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零三章搬個有能量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搬個有能量的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對了,黃廳長,你是衛生廳的。如果我們紅蓮區要跟軍隊醫院合作建醫院,這錢省衛生廳能不能想些法?」,葉凡把主意又打到了黃副廳長身上。

「是啊,現在藥費貴得能吃人,老百姓治不起病,而醫院又太少。就造成醫院不愁沒有病人。每年夏天,像水州一院二院等有名氣的醫院都是「客,滿為患。

以前的醫院都是用國家的錢建的,怎麼能收費如此的高。而且,連過道里都擺著病床。如果紅蓮區能跟軍隊合作建醫院,倒是能大大減輕對省里醫院的壓力。而且,軍隊的醫院老百姓信得過一些。」,蘇懷感嘆道。

「唉,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在對醫院經費投入方面,政府投入比重逐年在下降。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政府投入占醫院收入的比重平均為30%以上,2年這一比重下降到z院。醫院沒有了雄厚的政府財力支持,自然只能面向患者了。

就拿現階段政府投入來說吧,其中政府投入僅占,院,企業、社會單位負擔占騙,其餘蹦由居民個人支付。這個數字是相當低的。

在歐洲發達國家,醫療衛生費用約佔gdp的10%,其中的80-90%由政府負擔。

即使是美國那樣的市場經濟高度發達、醫療衛生服務高度市場化的國家,政府衛生支出也佔到整個社會醫療衛生支出的四成左右。

由於政府投入水平過低,醫院運行主要靠向患者收費,從機制上出現了市場化的導向。

群眾醫療交費,不僅要負擔醫藥成本,還要負擔醫務人員的工資、補貼,一些醫院靠貸款、融資購買高級醫療設備、修建病房大樓,相當一部分要靠患者負擔的醫療費用來償還。

所以,要弄錢的話就得政府出了。當然,上頭也會拔一些下來,就看下邊人的門道有多大罷了。」,黃九林詳細的給葉凡分析了一下。

「那敢情好了」我明天就搞個申請報告上來。把跟軍隊合作建醫院的事給寫進去。到時還請黃廳長給遞上去一下。

」葉凡隨竿就上了。

「這事……」,黃九林嘴裡說著,樣有些猶豫,這申請報告可是有些燙手。從人情方面來說,自己跟葉凡也是第一次見面」感情還沒深到要為他奔走弄錢的份頭上。

不過,何宜遠卻是對葉書記如些的推崇,這其中肯定有原因的。不過,自己沒親自看到葉書記的能量,這個只能是耳聽為虛,眼見能為實的。

何況,他值不值得自己為他弄錢,這個還有待定數。所以,這報告可就不光是一份報告那般簡單了,一接手過來就得給弄到一筆錢能對起得何宜遠和葉凡。

而且,這錢還不能太少,幾十萬的小打小鬧投入醫院連個渣毛都看不見。如果弄多,比如說幾百萬,黃九林即便是省衛生廳的常務副廳長,感覺也相當的有難度。

這事如果辦不下來,那丟面是小事。還會給何宜遠和牛凡留下一個此人「無能,的不良印象。所以,黃九林著實是不想接手過來。

「呵呵,那算啦。」葉凡笑了笑一臉沒在意樣,黃九林臉上有些尷尬。

「九林」這事你就幫遞一下嘛!葉書記不是外人,呵呵。」這時,何宜遠發話了,何宜遠其實是四人圈平頭頭。

「真不用了,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看看能不能去找她直接解決掉。」葉凡淡淡笑道。

「葉書記」黃廳長在省衛生廳還是說得上話的。不妨先讓他去試試,實在不行再找其它人也可。」何宜岳。

「呵呵。」,葉凡只笑不答,這個,可是有點蔑視黃九林的架勢了。這是葉凡故意的,這傢伙挖了個坑,就等責黃九林跳了。

因為葉凡剛想到」即便是去部里弄錢,先也得經過省衛生廳這一關的,還得黃九林的相幫行。對於黃九林這種人」請將不如激將,這是捷的辦法。

何宜遠心裡嘆了口氣」覺得葉凡雖說位居高位了,但思想還是如此的不成熟。即便是對黃九林有些什麼看法,那也不能掛在臉上是不是?

果然,黃九林臉上有些掛不住了。看了葉凡一眼,淡淡的哼道:「呵呵,黃某倒想看看葉書記嘴裡的能人是什麼人?黃某洗耳恭聽了。」,聽黃九林桌上幾位同志的眼光全集中到了葉凡的臉上。倒也真想看看這位葉大書記能拉出什麼有份量的人來。像體制內的官員,比的是什麼?

