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某人中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某人中套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接著,就傳來了的聲音,還有寧和和的大喊聲。當然,這些葉老大都施展開鷹眼躲廁所他細觀注著的,哪能讓寧大小姐真吃了虧。發現寧大小姐還真不是蓋的,幾拳幾腿下去,肖其大俠捂著肚皮大喊同伴救援。

不久,旁邊包廂衝出來三今年青人,自身手不錯,撲向了寧和和。

「媽的,敢欺負我家和和」不要命了1身後傳來梅天傑一身吼叫,啪啪一陣腳拳聲傳來,還有人撞牆的聲音等。葉凡也趕緊閃了出來」扶住寧和和一臉關切問道:「沒事吧和和,太不象話了,我叫公安來全拷了走。」

「本小姐有啥,你快講清宮秘方。」「寧和和眼皮都沒眨一下,居然問的是清宮秘方。葉老大在心裡為梅天傑默哀了一下,心說女人啊其實,寧和和的樣子挺慘的,剛才衣裙都給肖其用力拽了幾下」袖子都給撕破了一個口子。

不久梅長風跟梅盼兒都出來了,而飛雲閣的經理也到了。梅長風一看寧和和的樣子,那是臉立即陰沉了下來,掏起電話哼道:「中明」有人在飛雲閣鬧事,我兒媳婦寧和和姑娘在過道里遇上了流氓。」

「鋤人了」等下交給胡司令的人。」,梅長風放下電話后衝過道里一聲哼。

兩個身著便裝的軍人立即撲了上去,那下手是絕不容情的。一腳踢得正中肖其的胸脯,踢得這傢伙直喊媽。

而另一個軍人又是幾個響亮的耳刮子,肖其等人臉上立即浮腫了起來。這些人本來被梅天傑一陣狂k早失去了戰鬥力,兩個軍人上前無非是撿漏罷了。作為梅長風親挑的警衛員,那身手絕對有著二段頂階實力的。

而飛雲閣的經理一聽梅長風的口氣,又什麼的胡司令,再一看」又發現了葉凡。趕緊掏出電話向人彙報了起來」嗯啊了一陣子。

僅僅幾分鐘,衝來一幫警察。當見到肖其被揍成豬頭后立即喊道:「肖少被人打了」全拷走?」

「銬誰?媽的1又是一道聲音傳來,看了地下一眼,一個中校跑步過來向梅長風行了一個軍禮道:「省軍區保衛處李三來報道,請首長指示。」

「把地下這伙混帳東西、牛氓全帶走1梅長風大手一揮。七八個兵蛋子立即如狼樣撲了上去。反手把人扭得像麻hu肖其痛得大喊著警察頭頭吳順的名字。

不過」一看李三那兇巴巴樣子,省廳治安總隊副隊長吳順同志根本就沒敢動作。只能眼巴巴看著肖其等人被抓走了。

「唉,真是掃興,回去算啦。

」葉凡嘆了口氣。

「你那秘方呢?」寧和和可是不依不饒追逼著葉老大。

「要看到我家去看。」葉凡哼道。

「好啊好啊,天傑,陪我去一趟你師傅家裡。」,寧和和笑著喊道。

「到底咋回事兒?看把你高興得?」梅天傑摸了摸腦袋問道。

「女人的事你管什麼,瞎問?」宇和和沒好氣的白了梅天傑一眼。

「肖,肖廳長,出大事了?」吳隊長趕緊溜到外邊打起了電話。

「什麼事這麼慌張?我不早跟你說過,吳隊長,遇事要沉著鎮定才對。像你這個樣子,以後想坐上正位是不行的?」肖銳鋒彼有股子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是肖其出事了」他被軍人抓走了。」,吳隊長也顧不及太多了,硬著頭皮把事捅了出來。

「怎麼回事,快說?」肖銳鋒追著問道」吳隊長心裡暗暗的鄙視了肖廳長一回,心說你丫的叫老子要鎮定,自己遇上這事比老子還要猴急。

「剛才肖其的朋友余白打來電話,說是……說是」,」吳順不敢說出口。

「說是什麼,這個時候了你還遮什麼,混蛋1肖銳鋒也不知在罵誰。

「說是肖其喝醉了,見過道里有個女子走過。他邀請那姑娘進包廂喝幾杯,哪知那姑娘不肯。肖其生氣了」撲上去扯那女的衣服」好像是連袖子都給扯破了。

誰知那女的相當狠辣」結果,肖其被她踢中肚子一直捂著叫痛。不久包廂里又衝出一今年輕人」一陣子拳打腳踢。後來肖其有幾個朋友出來幫忙,不過,全被那兇巴巴的年青人踢倒在地了。

余白趕緊躲一邊打起了電話,所以」我趕過去了。發現肖其他們幾個全被抓了。而且,我還發現了紅蓮區的葉凡書記正扶著那個姑娘。我正想帶人走,就在這時候,衝進來一群士兵,是一個中校帶的頭。聽口氣好像是省軍區保衛處的一個幹部」叫李三。

