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時,不知誰在人堆里大聲喊開了。幾百名年輕人擠了上來。向胡司令擠壓了過去。群情激奮,向隊長一看,趕緊過來排開人群把老人送向了醫院。

人群中喊聲很響亮,但是,群眾的反抗並不十分激燥。胡司令在軍官們相護下終於擠進了招待所大門裡。滿頭大汗地也顧不及擦臉了,一口氣爬到了梅長風住的房間。

「進來吧,怎麼回事?」梅長風拉長了聲音哼道。胡司令心裡一眸子鬱悶和煩燥,進到房間後行了個軍禮才說道:「一夥混子在鬧事。」

「混子,是嗎?剛才好像聽說什麼老人被打傷了。這是誰幹的,你就不怕事鬧大,軍區的槍不是對付人民的?簡直是亂彈琴嘛1梅長風板著個臉,一頓板子就打在了胡中明屁股上。

「到底怎麼回事,講清楚。要不我們上邊派個調查組下來。」梅司令哼道。胡中明也覺得有點點怪異,像首長遇上這事兒一般不會管的。往往都是叮囑下屬把事擺平就走了。

「我估計是紅蓮區的葉凡在作梗,不然,怎麼會這麼剛好。你一到他們就來鬧事了。太不像話了,一直埠著我們拆了臨河的樓,說是要拓寬紅蓮河。這樓可是建了不少年頭了,憑什麼要我們拆樓。要是真拆了,以後首長們到招待所連個娛樂項目都沒有了。」胡中明相當憤怒的彙報起工作來了。

「葉凡,他有那個膽子?」梅長風從鼻腔里哼出一聲后,斜了胡中明一眼,說道,「你是省委常委,葉凡什麼級別的?」

「正廳1胡司令鬱悶得很,就怕人揭這短處,自己堂堂一個副省級的常委居然擺平不了一個打了擦邊球的正廳級幹部,這多丟臉。嗯不到這短卻是梅司令揭的,胡司令憤怒也沒辦法。

「哼1梅長風冷哼了一聲」拿起茶喝了一會兒,才說道,「如果天天這樣吵下去也不是個事兒。你們到底佔了人家河道沒有?如果真佔了就還給他們。」

「是佔了一點。」吳副司令見胡司令難以啟齒,在一旁答道,「不過,首長,這樓又不是我們手頭上建的,也不能怪我們是不是?」

「現在不是你在管嗎?你不管誰管?按法律上來說,咱們的理由也占不住腳。」梅長風「哼了一聲,突然大手一揮哼道,「拆了還給他們,咱們作個表率」免得整天唧唧歪歪讓人戳我們脊粱骨。這招待所都住得不安寧。」

「首長,拆了我們沒地方再建娛樂項目了。我們省軍區招待所還擔負著附近幾個省軍隊老幹部療養的重任,沒有幽靜的環境」一個娛樂項目都沒有,老幹部還不得罵死我們了。拆樓的事萬萬不可?」吳副司令見胡司令向他使了個眼神,那是硬著頭皮頂上去了。

「你是首長還是我是首長?」梅長風也有些怒了,冷哼了一聲,。氣重了不少。瞄了兩個傢伙一眼,哼道,「你們這是違章建築,人家真要告上法庭還不得打我們軍區面子。到時喬司令真的問起來」你們怎麼交待?所以,不如趁早作個表率,也能留下個好名聲。」

「梅司令,真要拆?」胡中明嘴裡可是帶有點情緒了。

「拆1梅長風感覺老梅家是不是真不頂事了,這兩貨居然聯合起來想硬扛。梅大司令真是生氣了」口氣特別的冰冷,就說了一個字。

「好吧1胡中明想了想,只好點了頭。

「梅司令,拆可以,就是那個補償方面是不是得紅蓮區政府出一些。我們肯定得把旁邊的地兒盤下來再建一座新樓。所以,上頭能不能拔些款子下來。」吳副司令說道。

「拔款」今天估計都難了。你不看見了,軍官家屬樓可得hu不少的錢。還要醫院學校等配套工程,那一樣不砸錢。估計沒有個幾千萬是弄不下來了。」梅長風說道」看了臉色有些難看的胡中明一眼,又說道「……不過,補償方面你們可以跟紅蓮區政府談談,這是你們的事。至於說軍區拔款的事就不用想了。但是,你們可以跟藍月灣基地林司令以及第二集團軍的猴平,還有獵豹的首長商量一下嘛!叫他們均點給你們就走了。」

「到嘴的肉他們不可能再吐了來的,你也知道,下午時我們叫他們分些房子給我們都不肯,要錢,怎麼可能?」胡中明說道。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人挪活樹挪死,你們不會是樹吧?」梅長風哼道。

