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一根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一根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一根筋

「長見識了,我費滿天今天真是長見識了。你敢說第二集團軍的事不是你乾的。別在我面前耍大刀了,這事,有人早了解清楚了。

不過,本人對於你的能耐倒是佩服得很。在軍隊里,你是有一把能量,不然,向飛那位置也不好那麼容易到手吧?

這事,你是不是又找了梅家的梅長風,他一聲招呼,猴軍長還能吭聲嗎?一點小事,你怎麼就不想想,找這找哪的?

欠人家人情是要還的。有這把精力,還不如把力氣用在正途上。」費滿天火起了,那筷子地一聲被他扔到了桌子上。

「費,我不知道我做錯什麼了?我早說過,第二集團軍是第二集團軍的事,關我什麼事?

再說,我也沒搞什麼歪門邪道,倒是某些人,整天就懂得搞歪門邪道。屁事不幹,佔了人家河道還如此有理了。

省軍區就高高在上了,我就不信他們真能占著理兒。這官司我打定了,為了紅蓮區一百多萬老百姓,我也得打。

至於說吳演的事,跟我再沒關係。如果第二集團軍有同志來向我了解情況,我還會說,這種人渣,早就該處理了。」葉凡冷哼道,不經意間,這廝忘了費滿天的身份,居然跟省委硬扛了起來。那口氣,跟法庭辯論會有得一比。

「閑話少說,你還當我是領導的話,明天早上之前把吳演給放了。至於說招待所的事,你愛打官司不官司那是你們紅蓮區政府黨委跟省軍區的事,別跟我說這事。至於說剩下的二個億,得看你表現了。」費滿天糗著個臉,手一揮哼道。覺得這廝太衝動了,是該好好敲打一番了。不然,母豬都會上樹了。

「這事我辦不到,我又不是猴軍長。即便是能辦到我也不會為吳演那種紈講情的。

難道我葉凡下賤到如此地步了,有人想殺我,我倒反過來要舔著臉還要幫他開脫罪我,好讓他下次有了機會再對我下手。

這天下的理也不是這麼講的,費,您是領導,您是南福省,你說是不是?」葉凡處處占著一個理字,費滿天倒真有些騎虎難下的。

本以為這傢伙只要自己一提點出來就會點頭的。到時再給點甜頭這事就擺平了。想不到居然遇上了這麼一個難纏的傢伙,費滿天感覺自己作為一省的權威被一個小輩挑戰了。

「你再說一次,放不放人?」費滿天指著葉凡講這話的。

「爸,有話好好說,我勸一下葉凡怎麼樣?」費向飛身子一動,趕緊勸道。

「老費,還是聽向飛的,大家都是一家人,怎麼能這樣子?要是方成知道了,不知心裡會多難過?」林紅也勸道,般出葉凡的師傅費方成來了。

「婦道人家少?嗦,還有向飛,不該講話的時候別瞎講話。這是原則問題,方成,方成就帶出了這樣的徒弟,我費滿天倒是大開眼界了。跟他師傅一個臭脾氣,小子,你還自認為是方成的徒弟的話就得尊重費家人。不然,哼1費滿天徹底生氣了,為了能攏絡住胡司令,說起來,他也是有些難堪了。

「我師傅是我師傅,我永遠尊重他。我相信,如果換作是師傅,他不會這樣逼我的。」葉凡站了起來,一臉凝重,說道。

「你是說我費滿天黑白不分,正邪不明是不是?」費滿天氣極了,不過,表情控制得很好。並沒有腮幫子亂顫慄什麼樣的狀況發生。

「那是你自己說的。」葉凡哼道。

「好好,你走吧,我費滿天指揮不動你了。你愛到什麼地方就到什麼地方去,走!我不想見到你1費滿天冷漠著臉下了逐客令。

「爸,爸,別這樣。」費向飛急了,叫了起來。

「告辭1葉凡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大哥,別急了。」費向飛拉了下葉凡,不過,被葉凡輕輕的擱開了,他沖費向飛說道,「你是你,費是費,我走了1

葉凡大步離開了費家,看著葉凡的背影遠去,費滿天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半天,沒吭聲。嘩啦一聲,桌上碗碟全給他掃到了地下成了一堆破瓷片。

「混賬東西1費滿天半天憋出了這麼一句話,不知在罵誰。

「老費,他是方成的徒弟。你這樣對他,方成會發怒的。以著他那臭脾氣,跟你拚命都有可能。還有,青山可是把飛鷹都給了他,你難道要惹得青山回來拆了你的桌子?還有老爺子,很欣賞他的。他到南福紅蓮來,還是二哥點的頭。你真要這樣,這事麻煩了,麻煩了……」林紅一臉的擔心,說道。

