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不嚴懲何以正國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不嚴懲何以正國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暫時聽說只是請去問話,並沒有說馬上雙規了。也許事情還有變數,這個,沒個准信的。

顧則飛能坐上副省長位置」現在他的那幫朋友兄弟肯定在到處搬救兵的。到時」省紀委能否扛得住還是個未知數。這個」關鍵記的態度如何了。」何宜遠嘆了口氣,其實,心裡倒真有些心動了。

當官的,誰不想走向更高一層的領導崗位。作為何宜遠,都快50的人了」再不進步估計就得在正廳位置上退下了。搞不好等到55左右時給新進的人擠到什麼角落涼快著都沒個准信的。

體制內往往如此,人的年歲一大。如果沒有了上升的可能性,後頭有人擠來,而你又沒有了靠山,你就得挪位置給別人上位。而你嘛,不是搞個什麼hu名頭的閑職給你」然後括弧上該同志享受什麼級別就了事啦。

「即便是沒事這傢伙也得落下一身的騷」我就不信他還能全身而退,什麼東西?」黃九林跟顧則飛的糾結相當的深,自然樂意見到顧則飛倒霉了。

「咱們拭目以待吧。」何宜遠淡淡說道,實則心裡也希望如此了。顧則飛不倒,他就沒了上位的機會。

一時間,顧副省長被省紀委請去,喝茶,的事傳遍了整個省層高層圈。當然」也僅限於正廳級幹部及以上的圈子。對於這個層面的幹部卻是有相當大的震懾力度。

「老賀,顧則飛的案子審得怎麼樣了,他本人態度是什麼個樣子?」葉凡打聽了起來,只要顧則飛一被正式雙規或停職檢查,在省防辦那必定要指定一個臨時的指揮長了,此位肯定非何宜遠莫屬了。

「那傢伙像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嘴很臭,態度強硬,就是死不認賬,估計正在等待救援。」駕海緯說道。

「你不是說有確鑿的證據拿下他嗎?」葉凡微微有些疑惑。

「當然有」我們已經拿下他小舅子,還有同夥。他們已經招了,白底黑字簽字畫押,看他還能嘎蹦幾時?」,賀海緯冷哼道」沉吟了一會兒又說道,「放心兄弟,我賀海緯辦事很小心的,沒有絕對把握是不是敢慫恿鐵書記請顧則飛,喝茶,的。」

「我拖不起,紅蓮河這邊在等著省防辦的審批通知。能不能先停了他的職,然後請鐵托書記臨時頭建議任命何宜遠廳長為代指揮長主持省防辦的工作。」葉凡說道。

「這個今天就要決定比較難,畢竟顧則飛是副省級大員。即便是鐵托書記也是斟酌再三才下了這個決定的。」賀海緯有些為難了。

「鐵書記沒向費書記彙報嗎?」葉凡有些驚訝了,這個」好像不符合組織程序的。

「我們只是先問詢,並沒有對他執行雙規。所以,這事還沒捕到費書記那邊。其實」你可能不知道」這事相當的難辦。顧則飛聽說跟費書記有些,唉……」賀海緯嘆了口氣。

「顧則飛不會是費書記的人吧?」葉凡心裡微微震動子,如果真這樣子」那就難辦了。這下子不等於捅了個大馬蜂窩子。

「當時我向鐵書記彙報過後,鐵書記思付再三,決定來個先斬後奏。因為這事如果先彙報給費書記,估計就會不了了之。最多給顧則飛一個黨內處分」調整一下工作分管」給幾個偏門部門給他管管就完事了,格及不了根本。

那樣的結果我首先不同意」而鐵托書記是個正直的人。他說過了,國家多hu了二千多萬肥了個人腰包」這種蝕蟲絕不能放過。

鐵書記的態度是嚴懲,而上頭肯定不同意。所以,我們先問話,其實就是,造勢,。

這個造勢是造倒勢,就是先把顧則飛搞臭,然後」即便是費書記知道了,他也不能無視國家法度於不顧。

更何況首先就難堵住悠悠眾口了。因為顧則飛跟費書記關係還行,燕省長他們也盯得緊」顧則飛一被請來問話,燕省長早關注著了。這不」剛來了電話,問完這事後立即表了態,說是一定要嚴懲這種腐敗官員。

鐵書記現在已經去了費書記辦公室彙報工作,結果怎麼樣還不清楚。」,賀海緯說道。

「早知這事這麼複雜,兄弟,這事會不會牽連到你。雖然費書記暫時沒辦法,但是,肯定會在心裡留個附時弄個辜出來,這事,兄弟你跟鐵書記有麻煩。我,這事」,」葉凡心裡有些難受。

