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猴軍VS胡司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猴軍VS胡司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猴軍長也是喝高了。他先前本就喝了二杯二鍋頭,是小瓶裝的。不過,跟張強不知不覺又整進去了四小瓶,這麼一合計,也有一斤多了。

這種正宗的燕京二鍋頭可是毖度上的。跟火辣的遼東燒刀子有得一比。那是相當有酒勁的,平完命令后猴軍長也鬆了口氣,斜躺在椅子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而此刻勤務人員才敢伸進頭來,輕輕給猴軍長身上搭了床被單。

「葉帥,我已經暗示過他了,相信他知道怎麼幹了。」張強打起了電話給葉凡。

「也難為他了,估計胡司令那邊不好交待了。作人」很人兩全。」葉凡嘆了口氣。

「有啥不好交待的,既然吳輝勤如此的不守承翰,咱們也沒必要客氣什麼了。說嚴肅點」胡中明也是一幫凶。這個人,縱容人行惡,我看他也不是什麼好鳥。

」張強毫不客氣哼聲道。

「對了,賞春的事查得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有點點眉目了,賞春最近跟水州一個叫鄭強的老總打得火熱。倆人好像擦出真火似的。隔三岔五,鄭強都會到桃源山莊去跟賞春風流快活上一個晚上。不過,到底是真快活還是假快活,目前為了小心,我們沒有再貼近拍照。」張強說道。

「鄭強什麼身份?」葉凡問道。

「鄭強在水州鳳氏集團工作。是鳳氏對日本進出口的總負責人。鳳氏集團跟日本進出口貿易總額相當的大。鳳氏一年都要從日本進口汽車達到上千輛之多。也可以說是鳳氏賺錢的主要門道之一。」張強說道。

「又跟日本扯上了關係,難道這裡面純屬巧合?」葉凡有些疑惑了。

「估計裡頭有文章了,不過,這個也說不準。大集團跟外國一些集團合作經營什麼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如果鄭強有問題並不代表著水州鳳氏集團有問題。」張強說道。

「不管有沒問題,先查,暗中密切注視水州鳳氏集團。要注意保密性,絕不能讓他們覺察到什麼。如果真是日本神道組來的人,我們偵察的方式方法也許他們早了解清楚了。他們的反偵察能力不用說我們就得全力應付。不然,昌背山很可白白等了。」葉凡哼道,想了想又說道「鳳氏集團本身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這個,目前還沒現他們有什麼問題。不過」跟鳳氏集團合作的日本三木公司是否有問題我們正在秘密調查著。」張強口氣凝重的說道。

猴軍長突然被一陣急促的電話聲吵醒了」揉了揉有些朦朧的眼睛張口打了個大大的呵吹,感覺真是不爽。不過,還是接通了電話。這麼晚了」人家找來肯定有急事。剛湊近話筒就聽到胡中明司令的聲音相當生氣的冷哼道:「猴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又怎麼啦「破茶壺,?」猴軍還沒睡醒,隨口就問道。把胡司令外號「胡茶壺,都改成了「破茶壺,。

「怎麼啦,難道你還不清楚?深更半夜叫人來抓吳演,你這到底什麼意思?聽說你還要送他上軍事法庭是不是?猴子,你沒燒吧?」胡司合哼聲道。

「噢」是這事埃我是說準備並沒說一定。而且」吳演這次也的確做得太過份了,我們第二集團軍組建的a師絕不能出現這樣的軍官?太不像話了,故意撞人還要砸人打人,這像一個軍官嗎?思想素質和作風太糟糕了1猴軍長冷哼道,口氣嚴厲,既然要拿吳演說事」就得編些理由先把罪按幾條上去也有個說理的理由才行。

「別跟我羅嗦這些猴子,咱們還是不是戰友。嗯當年,咱們曾經穿過一條褲子。那次一起出去執行任務,咱們倆差點都回不來了。想想,當時多好大碗喝酒,大碗吃肉,唉,你晚上變得讓我都不敢認了」這還是我認識的那隻「猴子,嗎?」胡中明嘆了口氣,口氣中相當的痛心,旋即又說道「而且,像這種小事,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事?你別在我面前整盅什麼?這種小把戲咱們倆都玩膩味了的。」

「茶壺不是我不給你面子,這個其中很複雜,難辦啊?多少雙眼睛都盯著的,吳演打的是水州市委副書記二你難道不知道一個正廳級幹部的能量?更何況,葉凡如此年輕就能坐上這個位置,你也好生想想此人沒點屁本事不成?

