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零八章酒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酒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別急,你不會跑我前頭的。,「葉凡淡淡一笑坐了下來。輕輕的把趙四和曹飛兒按坐在了椅子上。不過,因為兩人都有些歪倒。所以,葉凡乾脆把三張椅子並在了一起,這樣好像是三個人以葉凡為中心互相摟著坐在一起了。

葉凡沖趙四道,「你拿酒瓶1

「行不行?」趙四居集問了一句關切的話語。

「男人能說不行嗎?」葉凡還沒忘了乾笑了一聲。

「德性!喝不死你1趙四醉眼朦朧中還不忘白了葉凡一眼,頓時,風情萬種。趙四臉蛋長得只能算是上等,算不上極品。但趙四的風情卻是能令天下所有男人沉醉而不想醒的。

她真的搖晃著舉起酒瓶湊葉老大嘴邊了。

「有美灌酒,人生夫復何求1葉老大還相當的猖狂的大笑了一聲,發現正賣力灌酒的燕東那手居然抖瑟了一下,酒都酒了一些出來。

「手穩點,別灑了,不然,你輸了。」曹飛兒這個證人很負責任,就灑了那麼一點酒居然沖燕東同志大叫了一句。燕東臉一紅,乾脆」雙手棒著酒瓶喝了起來。他還真有些怵曹飛兒,因為曹飛兒刁蠻起來會要人命的。燕東雖說是南福第二公子,但曹飛兒在京城曹家來說那是掌上明珠,從來在曹家都是享受著公主般的待遇。

咕畢……咕嚕……

……

燕東在硬撐著喝到第二瓶才灌進去一口時終於沒憋住,直接現場直播了。而且,人歪歪斜斜的就要倒下,一旁那個臉上有著小雀斑的女子趕緊過來半扶住了他。

「燕東,上!上!再繼續,你再喝上一口就能搬倒他了,加油,加油1曹飛兒醉眼迷糊的大叫著,好像一啦啦隊隊員,在桌邊就差手舞足蹈了。而且」身子硬擠在了葉老大身旁,那不大,但相當堅挺硬實的胸峰子在葉凡的側手臂旁磨蹭著。感覺到了一陣子柔軟,葉老大心血起伏」下邊不雅的差點就翹了。

「我……我再喝……」燕東手晃悠著去抓酒瓶子,叭一聲刺耳的聲音傳來,這廝連瓶子都沒抓祝那是徹底暈菜了。

「燕東輸羅,燕東輸羅,咯咯咯…………」曹飛兒拍著手大叫了起來,興奮得小臉通紅,一雙嫩手在葉老大的胸脯上像是抓癢一般擂個不停,不知是酒醉成的還是怎麼的?而且」曹飛兒那手有時不小心就會抓到下邊去了。反正葉老大被她激得下邊差點就擦槍走火了。

「燕少,我扶你回去。」這時,趙海經理陪著一個平頭年青人進來了。那人趕緊半摟著了燕少怕他摔倒。

「回……回……」燕少頭暈暈」手晃蕩著指著門的方向,連話都講不利索了。

「老闆,埋單1曹飛兒喊著笑道。

「晚是打個八折!大家都發是不是?」趙海看了一旁的賬單一眼笑道。

「我來,趙經理,算我頭上。」平頭青年一邊扶著燕少,一邊掏錢包。

「今晚上是葉……」趙海本想說是葉書記請客,不過,平頭青年卻是冷哼一聲」打斷了他的話,說道,「趙海,尼丫的欺負我鳳家人出不起這倆破錢是不是?」

「邱……邱總,不是……」」趙海可是有些急了」這錢是燕少剛才交待一定要葉凡付的。要是給平頭青年搶著付了款等下燕少還不拔了自己這身人皮。

並且,晚上這餐東東加上請的歌舞演員,樂師們可不便宜,剛才趙海問了一直櫃檯,說是總計接近30萬。主要是皇家龍炮太貴了。不過,平頭青年耶經理顯然被激怒了」掏出一張卡扔了過去,哼道:「馬上刷了,不然」以後你們華勝我們鳳氏客人是不會再來了。」