「管鳥球去!我豁出去了。其實這事我沒彙報給鐵書記前我是不知道顧則飛跟費書記的關係的。後來見鐵書記那樣謹慎了,從他的支言片語中猜到的。不過,彙報過後鐵書記有了決斷。即便是我想*手,鐵書記也不會認可的。這事跟兄弟你沒關係,這種人,該抓!不抓何以正國。何以嚴綱紀?」,賀海緯態度堅決,葉凡知道,老賀為了幫自己,也是豁出去了。

不然,老賀同志哪有那般的正義凜然,這話用在鐵託身上還真有些適合了。用老賀身上,言過其實了。

不過,這樣一來,更能讓人看出兄弟情的可貴之處。老賀是冒著丟帽子的危險在幫自己幹事。

「我過來幫你一把,馬上先把顧則飛搞定搞成鐵案再說。到時,即便是有人想翻案子得讓他們翻不過來才行?理字一定要站在我們這一邊。」葉凡哼道。

「看我,倒把你的,分筋錯骨手,給忘了。行,你馬上過來,我們要辦成鐵證如山。」賀海緯說道。

葉凡開車到了省紀委,跟著賀海緯到了一個特殊的房間。

「這裡是臨時頭的關押地,並不是牢房。」賀海緯說道,進到房間后,發現裡面擺設還不錯,跟三星級賓館有得一比。像軟床、沙發什麼都有。不過,有硬度的東西都沒有,就連桌子的角都做成圓弧形的,而且角旁還貼綁得有軟海綿。而牆壁也是用軟布裝飾的,聽賀海緯介紹說是怕官員受不了自殺。

省紀委的同志辦案一般採取的都是精神折磨法,不會動粗的。比如,讓你幾天幾夜沒得睡,剛想睡人家又來打擾你了。這種法子好像比直接的肉體上的傷害更折磨人的。有的官員往往受不了會想到自殺了事。比如用筷子插喉嚨等法子。

賀海緯眼神一示意」正站牆角監視著顧則飛的一個中年紀委幹部知趣的走了出去。

而顧則飛正坐床上,這廝只是頭髮有點亂毛,表情還是相當的淡定的。不過葉凡相信他內心必不平靜,這是什麼地方」是省紀委,哪個幹部進來還能淡定如初。

顧則飛抬頭一掃,發現葉凡進來,這廝頓時瞳孔睜大了不少,哼道:「我說哪裡來的跳樑小丑」一直還在納悶,原來是你乾的。小子,你搬不倒我顧飛的,不要白費力氣了,我顧則飛行得正,坐得端,你想污陷,這裡是黨的天下,不是你葉凡能掌控的地方?」

「呵呵,我也正想告訴你」這裡是黨的天下,不是你顧則飛能為所欲為」權力腐敗的地方?想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老東西,今天你進來了」就甭想著出去了。」,葉凡冷笑道。

「你敢罵我老東西,你小子,作為下屬」公然污衊一個老黨員」一個忠誠的黨員。一個一心為了老百姓的好黨員。好好,等老子出去定要讓你知道我顧則飛不是泥捏的。」顧則飛有些憤怒了。

「顧則飛,今天你就是鐵板鑄的老了也要把你變成一攤爛泥。還敢在這裡大言不慚什麼一心為黨,為個屁!你為了個人腰包還差不多,麻痹的」今天我葉凡就要收拾你這樣的黨內蛀蟲,清除去!不然」何以純潔黨內。永保我黨的青春。」葉凡冷笑一聲走了過去。

「你……你想幹什麼?賀海緯,如果你敢亂來,我要向上級告你。」顧則飛城道。

「我沒看見什麼啊,你看」顧省長,我連手指頭都沒動過是不是?」賀海緯陰聲一笑哼道。

葉凡一把掄去,啪地一聲微響,顧則飛同志被幹得撞在了床上。隨著葉老大的,分筋錯骨手,使出,顧則飛的肌肉塊塊鼓起,痛得這老傢伙呲牙咧嘴著在房裡哼哼不已。

「你想幹什麼?混蛋1顧則飛瞳孔睜得老大,老傢伙凄慘舟大叫著。

「想幹什麼,古代的十八般刑法聽過沒有。老子這個屬於第十九般,比前面的都厲害。不想受的話老實就招了,不然,會讓你嘗嘗什麼叫刑法。什麼叫葉氏家法?」葉凡乾笑了一聲,手卻不慢」不久,顧則冰的關節像積木拼圖一般被葉凡的手給拆解了下來。

其實,這分筋錯骨手就有點皰丁解牛的架勢,就是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用一些特殊手法,加上內勁之氣活脫脫的把你全身關節拆解開。而外邊的皮肉一點事都沒有。

你想想,平時就是手脫臼了就會痛得喊媽。這個,如果把你兩隻手,兩隻腳還有身上關節相聯著的地方全脫開了,而且還是硬生生脫開的,那種滋味是如何?想起來都會讓人顫慄的。

當然,這種手法不是任何人都能使得開的。必須要六段高手才行,當然,像王朝還沒到六段」但是他從小練習的,五段身手倒也勉強能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