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滿省官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滿省官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胡司令應該能行吧?,「肖銳鋒也失去了鎮定,聲音都有些顫慄。請記住我е.℃μ//他曉得,京城老梅家是個什麼樣的家庭,哪裡是自己這種土貨色能招惹得起的。而且,自己這個蠢材兒居然招惹的是老梅家的媳婦。

肖銳鋒在屋裡轉著圈,直到第三根煙燒到煙屁股時狠狠地往煙灰缸里一掐打起了電話。

不久,肖銳鋒提著幾瓶高檔酒開車直奔省軍區而去,親自拜訪胡中明司令了。

「肖廳長,來就來嘛,還這麼見外?」胡中明淡淡笑道,對於肖銳鋒的到來倒是略感意外。不知這貨晚上來拜訪自己是為了什麼事。因為,胡中明雖說下令把人抓了回來,但並不清楚是誰幹的好事兒。剛胡司令去招待所陪著梅長風下了幾局棋見梅司令有些累了回到了家裡。

得到的指示是「嚴肅處理」所以,胡司令一回來也給保衛處的同志交待過了。估計現在肖其正在哪裡受著皮肉之苦呢?軍靴軍棍招呼到身上肯定是免不了的啦。

「胡司令,犬給您帶來麻煩了,唉……這混帳東西,我真想打斷他那狗腿。」肖銳鋒硬著頭皮拋出了話題。

「麻煩,這話怎麼說來著肖廳長?」胡中明給他搞得一頭霧水,問道。

「唉,是這樣的,剛在飛雲…………」肖銳鋒誠實的把話講了出來,倒也不敢隱瞞什麼。這事反正是丟臉丟盡了,現在為了能撈齣兒來,丟臉也顧不及了。

不過,肖銳鋒很鬼,把醉酒糊塗講得很重。而且,似乎不經意的就透露出了一個信息,那就是梅司令正跟葉凡湊一堆喝酒。因為,肖銳鋒因為那天省軍區招待所有紅蓮區老百姓鬧事的事引起了他的懷疑,所以叫人偷偷調查過,知道是葉凡正在跟胡司令掰手腕。

既然胡司令跟葉凡不合拍那提出葉凡來,也許能引起胡司令的憤怒,從而降低梅長風在胡司令心目中的位置了。

「有這回事,我問問。」胡中明倒是一驚想不到那位膽大包天敢調戲梅大司令兒媳的混蛋居然是肖銳鋒的兒。接著打起了電話,一陣嗯啊之後,胡司令那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

看了肖銳鋒一眼,臉色凝重著,說道:「老肖,這事我幫不了你什麼了?你知道,肖其騷擾的是什麼人嗎?」

「不是聽說是梅司令的兒媳婦?」肖銳鋒的心懸了起來,因為胡司令面色太凝重了,這事,估計還有其它糾葛了。

「不光是梅司令未過門的兒媳婦而且,聽說還是中組部寧志和部長的千金。」胡司令一臉嚴肅講出了這些話來。

「寧部長!費家的寧部長。」肖銳鋒那拿茶杯的手再也沒把持住,當一聲給掉到了茶几上。那臉,瞬間變得有些蒼白。

「老肖,這事,你,唉……」胡司令拍了拍肖銳鋒肩膀,一幅愛莫能助樣。而且還有些什麼樣似的看了看錶。肖銳鋒一看就明白了,敢情是胡司令有逐客的味道了。像誰攤上這種事都會避之不及的。梅家還好說一些,就是寧志和那一家可就大了,費家這顆樹太大了。

「謝謝,我先走了。」肖銳鋒知趣的站了起來告辭著走了。肖銳鋒從來沒感覺到自己今天這腿如此沉重過的。跟費家那顆參天大樹相比,肖銳鋒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一隻在樹下覓傘的小螞蟻。

他一時有些迷茫,作為省廳一位相當有份量的副廳長,以前肖銳鋒同志可是志得滿懷的。

不過現在的肖銳鋒,此刻卻是被一種無力感所佔據。他想到了去找納蘭若峰,但旋即就被自己否定了。去找他肯定不抵事兒納蘭若峰這樣的老狐狸會肯為自己出頭去得罪寧家,那是絕不可能的。

滿省大員被肖銳鋒挨個兒搜颳了一遍下來,估計能跟費家頂幾句的就剩下燕春來省長了。不過肖銳鋒跟燕省長並沒什麼聯繫,一時間哪能勾通得上。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傳來了二哥肖政東的聲音道:「銳鋒,聽說肖其被人抓走了是不是?你也是,還不把人放出來,弟妹都吵到我這裡來了。難道你還真要來個大義滅親?」

肖政東以前在墨香市任副市長,現在已經調到吳州地區任行署專員。吳州地區雖說在南福全省經濟等指標處於墊底的的位,但好歹也是地區專員,地區二把手,算是踏入了正式的正廳級行列。

