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我葉大帥不喜歡梅長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我葉大帥不喜歡梅長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說葉幾有個弟弟就在財跋部上班,叫葉子奇,「燕東又漏出一消息來。張一棟在財政部,燕東知道,葉子奇沒有好日子過了。老張家的勢力比自己這燕家還要強一些,要收拾一個小科員還怕沒辦法?

「嗯。」張一棟掛了電話。伸出指頭輕輕的磕了下桌子,嘴裡自語了一句,「葉子奇1

三天時間燦肖的過去了衛初婧到了葉凡辦公室,彙報談判的事。

「辦下了?」葉凡招呼衛初婧坐下后問道。

「哪有那麼容易?主要是補償款他們要價太高。」衛初婧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他們說是要求我們出面把旁邊那座用來開超市的大樓盤下來跟他們換河裡的那一塊地盤。」

「大樓要多少錢?」葉凡皺了下眉頭,哼道。

「根本就買不起,沒有800萬拿不下來。」衛初婧說道。

「800萬,咱們紅蓮區又不是開銀行的。這裡800萬哪裡800萬,撤錢玩?」葉凡冷「哼了一聲,輕輕在桌上嗑了一下。

「吳輝勤說這是最低價了,還說他們的樓剛裝修好,光是裝修的費用就不下200萬。加上地盤和樓本身的等價,絕不止800萬的。他們吃虧了,只是為了支持地方經濟建設才同意出讓的。不然,就甭想了。」衛初婧說道。

「支持地方建設,他們本來就是違章建築,居然還要漫天要價,這天下還真沒有說理的地方了?」葉凡哼道,臉色嚴肅了起來。

「有什麼辦法?胡司令人家是常委,份量重,咱們當下屬的能拿他們怎麼樣?後來我氣得站起來走的時候,吳輝勤還冷笑著說是叫我們去告,看看誰敢來拆他們的違章建築。」衛初婧一臉憤怒,說道。

「張區長怎麼講?」葉凡問道。

「苦笑還是苦笑。並且」連半句話都不敢漏,生怕給傳到胡司令耳里丟了帽子。」衛初婧說道。

衛初婧走後葉凡想了想又打了電話給梅長風,說道:「梅司令,招待所是你直管的」你能不能直接下個命令把這事擺平了。這樣七拖八推的要到什麼時候?」

「葉書記,他們能答應出讓已經夠態度的了。叫我直接逼著人家拆樓,這個說不過去。你們只是給點錢就解決了,何必這麼小家子氣是不是?我可是聽說你們紅蓮區經費可是不少的,是省里重點關注的地方。」梅長風說道。

「800多萬不是個小數目,我們那點錢撤到整個紅蓮區連個泡都難冒的。」葉凡「哼道,漸漸的已經有了些怒意。因為,他發現梅長風並沒有下狠心幫助自己」這傢伙,根本就是在唬弄自己。

「這個,我就沒辦法了。話我已經遞到」而且,他們也答應了拆樓。我是上級,也不能太不顧及下屬的態度了是不是?這事,胡司令已經心裡有疙瘩了。」梅長風說道,口氣變得冷了許多。

「那行!既然梅大司令沒辦法那就算啦?掛了。」葉凡啪地一聲掛了電話。梅長風這根本就是在過河拆橋,他認為自己的事較穩妥了。因為張強已經把批複報告遞到了嶺南大軍區喬橫山司令手中。支持梅長風同志到a師任指揮長,獵豹全力支持他的工作。梅長風肯定認為這事成了,所以態度冷淡了起來。

「張強」給喬橫山去個電話,就說咱們獵豹不喜歡梅長風這個人。」葉凡哼道。

「是不是梅長風婦卜了?」張強聲音很冷。

「狗日的,他們是同意拆樓,不過,漫天要價」要我們800萬。老子又沒開金庫。」葉凡罵了一句。

「我馬上打,應該還來得急。」張強說道。

二個小時后。

梅長風急匆匆進了喬橫山司令辦公室。

「坐吧長風。」喬橫山並沒站起來,指著對面的椅子說道。

「司令,有什麼事這麼急著把我招來?你看,這a師集訓要開始了,我正忙著。」梅長風問道。

「昨天你有去過水州沒有?」喬橫山看了梅長風一眼」淡淡的問道。

「沒有,前天晚上回來直到現在我都在部里忙著一些移交的事。」梅長風說道,看了喬橫山一眼。

「長風」這事,恐怕有點麻煩。」喬橫山看了梅長風一眼」皺了皺眉頭說道。

「麻煩?」梅長風很不理解,看著喬橫山。心說這事不是敲定了嗎?怎麼又生出麻煩來?

