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整人的機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整人的機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讓梅司令等著,不好意思,剛才堵車了。」葉凡略表歉意,說道。」哪裡的話,堵車正常。「梅長風一臉親和的笑著表示理解。看了看葉凡,說道,「我已經給省軍區的胡司令講過了,他們三天之內應該能把事辦下來。相信他們會給你們紅蓮區一個滿意的答覆的。」」謝謝梅司令對紅蓬人民的關心。」葉凡說道,幾人進了飛雲閣大廳。就在這時候,一今年青人大步過來了,老遠就沖著葉凡喊道:」是葉書記,你好。」」你是?」葉凡看了他一眼,雖說記不起來了,但人家早伸手過來了,所以,也禮貌地伸出了手。」略咯略!葉書記,你是大忙人,我哥就是葉飛宵,前次在空元寺你們可是見過的。」這時,像妖靈樣的水州四美之一的葉可可大小姐也不知從哪地兒冒了出來,拉著葉飛宵的手笑道。」噢,看我這記性,最近被紅蓮河的事搞得暈頭轉向了。對不起了葉兄弟。」葉凡終於想起來了,笑著表示謙意。」葉書記是大忙人,不怪。」葉飛宵和善地笑了笑,說道,」家父說了,我們飛雲閣會所正準備換個地方,地點已經確定在紅蓬河邊。」」來者都是貴客,我代表紅蓮區歡迎葉總到紅蓮來投資作客。」葉凡笑道,對於這種好事當然不會拒絕的。

而且,也知道,葉家在向自己示好。因為前次空元寺一戰,葉家在知道自己的能量后自然的表示罷了。葉家的飛雲閣在水州可是排得上號的老字號會所。

聽說在清朝時就以商會形式存在了。來這裡的不是高官就是巨富名流等,消費的檔次跟黃氏會所有得一比。而且,飛雲閣更注重人文方面裝飾。如果飛雲閣真能落戶紅蓮,那無異於為紅蓮的繁榮發展又添了塊大磚頭了。」只不過目前紅蓮河的清理整治好像都停了下來,家父就怕紅蓮河搞不好或者時間拖太長。咱們飛雲閣會所說起來檔次還行,客人們一見到紅蓮河如此,這個就有些麻煩了。」葉飛宵淡淡笑道。」放心,紅蓮河建設肯定會加快進度的。

正式啟動估計不用半個月了,這次停工主要是因為防洪一塊的驗收被卡在了省防辦。

我們正在做工作,一旦那邊批了下來我們立即加班加點復工。紅蓮要打造生態人文帶,京城的扶氏家族也在飛雲橋建了民族賓館。你們飛雲閣我看也很注重生態人文方面裝飾,是一個上檔次,上品位的地方。相信能搬到紅蓮河畔。在重新規刮建設后的紅蓮河融合下絕對會成為紅蓬一景的。」葉凡笑道。」家父也是看了紅蓮河的規刮方案有關方面報道才慎重作出這個決定的。我們飛雲閣也注重人文氣息,倒是跟葉書記倡導的紅蓮規刮不謀而合。而且,我們選的在紅蓮河的地點也是清朝時留下的一座老院子。到時把這邊飛雲閣有著厚重人文氣息的磚瓦拆過去,那更是錦上添花了。「葉飛宵笑道。

雙方聊了一陣子,葉飛宵說是要請客。不過葉凡示意說是江南傳媒的老總請客了,葉飛宵笑了笑說是以後再改天了。葉凡等人進了包間。」和和,水州好玩嗎?「葉凡笑著問道。」不好玩。」寧和和可不怎麼賣葉老大的面子,白了某人一眼哼道。」和和,我師傅家裡可是氣派得很的。」

梅天傑眨了眨眼吹噓道。」噢!有哈氣派的?梅天傑,今天要是講不出個氣派來看我饒不饒你?」寧和和得意的斜瞄了有些苦瓜臉的梅天傑一眼,哼道。」師傅家裡有龍床,還有貴妃床,好氣派。「梅天傑笑道,發現葉凡並沒生氣這廝才鬆了口氣。」是不是某人想當皇帝?」寧和和一句話冒出,葉老大那嘴角沒忍住抽搐了幾下。」咯咯咯,有的人啊,天生妄想罷了。當不了皇帝自然只能弄把假龍椅坐坐,過過皇帝癮唄!就像堂吉河德差不多。「這時,一旁的梅盼兒也加入了。倒葉,的隊伍中。」對對對!一個瘦削的、面帶愁容的小貴族,由於愛讀騎士文學,入了迷,竟然騎上一匹瘦弱的老馬,駕驛難得「找到了一柄生了的長矛,戴著破了洞的頭盔,要去遊俠。結果,叫一個補鞋匠的女兒替他掛刀。受了封的騎士堂,吉河德走出客店把旋轉的風車當做巨人,衝上去和它大戰一場,弄得遍體鱗傷。他把羊群當做軍隊,衝上去廝殺,被牧童用石子打腫了臉面,打落了牙齒……」寧和和極盡的譏諷著葉老大。」你們。阿,可不能這樣編排葉書記的。」

