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零一章區內大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區內大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哼,軍人小區未必一定要建在你們紅蓮區?難道除了紅蓮區水州就沒地盤啦?像東湖區,西城區,那邊的地盤比你們更好。

交通更方便,地點更好。咱們軍隊,難道真要在一顆樹上弔死不成?能建在這裡,那是照顧著你們紅蓮區了。

你還敢大言不讒的講這種話,就不怕氣跑了猴軍長秦政委等人。葉凡同志,作為一個幹部。我希望你以後注意自己講話的影響性。

作為省委常委,知道你們地方上在發展經濟是沒錯,我們省委也支持。但是,不管幹什麼,都有遵照一定的規律?破壞規律的事希望你以後不要去干,那是要犯錯誤的1胡司令領導架勢十足,根本就是在訓人了。

當然,其它人還以為胡司令在指責關於軍人小區井事。其實,只有葉凡知道,胡司令在敲打自己。在指責自己在對吳演的事上搞小動作,不按常理出牌。

「破壞規則,我葉凡倒沒想到這個。而且,我葉凡也沒有什麼地方破壞了什麼規則。

軍人小區建在我們紅蓮,我們紅蓮的幹部都盡心儘力為軍隊提供方便。而且,有的項目還是軍隊跟我們區政府合作搞的。

如果省軍區要插一腳,是不是得先問問我們同不同意。在這裡我就擱一句話出來,如果省軍區不出錢想進來,我葉凡第一個不同意。我們紅蓮區政府又不是救濟機構,憑什麼白白要給你們建基礎設施,建學校醫院?哼!即便您是省委常委,有理行遍天下這句話相信胡司令應該攻的。」葉凡冷哼一聲道,差點把司令的臉都氣白了。一旁的猴平和秦大和聽了真是解氣,想不到轉來轉去的倒是葉凡跟胡中明兩人掰起手腕來了。

秦大和以及猴平倆人都深知葉凡的底細,兩個老傢伙甚至在心裡為胡中明默哀上帝啊,你保估胡司令同志吧。

因為,胡中明真跟葉老大擦出火hu來,估計胡中明得自吞苦果了。

「好,這話是你說的。」胡司令氣壞了,轉頭向猴平等人說道,,「猴軍長」秦政委,我有個建議。咱們三家合一起建軍人小區,該出多少錢我去弄,絕不少你們一個子兒。不過,地點就不用在紅蓮區了。我看東湖區跟西城區都不錯。只要兩位同意,我出面,這地盤等方面的優惠絕熗區有什麼,我就不相信離了它地球就不轉了。」

「這事……」猴平和秦大和互相看了一眼」旋即搖了搖頭,說道,「胡司令」這事我們早簽定有合同。而且,紅蓮區的幹部也著實儘力了。而且,醫院跟學校人家都肯出錢合作建設。葉書記這個人很有誠信,基礎設施方面他們已經投入了上千萬。我們不想幹這種事?如果你真想合股,只要肯分擔你們該出的部分,我們也歡迎你們省軍區加入軍人小區的建設當中的,想必葉書記也不會反對的是不是?」

「不稀罕,除非另選地兒」這裡,我們沒興趣1胡司令乾淨利落地回絕了,心裡那是恨得牙痒痒的。

……哼!我們的錢也不燙手1葉凡也冷哼一聲反駁道。

「算啦算啦,這事先擱一邊。對了,張師長請吃晚飯」我看快到飯點了,對不住大家了,猴軍、秦政策,還有齊顧問,我們先去宰張師長一頓再說了。」梅長風趕緊和著稀泥,說著話」看了胡司令一眼,笑道,「老胡」一起去怎麼樣?」

「算啦,我晚上有飯局就不打擾了。等你吃完我會派車子來接你到招待所休息。」胡司令心裡不爽」自然不會去湊熱鬧了。

「那……也好,派車就不必了,獵豹還怕沒車子,呵呵。」梅長風說道。

「那我有事先走了。」胡司令擠了點笑打了個招呼,一轉臉臉糗糗著匆匆走了。葉凡也告辭著走了。

晚上。

水利廳的何宜遠廳長請葉老大共進晚餐,葉凡也有意想整整顧副省長,所以,也就答應了。

也許,何廳長對顧則飛的事會知道一些。這年月,只要有事就好弄事,沒事直接生事就太費力氣了。

一個小包間,葉凡剛推開門,發現裡面正坐著三位同志正喝茶聊天。一見葉凡的臉露出來,何廳長呵呵笑著站了起來打了聲招呼道:「沒到樓下迎一下葉書記,失禮了。」

「老何,都是朋友,講這些就見外了。」葉凡笑著說道,掃了另外兩位同志一眼。

「看我,這記性真是差了。葉書記,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民政廳的蘇懷廳長。這位是衛生廳的黃九一廳長。」何宜遠笑指著其中的兩位同志介紹道。