比的就是個關係網,你接交的朋友份量越重,那你也等於水漲船高份量在別人眼中也重了起來。王於說工作方面的能力,還不如關係網重要。

為什麼,朝中有人好作官,這句話一直源襲下來都有它的真理性。其尖,說的也是現實狀況。領導要用的人有二類,一類是肯定是跟自己關係親密的人,這類人領導會重用。

因為跟自己關係親密,這種人聽話,好使!其實,說白了,就是下屬要有一定的奴性。奴隸社會早過去了,不過,這種思想總是有一些傳承下來的。

當然,這種奴性其實指的就是對領導的毫無原則的恭敬罷了。其實就是領導叫你幹啥就幹啥,不要去管這事合理不合理,合法不合法。你如果一考慮,一猶豫,那肯定就得被領導踢出親信圈外了。當然,這種奴性跟奴隸社會的奴隸是有著本質上區別的。

第二類人領導也會用,那就是真正有能的人。這種人適合給領導打拚天下,把領導的地盤鞏固穩當。但是,這類人往往成為不了領導的親信。

只能說是領導表面上在重用你,實則,只是領導在利用你罷了。到頭來,吃香的喝辣的時候沒這種人份頭,酒桌上陪領導的往往都是些跟領導有親密關係的人,能力並不是特別的重要。

還有一種人稱之為刺兒頭,有點像是葉凡的性格。這種人」領導實則是心裡有些怕這種人。怕你給他捅簍下拌耍無賴什麼的。所以,對於這種人,領導往往表面上會攏絡你。

叫你吃上幾餐,喝點小酒,給外人造成的感覺就是你相當得寵,跟領導稱兄道弟的。

實際上,這種人領導不會給你提拔重用的機會。而且,有機會的時候能一棍打死你領導決不會猶遭就叫「拔刺,。

所以,葉凡要真正讓何宜遠的小圈中人覺得自己有份量,就得亮出幾張底牌來。整天玩虛的誰知道你是真有能量還是假能量。人家持一種懷疑態度。

當然,為你辦起事來也是拖泥帶水,往往帶著一份心不甘情不願的意思。要想讓人心甘情願為你辦事,你就得成為這個圈的主人。而其它人,自然在看到了你的「能量,之後,那奴性自然就出來了。因為,他們自降了身份,把自己放在了,從屬,的地位。

「倒不是什麼能力,只是以前的黨校同學罷了。」葉凡倒了一杯酒,輕輕的呷了一口,發出「巴,地一聲響。爾後淡淡的笑道,表情相當的自然。

「黨校同學,呵呵。」黃九林心裡終於鬆了口氣,他還真有些擔心葉能亮出個有能量的人來,那自己不是有點丟面。一聽黨校同學,老黃同志放下心了。自認為葉凡以前只是一副廳級幹部,而且還是踩中了狗屎上位的。他的黨校同志充其量一個副廳頂天了。

而且,老黃同志也想壓壓葉凡的氣勢,反倒著問了聲道:「葉書記在省委黨校進修過幾次?」,只有何宜遠知道葉凡跟京城喬家大小姐的關係,倒是在心裡偷笑黃九林估計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省委黨校,倒也進修過一次。不過,我剛講的這位同學卻是在中央黨校進修時認識的一位大姐,也在你們衛生部門工作。」,葉凡淡淡笑道,決定今天晚上好好的拿捏一下黃九林,要徹底把這廝的一絲囂張給打壓下去。葉凡要的是千里馬,而自己就得當伯樂行。

「中央黨校,呵呵,我們這裡面除了健坡沒去過,其它的估計都去進修過吧。」黃九林並沒有多少驚詫,去中央黨校學習也沒什麼大不了,一般有點能量的廳級幹部都有這種機會的。

正講著,葉凡的電話倒是響了起來。

接通了,裡面傳出一道女那圓潤的聲音道:「葉大書記,近過得不錯吧,聽說你回到水州了?」,「是張姐啊,嗯,剛回來幾個月。」,葉凡心裡有些詫異,剛自己正想講的就是衛生部副部長張瑩月,想不到她倒是先打了電話來。而且,來得好像還真是時候。

這廝心裡甚至糗糗的想兩人是不是有心靈感應。當然,張瑩月都50的人了,雖說保養得像三十來歲的婦人,但葉凡對她也沒什麼興趣了。這嫩草吃老羊也要看合不合適。太老的羊也沒意思是不是?

「你近是不是剛升了,開始在張姐面前顯擺了?你呀,就不能給你升。」張瑩月咯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