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猴軍長是不是更年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猴軍長是不是更年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猴軍長是不是更年了

「嗯1張區長無奈地點了點頭,這廝還真有這方面打算。而扶正興也鬆了口氣,轉頭朝著一個中年人說道:「剛才有關賓館合作要求方面,咱們一定要按葉指示去辦。你記錄下來沒有,以後,葉的指示咱們要牢記,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這是合資賓館。要尊重政府那邊派來的管理人才。」

這傢伙還真是鬼,當即叫人記錄了下來。拿起雞毛就當令箭了,葉凡雖說有些意外,但也釋然了。經商的跟政府合作什麼項目,最怕的就是塞人了。

「既然扶經理如此有誠意,哪我們紅蓮區也得拿出誠意來。希望這事一談妥下來你們就進入工作狀態。認真對待每一位來投資的客人,為他們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幫助。」葉凡表了態,『誠意』兩個字咬得很重。

其實是在隱晦的向扶正興表態,只要這正式合同一簽定下來,你弟弟扶正茂就可以出來了。在坐的其他人還真以為葉老大在作指示,只有扶正興大少明白,這是葉老大放過自己弟弟的表態。

下午吃過飯後,雙方派出的組員進行了正式的洽談。對於扶大少的積極態度,紅蓮區政府所有官員都感覺奇怪,想也想不透好像扶大少看準了九雲賓館會賺大錢似的,生怕別人搶走了這單生意,倒是詭異得很。

晚上,藍月灣基地燈光通明。

猴軍長正坐在自己那棟獨樓裡面哼著小調,手指頭有節奏的在膝蓋上敲打著。仔細一聽,哼的居然是『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

當猴平軍長哼到最後自己加的那句『不採白不採』時,門口聽到一個爽朗的笑聲道:「猴軍好興緻啊!哈哈哈……」

「是張師長,來來來,整一杯怎麼樣?」猴軍長指著旁邊一張靠背椅子大笑道。

「中!就是來打林風的,想不到還真給我撞了大運。機會難得啊1張強呵呵笑道,也沒客氣,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看了一眼,笑道,「還不錯,整進去幾瓶二鍋頭了?」

「才二小瓶,不到半斤。」猴軍長笑道,招呼阿姨擺了雙筷子,添了只杯子。又重新添了些茴香豆,一盤烤鴨……

「猴軍,師快組建完畢了吧?」張強老實不客氣干進去了一小杯二鍋頭,笑問道。

「屁的完畢,還處於起步階段。這個,要重新組建一個新型合成師,談何容易?最近鎮師長可是忙裡忙外,你看,都到現在了還在加班編名冊,審閱軍官名單,合理安排職位。還有武器配備,士兵的訓練跟普通軍隊又有所不同,這一系列的變化,真是麻煩啊!這上頭早說要派位副司令來親自指揮師的組成,到現在也沒見動靜,真是煩人。」猴平同志哼了一聲,皺起了眉頭。

「有猴軍這樣的大人才在了,還派什麼人來,那不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嗎?」張強有些不理解,看了看猴平一眼。

「哼!上頭喜歡做什麼,我們當下屬的哪能理解清楚。說是師是合成新兵種,上頭不放心,不派個副職來不安全。

還有,有好幾個軍區都在試著組建這樣的師。估計組建完畢還得進行一番比試,以驗證合成作戰的威力。

說是為了適應現代化戰爭的需要什麼的。不過,這次軍區也是花了很大力氣,你沒看到。他們拔給師的錢比往年拔給我們一個集團軍的經費還要多,呵呵呵。」猴軍長一談到錢,嘴了差點笑裂開了。

不過,張強還是現了隱藏在猴軍長心裡一絲不痛快。這個想想也正常,猴軍長作為第二集團軍掌舵人,師就該是他出馬親自指揮才對。

出了成績也該是他的,這倒好,嶺南軍區又殺出一匹黑馬想來搶功勞,猴平會痛快那才怪。不過,上級的決定猴平也很無奈。這就叫軍令如山,不服也得服從。

「那恭喜猴軍了。」張強笑了笑,轉頭看了看猴平,說道,「也對,師是新型兵種,責任大任務重。還肩負著為咱們軍區爭面子的爭榮譽的大事,馬虎不得。這樣一來,士兵和軍官的素質問題可就相當重要了。最近看鎮師長一直要求政委嚴把思想政治一關,自從從各個地方抽調的新兵種一入師,鎮師長好像一直以來都很嚴厲,把關把得很緊啊1

猴平聽了微微一愣,似乎聽出點別的味道來了,問道:「張老弟對師的思想政治工作方面有什麼好的建議,你們獵豹在這一塊就抓得很好嘛!一是一二就是二,從沒人敢違抗過長的指示。」

