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零二章相信顧省長是明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相信顧省長是明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從實招來老李同志,到底給錢紅大美女行了什麼方便,何宜遠開了句玩笑。

「老何,你也取笑我。我的事你還不清楚,還不是錢紅的西城區現在正大搞建設,急需要水。

而西城區又沒河流通地,所以,我就借了些水給她們。嗯不到於西陽弄不過去了,指責我們上游把玉葉河的水截流得光光了他們東湖區連湖都幹了」還能叫東湖區嗎?

而且,這事還牽扯出了紅蓮區。」李健坡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沒事,你繼續說,我也想聽聽。」葉凡點了點頭,並沒有責怪李健坡的意思。而葉凡瞬間也琢磨明白了」敢情是李健坡想借自己的力量去打擊於西陽。因為自己也是市委常委」而且還是正廳級的副書記記,黨內排名比於西陽高了好幾個位置。

葉凡心裡直想笑,自己本想借李健坡的力量去牽扯一下於西陽。想不到李健坡倒是想起利用自己來。

這世道真是說不清了,人人好像都在利用別人,而人人又好像都在被別人利用。嗯不被人利用是不可能的,想不利用別人也是不可能的,相對論講得太對了。

「沒事,健坡,葉書記大人有大量,叫你說你就大膽的說下去。」這時,何宜遠也鼓勵李健坡道。

「於西陽說是近紅蓮區在大搞建設,特別是紅蓮河的污水全往玉、葉河東湖區那一截排去。把東湖區搞得烏煙瘴氣的成垃圾區了。而東湖區的玉泉湖因為紅蓮河污水的大量湧入」現在全面遭到污染和破壞。而玉泉一帶建的溫泉山莊也停業了。東湖區那邊反響很大」已經有人聯合在一起吵到區里了。

還說紅蓮河是葉書記在主持,他於西陽要尊重領導。似乎有敢怒不敢言的意思。而轉過頭來」他立即指責我們把水引向了西城區,使得玉葉河流經東湖區的水量減少到平時的二成左右。

加重了東湖區的污染。要求我們南港區馬上停止引水,而且」要賠償東湖區一切因為此事造成的損失。

哼」這簡直是在扯蛋玩。近天上本來下雨就少」河水流量減少。這個只是天災罷了」怎麼能指責我們抽水給西城區。

再說,我們能抽多少水走」三台抽水足馬力一小時能抽走多少」根本就是以勢壓人嘛!

我過去跟他交涉,於西陽馬上就板起了臉孔i人,儼然他就是領導。我是他的小兵」就得不折不扣的執行於大書記命令。」李健坡相當憤怒的噴著口水。

「這於西陽也太過份了,用抽水機就能把玉葉河的水抽走八成。這簡直是天下大的笑話了。

玉葉河可是相當寬的,寬的地方寬達上百米」窄的地方也有五六十米」抽水機能抽走多少水。

再說」玉葉河的水你東湖區能用,為什麼人家南港區就不能用了。這天下的大道理難道就讓你於西陽一個人每盡了?

大家都知道西城區沒有河」缺水嚴重。作為兄弟區的東湖區應該體諒到錢大妹的難處」鼎力相助對。

怎麼能因為李老弟幫了點忙反倒還要遭人批評。而且,據我所知,葉書記主持的紅蓮河只不過抽了一小部分水到東湖區,怎麼可能把東湖污染成垃圾區了。這純粹就是在造謠生事嘛1何宜遠冷聲哼道。

「絕對的,就拿玉泉湖的溫泉山莊來說」停業是停業了。不過」聽說不是因為水什麼原因被停業的,而是因為搞色情服務被市公安局叫停的。也有人傳說氨說是於西陽在裡面有乾股什麼。當然,這事也沒考證我們只能說說罷了。到底怎麼回事,只有玉泉山莊的老總知道了。」黃九林冷冷「哼道。

「那李老弟現在準備停止對西城區抽水啦?」何宜遠問道。

「停個屁!抽一點水都不行這日還能過嗎?這玉葉河的水又不是於西陽家裡的礦泉水。」李健坡為了美人也是豁出去了。

「那你這耳朵可就有得聽了。畢竟,於西陽好歹也是領導,而且」要是於西陽把這事跟顧副省長一捅,到時,顧省長問起來我這個水利廳廳都有些麻煩了。他分管水利這方面」我總得應答是不是?」何宜遠不露聲色的捅出了顧則飛來。

葉凡一聽,心裡尋思著今天晚上何宜遠請自己來吃飯。怎麼扯來扯去就到了顧則飛身上了。難不成這在坐的幾位同志都曾經受過顧則飛鳥氣。所以,何宜遠想來個群合力」整治一下顧則飛,很可能有這意思了。

