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想整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想整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這事叫你爸不要管了,我會處理的。」葉凡掃了那份叫停紅蓮河建設的通知一眼,冷哼道。

「葉書記,我爸說了,這次他看你的。說是反正都這樣子了,死,磕也得跟顧則飛磕下去。這老傢伙太氣人了,根本就沒把我爸放眼中。好歹我爸也是防辦主任,水利廳廳長,在他面前根本就是一個普通工作人員似的,想罵就罵,想拍桌子就拍桌子。」何斌轉達了何宜遠的意思。

「那行1葉凡點了點頭,臉色越來越嚴肅。何斌打了個招呼,慢慢的退了出去。

「老傢伙,想玩是不是?」葉凡嘴角勾起一個淡然微笑,手上一隻鋼筆如雜耍般的翻著筋斗。突然,葉老大臉上的微笑沒有了,代之的是一臉的陰冷,「哼道,「神擋殺神,遇佛滅佛。要擋老子發展紅蓮的路,就讓顧則飛同志來試試老子的小李刀1

自語完後葉凡拿起了電話,笑道:「老賀,最近小日子過得逍遙啊?」

「逍遙,稱來試試。

我說兄弟,你不帶這麼說咱的吧。你看看,你這紅蓮區書記那才叫一個風光。聽說省里拔了幾個億,市裡又撈了不少。你這腰包,現在可是很鼓埃哪像我們紀委,名頭嚇人,可一談到錢,清水衙門一個!老哥我現在連出差的報銷都還壓著。」省紀委副書記賀海緯同志是大吐酸水。

「你就哭吧,繼續哭?」葉凡感覺好笑,想不到老賀也會叫得如此的慘。省紀委雖說不能創收,但省財政廳哪年的經費拔得會少?當然,也不能說是富裕,只能說是剛剛夠用了。老賀這樣子叫,有點叫春的感覺了。

「你不知道,今年特沒錢。連續發生了幾起案子,省紀委的工作人員東奔西跑,遠的地方居然跑到了西藏那邊。

這車旅、住宿、吃喝拉撤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再加上去年為了響應省委號召省紀委也擠出了三百多萬捐建了兩所希望小學。

所以,這後面的日子可就過得緊巴巴的。現在,還在還帳。」賀海緯的話倒是令葉凡大跌眼鏡了,失聲叫道「省紀委也建希望小學,呵呵,有錢啊?

以後希望小學出來的全是不貪的幹部,省紀委這想法好,從娃娃抓起嘛!要是能把全省的小學都建成紀委希望小學,那咱們省的紀委幹部就沒啥事幹了。

從娃娃抓起了嗎,想想,從小就教育好了等於洗腦了,以後還有什麼貪官。而老賀你,也可以回家賣紅薯了。哈哈哈……」

葉凡差點樂不可支了連剛才的鬱悶都一掃而空了。

「兄弟,你還笑。這個,剛才不是跟你說過了吧,這是響應省委省政府的號召。實話眼你說,這是硬攤派下來的任務。我們英明威武的燕春來省長到南福后,說是為了響應燕雲副總蕾,要讓全國的學生們都有好學校上。

改善辦學條件,促進教育的均衡發展體現黨的溫暖。要讓南福省的教育走在全國前矛,要向教育強省西江等省看齊等等。

領導這大風一吹,這可是為了響應燕副總理的指示,誰敢咂巴嘴說個不是。所以,這不省政府牽頭,下邊每個重量級單位或部門下一所或兩所希望學校的建設。

當然,在中學建教學樓實驗樓也行。而我們的鐵托書記很重視這件事,他說他當時也是從窮山溝溝里爬出來的。當時那課桌破得比屠夫的沾板還要破,學校哪叫學校,根本就是一破土樓。

走上去吱嘎作響搖搖欲墜的。鐵書記講到動情處居然眼淚溫潤了。他是真的有些感動了,本來燕省長還有些照顧著省紀委,知道紀委沒辦廠子又不能亂收費應該沒什麼錢的。

所以就攤了一所學校的任務下來。不過,鐵書記一激動一感動,最後當場承諾下了二所希望小學。結果,就砸了三百多萬出去。而且,還沒完,學校建好后,又買了新課桌,椅芋,連書包圖書都給買了。

聽說到現在那書包的錢還沒付,打了張欠條。你說說,前天,鐵書記在開會時說是要開源節流,鼓勵大家沒有錢也要把案子辦下來。這不,知道賬面上沒錢了,我這發票也不敢拿出去了。

