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費一度出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費一度出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費一度出馬

不過,隔了幾分鐘,電話又響了,發現還是費一度打來的。而且,連拔了好幾次,直到第五次后梅盼兒不得不推醒了葉凡,把電話遞了過去。

「誰呀?」葉凡拿起電話,看都沒看,粗聲粗氣的喊道。

「大哥,我是費一度,吵醒你了,不好意思。」費一度說道。

「是一度,什麼事?」葉凡問道。

「大哥,剛才向飛來電話了。把情況都說了一遍,這事自然吳輝勤那傢伙做得不對,而胡中明那老傢伙也跟著起鬨。這兩個老傢伙,咱們以後有的是時間教訓他們。」費一度解釋了一下。

「你就想講這個?」葉凡哼道,知道這傢伙就是來當說客的,自然沒有好態度對他的。

「呵呵,大哥,作一個人,有的時候總得受點氣。人活在這個世上,不可能都能不受氣是不是?

其實,我叔他也很煩。這事,我叔做得是有些不地道。不過,你可能不知道,燕省長到了南福后,這傢伙後台底子也不弱。

再說,齊副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而宋初傑此人的父親以前還是從南福省省委任上退下來的。根底子厚實,常委會特別的複雜,所以,叔也有難處,所以,這事,你看……」

「想叫我放了吳演是不是?是不是胡司令那老東西跟你叔作了什麼交易,然後你叔昧著良心要我放人。

哼,這事免談。你告訴你叔,除非他把我給一腳踢到哪個雞角旮旯去。只要有我在水州一天,老子跟胡中明和吳輝勤扛到底了。

這事沒商量的餘地,你還想認我這個大哥就什麼也別?嗦。不然,這兄弟就沒得做了。

當時出來時我跟向飛這是這樣講的,他是他,他老子是老子。」葉凡冷哼道,態度空前的強硬。這傢伙也是被胡中明給氣壞了。

「大哥,別這樣講嘛!兄弟我也沒講這事怎麼樣?我說過,是我叔有些不地道。不過,這事,你也想想,我叔也為難,全省多少大事要辦,省委名頭好聽,表面風光,實際上,他們內心裡又有多少複雜的掣肘要解開。難啊1費一度耐心的給葉凡說叨著。

「講這些有什麼意思,身居高位,就得這個樣子。攤子越大,人也越多,當然幹事的難度就更大了。」葉凡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對了是不是?所以,這事還請大哥擔待著一點。其實,叔也說了,他也知道這事有些不妥當。所以,前次你不是說有關喬報國的事了嗎?」費一度終於拋出了底牌,倒是給葉凡帶來了一個大香餑。

「你是說喬報國有希望了?」葉凡心裡一動,問道。心說如果能把喬報國到墨香市任市長的事先敲定下來,放了吳演倒也不吃虧。

雖說進老喬家也未必是自己一定要去做的,但是,從圓圓的角度出發。還是得為她考慮一點,她對自己著實是盡心了。讓自己的女人為自己傷心,不像個爺們所作所為。

「呵呵,只要能讓吳演出來,到時那剩下的二個億也會儘快到賬的。而且,我為大哥再去要一個億怎麼樣?怎麼樣大哥,我這夠算有誠意的了是不是?至於胡中明跟吳輝勤,相信以大哥的能量,應該能讓他們吃些苦頭的。」費一度乾笑了一聲。

「這個,那算啦,既然你跟向飛都這樣子說了,我再不妥協一點也不夠大氣。這事就這麼著了,不過,你那一個億可是要早點弄下來,要不要我們區搞個申請報告什麼?」乙簧,覺得這筆買賣還是要當划算的。而且,承如費一度所說的,跟胡中明的較量以後可以再繼續,先把好處撈到手再說。

第二天上午,吳輝勤果然接到了自己兒子。

而第一時間,胡司令也向費滿天打去了電話表示感謝。

「這小子,一根筋。老子也是虧大發了,一個市長才換了個常委支持,不過,好像也不虧本的。這傢伙,為了紅蓮區倒是上心了。」費滿天放下電話后自言語了一句。

三天過去了,吳輝勤到了胡司令辦公室,一臉佩服的表示感謝。

「謝啥,咱們倆講這個就見外了。」胡中明淡淡笑道,彼有一股子成就感,心裡特別的舒坦著。

「現在我倒是想看看那傢伙能翻起什麼風浪,還想我們招待所騰出地盤給他,門兒都沒有?」吳輝勤臉上頓現一絲陰厲。

「呵呵,你想啊,胳膊能扭過大腿嗎?一個副,還只是打了擦邊球的正廳級。真以為自己天下第一沒人管得了他了嗎?跟老子掰手腕,這南福還找不出幾個。」胡司令淡淡哼了一句,抓起自己的紫砂壺湊嘴邊巴巴地吸了起來。