「那好吧。

」胡中明點了點頭。交待了吳副司令幾句,不久,吳輝勤下到大門口解釋了一下,人樣終於散去了。下午的時候,省軍區吳副司令通知衛初婧可以談談拆樓還地的事。

衛初婧馬上到了葉凡辦公室,把這事說叨了一遍。

「估計他們會要求補償的。」葉凡淡淡說道。

「我也擔心這個,如果是補償幾十萬那還好說,就怕他們漫天要價那就麻煩了。」衛初婧說道。

「先談,至於錢的問題你跟張區長商量一下。大方向就是不要超過200萬。」葉凡定了調子,衛初婧出去后直奔張凌源辦公室了。

張凌源一聽說要出錢,那眉頭馬上皺得老高了。不過,想想不出錢人家怎麼可能退地盤。

而且,人家能退已經不錯了。張凌源心裡暗暗納悶,著實有些佩服葉老大居然能說服省軍的領導答應退地盤。

至於早上鬧事的事也早傳到張凌源耳里了。他心裡明鏡似的,知道肯定是牛老大幹的好事。這廝也暗暗佩服葉老大,居然敢跟省委常委玩這種傻子也能猜到的把戲。不過,還真有效,最簡單的把戲倒是逼出了省軍區退地盤。

張凌源又哪裡知道這裡面梅長風的作用,不然,你群眾鬧死過去估計省軍區都不會鳥人的。

「我說盧偉,你丫的叫人這戲也演得太真了吧?」葉凡淡淡笑道。

「嘿嘿!不真怎麼行。那老人家的確是被他們弄倒在地的是不是?只不過我早叫人弄了些血給他帶著的。」盧偉乾笑了一聲。

「血!是狗血吧。我記起來了,好像在魚陽時你跟齊天就給我身上塗過一次。」葉凡說道。

「那次的是狗血,這次的還真是人血。當然是從醫院血庫搞來的。要演戲就得演得真實些,不然,省軍區那伙人也不好唬弄的。穿幫了對我盧偉的名聲可是一大打擊的。」盧偉說道。

「你就,貧,吧。」葉凡哼道。

「大哥,聽說省軍區讓步了?」盧偉問道。

「讓是讓了,不過,還得談判,是關於補償款子的事。我有些擔心他們會漫天要價。」葉凡說道。

「怕毛啊!他們真敢漫天要價,我們不妨再重演一次戲。而且,那老人家還在醫院躺著的,省軍區就牛逼啦?」盧偉哼道。

「說得也是,他們如果真要敲詐的話我們也不是軟蛋。要鬧就鬧個痛快。那老大爺就是一枚很好的棋子,你叫人交待好。趁梅大司令還住著,估計胡中明也得考慮影響是不是?」葉凡笑了。

「這事我早交待了,那老大爺跟我一個親戚有親戚。只要能用得上,大哥招呼一聲就走了。到時真不行,我姑姑都可以出面。咱們說來也是傷者家屬是不是?」盧偉說道。

「不要麻煩你姑姑了,這事我們自己擺平。」葉凡說道。

「你是說那人叫葉凡?」電話里一個男子聲音哼道。

「是的,趙四跟他還摟在了一起喝酒。媽的,我都想上去踢死那狗日的,敢打趙四主意。難道不知道趙四是張哥的人嗎?膽大包天了?」燕省長的兒子燕東罵道。

跟他通話的人叫張一棟,是京城老張家的大兒子,現在財政部任職。此人有意趙家趙佳瑤,也就是趙四小姐。知道趙四在南福省做生意,而張一棟人又在京城工作。一時有些鞭長莫及。因此,交待好友燕東,照顧,著點。名面上叫照顧,實際上就是監視的意思了。

「後來怎麼樣了?」張一棟冷哼道,已經腳意。他早把趙四看成了自己的禁肉,哪能讓葉老大去染指自己的女人。其實,趙四對他有沒意思就趙四知道了。

「後來我醉了,不好意思,沒看住他們。聽華勝的趙海說是他們開房了。」燕東故意說著,並沒講出到時宋貞瑤來接她們去開房的事。燕伎上知了。

……

燕東果然聽到了從電話裡頭傳來的好像什麼被砸了一下的刺耳聲音。

良久,張一棟哼道:「你給我查查,那天晚上是不是在一起。」

「開房是真的,不過,有沒在一起這個趙海經理說是早上六點才看見葉凡從房間出來開車走了。」燕東用心其毒。這話講出來了那不是明擺著講葉凡跟趙四就呆一個房間,晚上都在一起,早上才離開。傻子也能猜到男女晚上湊一塊能幹出什麼好事來?

「我知道了。」張一棟別看他才30,但人相當的冷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