再說,這錢一塊還是我在兼管,所以,總不能給鐵書記添堵吧,你沒看見,這段時間,鐵書記可是愁眉苦臉的。

他這個人又好強,又不好意思伸手問別人要。再說,人家那些單位的同志看見咱們紀委躲還來不及,哪會拔錢給你。

那不是引起人懷疑,還以為那些單位的領導是不是犯了什麼事兒要賄賭咱們的紀委幹部。

而鐵書記肯定也不敢要,要是真的查到了拔錢的單位真有犯事兒了,到時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軟,案子辦不下來不就更麻煩了。」賀海緯是又好氣又好笑的嘮叨開了。

「老賀,看來你這個省紀委的大管家不好過羅。要不這樣,你自己私人不是有二三百萬,乾脆借給省紀委不就得啦?而且,還可以賺點利息。」葉凡乾笑了一聲,自然不會無地放矢了。

「少來,我自己的那點錢也hu得差不多了。最近老婆逼得緊,說是單位住著不舒服。所以,一咬牙,剛買了套連排別墅。媽的,這房價貴得,吃人一樣。而且,那地段又靠近水州一中以及一中附小,還有醫院,地段著實不錯。所以,價格也是貴得離譜。」賀海緯哭窮道。

「連排別墅,不錯嘛,住別墅了。」葉凡調侃道。

「得了葉大書記,你比我賀海緯牛逼得多。俺老賀還在蹲單位那小宿舍樓時,你葉老大已經住進了佔了一個山頭的古董級別墅。而當我老賀現在拚盡了力氣搞了套連排別墅時,你又在燕京置了一套價值幾千萬的豪宅。跟你比,我賀海緯就是一正宗乞丐。」賀海緯譏諷道。

「別哭了,到底責了多少?」葉凡笑著問道。

「100來萬,把我去泰王國賺的也糟踏得差不多了。現在,又回到了貧下中農時代了。」賀海緯笑道。

「得得,要不我借點給你。」葉凡感覺好笑。

「別,你千萬別寵著我。這個,錢再多也hu得掉。還是算啦,我哪裡還有幾十萬的節餘,小錢應該就不用愁了。」賀海緯笑道。

「那也是,不過,你個人不愁錢可是你分管賬務那一塊可是缺錢的?」葉凡乾笑了一聲。

「那倒是真的,我現在看見錢就想撲上去抱回省紀委去。這個,沒錢的日子還真是難過。這不,同志們拿來的發票什麼的到財務處去報,可財務處沒錢,我是分管財務處的,人家處長問我要錢,我去啥地方弄錢。鐵書記是管大方面的,沒錢他倒也不怕。可我就頭大了,愁啊!不過,聽你老弟口氣,是不是想為我們單位搞點錢?」賀海緯一想好像聞出點什麼味道來了,趕緊問道。葉凡如果能搞錢給省紀委,老賀拿著那是絕不會手軟的。

「辦法倒不是沒有,關鍵是兄弟我最近也有件麻煩事要處理一下。這個,沒有心情怎麼能幫你們搞來錢是不是?」葉凡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

「呵呵,你的目的在此吧?」賀海緯總算是明白了,敢情這廝才沒這般好心給自己弄錢,原來是有條件的。

「咱們是什麼關係,講這個就俗套了是不是。」葉凡乾笑了一聲。

「也是,那你說說,想要我出什麼力?是不是又想整誰了?」賀海緯跟葉凡隨便慣了,隨口直言道。

「話不要講得這麼難聽嘛!怎麼能說整誰呢?我是想向你打聽一下,顧則飛這老傢伙有沒案底,如果他沒案底,他家裡人或親戚呢?」葉凡問道。

「他惹著你兵」賀海緯問道。

「不是惹著我,是故意刁難紅蓮區內河工程,那傢伙……」葉凡把顧則飛的事說了一遍。

「看來,真是故意為之了。這老傢伙,真是欠抽了。紅蓮河工程多重大,為了一點私人恩怨居然敢如此胡鬧,那可是置一百多萬老百姓於不顧。這傢伙,真不像個副省級領導。一點胸襟都沒,也不知他是怎麼樣坐上這個位置的。」賀海緯也相當的憤怒,對於葉凡講的,他是百分之百相信的。轉爾說道,「我打聽一下再說,有什麼消息再提供給你。」

「中1葉凡說道。

「呵呵,葉大書記,弄錢的事是不是也提點一二?」賀海緯乾笑了一聲,問道。

「呵呵,等我的事有眉目了你們的事估摸著也有眉目了。」葉凡一聲乾笑掛了電話。

「你……」賀海緯被噎住了,放下電話后笑罵道,「兄弟了還討價還價,怕我不給你去問啊!真是的,還這麼較真。」

其實,葉凡還真些擔心賀海緯把這事給忘了。因為老賀最近忙,葉凡知道。所以,乾脆用錢把他給掛起來。等他手頭沒錢時總會想起自己的事來。再說,這審批的東西也不能再拖了,紅蓮區拖不起。

剛放下電話不久就響起了叩門聲。

不久,衛初婧進來了。

「這份通知你看過了吧?」葉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