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雞蛋裡挑骨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雞蛋裡挑骨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吧,我先給竣臣掛個電話,然後同問飛城怎麼樣。沒辦法了,這臉我不打算要了。

就這麼一個兒子,總不能看著他坐牢吧?」肖銳鋒嘆了口氣。

不得不說,費向飛這個南福第一公子的威力很巨大。不到半個小時,省博物館來了二個懂滿文的專家,而且,其中一個還是博物館的副館長張浩全先生。

另一個懂滿文專家叫林宏刊。兩人見到葉凡也沒在意,估計是不認識。葉凡雖說是省城市委副書記,也上過電視,真要認識他的人也不會有多少的。普通民眾哪有心思去記你這當官人樣子。除非有什麼事落你手頭上了沒辦法才會去打聽的。

「這麼晚了還麻煩兩位專家,真不好意思。」葉凡略顯謙意一邊說著話一邊伸過手去招呼開了。

「不麻煩。」張浩全微微搖了搖頭,巡了周遭一眼,笑道,「葉先生是做什麼生意的?這宅子怕是有些年頭了吧?張某沒猜錯的話,應該有二百來年歷史了。不過,看這宅子,應該是後邊利用復古方法修繕過。葉先生很有品味啊!為復古修復的手法堪稱一絕,不知是哪裡請的專家來搞的。」

「談不上品味,我只是政府一個小公務員。」葉凡笑了笑,心說這是香港南宮請的歐洲知名專家來搞的,聽說當時諮詢費就去了幾百萬,你當然不如別人了。

見張副館長倆人都露出了一絲怪異,知道兩人誤會了,還以為自己是貪官之流,葉老大又淡淡笑道,「這是祖上於一位香港商人有恩,人家送的。」

「呵呵呵……」張館長笑著進了大廳,當一眼看見正坐龍椅上正扭來擺去的寧和和,雙眼頓時放光彩了。緊走幾步過去,而且,嘴裡大喊道「姑娘,快下來,快下來。這龍椅給你們拿去糟蹋了就可惜了。別亂擺著扭壞了,這是古董!古董1

「真是龍椅?老人家你什麼眼神,這明明是山寨版的,這個你也信?真是沒見識1寧和和扁了扁嘴還是坐在椅上不肯下來。一旁的梅天傑可是額角有汗冒了,偷偷地掃了葉凡一眼,就怕葉老大發飆了那自己鐵定慘慘的。梅天傑對師傅是既敬又怕,估計比對自己老子還要怵的。

「龍椅啊,真是龍椅,絕對是清朝某王爺私藏的。看這做工如此考究這檀木,還有這雕刻手法,這……」張浩全跟林宏刊敲敲打打張浩全還順手掏出了放大鏡考證了起來。

「老張,這應該叫龍床榻了才對,這麼大的龍椅,應該是放在金鑒殿里的。到底是哪裡弄來的,葉先生,能不能介紹一下?」林宏刊望著葉凡。兩個老傢伙此刻把來的目的都給忘了,在大廳考證起龍椅來了,葉凡感覺心裡好笑對於這種痴迷於考古的學者又有什麼話說。

「這個,我也不清楚,聽說好像是什麼親王府的。」葉凡搖了搖頭。看了寧和和一眼,「哼道,「還不下來真要我打你屁股是不是?」

「打屁股,你敢1寧和和大聲哼了一下,不過,臉微微有些紅了,倒也下了龍椅。她還真有些怕葉凡了,這傢伙經常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真的板起臉孔要打自己屁股的話那真會羞死人了。

張浩全倒是怪異的掃了葉凡一眼,因為剛才聽領導打來電話。有慎重交待說是這次是費向飛大少的妹子寧和和要鑒定滿文。此刻張浩全才想起這事來,估計這位姑娘就是費公子的妹子了。

那豈不是就是費書記的女兒了?而這位姓葉的年輕人如此的訓叱著費書記的女兒那此人膽子也是夠大的了。而且,張浩全轉爾一起就誤會了還以為寧和和正跟葉凡談朋友什麼的了。

「好了和和,別鬧了。」一旁的梅天傑趕緊勸道。

「我敢嗎?梅天傑,人家是省城堂堂的副書記,父母官,哼哼1寧和和給了梅天傑這苦逼一個白眼球,嘴翹得老高的。

「副書記。」葉凡發現張浩全那拿放大鏡的手好像抖了一下,轉過頭來看著葉凡,一臉驚訝,問道,「葉先生莫不就是省城的葉書記?」

「如假包換,一個小副書記罷了,還搞神秘,哼1寧和和在一旁撅著嘴兒哼道。

轉爾,葉凡發現張浩全和林宏刊的態度更親熱了起來,一口一個葉書記的叫著。看來,搞學術的也不能免俗的。不過,貴妃床那滿文譯出來后倒是給葉凡帶來了一個驚喜。

這所謂的貴妃床的主人當然不可能是一真的貴妃,從床底下刻的字來看,應該是當時的乾隆皇帝在外私藏的女子。

而且,床的背面一個精巧的暗門翻進去后,居然還發現了皇帝玉璽印在一塊特製玉石片上的雕刻印板,印板上有乾隆親筆手跡封這女子為雲貴妃。而這塊薄薄的玉石片鑲嵌在暗門裡的一邊木壁上。

