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角逐看的是能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角逐看的是能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書記有什麼指示沒有?」李昌海問道。

「他哪有空來指示,聽說最近都在忙紅蓮區開發的事。也難為他了,紅蓮區有著100多萬人。」紅蓮河污染又如此的嚴重。

以前顧市長真是留下了個爛攤子,葉書記收拾還來不及,最近他一直在忙著四處出擊,無非是招商引資發展紅蓮經濟撈些錢罷了。

所以,他連自己的事都忙不過來了。不過,作為下屬,為領導分憂是我們份內應該做的事。

所以,這案子我在親自處理,絕不能讓犯罪份子逍遙法外。不然,我這個公安局長就是失職了是不是?」,盧偉口氣嚴肅,不過,李昌海卻是從他嘴裡聽到「轉機,。

「嗯,你們做得對。咱們不能放過一個壞人,但也要注意一些影響是不是?」李昌海放下了電話,尋思了一陣子對扶正興說道,「這事我看還有轉機。我不好直接出面叫他們放人」畢竟他們攻擊的是一位正廳級的副書記,影響非常的不好。在老百姓中也造成了一定的消極影響。

「李叔,你說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扶正興臉色一陰」亨道。

「呵呵,不必要這麼嚴肅。」李昌海笑了笑,看了扶大公子一眼,說道,「其實,你們可以從投資方面下手的。」

「投資方面下手?李叔,這個跟案子有什麼關係?」,扶正興沒鬧明白。

「關係大了。」李昌海笑了笑,呷了。茶,說道,「你可能知道,葉凡不但是省城的副書記」他也是紅蓮區區委書記。

紅蓮區,說句不好聽的話」以前被上任搞得有點糟糕,現在,實際上就是一爛攤子。

葉凡現在正收拾著」肯定很煩。這發展經濟是不是需要錢,而錢從什麼地方來,那肯定就得需要人去投資了是不是?

到時拉來了投資,辦了廠子公司」稅收一塊上去了,這不就出政績了。我還打聽到了一消息,聽說紅蓮河搞了今生態人文帶的項目,紅蓮區說是歡迎多方來投資合作共贏,互惠互利。」

「我明白了,謝謝你李叔」我們告辭了。」扶大公子可不笨」一聽就懂了。

「回京后替我問聲扶老好。」李昌海笑道。

「會的」謝謝1扶正興點了點頭出了樓。

「。蘿」原來如此。扶少,這根本就是借案子在行敲詐行為。咱們乾脆把這事捅上去算啦,看他能把咱們怎麼樣?」,扶管家有些氣憤不平。

「沒用,你告誰敲詐?政府會管這事嗎?人家又沒問你要錢,而且,那投資還是你心甘情願送上門的。不管怎麼樣,先把正茂撈出來再說。我想」有個幾千萬砸下去,應該能擺平這事了。這裡是水州」並不是京城。在這地兒」咱們都是外來戶。至於葉凡此人,咱們有的是機會收拾他。秋後算帳這個詞你明白的1扶正舉擺了擺手」電話拔到了京城扶老爺子手上。

「李昌海這個人也真是沒用,堂堂的省政法委書記,省委常委,連這麼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擺平不了。老爺子還要請他去「旺角公館」,我看,沒必要了。」扶管家哼道。

「那不一樣,你要想想。上至中央,下至地方,這事都複雜著。環環相扣著」你想想」李昌海講到了葉凡的年輕,實際是在告訴我們」姓葉的有著深厚的背景,就是他也有些為難。而且」京城財政部那個風清錄的態度你不是沒領教過」比李昌海更直接,說這事他沒辦法出面。而且,還甩臉子,什麼玩意兒。」扶正興哼道。

「難道那小子連京城都有背景?」,扶衛民有些不信的看了看扶正興。

「這個難說,不過,至少風清錄跟他交情很深。你想想,我們扶家在京城的關係風清錄就是沒有領教過也應該聽說過吧。

居然如此不賣面子。那說明」這個姓葉的年青人在京城肯定有著不喜的背景。

這種人,按老爺了一慣的作風就是要接交而不要成為敵人。這次的事」正茂也的確太過火了一些。

葉凡作為省城市委副書記」他肯定也得要面子。不過,這傢伙倒是很奇怪,好像故意刁難,目的就是為了敲詐咱們去投資似的。此人相當的有趣,有趣1,扶正興倒是淡淡的笑了。

「老爺了怎麼交待的扶少?」扶衛民問道。

「明天早上到紅蓮區去走一遭,看看有沒什麼項目可以投資的。老爺了說了,沒準兒紅蓮河建設也是一次機會。老爺子說子,商機無處不在。看似壞事」也許,轉眼間就成了好事」關鍵是要抓住才。

