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一十章蘭闐竹的惡毒咒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蘭闐竹的惡毒咒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裡癢,你給揉揉。」趙四迷糊著眼,老天,指頭點著的居然是胸脯那塊地兒。

「我叫貞瑤給你揉揉。」,葉老大儘管嘴裡直流口水,不過,還是甩出了這句難捨的話來。主要是隔牆有耳不好辦事。

「哼!是不是你的貞瑤妹子在,不敢1趙四突然哼了一聲。

「我有啥不敢的。」,葉老大苦笑了一聲,不過,趙四坐懷裡很不老實,那渾圓的屁股一直在亂扭擺著。葉老大那啥的玩意兒不經意間就不雅的自個兒起來了。

「是嗎?」,趙四眼裡雖說醉意濃濃,但眼裡彈出的滿眼的不屑和輕視。

葉老大怒了,心說老子有啥不敢的。這傢伙終於伸手了,還有些顫慄,終於罩在了一直神往的大山上。對於趙四的大山,葉老大神往已久。因為,趙四的大山底盤厚重重,渾圓而大。而且,峰頭並不像生過孩子的婦女那樣的軟耷。葉老大那大手掌只能罩住半山腰,下邊的山底下壓根兒就無法觸及。

真他娘的爽勁……葉老大在心裡嘆息了一聲,雄性菏而蒙如潮樣涌了出來。

「我的跟貞瑤比哪個更舒服?」趙四斜瞄了葉老大一眼,居然問出這話來,媚眼如絲,看之令人噴血流鼻了。這哪還像平時眼高於頂,風華絕頂,對誰都愛理不理的京城趙家的小四。

「各…………各有千秋……」葉老大可不敢在這裡埋汰宋妹子。

……哼1,趙四不滿的扁了扁嘴,「怕她了是不是?」,「你的更舒服一些。」葉老大作賊樣看了看門,沒發現有什麼動靜才說的。

「哥,你還不回來?」這時,屋裡居然傳來宋貞瑤的慵懶聲音。

「不準回去。」,趙四叫道,一雙眼盯著葉老大像個鬧脾氣的小孩子盯著的。

「回去睡好不好?」,葉老大輕聲問道,這腦袋真是感覺很大。

「不準1趙四咬了咬嘴唇,哼道。還伸手重重的把葉老大的巴掌按在了自己胸脯上。以前趙四跟宋貞瑤可是被人稱為水州四美,四人關係情同姐妹。嗯不到喝醉后兩人居然鬥起來了。

「我要喝水1,曹飛兒居然又來湊熱鬧了。

「唉……」,葉老大苦笑了一聲,強硬的抱著趙四回了房間。又是一陣子忙活端水倒茶的,這苦日子過得真他娘的爽勁。

「我還要喝?」,這時,宋貞瑤扁了扁嘴叫道。

「別喝了,你們都大醉了我一個人都伺候不過來了。再喝要是吐得一塌糊塗那怎麼辦?你們都是女孩子,很丟人的。」,葉老大趕緊勸道。

「我不怕1貞瑤鬧脾氣了,雙手晃著葉老大的手臂像個要糖豆吃的小女孩子,能軟化任何牲口的心。講完后還略顯得意的掃了趙四一眼。

「要喝一人一瓶。」,趙四感覺老大姐身份被挑戰了,那眼盯著宋貞瑤,挑釁味兒相當的濃。

「好啊好啊,每人二瓶,我來開……酒。」曹飛來又瘋狂了搖搖晃晃爬了起來去拿酒。

「給我老實呆著,哥去拿1,葉老大知道這事無法擺平了,只好去開了一瓶拿了幾個瓶半過來。

「我幹了四丫頭。」以前宋貞瑤叫趙四叫趙姐或四姐,晚上好像中邪了似的,居然叫,四丫頭」這稱號可是趙寶網對趙四小姐的專用名詞。

宋貞瑤咕嚕一聲一口居然干進去了一杯紅酒,老天,那一杯可是量不少的,估計有四兩。貞瑤那已經有些退色的臉又開始潮紅了起來。喝完后盯著趙四,還之又挑釁。

趙四一聽果然火大了,指著貞瑤喊道:「一杯算什麼,吹瓶1,「好啊好啊,吹瓶好,咱們各吹一瓶。葉凡敬我們的他個人三瓶。」曹飛兒拍著手掌好像吞了「偉弄」大叫了起來。

「不行不行,三瓶我哪能幹進去,網才喝了三場酒了。你們也別喝了,等下大家都醉了沒人照顧著。」,葉老大此刻沒有了一點色心,真想趕緊逃之天天。三個名門千金真要干出什麼糊塗事來葉老大那腦袋再大也得疼死過去的。