「你好葉書記?」蘇懷跟黃九一同時站起來打招乎道。葉凡也伸手握了握打了聲招呼,心裡明白,想必兩位同志都是副職,並不是正職。

最後一位長得較魁梧的漢子自己站了起來,笑道:「葉書記,我是南港區的李健坡,是您的手下。」

「李書記,你好。」葉凡也打了聲招呼,既然何宜遠能把這三人叫來,那肯定是他的鐵竿好友了。

「葉書記,紅蓮正在大發展,可喜可賀啊1李健坡笑道。

「呵呵,借你吉言吧。」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一屁股坐了下來,看了李健波一眼,說道,「健波書記,聽說最近你們南港區跟東湖區有點小摩擦是不是?」

健坡看了葉凡一眼,臉色微微一沉,說道,「於西陽人家是市委常委,都欺負得我們抬不起頭了,有啥辦法,官大一級壓死人啊1

「不會吧老李,於西陽雖說是市委常委,但也是排名最墊底的貨色。他是東湖區一把手,你好歹也是南港區一把手是不是,他憑什麼欺負得你抬不起頭?」這時,衛生廳的黃九林哼了一聲。

「老黃,你不知道,老李最近是有些難過。聽說是因為水的原因,兩個區鬧得有些熱鬧了。」民政廳的蘇懷副廳長笑道。

其實,剛才的話題是葉凡故意挑起來的,因為張區長昨天來找過自己。說是東湖區的於西陽書記有發話了,說是紅蓮區大搞建設他不反對,但是,不能把垃圾水都往東湖區灌。

後來葉凡一了解,才知道是這麼一回事。因為紅蓮河要搞建設,首先就得把水截流了一部分讓河裡水位降低了才行。不然,河底都是水還怎麼搞建設。而這水又往哪裡去呢?

最後經過合計,發現這水可以拐一個彎后抽到東湖區從那邊另一條河排過去。其實,兩條河也是相通的。當然,相通的地方很窄。不過,因為紅蓮河的水污染太嚴重了,所以,東湖區的於西陽指使人乾脆」封閉了兩條河的通道。

這次要大搞建設,為了把水弄走,只得借東湖區的河道先行了。而於西陽本來就跟葉凡較過幾次勁了,前次在市常委會上還被葉凡整得丟了大面子。這下子可是看到了機會,所以,揚言不讓紅蓮河的垃圾水從東湖區過。

像這種事,一般的兄弟區都會相互幫助的,借一下就借一下,等人家建設好后水一流不就清了。這個,於西陽的話自然就是故意在。難了。

首批建設河水抽得不多,於西陽已經皺起了眉頭。下一批工程大開工時,抽的水更多了。於西陽所以發話了,不讓紅蓮河的水通過了。張區長親自出面找到了於西陽,不過,顯然張區長的能量太小了,結果,聽說,還被於西陽批評了一頓。

因為於西陽是市委常委,副廳級幹部。而張區長雖然也是副廳級幹部,但並不是水州市委常委。結果,被於西陽批評過後還不得發怒,差點把張區長憋死過去了。

這事,葉凡一聽心知肚明了,知道於西陽在公報私仇,張凌源區長只是代自己受過罷了。那傢伙真正的目標在自己身占不過,經過調查,葉凡發現東湖區最近跟南港區也有糾紛,好像也是因為水。南港區名叫南港區,其實沒有港口,而且,南港區還在東湖區的上游位置。

「水,水有什麼問題?」黃九林問道,有些不明鼻。

「唉!還不是老錢給弄出的破事兒。

」李健坡嘆了口氣。

「你說的是西城區的錢紅妹子吧?哈哈,老李,不錯啊,有一手?」黃九林大笑了起來。

「錢區長人家是大美女,哪瞧得上咱這王老五。」李健坡臉微微有些紅了,說道。給人的感覺就是這傢伙好像還真是做了虧心事。

錢紅是西城區區長,聽說人長得相當的有風韻。而且,今年還不到主歲,而且是單身。

省里有些幹部經常開玩笑,說是誰能拿下錢紅就是真正的爺們。不過,錢紅這女人相當的有傲氣,好像是聽說到現在也沒什麼人真的成為了爺們。

而李健坡也是單身王老五,堂堂的一區書記,想嫁給他的女子當然都能排成長隊。不過,李健坡好像就是有些喜歡錢紅,只是鼻hu有意卻是流水無情。李書記費了大勁也沒碰到錢紅一根手指頭。

這次好不容易逮住了個機會,李健坡當然要賣出十二分力氣了。無非還不是想藉機向錢紅展示一下自己的能量。嗯不到卻是惹出了東湖區的於西陽來。李健坡在大嘆倒霉的同時,也是騎虎難下,只好跟於西陽對昂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