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要砸省軍區大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要砸省軍區大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經理,豪華貴賓房丟了一桌被單和床單。」華勝酒店一個漂亮的女服務員一臉凝重彙報到。

「是不是英國皇室們也經常用的那種品牌的?」經理皺了下眉頭問道。

「嗯,伊利沙紅牌子的。相當的貴,一套床上用品要三萬多塊。」服務員有些擔心樣子,就怕被趙經理罵了。這個損失在賓館里可是大事件了,涉及幾萬塊的賬。因為,四女都走了,趙經理還不知道,正想向葉老大請安一下。

怪事,葉書記家裡缺床單不成?哼一聲我們賓館送一車過去都行。趙海經理儘管疑惑,不過,那臉一圬卻是哼道:「我知道了,換一床就走了。還有,這事不要再亂講,估計是客人喝醉了給扔了。」

「我知道了,不會亂講的。」女服務員趕緊說道。

趙經理考慮得真是周到,就怕這事傳到葉老大耳里那還了得。人家背後支使人要整自己也是很容易的事,趙經理可不敢去觸這霉頭。

天還沒大亮,葉老大心裡有鬼。而且,相當的愧疚,對自己的極端不久責任相當的鄙視。他坐在車裡默默地抽著煙,感覺相當的煩燥。於是掏出手機打了電話給張強,問道:「昨天晚上跟梅司令喝得怎麼樣?」

「開始的時候人多,我們只是聊一些有趣的hu邊新聞。後來梅司令又反請我喝茶,就咱們倆個。」張強淡淡笑道。

「事情應該成了吧?」葉凡問道。

「有六成可能才,不過,梅長風也很難搞定。開始時一直在裝傻,後來我生氣了。擺在了檯面上他才點頭的。」張強說道。

葉凡嘴裡暗罵了一句老狐狸,嘴裡問道:「怎麼說?你不會是跟他直接交易了吧?」

「差不多,我跟他說。省軍區招待所成了紅蓮河的攔路虎。葉書記你在大力整頓紅蓮河。紅蓮河建設搞好了,對於獵豹以及藍月灣的將士們來了都有好處。

因為軍官小區就建在紅蓮河邊,如果一垃圾河整天聞著也受不了是不是?這個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不過,梅長風點頭說是」但是,針對省軍區招待所並沒發表看法。

比如說是應該拆了還給紅蓮人民什麼的話。我一看有些生氣了,最後下了一劑猛葯。我說,如果a師要長期借用獵豹訓練潮就得先把省軍區招待所的事擺平了。

梅長風聽后一直盯著我,我還伸手指指了指天說道。招待所拆除協議一完成,那邊的事我包了。

梅長風終於點頭說是省軍區招待所應該拆,而且還放了幾句屁話,說什麼地方為軍隊服務,軍隊也得為地方建設出力的什麼的。

反正是用話遮醜了,這老傢伙,我沒丟出獵豹訓練場時他不點頭」這利益一拋出,他馬上點頭了。我的隱晦意思他肯定懂了。」張強笑道。

「利之所然,正常。」葉凡笑了笑,心情也放鬆了許多。這廝就靜靜的坐在車裡,那車子就停在華勝大再店一個偏僻的側面。因為,這廝左思右想之後決定在酒店外邊守株待兔。等下估摸著八九點時蘭闃竹她們會出來的。

女人這個東西,如果是初次破瓜。而且,還是在胡亂中破的瓜,那強度太大了。女人一般來說都會被傷著,到時走路什麼的肯定會有些不自然的。

葉老大守著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到底是哪位被自己,正法,了。爾後找個機會負負責任。要打要罵要要剮要煮什麼的都行。

當然,葉老大知道自己這責任負不起。因為」不過,作為一個男人,承如蘭闃竹作講過的。幹了壞事要勇於承認。

即便是這責任負不起也不能裝聾作啞,那是畜牲。這是一個態度問題,葉凡相信」她們這種都有傲氣的女子,絕不會不依不饒的。

早晨七點鳥兒在省軍區招待所那幽靜的hu園裡鳴叫著,似乎在感謝軍區領導為它們創造了這麼一個難得的城中樹林窩子。

其實,省軍區招待所建了不少年頭了,當時地盤可是不值錢。所以,地盤是相當的大。裡面環境的確幽美,經過一代代軍隊領導的建設,省軍區招待所外表看上去樸實而無華。

實際上裡面的裝修絲毫不輸給五星級賓館。而且,像嶺南大軍區司令喬橫山這種級數的領導來住的地方估計跟總統套房比也不會差板到什麼地步的。

當然」裡面裝修是趨向于軍人風格的。比如喬橫山此人很喜歡紅軍時代,所以」他的專用房間里裝飾得有很多紅軍當時的遺物。比如八角帽子,五角星,草鞋等,這些東東還真是真貨,絕不是山寨貨。