「老何,你不會越活越回去了吧?顧則飛都**你到這種地步了,打了你左臉,難道你還伸出右臉頰給他甩巴掌不成?當年我跟顧則飛一起時就沒這樣讓過他。他拍桌我就甩杯。哼」當領導也不能這樣是不是?」這時,衛生廳常務副廳長黃九林有些氣憤樣。多道。

「老黃,結果怎麼樣,你不是吃虧了。人家顧則飛現在已經是副省長了。你看責你」現在在衛生廳連個正職都撈不上。有啥辦法」人能忍就先忍忍吧。忍忍健康1何宜遠故意的嘆了口氣。

「我就不服他,顧則飛又怎麼樣?你看看他都幹了些什麼事?幾年前在連雲市不是搞了個很大的水利工程,不就是修了一條長水渠引水嗎?

還美其名日,紅星渠」說是這水渠帶有紅軍味道,有繼承草命傳統的味兒,很好。

結果怎麼樣了四五千多萬,搞出了個什麼樣的水渠,根本就是在玩把戲。

聽說紅星渠本來是不要投資這友多錢的」原來的預算是三千多萬,結果為什麼用了五千多萬。

呵呵……」講到這裡,黃九林神秘的笑了笑。

「紅星渠我也聽說過了,當時我還沒任水利廳長。難道這裡面有什麼問題?」何宜遠問道,不過」葉凡的鷹眼卻是現這傢伙絕對是隱晦地掃了自己一眼。

不過,葉老大掩飾得很好。表面上看去在喝湯」連眼都沒斜一下。實則鷹眼的餘光早現了何宜遠的眼神變化。自然知道老何同志想慫恿自己出頭,去查查紅星渠了。不過」葉老大倒也認真聽了起來,如果真有查出點什麼,也是好事。

「呵呵。」黃廳長乾笑了一聲,舉起酒杯先敬了葉凡一杯。

「別賣關了老黃,想憋死咱們幾個嗎?葉書記是老何的朋友」難道有什麼不方便說?」這時,蘇懷廳長倒是來了句狠話,這話一逼」你黃九林不說也得說了,不然,葉老大心裡肯定會起個疙瘩的。

「當時紅星渠其實不用經過一個水庫的」這水庫叫窩山水庫」隔紅星渠要到達的地方還相當的遠。

在顧則飛的授意下,紅星渠結果經過了窩山水庫,那可就是在繞山而挖渠了。這麼一繞再繞下來」水渠結果就長了將近一倍有餘。而且,一點用處都沒有。」黃九林說道。

「這到怪了,沒用處幹嘛要繞。難不成顧則飛吃飽了沒事幹要亂h1錢,雖說這是國家的錢,但也是錢是不是?」,蘇懷有些不明白了。

「何必說」肯定跟窩山水庫有關係了。」這時,李健坡在一旁笑道。

「聰明!不虧是南港區一把手。這窩頭水庫在一個位於半山以上的兩座山夾著的山窩裡。聽說是八幾年建的。當時好像是拿來用於佇水灌溉用的。不過,後來廢棄了。不過,那地兒離山底下相當的高,倒是可以利用來電。後來有人投資重加固了大壩,建了一個。不過,後來現」枯水季節根本就無法電,總是差那各一點點。」黃九林笑道。

「我明白了,是不是嫌水量不夠,就把紅星渠引到那邊繞過去。而紅星渠相當寬大,聽說有七八米寬。而且,水量充足。他們也就可以利用紅星渠的水干自己的私事了是不是?」,何宜遠哼聲道。

「絕對是」因為我叫人查過了。紅星渠有條引水口專門通向窩山水庫。估計有一半的水量都給引進了窩山水庫。媽的,國家出錢建渠,倒了肥了個人腰包。

這灌溉灌什麼」灌來給人電。這天下的笑話都集中在一起了,紅星渠上游有時還得抽水進到渠里補足水量」而下游反而拿來電。這一上一下耗的都是國家的錢,肥的可是私人腰包了。」黃九林罵道。

「對了,聊到這裡,我倒是忘了給葉書記說起對不起。這事整的,唉,對不起了葉書記,沒能幫上忙。」,見這事透露得差不多了,何廳長略顯愧疚,說道。

「呵呵,你不應該說對不起,倒是我應該對何廳長你說聲對不起。這事」給你帶來麻煩了。」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不麻煩,應該的。」何宜遠搖了搖頭,說道,「只是,這防辦的審批下不來」你們一直停工也不是個事。葉書記」看看能不能找個人跟顧省長說叨一下。一直拖著你們可是拖不起啊1

知道這貨在激自己,葉凡反倒是淡然的笑了笑,說道:「沒事」相信顧省長是明白人,他終究會想通的。」

?翰?林?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相信顧省長是明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