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你在唧歪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你在唧歪什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你在唧歪什麼

「對不起若峰,這裡正在搞建設。你也看見了,我們的辦公大樓還沒竣工,想搞乾淨些的確是沒辦法做到。你看,這運沙運泥運磚頭的車子一進一出的,轟隆隆都是灰塵。」葉凡淡定的回答道。

「你還有理了是不是?搞建設就不用注意環境衛生一塊啦?你看看我們的首都燕京,到處都在搞建設,首都還不照樣子乾淨明朗的。要是都像你們這樣子搞法,那首都到處烏煙瘴氣,中外遊客們,還有外國貴賓們看了會怎麼想?

往大的來說,這就是國家形象,往小的方面來說。從中也看出了一個地方政府或領導的執政理論,思想觀念,作風做派等等。」納蘭若峰一臉嚴肅的批評道。居然扯到了相隔十萬八千裡外的首都去了。

「領導批評得對,這事我有責任。」葉凡點了點頭,轉頭沖悶聲不響的張區長說道:「張區長,以後要注意著這些。要時時保持政府大院的環境衛生,搞建設時也得注意著點。要注意政府形象,別把咱們的紅蓮區搞成了菜市常如果真這樣子,賣菜的倒是方便了,咱們這裡成什麼了?」

張凌源心裡罵著納蘭這陰人,頭卻是點頭說道:「若峰,葉批評得對,我會注意這些的。」張凌源講完后巡了周遭一眼,剛好發現正縮著脖頸正想往外躲的區政府辦主任張明同志。

張凌源心說總算是逮到一出氣筒了。媽的,納蘭若峰找姓葉的出氣,姓葉的又把氣往我身上噴,老子也得找個出氣的地方才對……

張區長那臉立即就板了下來,沖張明哼聲道:「怎麼搞的,你是政府辦主任,這政府大院就搞成這個樣子?這裡都成菜市場了,你還想不想要這個飯碗了?乾脆改行賣菜得了?不象話1

「張區長,我馬上安排人全面進行清理。」張明主任知道自己今天當替罪羊是當定了,額角上冒著汗點著頭說道。

「下不為例!我希望你倆個以後要注意著管理好下屬。當領導的,下屬的思想素質,作風方面的建設也不能丟了。那是精神文明建設,我們不能只抓樓房建設,把最重要的思想方面給放過了。思想是靈魂,是大腦,思想才是指揮者嘛1納蘭若峰裝腔作勢的哼了一聲。在葉凡和張區長等區委領導班子陪同下沿著紅蓮河兩岸走去。

當看到河底被挖掘得亂七八糟,街道兩旁還堆得很亂時,這時又冒出一個不和諧聲音道:「太亂了,怎麼能把街道都給堵了。這裡是街道,不是垃圾場?

要是沒下來,我簡直不敢想象這裡會髒亂差到如此地步。你看看,行人都捂著鼻孔在街上溜。

這一堵,車子也亂了,要是因為此事出了交通狀況怎麼辦?要是上級領導下來看到這種環境怎麼辦?要是給來訪的外國友人們看到如此狀況那可是大大有損我們水州的整體城市形象的。」

此人是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兼省精神文明辦主任蔡中華同志。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今天納蘭若峰帶了一夥來就是專門來挑刺的。明明知道在搞建設,還要如此的橫挑鼻子豎挑眼的,這是擺明了要給自己難堪嘛!

「蔡部長,我們正在搞建設。這亂七八糟的東西不堆這裡你說說看堆什麼地方?難不成還要搬回我家裡堆著不成?

改革需要陣痛,我想說的就是建設也要付出相應代價的。一個特殊時期髒亂差也是特殊情況造成的。

那是為了經后更整潔乾淨的環境。紅蓮河生態人文帶即將進入全面建設階段,沒有髒亂怎麼能有經后紅蓮河的靚麗?」葉凡是再也忍不住了,相當不客氣地反駁了蔡中華同志的指責。

「搞建設,葉凡同志,我想問問,既然是搞建設,怎麼河道一點聲音都沒有?你不會說是幾百名工人這幹活發出的聲音全給消音了吧?」蔡中華今天是納蘭若峰的鐵竿先鋒大將,指著河底,一臉嚴肅,哼聲道。

「蔡部長,不要說聲音,就是車子一台也沒看見。紅蓮區就是這樣子搞建設,倒也是一大景觀,呵呵呵。這髒東西堆著不運走,河底又安靜一遍,有味道。」這時,一個老掉牙的老頭在一旁湊著熱鬧。此人是省環保廳副廳長崔一新同志。