「呵呵,有啥好建議的,關鍵要看個人素質了。這個,個人素質不好,咱們抓死也沒用。

就拿前次二團的顧副團長來說吧,不是喝醉酒後,還拔出咱們用來殺敵的專用軍匕要殺人。

簡直是反天了,這軍匕是用來在戰場上對改,怎麼能對待咱們國內的同志,猴軍長,你看看,這喝醉了就是誤事。

後來,我狠剎了喝酒的事。呵呵,現在好得多了,好得多了。」講完這些后,張強的電話響了。張強拿起看了看,說是獵豹有師,先告辭走了。

張強一走,猴軍長喝了幾杯酒後越覺越不是個滋味兒。心裡尋思著張強這話是什麼意思。和著老子在這裡喝杯小酒,你倒是來教訓起老子來了。啥時老子的第二集團軍輪到你張強來指手劃腳了。即便是葉大帥也不能隨便指揮老子的。上級的命令只是說在特殊時候在上級的指示下配合獵豹特勤組行動,並沒說他們平時對自己也擁有指揮權什麼的……

不過,猴軍長反倒過來又一尋思,覺得張強應該不會針對自己來的。不然,張強豈不是把自己都給批評進去了。因為,這酒喝起來后也是自己跟張強一起喝的。再說,張強哪有資格來批評自己。我猴軍好歹還是一少將軍長,你張強不過一副師長,大校罷了……

這麼吊過頭來又一尋思,猴軍長倒是現了一個疑點。因為張強絕不會專門跑過來跟自己談士兵軍官們喝醉酒的問題的。而且,張強絕不會吃飽了沒事幹跟自己談這屁話。這麼左一搗鼓右一搗鼓湊著一起,猴子軍突然一拍桌子叫道:「是了,難道是講的是吳演的事,他不是剛喝醉酒從省城局接了回來嗎?張強還舉了顧偉雄的例子,殺一儆百啊1

猴軍長越來覺得這事越奇巧,馬上拿起電話大聲喊道:「給我查查吳演在水州到底犯了什麼事,媽的!查清楚點,唬弄起老子來了,什麼東西?」

不久,軍務處的負責人李唯一同志打來了電話,說道:「據查吳營長喝醉了酒開車故意撞人,後來又操起兇器要砸被撞的人。而且,撞的居然還是水州市委的葉凡副。估計是葉副後來利用手中權力交待水州市委政法委盧偉故意刁難了他。所以,此案被定為刑事案件他一直被扣著。如果沒有我們出面,他估計還在局子里呆著的。」

猴軍長一聽到葉凡那兩個字,頭有些暈,甩了甩頭,心裡恍然大悟,心裡罵著這混賬東西給老子捅了多大的簍子,你撞誰不行偏要去撞葉凡,這煞星是你能惹得起的嗎?一想到獵豹原來的負責人馬師長那自殺的血噴五步的可悲下場,猴軍長感覺周身好像有幾根冰棍在貼著掉進了脖頸里,有股子冒冷汗的感覺。

立即衝口而出,大罵道:「混賬東西,喝醉了故意撞人,這個跟故意殺人有什麼區別。過後居然還敢對被撞者行兇,這是我們師的軍官嗎?簡直丟盡了我們第二集團軍全體將士的臉子。現在人呢?關起來沒有?」

「當時移回來后沒關,後來吳演說是兩天沒回家了,想回家看看吳副司令。我們想,吳副司令也是省軍區副司令員,都是同行,所以,他要回去看看也好,就批准了。」李唯一處長直感有些不妙,此刻猴軍長的指示可是跟前次的指示完全不一樣,口氣全變了,嚴厲得可怕。難道自己處理錯了。

「馬上抓回來,反天了。給老子先關起來,準備提請水州軍事法庭審判。了得了,簡直是人渣,這樣的人怎麼能進師,亂彈琴嘛1猴軍長大脾氣了,桌子差點被他拍散了。

電話裡頭的李唯一處長聽得是心驚肉跳的,好久沒見猴軍長如此火大了。李唯一甚至懷疑是不是猴軍長跟女人一樣患了更年期綜合症。

「是!我馬上親自去抓回來。」李唯一可是不敢怠慢,就怕手腳慢了觸了猴軍長霉頭。要知道猴軍一向脾氣火爆,在軍里往往堆里升出是說一不二的霸道。李處長儘管心裡疑惑這麼點小事怎麼要把人往軍事法庭送,但猴軍下的命令,李唯一可是不敢再問什麼。

不過,李唯一處長一臉嚴肅的坐在車裡一直在琢磨了這個事兒,又現了奇巧之處。猴軍長並沒交待立即把吳演送軍事法庭,而只是說準備提請軍事法庭。那這裡面的道道又值得深入推敲了。莫非是猴軍長有意放了個煙霧彈,要讓吳副司令怎麼怎麼的,莫不是猴軍長要整治吳副司令,那我是不是也要給他帶個話兒……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