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跟省委書記扛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跟省委書記扛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有的事你不需要明白,只要知道要去尊重張師長就行了。好好跟張師長打好關係,以後,必有好處的。」葉凡笑了笑,並不正面回答。

「聽到沒有向飛,小葉講的你要聽。別整天擺著你那費家公子的臭臉,在有些特殊的軍隊里,你這身份不值錢。作人,要學會尊重人,人家才會尊重你。」這時,傳來費滿天那略顯嚴厲的聲音。

「我知道爸,你看我什麼時候擺個費家公子這身份了。以前在南福省軍區也呆了不少年頭了,好多人都不知道我是京城費家出來的。我作人,夠低調的了。大哥說是不是?」費向飛轉移到葉凡身上了。

「呵呵。」葉凡淡淡點了點頭,心說你費大公子會低調那才怪,費一度也差不多。比你更囂張,只是在某些人面前低調罷了。看了費滿天一眼,說道,「費好。」

「坐吧,來了就一起吃飯。」費滿天淡淡說著,帶頭走向了飯桌。

葉凡也沒客氣,洗了手后坐了下來。不過,開始時都是悶頭吃飯,費滿天也在專註的對付著面前的一碗雞湯。

葉老大慢慢的吃著,感覺啥滋味也沒嘗出來,這飯吃得,真他娘的比坐牢還難受。其實,陪領導吃飯並不是一件幸福的事,特別是在領導家裡,那個拘束,對於大多數體制內的同志來說,用四個字形容,那就是『痛並快樂』。

葉凡偷偷看了費滿天一眼,發現他沒動靜,這廝心裡相當的鬱悶。心裡嘀咕著那啥的叫自己來又不發話,到底啥意思什麼……

直到十幾分鐘過後,費滿天對付完了面前的雞湯。慢條斯理的伸手用毛巾擦巴了一下嘴唇,還嚼了下嘴,好像裡面的肉沒嚼咀掉似的。這時,才看了小葉同志一眼,說道:「是不是在埋怨我沒問你什麼?」

「嗯,是有點。」葉凡點了點頭。也坐正了身體,看著費滿天老實的答道。

「倒也是大實話。」費滿天點了點頭,好像挺滿意的看了葉凡幾眼,才說道,「聽說你最近連續拉了好幾筆投資,估計有幾個億了吧?」

「京城扶氏控股的『天貿集團』、水州丁氏,以及台灣機電行業中很有名氣的『騰龍機電集團』的劉本信董事長。已經簽定了正式協定,三家公司總投資達二個多億。」葉凡對答如流,看了費向飛一眼,又說道,「費,很感謝省委省政府對我們紅蓮區的特殊政策。那邊關於紅蓮河治污以及建設一塊的拔款二個億又到賬了,只差二個億了?」

「來討債的是不是?」費滿天淡淡哼了聲,對於這廝心裡的小算盤有些無語。原本費滿天答應給葉凡五個億,那是看在他給兒子費向飛弄了個副師長份頭上的。

這不,費滿天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下拔了三個億了,想不到葉凡這廝還嫌慢,在家裡吃飯時居然討起債來,費老大可是從沒見過如此大膽出格的下屬了。

「呵呵,費。紅蓮河規劃也已經通過了水利廳及省防總的審批。國土以及其它手續基本就序,現在已經進入大開發建設階段了。而河兩邊規劃出的工業園區以及以紅蓮河為紐帶的生態人文帶也準備啟動了。到時能不能請費來剪個彩。

而那剩下的兩個億能不能早點拔下來,雖說有幾個億,但跟紅蓮河建設的大項目相比,這些,也顯得有些蒼白了。」葉凡淡淡說著,把人家費滿天給的五個億都說成小錢了。

「胃口不小嘛!才幾個月,已經給了你三個億。你以為省政府是印鈔票的地方是不是?

你去問問同是水州的其它幾個區,像東湖區,西城區等等他們拿到了多少錢?人家拿了千把萬,你拿了幾個億,要知足葉凡同志。

貪多不爛這個都不懂嗎?錢要慢慢拔,數額太多全省人民都看著的。有人眼紅的,還有一點,要注意用好這筆錢。

你想想,多少雙眼盯著。絕不能出了什麼紕漏,不然,我要拿你是問的?」費滿天略顯責怪口吻說道。

「放心,不管到賬多少錢,我一個子兒不會放自己腰包的。」葉凡乾脆利落的回了話。講這話時小葉同志倒是能挺起腰竿,因為這廝不缺錢。

「這就好,知道你有一身小本事,能弄幾個錢。錢這方面我倒不怎麼擔心你會倒在上面。

不然,方成還真是看走眼了。不過,下邊的幹部也得管住才行。不然,他們倒了你也得負領導責任。

這麼大筆錢,有多少油水,這個,你心裡清楚,這個,我就不說了。現在跟你談談另外一件事。你們是不是要求省軍區招待所拆樓了?」費滿天拋出了今天的主題。

「嗯,他們佔了紅蓮內河河道。紅蓮河要拓寬到原來的河岸,肯定得拆了。不然,那一處不通,整個河道都沒辦法行船了。為了紅蓮規劃的大局,區委區政府要求省軍區招待所拆樓也合理合法。」葉凡答道,心裡早翻起了風浪,想不到居然給捅到費滿天這裡了。相信吳輝勤副司令還沒這個能量,估計應該是省軍區司令胡中明同志乾的好事了。

