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老顧招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老顧招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這分筋錯骨手施展開來還要天賦的,王朝的另外三個兄弟馬漢張龍趙虎都不會這門活計。因為他們沒這天賦,施展不開。而葉凡的天賦也不是特別的好,但是葉凡的段位高。到八段位的高手在施展這種手法就是個笨蛋也能施展開了。

當拆完腳上的關節時顧則飛臉上淌滿了汗珠子,在房間里殺豬般的大叫了起來。這傢伙平時喝酒玩女人,早把身體掏空了,哪能經受得起這種能痛入骨髓的特殊手法。就是一個鐵打的漢子也難承受。當然,對於意志堅強之輩,這分筋錯骨手也是沒用的。

葉凡就遇上過一個,當時在粵東審理陽田大案時施展在青狼身上時沒有奏效過。

而顧則飛的身體和意志跟青狼又是沒比了,這分筋錯骨手才進行到三分之一,這廝再也忍不住了,身體劇烈的抖瑟著大叫道:「停!停!我認了1

葉凡當然也停手了,「哼道:「這個只是初級階段,如果你敢耍hu招子,你會知道中級階段的滋味的。」

「顧省長,老實交待,不準玩hu招,一五一十把紅星渠的事講出來。」賀海緯一聲「哼,輕輕叩了下門,從門外進來了兩個紀委幹部,一個手中拿著記錄本,一個在搞錄音設備。

賀海緯拿來毛巾親自動手給顧則飛洗了臉,當然得把汗珠給清理乾淨。不然等下錄進去時影響不好,會給人造成刑訊逼供的感覺。

顧則飛還想猶豫,不過一見葉凡的手就要彈自己身上了,想到那種萬蟻噬骨的痛楚。這廝是再也不敢羅嗦,很老實了。葉凡輕輕的退出到了門外。

半個小時后賀海緯退了出來。

「招了?」葉凡從拐角走了出來。

「全招了,你那種痛誰受得了。估計招呼到我老賀身上連搞了幾個女人都得招出來了。」賀海緯乾笑了一聲。

「你的意思是老顧同志連搞了多少女人都招了?」葉凡笑道。

「當然,這老傢伙相當厲害,褲襠下那根棍子是金槍不倒。給他玩過的女幹部居然有半個排。

而且,常年養得有二個情婦。光是紅星渠一個工程就給他撈了三百多萬。還有每年乾股分紅也有三十來萬。

他以前是從水利局一步步爬上現在這們位置的。搞水利的工程項目特別的多,而且很大。

像電站」隨便一砸就是上億的工程。據他供出來撈的工程回扣就有上千萬。在水州和蒼海市還有兩座別墅……」賀海緯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先去一項項落實了」把還沒hu掉的錢給弄回來。不然,國家損失就大了。」