「崔廳長,這裡的環保問題可是相當嚴重的。你看看,河裡的水都成什麼水了,黑乎乎的一大片簡直就是爛污泥嘛。」蔡中華說道。

「唉……沒辦法,紅蓮河規劃方面本來省防辦已經論證通過了,不過,後來顧省長一回來又通知下來要我們立即停工。

這停工是省防辦下的通知,我們能不停嗎?這事我們區委區一政府也急了。不過,給這麼一整,倒是成了一道另類的風景。

你說說有什麼辦法?崔廳長,讓你見笑了。既然來了,是不是也欣賞一下這另類的風景。沒準兒你回家后飯都能多吃上幾碗。有些人嘛,沒準兒就喜歡這種風景。

剛才某位同志不是說了這是風景嗎?在本人看來是垃圾的東西居然成了風景,有意思,有點意思。」葉凡皮笑肉不笑的講著這事兒,崔一新一起到河底的臟物跟飯桌上的飄香,頓時有些反胃了。

看了納蘭若峰一眼,葉凡又笑道:「納蘭,能不能給省防辦打個招呼,你是管經濟建設的。紅蓮區的發展可是離不開紅蓮河的。」葉凡一轉手把這燙手的事往納蘭若峰身上拋出。

「省防辦不通過,那說明你們一些條件沒達標。防洪一塊可是有關水州幾百萬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你們就得做到更盡善盡美,以實際表現去通過才對。這方面,絕對沒有任何一丁點的私情可言的。」納蘭若峰當然不會中套了,反而批評葉凡的紅蓮區沒把工作做到家。

「葉凡同志,你這種另類風景不欣賞也罷。這髒亂差你得立即叫人處理掉。

不然,我們將上報到省里了。你看到沒有,記者們都拍下來了。真的要登載出來那可是大大有毀省城形象的。

而且,作為省環保廳的工作人員,我也有責任提醒你一句。如果因為環保問題你們的工程被叫停了,你別又在一旁唧歪著什麼了?」崔一新冷聲哼道,言詞相當的犀利。

「噢!是誰在唧歪著什麼啊?」這時,側旁一個小巷子里突然傳出一道宏亮的聲音。崔一新一聽,那身子沒來由的嗦了一下,而且,往納蘭若峰的身旁靠近了一步。

「段下來巡查工作也不知會一下,看這髒亂差的樣子,千萬別批評我了。」葉凡趕緊迎了上去。

「批評,怎麼會?我還得表揚你幾句才對。你看看,不長的時間,像垃圾樣的紅蓮河全變樣了。寬了不少,雖說現在有些亂,那也是為了搞建設嘛!

改革尚且需要付出代價,難道搞建設就不要付出代價啦?關鍵要看這代價付得值不值。

我看你們這紅蓮生態人文帶就搞得很好嘛,不但兼顧了發展經濟,還注意到了環保。」段海天樂呵呵笑著從巷子里走了出來,轉爾一看,好像才發現納蘭若峰似的,笑道,「若峰什麼時候到的,也不給海天講一句,失禮了。」

其實,段海天在譏諷納蘭若峰失禮了。兩人早就是老冤家了,以前納蘭若峰是蒼海市,蒼海是副省級城市,而水州省城反倒尷尬,不是副省級城市。所以,兩人一直都在較著勁頭。想不到這次納蘭若峰倒爬自己頭上了,段海天自然心裡不服氣了。

「我隨便下來走走,不是聽說紅蓮河搞了個生態人文帶的大工程。這不,省里有關紅蓮河治污一塊可是下拔了五個億。這麼大筆款子省委總得叫我下來看看到底落到實處沒有?」納蘭若峰伸手跟段海天握了握。

「葉凡同志,還不向納蘭詳細的彙報一下這方面情況。也許,納蘭一高興,另外再拔幾個億下來支持紅蓮河搞建設不更好了?到時,你這個應該不會嫌錢太燙手吧?」段海天笑道,斜瞄了納蘭若峰一眼。

「我這手是鐵板鑄的,從來不嫌錢燙手,即便是再多,呵呵。」葉凡淡定的笑著答覆道,向納蘭若峰彙報了有關紅蓮河開發的建設以及紅蓮區整體規劃項目等。

「剛才好像是你在唧歪是不是?」段海天一臉嚴肅盯著省環保廳副廳長崔一新同志。

「段……段。不是唧歪,我只是提些小建議罷了。」崔一新趕緊陪著笑臉說道,那臉,說句實話,給哭還難看。

因為段海天一向強勢,有時惹得他火起還會甩人巴掌的。曾經就有水州下屬的一個縣的縣長被他甩了一巴掌,當場掉了一顆門牙。那縣長還不敢吭聲,真是應了那句話——打落了門牙自個兒吞下去。

「噢,說來聽聽,我也很想聽聽你的建議。」段海天那臉一板,哼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