「省軍區是軍級單位,胡司令既是將軍,也是省委常委,說起來,他還是你的領導。你有什麼能讓他們心甘情願的拆樓?」費滿天斜瞄了葉凡一眼,淡淡哼道。其實是在提點小葉同志,這事是胡中明在捅刀子。

當然,對於一般人費老大絕不會這樣講話的。葉凡心裡明白,這是費老大把自己當自己人看待才如此說的,這是領導信任自己,真心關心自己的最好證明。所以,這廝心裡倒是暗暗感激著了。

「這個,我們正在想辦法。實在不行,就是訴諸法律我們也得把這事干下來,徹底搬走這隻攔路,不然,紅蓮的發展就是一塊遊戲。想必省委省政府也不願意看到此類糟糕的事發生吧?紅蓮盛開,這是段的期望,也是省委的期望,我不能置領導的期於不顧是不是?」葉凡又把心思挪到了費滿天身上,只要他肯吭一聲,這事估計就好解決了。而且,巧妙的把這事往領導身上套去了。

「不管你怎麼干,不過,要走正常渠道,可別搞小動作。」費滿天突然哼聲道。那臉,變得嚴肅了起來。

「小動作,我沒做什麼小動作啊?這幾天,我已經安排了人跟省軍區商量著這事兒。這個難度雖說很大,但我相信這世上總有說理的地方是不是?」葉凡說道,心裡在暗暗罵娘了。

費滿天這個『小動作』可是指向相當的明顯。不過,這廝只要費滿天沒挑明,那是打死也不認賬的。

「還說沒有?你敢盯著我的眼睛說沒有嗎?」費滿天突然嚴厲了起來,盯著葉凡。

「老費,有話好好說,別這樣講小葉?」費滿天的老婆林紅在一旁勸道。因為,費滿天的口氣太嚴厲了,看上去像是在審案子一般。

葉凡心裡也火了,不過,這廝盡量剋制著,說道:「我的確沒搞什麼小動作?這事不正在談,又沒做什麼?」

「你呀你,看來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我問你,吳輝勤副司令員的兒子吳演是怎麼回事?」費滿天斜瞄了葉凡一眼,哼道。

「他跟人一起開車故意撞了我,幸好我命大沒被撞死。爾後,我想找他們理論,還沒開口。這些人居然砸的砸打的打。最可惡的就是吳演了,作為軍人,居然掏出軍匕要殺我。幸好師傅傳了一點小身手給我,不然,估計今天我早不在這裡了。雖說他爸是省軍區副司令員,但也不能這麼欺負人,視人命為兒戲?再說,費家人的徒弟能如此軟蛋嗎?」葉凡反答道,倒是扯出師傅來擋箭了。

「好個視人命為兒戲,你不是好好的。年青人,喝醉了干出些出格的事來,該罰就罰吧。你打也打了,傷著的反而是他。還要怎麼樣?你倒好,居然逼著人家把省軍區招待所拆了,不拆不放人。你這明擺著就是敲詐,還敢狡辯,我都問你幾次了,一直不承認。作為黨的幹部,要講實話。怎麼能欺上瞞下藉機生事。這種思想要不得的,是要犯罪錯的。咱們自家人不說兩家話,今天我得批評批評你這小思想要不得了。」費滿天逼了過去。

「我沒敲詐他們,吳輝勤指使省軍區的馬處長帶了一夥要還把人家水州市局封了,砸了人家辦公室不說,還打傷人。

我當時去處理一下也正常。省軍區是人民軍隊,又不是土匪。他們有什麼權力封市局大門,砸盧偉同志的辦公室。而且,還揚言什麼『軍事管制的』。

這根本就是強盜行徑。而且,至於說拆樓,我當時只是提出跟吳副司令商量,他自己說願意拆的。既然他願意拆樓了,我也作個好人,自然就不想再追究他兒子的事了。

想不到吳輝勤堂堂的副司令中,還真是言而無信。最後,這事也不知怎麼回事,被吳演的隊里領導知道了,結果,被第二集團軍的同志帶走了。

他們要帶人跟我何干?我葉凡只是水州市委副,又不是第二集團軍軍長。

現在倒好,吳演打了人要受軍法處置,倒是怪罪起我來了。費,這天下總要有說理的地兒。」葉凡聲音也冷了不少。

費向飛在一旁一直朝著葉凡眨眼睛,希望他能讓著父親一點。不過,葉凡的火被點燃了,對於胡司令的所作所用,葉凡是再難咽下這口氣。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