這事,我勸你不要再管了」吳演幹了不該乾的事就得接受軍紀懲罰。更何況,你說說,在這麼多眼睛盯著下叫我怎麼處理?」猴軍長倒也耐心的解釋道。畢竟,他跟胡中明還是有很深的戰友情的。

「那傢伙,無非是想敲詐罷了。一個小人,哼1胡中明冷聲哼道,口氣中充滿了不屑。

「敲詐,他想敲詐你們什麼?問吳輝勤要錢了?不會吧?」猴軍長可是一臉的不理解和不信。開玩笑,特勤a組第八組大帥會向一個省軍區副司令員敲詐錢物,那真是天下人盡會笑破肚皮了。

「他想我們省軍區招待所臨河的那l塊地盤拆了還給紅蓮區,最近他們在開紅蓮河。

想得倒美,那是我們的招待所,你看看」拆了上級那些將軍長來沒地兒娛樂去還不得把我這身破骨頭給拆了。

更何況,什麼時候省軍區如此無能了,得向地方上一個比縣級略大的單位低頭,真是笑話,笑話了,這事絕不可能。

是不是他主意打你頭上了」找人講話了。看來」這傢伙還有點小能量」居然能做通你的工作,我胡中明總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關係網?

猴子,你說說,是什麼人找你講情了,居然連咱們幾十年的戰友情都顧不及了?我胡中明倒很想認識一下這位能人到底是何方,大神,?居然如此的不知禮數?」胡司令冷笑漣漣。

認識個屁,他不是大神」他是殺神。猴平心裡了句牢騷,也明白了其中的根源,說道:「看來,應該是你們違規佔了人家的河道是不是?人家的要求也合理。

你看看茶壺,你又開始耍大牌了。省軍區就能騎在人家紅蓮區頭上了?國家也沒給你這個權力吧?你們不就有幾條破槍嗎?

聽說吳司令還帶人殺到公安局要封人家的門面。我看哪」也太囂張了。茶壺,他們要那塊地盤你們就讓給他們就走了。

這樣,還成就了一番美名。為了紅蓮區老百姓,你們省軍區多麼多麼的崇高是不是?何必去為難人家?事情總得解決是不是?你也得為他們考慮一下」這個,換位思考你,茶壺,難道不懂這個理兒?」猴平倒反勸起胡中明來。

「放屁!這事絕不可能。猴子,你要帶人就帶人,你真想這幾十年的戰友情就此了結的話就把吳演帶走,至於拆招待所,這事沒得商量。只要有我胡中明在省軍區主持的一天」就別想打我們招待所的主意。什麼東西,也敢搶樓子」「哼1胡中明憤怒了,覺得這面子丟得太大了。剛在下屬面前充了回大爺說是保吳演沒事」想不到轉眼間人家就要來抓人。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一看號碼是李處長打來的。猴平抓起另一部電話一聽,頓時就火冒三丈,原來是李處長要人遭到了吳副司令的阻攔」雙方在省軍區對峙著。

大有對毆的架勢,猴平沖電話裡頭喊道:「破茶壺,你真要過火是不是?怎麼樣處理吳演那是我們第二集團軍的事。如果晚上吳司令膽敢再阻攔李處長抓人,我拉個師過來抄了你們省軍區門面」哼1

「好好!好個猴子,你來呀」連我一起給抓了得了,什麼東西?還拉個師」你以為你是軍委主席啊?」胡中明大怒了」啪地一聲掛了電話。不過,胡中明儘管憤怒」但還是沒糊塗。趕緊打了個電話給吳輝勤,叫他別攔著李唯一等人要人了。

他知道猴平的性格,沒準兒這傢伙被惹火了,還真敢拉上一個連來砸省軍區的門臉兒。真到那個時候」那就是大事了。

為了一個吳演,不值。而且」胡中明也相信」不管怎麼樣,猴平絕不會這麼絕情」不把自己這老臉子不當回事,把吳演送上軍事法庭的。

不久,外邊跑來兩個人。胡中明知道,肯定是吳輝勤夫妻跑來求救了。而自己跟吳輝勤的老婆又是本家」同村人」都有點沾親帶顧的關係。胡司令一臉醬肉色」快成紫茄子了。這事,真是逼得胡司令丟臉啊!

「阿哥,阿哥」你救救演兒,你救救他。」一進大廳,吳輝勤老婆胡玉h1a身子一軟就跪倒在了胡中明司令膝蓋旁,用手扯著胡司令的褲管,樣子相當的悲慘。

平時胡玉h1a叫胡司令都會親切的叫聲,阿哥,的。此刻胡司令給她叫得心裡也是酸酸的。看了看吳輝勤,現這廝此刻像一隻斗敗的公雞,蔫頭耷腦的」樣子頑廢得很。

「媽的,我真想拔出槍來幹了那個李處長。憑什麼」還假裝好意的把我拉一旁勸我,小聲提醒我要趕緊打交道,不然吳演可能會上軍事法庭」法個屁的庭?***」什麼東西?」吳輝勤破口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