「這混帳東西,現在撞下大禍了。」肖銳鋒忍不住破口罵道。

「這次又惹著誰了?你看你得好好管管了。不教父之過你知道不知道?整天為他屁股都擦成什麼樣的了?」肖政東市叱道。

「晚啦,慈母多拜兒礙…」」肖銳鋒把肖其惹的事和盤託了出來,倒也沒隱瞞著。講完後跟肖政東說道」「二哥,你想想輒吧。呆省軍區不如呆省公安廳。這事,如果胡中明硬拿著不放人,我們也不好去硬搶。」

「胡中明何必說,肯定不會放人了。不光一個梅家,主要是費家的態度太重要了。咱們全省,又有哪個官員在面對費家權勢的時候還敢冒出頭來。再說,你這事又上不得檯面。如果有理由還有話可說,關鍵是這次肖其的確惹了大禍。像這種事,本來只是一件小事。但是梅家人如果要嚴懲肖其,以調戲罪處理也行。這罪可是不輕的,你自己最懂法了」我就不羅嗦了。」肖政東分析道。

「二哥,我實在是沒輒了,唉…………我都不敢回家,怕面對張敏。女人就懂得心疼兒,哪裡知道男人的艱難。本來肖其跟納蘭家的兒關係還不錯的,不過」我估計納蘭若峰那老狐狸是不會出手的。」肖銳鋒話語里特別的頑廢。

「求他跟沒求一樣。」肖政東哼了一聲,想了想說道,「其實,這事我看還有點轉環的餘地。」

「轉環,去哪裡轉」唉…………」肖銳鋒根本就不信這事還能擺平。

「你忘了一個關鍵人?」肖政東說道。

「誰?」肖銳鋒急著問道。

「好好再琢磨一下當時現場出現了幾個人」都什麼身份。這其中是不是有些什麼牽扯著?」肖政東提點道,姜還是老的辣。

「我想想…………」肖銳鋒又搜腸刮肚的尋思開了,良久,突然叫道,「難道哥講的就是葉凡不成?」

「對了,還算你不笨。」肖政東哼了一聲,說道,「這事既然葉凡跟梅長風在一起,那說明他倆人關係不錯。不然,怎麼可能湊在一起吃飯。梅長風是什麼人,那種人都是高高在上的角色。再加上家勢了得,有幾今年青人他瞧得上。」

「這個我當然知道,關鍵是葉凡這人,我以前還有得罪過他,這事他怎麼可能出面幫我。

」肖銳鋒說道,臉上有些難堪。

「唉…………你呀,屁人沒巴結上一個,整天就懂得得罪人。現在知道得罪人的報應了吧?有的人,也許在以前還不如你,還是你的下屬什麼。

也許以前跟你沒什麼瓜葛。他影響不到你的利益,但是,轉一個方向,他現在就能影響到你了。所以,在體制內要盡量去跟人交好。得罪一個人就等於斷了多條路。

一個人發散出去就是多條路。也許他本人不能對你怎麼樣,但是他的朋友親戚呢?就拿葉凡來說,我們是看著他爬上來的。他那提拔速度用坐火箭來形容也不為過。

他在魚陽任副縣長時你已經是省廳副廳長了,耳人家現在是水州市委副書記了,正廳級幹部。

可你呢,還是副廳長。你看看,難道這裡面全是運氣使然嗎?你也是混體制的,這是絕不可能。

運氣罩著你一次二次正常,哪能次次罩著你?此人,很有能量,二來,估計關係網也是很鐵的。不然,怎麼可能畢業幾年時間就爬到現在這位置。」肖政東哼道。

「嗯,我以前是有些過了。不過,不管怎麼樣,總得想辦法請他出面跟梅長風溝通一下行。肖其在裡面也不知會受什麼苦」那些兵蛋聽說一個個都像土匪,唉……」肖銳鋒後悔得想撞牆。

「你我跟他關係都不怎麼樣,要論關係,還是竣臣跟他更好一些。對了,香港的飛城關係跟他最好了。

竣臣是大哥的孩」叫他出面前好辦。就是飛城不好請」雖說幾十年前咱們都是本家,但是,那都是老黃曆了。

人家在香港當著逍遙的大老闆,咱們,你試試吧。」肖政東說道」想了想又說道」「我明天早上趕回來,看看能不能請喬秘書長給說叨一平。即便不能幫什麼忙,如果能把葉凡約出來坐一起也算是一個好消息。」

肖飛城是肖家本家人,在幾十年前就跟父親去了香港。算起來祖輩跟肖家是同一個人。肖飛城在香港控股著「飛雲集團」聽說現在家產也不下8個億了。以前葉凡在魚陽時就跟肖飛城打過交道,後來飛雲集團跟魚陽線毯廠還合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