而李三向一個中年人行了軍禮,稱呼是首長。到底是什麼級別的首長我不清楚。

李三太凶了,我們扛不妝我叫劉明上前阻攔,那些兵蛋了像土匪一樣,劉明還被幹了一槍托。那額角上頓時就冒血了。他們手中拿著步槍」結果,人給他們帶走了。肖廳長,您快想想辦法吧?」吳順彙報道。

「你個沒用的東西,他們有槍你們難道沒有槍。長槍就比短槍厲害啦?」肖銳鋒心裡一陰,破口罵道。

「我,我」,」吳順噎了串天也沒放出一句屁來。

「馬上給老子查清對方身份,看看是哪位」肖銳鋒玉道。

放下電話后想了想,覺得這事不妥當。人被抓進了省軍區,如果不及時把人撈出來,也不知會被那些土匪兵蛋子們打成什麼樣子。要是把兒子打出個好歹來即便是陪點錢也沒用了。

肖銳鋒坐椅子上轉了幾個圈子,喃喃道:「怎麼葉凡那傢伙又在常這傢伙,總是陰魂不散,難道我肖銳鋒跟他相衝不成?媽的!邪門了?」,想了想,老肖同志打起了電話,因為,他想到了省軍區的政治部鼻主任姜林上校跟自己關係還不錯,請求他打聽一下兒子肖其的事。姜林一聽說是省軍區保衛處的中校李三抓的人。

而且還叫那人首長。那此人肯定比李三大得多。而且,沒準兒還是一個大校級別軍官。

自己不過一上校雷主任,盲目摻和進去搞不好自己會倒霉的。所以,雖說有些頭痛,但也抹不開面子。答應肖鋒峰去了解一下情況。

葉凡卻是沒心沒肺的帶著梅天傑和寧和和回到了家裡。寧和和在龍椅上坐了一會兒就進了葉凡房間研究貴妃古董床上的雕刻去了。

當然,這床上雕刻得有清宮文字倒是真的。是不是秘方葉凡可不敢保證。這廝完全是在唬弄人,而且,那雕刻的文字是滿文」就是葉老大自己都不知道寫的什麼意思。按理說雕在床架上能有什麼好東西,無非是情啊欲啊色啊什麼的有關清宮皇帝玩女之騷包事罷了,葉老大對這個根本就不感覺興趣。

「葉凡,寫的什麼意思?」,寧和和跟梅天傑研究了半天還是沒得出結果來」氣得跑出來問葉老大了。

葉老大此刻正坐龍椅上享受著西湖龍井的飄香。斜瞄了寧和和一眼,笑道:「以前聽人解釋過」不過,那些滿文太難記了,一下子就給忘光光了。要不這樣,你請個懂滿文的專家來翻譯出來抄紙上帶回去研究不就成了。和和,這秘方費用我就不收了,算是照顧你了。」,「顯擺啥,不就張破秘方。不過」你怎麼記得上面記載的是清宮保養秘方?」寧和和扁了扁嘴」給了葉老大一個白眼球問道。此女也不笨,感覺是不是被葉老大耍了。

「我當時聽人說過好像這是清宮秘方的」這個,太久了記不清楚了。」葉老大趕緊和著稀泥了。免得等下露餡后被寧和和這刁蠻女克個半死。

「哼!你等著,我叫表哥叫人來。」寧和和馬上打起了是話,叫道,「表哥,你馬上叫個懂滿文的專家到葉凡的家裡來?」

「是和和,你什麼時候到水州的?」妻滿天的兒了費向飛微微一愕,問道。

「剛到,別問這麼多了,你叫個人來嘛?」,寧和和不耐煩了。

「你要懂滿文的專家幹嘛」不會是發現什麼滿族的寶貝了吧?」費向飛笑了一聲。

「聽說是清宮秘方,快點」,」寧和和把地址說了一遍。

「那好吧」我請個專家過來,你也真是」我忙得很,你還來添亂。」費向飛無奈地放下了電話」對於這個表妹,他可是不敢太過招惹的。搞不好真得倒霉。像寧和和跟費草草這種都是屬於京城太子女型號的。倒是費蝶舁很懂事」從來做人低調」不整事。

正在肖銳鋒打算著自己親自出馬去省軍區保人時電話響了,傳來姜林上校的聲音道:「老肖,這事估計鬧得有些大了。」,「怎麼?那位首長是?」肖銳鋒心裡一驚,趕緊問道。

「是嶺南大軍區副司令員梅長風,京城老梅家的人。據說是他兒媳婦在飛雲閣過道里被肖其……」姜林講不下去了。

「這個混帳東西,回來看我不打斷他的腿。整天就懂得喝酒,這一喝醉就犯暈。老薑,你看,能不能講講搏。」肖銳鋒首先破罵了自己兒子一句然後馬上求情了。

「這事,說句實話,你看我的份量夠嗎?唉……」姜林有些鬱悶,趕緊推辭道。叫自己去為欺負了梅大司令兒媳的惡人求情,那除非是不想要這。沒準兒為此事得罪了梅大司令下大獄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