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零七章喝不死你狗日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喝不死你狗日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喝不死你狗日的

唐林就是教育部副部長,也是國家副主席唐浩堋2還,葉凡當時在黨校學習時兩人關係並不怎麼樣,而且,暗是還較量過。只是後來唐浩東有叮囑弟弟幾聲,唐林對葉凡的態度才有所改觀。估計要去求他,沒多少戲唱。到時如果唐林像打發叫花子一般給你幾十萬,葉老大還丟不起那個人。

「算啦,衛生一塊就麻煩張姐和朱姐了,至於說教育一塊,麻煩朱姐在省廳給弄些款子,教育部就算啦。」葉凡說道,大家一聽,就明白了,敢情葉凡跟唐林的關係不咋的。

送走了朱飛霜以及張姐后,葉凡打了電話聯繫趙四。剛進到他們包廂,頓時有些傻眼了。

這哪裡還是包廂,根本就是一個戲檯子。靠牆處一幫人在吹拉彈唱著,而且,全是民樂。什麼琵琶、古琴、二胡、鎖吶都擺上檯面了。中央空地上還有一個小姐如蛇樣在溫柔的跳著舞。而大圓桌卻是放在廳的中央,桌上擺著高檔洋酒。

而地下站滿了酒瓶子。至於菜,全是那種大號碟子裝的。像裝湯的碗就像一艘船,長絕對有半米。碟子花式而多了,一個個都有枕頭寬大。光是一看那大號碟子就知道這道菜肯定貴了,沒有個上千絕拿不下來的。估計有的還要大幾千的。

至於趙四、曹飛兒等人都喝得滿面紅光,講話也是依依呀呀口齒早不利索了。而屋子裡唯一的兩個雄性燕大少和陳大少雖說早撐不住了,因為兩貨都是用一支用撐在桌沿邊站在哪裡,不過,兩個傢伙還在賣力的勸著各位姑娘扎把勁頭喝喝喝喝……

見葉凡推門進來,燕大少斜瞄了葉凡一眼,淡淡哼道:「來埋單啦,這麼急,咱們好像還沒喝完?」

「是的是的!我們還要繼續喝,四小姐,曹小姐,是不是?」陳興叫道,斜了葉凡一眼,又說道,「當然,如果某些同志覺得掏不起腰包,這後頭的就算我們自個兒的份頭了。」

「喝……喝……繼續喝……葉凡,來來,跟小四我喝幾杯。」趙四舉著一個高腳杯子,那手都在左右晃蕩著。而杯里的酒也像天女散花一般到外散灑著,點點酒珠如雨滴。不過,這桌人全差不多這個架勢,所以,倒也沒人覺得趙四失態什麼的。因為,大家一路貨色,誰能顧不上這些了。

「四小姐,別灑了,這酒可是皇家龍炮牌子的,一瓶要好幾萬塊的。」這時,燕大少故意好像很關心似的說道,那聲音而且相當的大,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是講給自己聽的。心裡暗罵了一句喝不死你狗子的王八,還皇家龍炮,一瓶要幾萬塊,老子自己都沒捨得喝呢……

「葉凡……」趙四身子沒站穩,向葉凡身上撲倒了過去。葉凡趕緊伸手摟住了美人。嘴裡叫道:「喝醉了是不是,要不開個房間休息一下。」

「葉凡,我也要房間!我也要!我要1這時,曹飛兒也叫了起來,並且,好像也站不穩當了,身子也斜向了葉凡。沒辦法,葉老大隻好左手半摟著一個右手半摟著一個。這廝反倒是一臉的苦相,好像落了個天大麻煩似受苦受難似的。

而對面的燕大少和陳大少可是看得雙眼冒火,燕大少向陳大少使了個眼神,陳興朝靠壁站著的兩個服務員一彈響指,那服務員好像已經熟悉了陳興的響指是啥意思。

不久,兩瓶皇家龍炮出現在了桌上,並且,早開蓋了。這種皇家龍炮一瓶估計有一斤左右。

「葉,是爺們的就幹了這個……」陳興口齒其實也不清楚了,舉著那氣派的酒瓶子大聲哼道。

這些傢伙想跟老子挑戰,葉凡心裡一聲冷笑,沖燕大少說道:「你也一起來,咱們三個一起,不整進去的就不是爺們?」

「你一個跟我們倆個喝,不划算,要來就一個個來。」燕大少斜瞄了葉凡一眼,哼道。這傢伙不知是酒量了得還是剛才耍了詐,這時頭腦居然還較清楚。

『綁』地一聲,葉凡有樣學樣,彈了一個響指。顯然人家服務員小姐不認可葉老大的響指,看了看葉老大,不知這傢伙什麼意思。一個長得相當清麗的服務員一臉恭敬的問道,「先生是不是要開一瓶?」

「晚上是我埋單知道不?老子的響指就沒人認識啦?一瓶,一瓶拿來幹嘛,給他們倆每人來二瓶,我四瓶,開了1葉老大相當的霸道,抬指揮了揮,彼有股子天下盡在一指掌控中的那啥的滋味。