梅長風在一旁笑道。」沒事,你講的是堂吉柯德,跟我沒關係。和和,你繼續費。水表演,我就是一觀眾。」葉老大淡定得很,就是不中計,一點生氣樣子都沒有。」沒勁0寧和和扁了扁嘴哼道。對於某人的不接招也是無可耐何了。

中途時葉凡到外邊透透氣,掏出一支煙抽了起來。

這時,賀海緯打來電話,說道:「已經查清楚了。,,「有沒事?」葉凡問道。」顧則飛肯定有事,紅星渠在水州所屬的連雲市。規刮時是從連雲山上頭開始,到雞公山結束。主要是為了解決這帶農民的用水問題。按前期規刮來說是不用經過窩子山水庫的。

後來,顧則飛的小舅子陳斌發現了窩子山水庫居然能發電。所以,秘密叫人去測量過。

不過,他們發現水量在枯水季節就無發電了。

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紅星渠上,顧則飛大筆一揮,說是為了造福更多的老百姓,特地加大了規刮力度。

使得紅星渠這個本來預算只要三干萬的大工程到最後因為到窩子山轉了一圈下來后變成了五干多萬。

實際上這水渠可是長了接近一倍的長度,而且,這多餘出的一倍里程根本就發揮不了什麼作用。

因為窩子山是大山,兩邊都是樹木。這村木全靠老天降雨,即便是想澆水哪有空去澆是不是?」賀海緯說道。」那這樣看來,二干多萬都是為顧則飛的小舅子陳斌服務的了。」葉凡淡淡哼道。」當然是,我估計顧則飛在這裡面應該有拿乾股的。而且,後來顧則飛又通過一些手段弄了筆錢把去窩子山的小公路灌上了拍油路面。那裡面村子倒有一個,叫做窩子村。不過,當時窩子山下大開發,在政府鼓勵下全迂走了。就剩下二個老頭守著那片大山,為兩個老頭國家拔下了三百多萬。媽的,全是為他們那個私人小電站服務。」賀海緯講到後面非常的憤慨。」那小電站一年有多少收入?」葉凡哼道。」應該有二百來萬吧,幾個人合股的。陳斌佔大頭,估計就是他在控股了。不過,他們背地裡簽有約定,窩子山電站的主人並不是陳斌。而是一個叫宋明亮的傢伙。顧則飛想得很周到,不過,這些在我們省紀委這些同志手中只能算是小兒科了。後來一查,才知道宋明亮就是陳斌的舅子。「賀海緯哼道。」有證據沒有?「葉凡問道。」有!兄弟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賀海緯沒絲毫猶豫說道。」拿了1葉凡哼道,聲音特別的冰涼。」好1賀海緯就講了一個字掛了電話。

放下電話后,葉凡走到垃圾箱處扔煙頭。

突然聽到拐角處好像有人在嘰里哇啦聊天。

順著牆根望去,才發現居然是省廳副廳長肖銳鋒的兒子肖其正跟兩位老兄聊得火熱。

看三人那架勢,一個個滿臉潮紅,估計是喝高了。一邊聊著一邊還伸手在牆壁上亂拍著。想到肖銳鋒此人的討厭,葉老大那嘴角突然掛起了一絲陰笑。

這廝掏出電話打給了寧和和,笑道:「和和,想不想聽聽我那鋪床的故事?」

「不想,一架破床有啥好聽的?」哪知寧和和毫不客氣的回絕了。

葉老大又笑道「不聽算啦,聽說那床可是清富貴妃們用過的。而且,床上還雕刻著一段關於如何叫女人保養的清宮秘方。聽說可以讓女人在溝歲時看上去就跟三十歲的成熟女人一樣。想聽的話出來,我上完衛生間就出來跟你講講。」

「就在包廂里講吧?「寧和和果然動心了,女人嘛,哪有對這種能保女人青春永駐的玩意兒不上勾的?」不聽拉倒,包廂里太悶氣了。」葉凡哼道。」那好,我出來,你在什麼地方?」寧和和小聲問道。」過道的拐角處,我在這邊抽支煙透透氣。「葉凡說道。」那你等著,我馬上出來。」寧和和說道。

葉老大幹聲一笑,閃進了一旁的洗手間。

相信以寧和和的妖靈可愛形象,絕對能讓肖其大俠那雄性荷爾蒙大量增加的。而且,寧和和今晚上打扮得更是嬌艷無雙的。

果然,不久過道處就傳來了寧和和那憤怒的罵聲道:「你個死混蛋,敢揩油本小姐,我踢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