「男人能講不行嗎?」趙四咯咯咯像個妖精一樣大笑了起來。

「嗯,男人就不能講不行?」,宋貞瑤也瞟了葉凡一眼哼道。清純全沒了,這一刻宋妹子就像個下到凡間來,偷食,的瑤池聖女。臉蛋紅潮如火,對男人可以說是,必殺,。

「對對對哥不行就站旁邊倒酒就走了。我們三姐妹喝喝喝1曹飛兒吐字不清了。

「老子什麼不行,媽的,幹了1,葉老大生氣了,被三個妞給輕視成如此,哪能忍得祝

還真是瘋狂,三女像是鬥雞一般互相喝著,你一杯乾進去她一杯必干進去。葉老大就得干三杯。這麼一來二去,就是李白這酒仙轉世也頂不住了。

葉老大拚命的逼出內勁想化解一點點酒力,不過,最後,還是英勇的,掛了」他倒下了,在倒下的那一刻,他看見了六條粉嫩的腿相互糾纏著就橫在自己眼前。而且,那神秘的山谷和高聳的山峰半隱半顯,葉老大沒把持住勇敢的倒下了。不知是倒在山峰上還是山谷下的。

葉老從只感覺作了個粉紅的夢……

夢是這樣的……

兩截粉嫩中還有一處幽谷,兩點殷紅像草莓一樣向著自己盛開著。葉老大歡快的跑著去采草莓。伸舌頭舔著,感覺這草莓還別有風味。雖說並不甜,但是,特別的滑膩而舒服。

一陣子痛楚,一座大山壓得葉老大喘不過氣來,他終於醒了。

他發現了什麼?

又是六條腿橫七豎八著全達拉在了自己身上。

「我這是幹了什麼,應該沒幹什麼荒唐事吧?」,葉老大一驚,再次看了看,頓時差點暈菜了過去,他猛不丁發現自己好像是光著赦廝嚇得趕緊拔開了六條腿,從六條腿下邊爬了出來。

石榴裙就是這味道,好像也不咋的。葉老大感覺氣悶,晃了晃頭還是疼。不過,葉老大發現三個妞的睡衣倒都在身上,雖說有點亂,偶爾還有漏些春光,但都還在身上的。

正想扯起被子給蓋上,不過,那六條腿橫得亂不好蓋,只好輕輕的拔了幾下腿想擺正位置給蓋上被子。不過,等把腿輕輕的拔開後葉老大差點叫出聲來。

為什麼?

因為,他發現被單上居然撤落著斑斑殷紅,那殷紅像梅hu一般艷麗得能讓葉老大發傻。這廝狠狠地扭了自己大腿上的肉一把,晃了晃眼,發現真是殷紅,這個,啥情況葉老大腦子再愚笨也能推測到。為了證實,葉老大又翻開被子看了看,發現被子上果然也沾得有一些斑斑落hu

「完了,是不是三個都給我給辦了?」,葉老大心裡痛苦的叫了一聲,再施出鷹眼觀察了一陣子,坐沙發上又抽了一根煙。最後琢磨出一點端倪來,那就是八成就地正法了一個,應該不會是三個,那個也太邪門了一些。不過,葉老大琢磨了許久都沒瞧出到底是哪位被自己正法了。

這廝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身子骨一凹嗦,趕緊跑到另外的房間把那潔白的被單和被子都整了過來。手忙腳亂的把那殷紅的被單給換了,這才鬆了口氣。

「完啦,到底辦了誰?」葉老大一直在問著自己。不過,這個不方便檢查,葉老大當了一回悶葫蘆。覺得這裡已經是是非之地,趕緊打了電話把蘭闃竹妹子吵醒了過來,自己交待了一番后說是有急事要辦,很沒風度的就那樣子想溜了。

「幹了壞事就想溜啦?」,蘭闃竹可是不好騙的,用審視的目光盯了葉老大一眼。

「說笑了,幹啥壞事。我也喝醉了,網扶她們進房間就打了電話給你。你看看,你們這些人啊,就是喜歡把我們這些硬氣爺們當什麼了?君子愛色,取之有道懂嗎蘭妹子?」葉老大裝得一臉的道貌岸然,說道。

「是么?」,蘭闃竹看了看床上,又翻了翻被子。沒發現什麼痕,不過,蘭闃竹可不好騙,「哼道,「硬爺們,行!幹了壞事要勇於承認。這壽是爺們?」

「幹什麼了,你這心裡就是有些猥瑣。

我葉凡是什麼人?」葉老大硬著頭皮還反教幣起蘭闃竹來,「我走了,你照顧著她們。

「真幹了不承認你那個地方永遠翹不起來1,蘭闃竹下嘴可是陰毒。講完后才感覺這話也太那個「粉紅,了,蘭闃竹畢竟是未婚的姑娘,華臉一下子就紅了。

「哥永遠是翹的!要不你試試?」,葉老大甩下一句狠話逃之天天了。

「你個混蛋!下三爛的痞子1,蘭闃竹操起一個枕頭砸了過來。不過,葉老大早施展開輕身提縱術到了門外。

「這混蛋,這速度,絕對可以拿世界冠軍。」蘭闃竹罵了一句。

「不會翹?不可能吧,這咒語也太他娘的狠了吧。」,進車子時葉老大望了望頂樓,苦笑了一句,還朝著那頂樓比了個boc。

「唉……到底是哪位被我胡亂給正法了,老子冤!不會是哪個來了,老了啥事都沒做。只是給吵得到處撤落罷了。」,葉老大最後羅嗦了一句開車走了。當然,這個理由好像也說得過去。葉老大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解自己心寬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