「不聽話的小犢子,一點大局觀都沒有。一點氣都受不了,難成大氣,難成大氣啊1費滿天數落道。

「你大氣,幹嘛跟人家一個年青人嘔氣。還是跟二哥商量一下,叫一度打個電話去。都是一家人,別鬧僵了。」林紅勸道。

「少?嗦,這電話,我是不會打的。好小子,翅膀真硬了是不是?一個大的副,老子馬上撤了,撤了!反天不了成?」費滿天著實冒火了,要是葉凡不放人,那自己這張老臉真是丟盡了。

費滿天甚至想,明天都不敢見到胡司令了。省委居然降服不了自己的下屬,這個,的確夠臉子的,是個人都受不了。

「你在哪?」葉凡胸中一股悶氣實在是憋得慌。這廝沖拿起電話就喊了起來。

「幹嘛,吃了槍子兒是不是?」梅盼兒沒好氣,哼道。

「在不在家,?嗦什麼?」葉凡沒好氣,哼道。

「在家又怎麼樣,不在家又怎麼樣?我梅盼兒可不是你的奴才憑你呼來喝去的?」梅盼兒可是相當惱火,這傢伙打電話來那口氣兇巴巴的,梅大小姐哪受得了。

「廢話少說,快說在什麼地方?」葉凡冷哼道。

「不說你又怎麼樣?」梅盼兒火了,聲音也粗了不少。

「不說是不是,等下我到『海台仙影』來拆了你那破別墅。」葉凡狂燥的喊道。

「鬼叫啥,你想天下人盡知是不是?想拆我房子的人,你也敢,哼?」梅盼兒一聲冷哼掛了電話。其實,梅盼兒很聰明,在話語中已經隱晦的告訴了葉老大,自己現在就在別墅里。因為梅盼兒的別墅在水州的『海台仙影』。

十幾分鐘后,梅盼兒聽到外邊傳來一聲粗糙的剎車聲。知道是這個冤家到了。

葉凡地一聲關上了車門,剛進去就發現梅盼兒此刻正一贍睡袍子倚在門框邊,有點翹首盼郎的架勢。

見葉凡匆匆過來正想打個招呼,那知這傢伙根本就不理人,手往底下一抄,把梅盼兒硬摟在了懷裡抱著就往樓上而去。那門,都是用腳勾著關的。

「你幹什麼,放下我,你這流氓1梅盼兒掙扎道。

「放個屁!老子的女人想咋的就咋的1葉老大是特別的粗暴,根本就不聽梅盼兒的話,不久就進了房間。地一聲,梅盼兒被葉老大給扔到了那高檔床墊子上。

滋啦一下,梅盼兒還沒反應過來。發現睡袍子居然被這廝硬是扯破成了兩片,高聳的胸脯一下子顯露無遺。隨著梅盼兒的憤怒聲劇烈的起伏著。

「你……這是強……」梅盼兒剛喊出這幾個字,又是滋呼幾聲,的睡褲也成兩片飛走了。短短几秒鐘,梅盼兒已經全被解除了武裝。

某人非常的瘋狂,粗野的把某女翻了個身子,從後面……

當然玩的不是爆菊,只是姿勢改成了後進式罷了。

「你個混蛋1梅盼兒憤怒的掙扎著身子,不過,給某人的感覺倒是越來越刺激,他徹底迷失了自己。粗魯的,沒有絲毫前奏曲就那樣進去了,只懂得在瘋狂的發泄著自己的一腔憤怒。一葉偏舟在兩瓣圓丘中進進出出……

起初,某女還在掙扎著想翻過身來抓踢某人。不過,隨著高潮迭起,那粗大的兇器進進出出。某女也漸漸的陷入了沉淪當中,她,也徹底的迷失了自己。由掙扎拒絕到完全的嘶啞地喊叫著。一張床上,兩個東東都瘋狂的向對方索取著。

這場戰爭相當的持久,由床上戰鬥到了沙發上,再到梳妝檯子。就連那寬大的窗台上都留下了某男某女的痕。

最後,終於一切停息了下來。

梅盼兒已經癱軟如一具爛泥,像一隻倦怠的波斯貓,極盡舒暢之後頭輕輕的貼在一個壯實的胸膛上。某男,居然沒心沒肺的呼魯著睡去了。

「你這冤家,肯定是受了什麼大的刺激。怪了,到底是誰給你氣受。告訴盼兒,盼兒給你出氣去。」梅盼兒溫柔似水,伸指頭在某人胸膛上輕輕的划拉著,自語喃喃道。看著那一張在熟睡中的硬朗面龐,梅盼兒突然柔情突涌,伸手輕輕的摩挲著葉凡的臉龐。

「冤家,你把盼兒得……」

突然,刺耳的電話鈴聲響了。梅盼兒拿起葉凡的電話一看,發現顯示的名叫費一度。費一度可是中紀委費一桓的兒子,是費家真正的大公子。這麼晚上還打來電話,肯定有急事。梅盼兒想了想,不過,沒推醒葉凡。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