「葉書記,就憑這道暗門玉璽增刻板,你這鋪床至少能拍上幾百萬了。」張副館長感嘆了一聲。

「幾百萬?」寧和和睜大了雙眼,一直盯著這雲妃床子。看了看張館長問道,「那這上面有沒記載給女人保養護膚的宮庭秘方?」

「宮庭秘方,啥宮庭秘方?」張副館長一臉疑惑看了寧和和一眼。

「哼1寧和和那臉頓時就板了起來,極端的鄙視了葉某人一眼,知道被這傢伙耍了。

「和和,我先前不是跟你講過,我也是聽說的。誰知全不是那麼回事是不是?這事可怪不了我?」葉凡淡淡笑著狡辯道。

……哼,高級幹部了還騙人,沒品1寧和和失望至極,一雙眼瞪著葉老大,雙手叉在褲兜里,仿似要吃人的洪荒猛獸。

「和和,彆氣,其實,師傅有那秘方的。」這時,梅天傑硬著頭皮埋汰出了葉老大的秘密。

「快賠我1寧和和伸出了手,差點就要直接去掏葉老大的腰包了。

「什麼秘方,你小子沒燒糊塗吧?」葉凡冷哼了一聲,知道這貨講的是什麼了。

「後宮玉顏丸?聽盼兒姑姑說過,對女人護膚來說賽過世上任何一種現代高科技的護膚品。」梅天傑在女人面前,極端可恥的出賣了一向尊敬的師傅。

「好是好,可惜沒有了。」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心說老子就剩下幾顆得給圓圓留著,自己老婆不美化哪能給別人美著。

「師傅,您就給和和一顆吧?」梅天傑一臉可憐相看著葉凡。

「少來1葉凡搖了搖頭。

「不給算啦,我打電話給四舅了。有人欺負我。」寧和和拿出了電話,做出一幅要告狀架勢。寧和和嘴裡的四舅其實就是費滿天書記了。因為寧和和的母親費香玉是費滿天的親妹子,排行老五。

「誰欺負你了,應該不是我吧?」梅天傑故意問道,居然跟寧和和演起了雙簧。

「有個人叫我出去,說是要告訴我什麼清宮秘方,原來都是騙人的。居然合夥起來叫人來調戲我,欺負我。我要跟四舅好好說說。」寧和和扁著嘴哼道。

葉老大心裡直汗顏,心說難道是自己的鬼計被寧和和察覺到了。按理說應該不會吧,寧和和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心細了……

「呵呵,要打就打吧,我走得正不怕半夜鬼叫門。」葉老大硬著頭皮哼道。但是,這廝雙眼卻是盯著寧和和的手機的,如果寧和和真打,那就得立即採取行動了。無非是一顆,後宮玉顏丸,擺平,這事要真給費滿天知道了那還不把自己臉都糗死掉。

葉老大賭對了,寧和和其實在胡攪蠻纏,根本就沒識破葉老大詭計。此刻見葉老大態度堅決,知道這一招沒用。不過,寧和和眼珠子一轉,頓時又來了另外一招,沖葉老大笑道:「這樣,我答應幫你一個大忙,你給我那藥丸。」

「大忙?」葉老大細細的沉吟,覺得這倒是相當的划算。一來自己的確利用了寧和和,心裡也不愧不是。二來如果能用一顆藥丸換來一個「大忙,那就賺大發了。不過,葉老大不急,還得釣釣魚才行。這廝要裝淡定,要裝深沉思考一下。

「當然是「大忙,了,我寧和和開口了,難道一點雞毛蒜皮小事敢拿出來顯擺?」寧和和得意的瞧了葉老大一眼。

「成交1葉老大痛苦的點了點頭,因為要把喬圓圓的美麗分一些給寧和和的緣故了。

第二天早上。

在沒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況下,省委分管經濟工作的納蘭若峰副書記帶著一伙人到了紅蓮區,葉凡直覺這傢伙是來者不善。

納蘭若峰一行人首先到了紅蓮區政府大院。

葉凡跟張凌源匆忙間也來不及布置什麼歡迎方面標語之類的東西,因為納蘭來得太快了,就連清理衛生一塊都沒來得及。

雙方公事公辦的握了下手,納蘭若峰轉頭巡了這相當雜亂的政府大院一眼,「哼道:「怎麼回事?搞得這麼亂?這裡是什麼地方,是紅蓮區區委區政府,不是菜市場?葉凡同志,你要想想,這給來辦事的群眾客人們看見了,會留下什麼印象?太邋遢了。作為黨的政府機關,代表著黨的形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