梅長風睡了個舒適的覺,因為張強這邊的事即將搞定。只要獵豹首長一點頭,喬橫山那邊梅家已經作通了工作。那自己即將到第二集團軍指導工作了。而且,聽說如果a師能組建成功,到時在各大軍區軍演中出了成績,馬上就可以升藍月灣基地副司令員了。

當然,梅家的打算不在於藍月灣基地副司令員,那也不過一個少將位置。梅長風的長遠打算是基地司令,那是真正的中將位置。

以前是趙家的趙括坐的。人家趙括屁股一轉就到燕京軍區任第一副司令員了。估計再過得幾年調個頻道,軍銜升到上將到某個較差一點的大軍任正職,也算是跨入軍界真正的高層行列。

對於一個軍人,這差不多是最高榮譽了。

梅長風打開窗戶透了口氣,正準備關窗戶時外邊突然傳來一陣嘈亂的大喊聲。「還我河道,我們不要洪水,我們要安呢……」外邊人就在喊叫著這個。梅長風仔細一聽,感覺人數好像還挺多的,有點請願的架勢。

梅副司令到房間拿了一個軍用望遠鏡出來,,陣仗搞得的確相當的大。男男女女都有,似乎是街坊鄰居扎堆了。人數估計不下千來人,把省軍區招待所的大門都站滿了。雖說聲音很大,一個個舉著手喊著,但也沒什麼過激的表現。

比如說砸門什麼的,當然,叫他們砸他們也不敢砸。因為,一聽到動靜,軍區里保護首長的十來個兵蛋子在一個上尉連長帶領下早擺開了龍門陣,一個個拿著槍,一臉威武的虎視著對面一千多號群眾。

當然,這,群眾,得加上引號才對。梅副司令心思一轉就明白了,敢情這個就是葉老大搞的人民「武裝,請願了。張強無非要的就是自己的一句話。還真別說,經這麼一鬧騰,倒也幫了自己忙。梅長風心裡倒是暗暗感激葉凡這傢伙還真會整事兒。

如果沒這陳陣仗直接跟胡中明說這事兒人家心裡不痛快,有了這茬子事自己也好順水推舟了,倒也理直氣壯的。

不過,梅司令沒有動。他在等,因為,胡中明還沒到。相信現在胡中明應該接到彙報了。估計還得十來分鐘就會到了。

「還我們河道,你們把河堵了我們就要被水淹,還我們河道……」這喊叫聲此起彼伏著。

不久,市公安局接到省軍區電話,說是有一夥刁民在大門口鬧事。要求市公安局派出警力把人給勸走。不然,發生了什麼意外的事要市公安局負責云云。

盧偉當即答應了,下了命令。不久,開來了幾輛警車,下來一夥威風的幹警。不過,這伙幹警發現人群並沒有騷動狀況,也就擺開一條人牆堵在門邊看起熱鬧來了。看那架勢,他們對付的好像不是老百姓而是防止軍人下狠手似的。

當然,市公安局的負責人也裝裝樣子在勸說著。其實,不用盧偉同志交待,這些幹警們恨不得老百姓真砸了省軍區那招待所。因為,此刻他們恨省軍區的某些同志入骨的。

前次省軍區的馬處長帶人堵市公安局大門的事哪個幹警還不曉得?今天能看到有人鬧事,幹警們自然心裡痛快著了。

果然,才幾分鐘,一陣刺耳的警報聲響起。胡司令跟吳副司令委車子快速趕來了。而且,後邊還跟著兩輛大卡車,上面跳下了一排排的軍人。

「肯定是當官的到了。」這時,一個老人扯著他那嘶啞的嗓子大喊了一聲。

「我們要安全,我們要河道……」人群開始向胡司令的,坐騎,圍了過去,一邊擠一邊大聲喊道。不過,門被幹警們堵了,胡司令的車子居然都進不去。

「閃開,讓首長的車子進來1先前的上尉連長喊道。

「不能閃,不然,他們衝進去就麻煩了。」這時,市公安局刑警隊隊長向明輝故意大喊道,幹警們一聽就明白了,全形成人牆堵在了門口。不要說車子,就是人也擠不去了。

「成何體統1胡司令和吳副司令都鐵青著臉下了車子,在十幾個威武軍人相護下走向了門口。

一個老人擠了上去,大喊道:「首長,我們要求講話。」

「滾開1胡司令旁邊一個粗臉上尉估計是脾氣較火爆,一把擱去,只是想把老頭給擱開罷了。哪知那老頭嚓一聲居然摔倒在了地下。

而且,頓時,有鮮血從褲管處流了下來。雖說不多,但那一點艷紅卻是刺激了人群。頓時炸窩了,有人喊道:「軍官打人了,省軍區的軍官打人了!欺負咱紅蓮河的老百姓,街坊們,一定要嚴懲肇事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