的南福省政法委書記」在對付一個正廳級幹部面前怎麼會如此的難以下決斷。扶大公子再笨也能聯想到這姓葉估計是有些來頭」能讓李昌海忌憚的人,那絕不會簡單的。不過,扶大公子臨來前已經查清楚了,葉凡同志並沒有什麼好家世」出身寒門。這樣的一個打了擦邊球的正廳級幹部如何有能量,扶大公子心裡實在是難以說服自己。

李昌海終於睜開了半眯著的雙眼」說道」「其實,這事我早知道。不過」正茂是你的弟弟我倒是不清楚。你可能沒去深入的了解葉凡書記這個人」你見過他沒有?」

「沒有,聽說他家在古川縣城關,父親是縣勞動局局長」母親是教書的」估計快退休了吧。好像還有一個大哥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弟弟葉子奇,現在財政部上班。」扶正興一口背出了葉凡的底牌。

看來」扶家為了能保出扶正茂,也著實下了一番功夫的。而且,對於葉家有能量的人扶家也查得更清楚。

像葉凡的大哥葉強雖說領導著盤帝集團,但那點錢並不能入扶家法眼。所以,自然葉強此人就給扶家省略去了」而葉凡的妹妹葉紫衣更被省略了。

倒是葉凡的弟弟葉子奇因為在財政部上班,倒是扶家還在關注著。俗話說東邊不亮西邊亮,葉凡這邊打不通乾脆就從他的家人那裡下手了。

李昌海可是老油子,一聽」瞬間就明白了。說道:「既然葉子奇在財政部上班,你們直接去聯繫他不是更方便了?畢竟,葉子奇是葉書記的弟弟,總是有兄弟情的是不是?」

當然,李昌海也琢磨出一點味道來了,扶家肯定在葉子奇身上碰了壁。既然你扶家知道這事難搞」那我如果以後出面能搞定這事,也能讓你扶家知道我李昌海的能量了。而且,也讓你扶家欠上一個大人情。

不然,你認為太簡單,那這事出面就沒有份量了。這個就是一個對比,為什麼紅hu還要綠葉相襯才能顯得更美」就是這個理兒了。李昌海如此問,自然是為了加重這事的「難度性」才能凸顯出自己的大能量。

以後,即便是辦不成,你扶家也不能說我怎麼樣。這也不失為一條很好的退路。

不得不說,像李昌海這樣」浸淫官場多年的人,那火候拿捏得著實到位。而且,善於抓住一切能利用的契機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這事,呵呵,葉子奇不過一個小科員,找是找過他了。估計對他哥葉凡的影響不大。所以,家父想想這事就作罷了。」扶正興臉色微微一愣,嘴裡卻是淡淡說道。

李昌海那有不明白的,扶家如此說無非在為自己遮醜罷了。實則也是如此,當時扶家人出面倒沒去找葉子奇,而是直接找到了負責葉子奇的司長風清錄,想自上而下由風清錄去擺平葉子奇。

因為,扶家人覺得直接去找葉子奇太掉價了。嗯不到風清錄司長居然毫不猶豫的回絕了此事。

而且,態度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連委婉兩個字都省略了。

經過這麼一出」扶家才感覺到這個姓葉的估計還真是個人物。所以,才會出動了扶家大公子扶正興親自跑到水州來走一遭。

「嗯,說得也是。」李昌海淡淡的點了點頭,當然也不會戳破這事的。看了看扶正興一眼,還是問道,「你見過葉凡沒有?」,「沒有,我一到水州就來找李叔你了」扶正舉說道,感覺有些莫名其妙,李昌海一直問這事幹嘛。那葉凡又沒長著三頭六臂,一直問我見沒見過他,這個有啥關係?

「他很年輕,今年按周歲算的話才25周歲多。」,李昌海淡淡說道。

果然,發現扶正興和那個中年管家聞之後臉上都微微有些變化。估計心裡絕對震憾了。

而且,扶正興好像也明白了李昌海講這話的意思,無非是人家如此年輕就身居高位,能用寒門出身這麼簡單來理解的嗎?

像這種人,能坐上正廳位置,背後沒有副省部級,甚至正省級高官在提點著,怎麼有可能坐上正廳寶座的。李昌海也是在向扶家表露這事相當的棘手。

「真沒想到,共和國還有如此年輕的高官。在京里」我結交的朋友,如果說是二十五六歲的正處級幹部我見得多了,副廳級的也見過幾位。正廳級如此年輕的幹部的確不多見。」扶正興說道」其實,這傢伙根本就是在扯鬼話,哪有見過二十五六歲的正廳級幹部。

「此人絕不像你面上看上去的如此簡單」所以,有些事得慎重是不是?不如這樣吧,我先打聽一下怎麼個情況再說。」目的達到了」李昌海說道。為了顯露對扶家的親切,也為了表現自己的確走出手過了。

李昌海就當作扶正興大少的面打起了電話。

說道:「盧偉同志,葉書記的案子你們市局什麼態度。這事反響相當的大,已經有人捅到省廳了。我作為政法委書記,總得出面解釋一下是不是?」,李昌海的態度還是相當和緩的,並不是命令的口吻。他先從盧偉處下手」不直接找葉凡。因為盧偉是自己的下屬,領導問下屬荊杳」倒也合理合法。

「李書記,這件案子已經上升到了刑事案件範疇,所以,局裡要徹底查清楚了再作定論。

再說,葉書記也是我直接領導。在我的管區內出現了這種事,葉書記雖然沒有當面批評我,但是,作為我個人來說」這臉子很不好掛的。

所以,這事一定要嚴肅處理。給水州市老百姓創造一個安全的生活環境。給葉書記一個公正合理的交待。

不然」人家會說,連市委書記都有人敢傷敢撞」哪我們這些平頭百姓還敢出門嗎?

唉」這事的影響的確太糟糕了。看來,市局針對這方面情況,是得敲響警鐘了。」盧偉也是耐心的扯了些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