更何況,即便是不賺錢只要能收回成本」但至少也把正茂先撈了出來。至於對葉凡這個人的態度,那就有待後面再說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他既然如此駁我們扶家人面子,以後定必找回來的。

」扶正興講到後面時臉色倒是越來越和緩,居然面掛微笑了。扶管家一看就知道扶大少是真怒了」他如果笑的話就是要動真格的了。他如果面色難看的倒沒什麼。

第二天上午,盧偉突然來了電話。說是駐水州的第二集團軍來人了,要求把吳演給移交走。

……哼,看來事情即將有變了。」葉凡冷哼了一聲。

「吳輝勤那老傢伙變卦了」大哥,咱們整死吳演這傢伙再說。我再叫人去查查這傢伙有沒其它的事,如果有一起算總帳。」,盧偉也相當的憤怒了。

……哼,這裡面還有由頭的。以前吳輝勤為什麼不敢勞動第二集團軍的人來接人,還搞了個假冒想搶人。

說明,吳輝勤怕被第二集團的領導知道了他兒子的所作所為,怕影響到兒子的前程。

從中也看出吳輝勤此人跟第二集團軍的領導關係並不怎麼樣。為什麼一回去才一個晚上就變卦了。

此人是請教了高人。經高人指點后突然改變了主意。而且,這事跟省軍區招待所要拆樓有聯繫」你想想,這高人會是誰?」葉凡哼道。

「八成就是省軍區司令胡中明那老傢伙了,此人還有個外號,胡茶壺」,一個破茶壺罷了。」盧偉罵道。

「不是八成,可以肯定就是他了。此人估計跟猴軍長的關係不錯,所以才敢把此事表露給猴軍長知道。」,葉凡笑道。

「那咱們是不是強留下人」不讓吳演離開市局。看他猴軍長又能怎麼樣?」盧偉「哼道。

「不妥!昨天咱們占著個理兒,不怕省軍區怎麼樣。今天就不一樣了,這就叫此一時彼一時了。第二集團軍是吳演的部隊,他們來要人是合理合法,你把人移交給他就走了。」葉凡哼道。

「那不是白白便宜了這小子」估計一回去就會給他們放了。結果屁事沒有,大哥這虧可是白白吃了。要不我叫人先把這小子好好k一頓再說」不然,難解心頭之氣。」,盧偉可是有些急了。

「呵呵,受點皮肉之苦是應該的。不過」不能讓人從面上看出來就走了。受完后就把人移交走就走了,我倒猴軍長怎麼處理這事。」葉凡口氣突然顯得相當霸道了起來。

「行1盧偉點了點頭」也不知大哥葫蘆里到底賣什麼葯。

「吳輝勤賠你的桌子錢沒有?」葉凡又想起這事來了。

「已經打了進來,不過,才10萬,媽的」說好的20萬,這傢伙那嘴巴像放屁,狗日的東西,還省軍區副司令員」比街上的混混信譽還差板。」,盧偉罵了一句。

「哼,放心,他會給你更多的。不就10萬塊不給嗎?咱們就讓他再給30萬。對於這種失信的小人」本人一向的思想就是絕不辜息。」,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人都給移交走了,他兒子救出來了還會怕咱們。再說,那天鬧事的事也上不得檯面,再拿事說事就沒意思了。」盧偉說道。

「放心,那事早過了。下次,要讓他心甘情願的給錢。」葉凡說道。

「老大又想到什麼整人的法子了?」「盧偉乾笑了一聲,這個,有錢收進腰包盧二哥心裡還是相當爽勁的。

雖說盧家有錢,那是盧家人的。而且,盧家人也相當的多,攤到人頭上也沒有多少錢。這個」能讓人既受氣又出錢,哪怕走出一分錢意義都不一樣,特別的解氣。

「暫時保密,你老弟就等著數票子就走了。就讓吳副司令先心寬幾個小時吧。」葉凡淡淡笑著」嘴裡哼道,「也該到了是不是?」

「啥到了老大?」,盧偉忍不住問道。

「昨晚上李昌海不是跟你通過電話了,呵呵,估計是有人坐不住了,應該今天會到紅蓮區來考察什麼吧。」葉凡淡淡笑道,給盧偉的感覺是老大越來越神秘了。

這廝不信樣子問道,「李書記只是詢問了一下案情,這個跟人來考察屁關係。」

「呵呵,要不打個賭。你輸了晚上請客就走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不賭,不划偉趕緊掛了電話」嘴裡卻是喃喃」「真的假的」難道老大真能掐會算,不可能吧?問個案情也能問出考察的人來,這啥天理?」

忽傳來了一個消息」上午10點多,京城扶氏控股的,天貿集團,組團來到了水州,在扶氏大公子扶正興親自帶領導下,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開著三輛奧迪直往水州紅蓮區政府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