「那是那是,司令是什麼人,呵呵。」吳輝勤諂媚的笑道。轉爾又得意的笑道,「胡哥,昨天紅蓮區的衛初婧副帶著一些人來跟我們談判了,想叫我們拆樓,呵呵,結果被我羞辱了一頓,那女人氣得都差點爆出衣服外邊了。最後怎麼的,還不是夾著尾巴溜了。」

「哈哈哈……」胡司令大笑了幾聲,掃了吳副司令一眼,有些曖昧問道,「老吳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觀察得也過於仔細了不是?怎麼能這樣對待女同志。特別是女幹部,可是非常稀少的。咱們要愛護他們,尊重婦女才對。」

「呵呵,呵呵!這個,我也說不好。那娘們那嘴巴也太氣人了。居然叫囂著要跟我們打官司。打個屁!我當時撂話了,要打奉陪到底。看看誰干動咱們的招待所,狂妄到天了。」吳副司令笑道。

「呵呵,由著他們折騰去。不過,要不是葉凡在管紅蓮區,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這事。不過,是他分管的就大不同了。乳臭未乾,跟我們叫板,我胡中明要好好的教他一回怎麼樣做人,怎麼樣尊重領導。」胡司令雙眼中突然彈出一縷寒光來。

「那是!一個毛刺小屁孩罷了。不過,聽說明天早上梅司令要到咱們這地兒巡查,好像是聽說下來考察第二集團軍軍官家屬樓的事。你看看,他們都建樓了,咱們的軍官好像也有好多沒房住還租在外面。這種狀況,對軍官們的工作很有影響。家都沒有何來安心?老吳,是不是也得去說叨一下,你是管後勤的。」胡司令淡淡說道。

「對呀,咱們都是同屬於嶺南大軍區管轄,他們也不能厚此薄彼是不是?司令,你看這事,是不是得提前把招待所清理好,迎接梅司令的入祝到時咱們把他伺候舒坦了,也許領導一高興,拔個幾百萬也講不定。梅司令在軍區份量好像也越來越重了,不但管後勤,居然還兼了作戰訓練等方面。是不是老梅家將要倔起?」吳輝勤笑道。

「難說,不過,梅老爺子在臨近退休前總得加把勁把兒子捧上更高的位置是不是?不然,一旦退了下來再想翻什麼風浪力氣可就有些不夠使了。不過,這次梅司令下來,我估計他不會住軍區招待所的。」胡司令神秘的一笑。

「不會吧,哪次下來他不是住咱們招待所。再說,藍月灣基地又沒專門的招待所。那個地方是基地,是軍事禁區。那能建氣派舒服的招待所?」吳副司令有些不明白這其中的道道。

「呵呵,這次下來巡查軍官家屬樓不過一幌子罷了。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另有目的得。」胡司令淡淡笑著,拿眼看了吳輝勤一眼,笑道,「要不咱倆打個賭,如果梅司令住咱們這地兒,我輸了,我請客。如果不住,當然得你請客了。」

「中,不管輸贏都是司令請客。不過,我埋單就是了。」吳副司令這一記馬屁拍得胡司令那是相當的舒坦,胡司令哈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早聯繫好了,只等你一下來咱們找個地方喝酒。正好張師長這幾天還有空,好好碰幾杯沒問題。」葉凡電話中給梅長風講道。

「中,到時下來我們就住進藍月灣。咱們三個好好大碗喝上幾碗,不醉不睡。」梅長風也是爽朗的笑了。

「你們不是住省招待所嗎?」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以前住省軍區招待所,這次要跟張師長好好叩幾杯,乾脆就住軍營了。反正第二集團軍軍部也搞得有幾間像樣的房間,住來並不比省軍區招待所差到哪裡去。」梅長風沒明白葉凡意思,笑道。

「還是住省軍區招待所較好,哪裡可是風景不錯,建在紅蓮河上。相當的舒服的。」葉凡說道。

「對了,這個我倒是忘了。這紅蓮區不是你的地盤。是不是葉要請客,呵呵呵。」梅長風笑了。

「請客是小事,到時,請梅司令順帶著幫個小忙就是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小忙,啥小忙?」梅長風隨口問道,覺得這傢伙好像有些什麼事瞞著自己。估計這『忙』絕不會小的。也許,還特別棘手的。

「呵呵,紅蓮河正在大建設……」葉凡把要求省軍區招待所還地盤的事說叨了一遍下來。至於跟胡中明的衝突,倒是隻字未提。

「這事,恐怕有些難辦?」梅長風那是感覺到大了,居然會橫插出這麼一件大事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