「你也知道這事有三個關鍵的地方,軍委和咱們這頭都沒什麼事。」喬橫山說道。

「難道獵豹那一頭變卦了?」梅長風那臉*發就陰沉了下來,一股憤怒騰騰騰地直往上冒。「要不你再跟他們舟通一下?」喬橫山不答反說道。

「太過份了,這麼重要的任命怎麼能當兒戲。這軍委的任命難道就沒權威了嗎?獵豹又怎麼樣?他不是我們嶺南軍區所屬的部隊?司令,我看這次咱們要去提提,不能讓獵豹再這樣囂張下去了。根本就沒拿咱們這大軍區當回事嘛!這事,我看是不走向軍委遞交個有關方面的申請材料?」梅長風相當的憤怒。

「軍委的任命怎麼可能視作兒戲?長風同志,你要好好想想。對於你的任命,獵豹當然沒有權利說三道四的。你現在就可以下去上任了。」喬橫山臉一板,亨道,看了梅長風一眼忍不住勸道,「你想想,到時你去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尷尬狀況。訓練場是人家獵豹的是不是?你只能指揮第二集團軍,難道還能強逼人家要把訓練場借給你。」

「獵豹不是我們軍區管的嗎?」梅長風的氣一下子難以釋然了。

「管,你看我們什麼時候管得了他們?條例你不是不清楚,軍委有正式下發的文件。對於水州藍月灣獵豹這支部隊,我們只有提供後勤補已,保障他們完成任務的權力,沒有指揮權,僅有建議權。什麼叫建議權,你可以建議獵豹把訓練場借給a師。但是,獵豹的首長也有權力拒絕。到時,咱們有什麼話說。」喬橫山遞了只煙過去,說道。

「難道就讓獵豹如此囂張下去?咱們完全可以向軍委建議收回獵豹的管轄權。」梅長風態度非常的強硬,看了喬橫山一眼,發現他不吭聲,知道這傢伙不怎麼情願。這個明擺著要得罪人的事,喬橫山腦袋進水了也不可能爽快答應的。而且,當初自己能爭取到這個職位,也是老爺子跟喬家搭成了點什麼的。

如果因為獵豹的事把這事攪黃了,喬橫山絕不會有一絲憤怒的。倒是可以另外作個大人情。要說喬家人想染指a師的指揮組建權,倒是沒有夠份量的人才,這點梅長風倒是放心的。

「司令,只要咱們肯遞交建議收回獵豹管轄權的材料,我可以請老爺子出面在軍委會議上以強硬態度提出。到時再聯繫上幾個人,你可也是軍委委員,到時擰成一股繩,我看這事八成能行。如果能全面掌控獵豹,那對於咱們這支部隊的名聲,第二集團軍辦事等方面也有著莫大好處的。不然,獵豹在藍月灣他倒成了主人,咱們倒成了沒爹沒媽的孩子。」梅長風慫恿著喬橫山。

喬橫山倒也有些心動,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尋思開了。如果真能收回獵豹,方便還真是多。首先國家對獵豹部隊是特殊優待,每年拔的特別軍費比第二集團軍一個軍還要多。

二來,獵豹的訓練場是代表著共和國軍隊最高檔次的訓練場,如果能直管獵豹,那不就等於這訓練場就屬於嶺南大軍區的了。

到時其它軍區想到獵豹訓練,那還得看我喬橫山的臉色。喬橫山一想到其它大軍區司令到時端茶遞水的熱呼樣子,這廝心裡居然也有些激動了起來。

不過,喬橫山並沒被,想象,所沖昏頭腦,想要直管獵豹,困難重重。最重要的就是獵豹好像只是個表象,那是屬於那支共和國最神秘的部隊的。

即便是自己作來軍委委員,嶺南大軍區司令。到現在也沒搞清楚特勤a組的真正狀況。只是聽說,a組的知情權在軍委裡頭那幾個頭頭手中。

喬橫山也是剛進軍委,而且,是相當費了力才進去的。大軍區司令想進軍委都相當的難,軍委委員一般是由四總部部長以及一些夠份量的人組成的。像總參,總政、總後勤、總裝備部。海軍、空軍司令員以及第二炮兵司令員。像現在,大軍區司令員幾乎不進軍委了。

喬橫山甩了甩頭,按耐住了心中的衝動。雖然這個餡餅很誘人,但是,喬橫山的冷靜空前的穩定。

擺了擺手說道:「算啦,這事既然軍委如此安排,肯定有如此安排的必要性。真要翻過來就難了,你沒看見,獵豹的最高首長是誰?不怕你笑話,就是我喬橫山到現在都不清楚。獵豹是共和國精英,再說,一直以來,獵豹跟咱們的第二集團軍也處得不錯。人家那訓練場有三成的時間是咱們在用。」

「那行。」梅長風有些怏怏然點了點頭,看了喬橫山一眼,說道,,「司令,那這事你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