「是是對不起先生,我們馬上就開。」服務員心裡偷笑著,忙不迭地開酒去了。

要知道這趙經理有下任務的,哪位服務員能說動顧客開上一瓶,按百分之三抽成。這皇家龍炮一瓶要二萬多塊,按百分之三的話也是六百來塊。對一個月僅有一千塊工資的服務員來說,晚上早賺得盆缽滿溢了。

不過,燕大少發現葉凡同志連眼皮都沒眨一下,愣是盯著又開了四瓶酒,似乎,相當的淡定從容。喝不死你狗日的,燕大少在心面暗罵了一句。

「怎麼樣,要不要添點彩頭?」葉凡冷冷哼道,盯著燕大少。

「好啊好啊,添彩頭,燕東,跟葉凡賭一把,賭一把1曹飛兒斜依在葉凡身上,居然還沒忘了慫恿人賭一場整治一下葉老大。一邊喊著一邊拿著那筷子在盤碟上敲著,發出丁丁當當的雜亂聲音來。

趙四倒是沒吭聲,就斜靠在葉凡身上,眼睛盯著大家看起了熱鬧。

「你說,拿什麼作彩頭?」燕東冷笑一聲。又看了看葉老在面前的酒,他相信,自己再整進去兩瓶,絕對倒下。但是,葉凡個人整進去四瓶,不倒下這世道上就沒有天理的了。

「很簡單,聽說燕大少的父親是燕春來省長是不是?」葉凡哼道。

「這個你也知道,看來消息挺靈通的。」燕東冷笑道,心裡鄙視著某人,以為葉凡有些怕了。其實,葉凡是剛才打電話給趙四時順便打聽了一下才知道的。

「那就好,我們紅蓮區政府準備跟軍隊合作建一所小學,一所中學。當然,合起來估計光是我們紅蓮區政府一方就得投上五千來萬。」葉凡講到這裡,看著燕東,意思是這意思你懂的。

「你的意思是這錢我來搞?」燕東並不笨,眨了一下眼皮子,一猜一個準。

「聰明1葉凡淡淡一笑豎起了大拇指。

「那你輸了呢?」燕東反哼道。

「你們說彩頭?」葉凡說道。

「給我們五千萬。」這時,陳興大喊道,這廝一臉的興奮樣子差點嘎起來了。

「你就懂得錢,錢算個屁,給我閉嘴。」燕東訓了陳興一句,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今天這裡在場的全是證人,到時紅蓮區的葉凡輸了的話,對不起了。錢財我一個字兒不要,只要葉登報對我燕東說三聲『對不起,我錯了/就行了。哈哈哈……」燕大少派氣十足,王八之氣彰顯無遺,這才叫燕大少,省里第二公子。

「就這點?」葉凡冷笑一聲斜瞄了那廝一眼。

「夠了!不過,要在省報上登的1燕東斜了葉凡一眼。

「成交1葉凡一聲笑,問旁邊一個服務員道,「剛才我們的話都錄下來沒有?」

「錄了。」服務員一臉正經,說道。

「那正好了,給複製一盒,一人一盒,到時也免得某些人耍無賴。」燕東哼道。

「呵呵,開始吧。」葉凡淡定的一笑。

「我來喊開始。」曹飛兒笑著拍手道。

「陳興,你先上。」燕東對陳興說道。

「這個,燕少,乾脆一人先跟他搞一瓶,然後接著我再上。」陳興臉上可是有些皺巴著了。本來就喝得差不多了,想不到還要先整進去兩瓶,估計還沒整完自己就得趴地下了。心裡也在暗罵燕東這傢伙太陰了,居然拿自己當擋箭牌。

「哼1燕東冷哼了一聲,一旁的陳興趕緊說道,「成,我先來。」

在趙四曹飛兒以及省歌團的樂手舞師作證下,葉凡淡定的跟陳興喝了起來。

不過,陳興顯然是不咋地。第一瓶酒是皺著眉頭整進缺陳興凸著個金魚眼,苦澀著臉,眉頭皺得高高的把第一瓶最後一口吞進去后。那是再也忍不住了,叭當一聲,自個兒就甩在了地下。

「看樣子,你的同夥好像是不行了?」葉凡斜瞄了陳興一眼,淡淡一笑,嘴邊還沾著許多酒水。

「我給你擦擦。」趙四搖晃著拿了張紙巾,輕輕的給葉凡擦了起來。好像在擦一粘滿了灰塵的瓷器,擦得很用心。

「趙姐,你擦左邊我擦右邊。」曹飛兒居然眼紅,也拿了紙巾擦了起來。

頓時,場景相當的親昵。左邊一個擦一下右邊一個擦一下,有時兩邊夾擊變成了雙擦。至於燕大少那眼差點就紅了,哼道:「嗦什麼,他不行我們繼續開始。」這廝說完,舉起一瓶咕嚕著就開喝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