「晚上的錢是我付的,老弟,你改天吧。」葉凡斜瞄了這傢伙一眼,出聲故意刺激他道。

「你丫的算毛啊,快點刷了。」邱經理大喊道,生氣了。

葉凡聳了聳肩,說道:「既然這位硬要搶著付,那咱不好意思了。

趙經理,你也看見了是不是?」

「嗯嗯,看見了,看見了1趙海只好硬著頭皮拿著卡安排人去了。

「對了,等一下,這幾位姑娘估計要休息,有沒總統套房?」葉凡問道。

「總統套房沒有,但是,我們頂層有最高級的套房式貴賓房。葉書記要吧?」趙海問道。

「要一套!這錢我來付1葉凡點了點頭道。

「我邱華付不起是不是?一起結了。」平頭邱華斜了葉凡一眼,滿眼的不屑樣子哼道。

「也行1葉凡點了點頭,心裡早偷笑開了。估計燕少等來后那臉色絕對好看的。

邱少扶著燕少等人走了,葉凡正想叫人把趙四等人弄進房間這時,門外露出一張清純的臉頰來。

「我表姐呢?」宋貞瑤問道,掃了一眼,終於發現了曹飛兒。

因為曹飛兒就是宋貞瑤的表姐。

「在這裡,你來了就好的了,咱們一起把她們弄上樓去。」葉凡答道。

「嗯1宋貞瑤應了一聲,一人拉扶著一個坐電梯上了頂層的豪華貴賓房。

的確豪華,一個大套間,四室兩廳,每個房間都帶有衛生間。大廳也相當的大,酒櫃、吧台,音響、小會議桌以及書房都有。

當然,價格也不便宜,聽說一晚上要一萬多塊。

「貞……貞瑤,過得好嗎?」好不容易伺候著兩位大小姐睡下了,葉凡跟宋貞瑤靜靜苒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兩人面對面前沒說話。電視倒是開著,宋貞瑤假裝在看韓劇,不過,葉凡知道她那眼睛根本就沒盯著畫面,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你說呢?」宋貞瑤別過臉去,不理睬某人。

「你現在是省台「樂樂天,的主持人了,成名星了,呵呵,恭喜你一下。」葉凡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還不是你們這些當官人手下的hu貞瑤譏諷著哼道,面朝著電視機。

「貞瑤,我……」葉凡厚著臉皮挨坐了過去,發現宋貞瑤並沒挪開屁股,這個,就是女人發出的信息。像這種情況下男人只要厚臉皮一點,一般來說是不會遭到k色狼的。所以,葉凡這廝在酒勁下膽子也大了,伸手過去拉宋貞瑤。小葉同志相信,女人是用來哄的騙的。只要一親熱,什麼都解決掉了。

「拿開你的臟手,噁心1宋貞瑤毫不客氣,皺了下好看的彎眉頭,一巴掌拍掉了葉老大的狼爪子。

「呵呵,我這手,剛洗。」葉老大陪了陪笑臉。

「心臟能洗得掉嗎?」宋貞瑤扁了扁嘴,眼不斜視。好像身旁沒這個人似的。

「我心是髒了,髒了」亨1葉老大火了,到酒櫃里開了瓶酒自己搞開蓋子就喝了起來。

「臭死了,拿外邊走廊喝去。」宋貞瑤還是目不斜視的盯著電視中的崔什麼的明星,嘴裡叱道。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哼,我找小四喝去,剛好飛兒也在,醉了正好來個那啥的1葉老大火了,踉踉蹌蹌像武二郎一樣上了「景陽岡,。岡上有一鋪大床,寬度足有二米五左右。因為這是豪華貴賓房的主室。賓館搞來就是給客人搞雙飛活動的。

此刻,趙四跟曹飛兒正躺床上迷糊著睡去了,一身的酒氣。看著兩美躺床上,葉老大艱難的咽了咽口水,在床對面的三人沙發上斜躺了下去,舉起酒瓶自吹自樂了。

半個小時后,葉老大暈暈的躺在椅子上想睡。不過,這床上躺著兩姑娘,不方便。葉凡站起來走向大廳,他也想探探宋貞瑤的韓劇看完沒有。

哪知,剛進大廳就聞到一股濃烈的酒味兒。難道貞瑤喝酒了,她好像從不喝的?葉老大心裡疑惑著,往茶几處掃去,發現擺著一個高腳酒杯,裡面還有一半紅酒沒喝進去。再往沙發上一瞧,頓時,葉老大傻眼了。

宋貞瑤那臉色艷若桃hu,本來皮膚就白,臉上卻是紅得能滴桃色來。脖頸處又泛現一些白色,這樣白裡透紅。而宋貞瑤的胸脯不是那種超大號型號的。只能屬於豐等型號。

不過,看上去相當的硬實堅挺。此刻宋貞瑤正斜躺在沙發上,嘴裡噴著酒氣,胸脯稍微有些劇烈的起伏著。那雙清純高貴的眼神此刻變成了波斯貓一般的蕩漾著一股子能融化世上所有雄性牲口的春色。

而鞋子也給她不知丟哪裡去了,老天,連襪子都給她錄了不知扔什麼地方了。也許是喝了酒後身體發熱,襪子脫了,而外套也給脫了扔沙發邊。

實際上就穿著一件白色的薄毛衣,身材是玲瓏曲現,隨著呼吸,如蛇樣有輕輕的顫慄。

貴妃醉酒!

葉凡心裡頭不由得閃現出了唐代大美女楊貴妃喝醉后的形象來。難道老子就是唐玄宗。

唉……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hu相映紅葉老大自念了一句,彼為情搖頭,這是何苦?

「不會喝喝什麼?高麗棒子有什麼英雄帥哥,還是咱們華夏人豪氣。看高麗棒子的肥皂劇也會喝醉。」牛凡嘆了口氣,過去輕輕的摟起了宋貞瑤正想進房間。

看了看趙四跟曹飛兒的房間,那邊床雖說大,但已經有兩個了。葉凡也就換了個房間剛推開門,低頭看了一眼,又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