「呵呵,我不是跟你說過,你們紀委沒錢,這一個案子告破。再怎麼說也能給你們落下一二百萬吧。」葉凡淡淡的笑了。

「呵呵。」賀海緯笑了笑,拿著材料匆匆走了。

第二天上午,鐵托書記把賀海緯招進了辦公室。

「坐吧海緯。」鐵托臉色有些不好看,指了指辦公桌對面的一把椅子。

「抽煙不?」賀海緯知道鐵托心情不好,問道。因為鐵托很少抽煙,煩的時候才抽。

「來一支。」鐵托說道。

嗒一聲,老賀遞過去后給點上己鐵托默默的抽著」一口一口很猛。十幾秒一支煙就到煙屁股了。他伸出手說道:「把整包拿出來。」

「別抽了書記,傷身子。」賀海緯勸道。

「沒事,這老身子了,傷就傷吧,總比傷了國家的強。佛日:我不入地獄誰入?」鐵托吧著點上了第二支又抽了起來。

他的表情凝重如墨,看了看賀海緯,嘆了口氣,說道:「追回多嚴臟款了?」

「加上兩座別墅的話也有七百多萬了,我們連夜加班,派了多支人馬分頭出擊才拿下的。現在案情已經到了收尾階段。估計全面結束,應該還有二百來萬能收回來。

」賀海緯彙報道。

「大蛀蟲啊1地一聲,辦公桌被鐵托書記狠狠的砸了一拳,賀海緯發現」鐵書記的手皮都給桌面蹭破了。老賀默默的遞了一張紙巾過去。

「擦什麼?國家在流血,我蹭破點皮算什麼?」鐵托把紙巾擱到了一邊,「哼道,「把材料整理好,我下午再去一趟費書記辦公室。」

「書記,葉凡說是如果真的拿下了顧則飛」能不能推薦水利廳的何宜遠同志暫時代理省防辦的指揮長一職。他們紅蓮區的工程拖不起。」賀海緯看了鐵托一眼,說道。

「我只管拿下官員,給帽子的事是組織部的事。」鐵托硬梆梆的集出了這麼一句話來」一臉的嚴肅。

賀海緯也沒再講這些,知道個中肯定另有原因。只好打了電話給葉凡」把這事說叨了一下,叫葉死去組織部的盧明珠部長商量一下。

葉凡也沒去找人,倒是晚上鐵托的弟弟鐵占雄來了電話,說道:「兄弟,心裡千萬別有疙瘩,我哥是為你好。」

「這話怎麼說的,我心裡能有什麼疙瘩?」葉凡笑道。

「這事聽我哥說相當的複雜,費滿天捏著鼻子認下了這事。你想想,還不能讓領導發幾句脾氣?

這事一弄下來,費滿天對我哥有些不滿意,其實是怪他事先沒通知他有先斬後奏的嫌疑。

費滿天覺得有些素臉子,因為燕春來逼得緊。你想想,費滿天心生疙瘩了我哥還能推薦那個什麼何宜遠上去嗎?

如果真敢開口,那何宜遠才是徹底沒戲唱了。他不作聲,你另外找人說叨一下倒是有希望。畢竟,你跟費家的關係比我們好得多。」鐵占雄解釋道。

「這事我真有些不地道,倒是把鐵托書記給牽扯了進去。而且,估計老賀都有麻煩。」葉凡有些後悔。

「跟你沒關係,我哥這個人就這個樣子。說都說不通的,在知道顧則飛的事後他是堅決在查處他的。

也不能說是費滿天包庇誰,這裡面主要是牽扯著你們南福省里各大集團之間的利益糾葛罷了。

顧則飛是費滿天的人,顧則飛一倒,費滿天是不是丟了一個很有力度的助力。而反之來說,燕春來省長那邊卻是水漲船高,這叫此消彼長罷了。

即便是處理顧則飛也得由費滿天找到合適的替代者后再卸磨殺驢。到那個時候水到渠成,顧則飛成了一枚棄子。

現在被省紀委硬生生拿下了,顧則飛空出來的位置可是有得爭了。而且,這重新的一輪爭鬥中費家卻是處於劣勢的。

因為你授人以柄了還怎麼敢理直氣壯。我哥說了,費書記心生疙瘩他不擔心,只是,估計這事的直接始作俑者賀海緯有點麻煩。」鐵占雄說道。

「這事的始作俑者是我,並不是老賀。我給鐵書記講一下,把我給捅出來頂上就走了。我才不怕費滿天怎麼樣?反正就這個樣子了,絕不能連累了老賀。」葉凡有些急了。

「你想我哥會捅你出去嗎?算啦。」鐵占雄說道。

第二天早上。

顧則飛被正式執行雙規,不過,關於省防辦代指揮長的事倒是沒有安排誰代著。

不久,何宜遠掛來電話請葉凡出去小坐一會兒,說是黃九林要請客表示感謝,葉凡推不掉只好去了。

而且,葉凡也想請何宜遠再次主持省防辦的工作,把紅蓮河的事敲定下來。即便是省里有任命其它的代指揮長,相信跟自己如果沒有恩仇舊怨的話也不會再次操翻了這個決比唬估計何宜遠也會關注著這事的。

何宜遠現在已經是正廳級幹部了,想再上一個層次就是副部級豐部。這個層次的幹部是屬於中組部的範疇,何宜遠知道自己跟喬家大院的關係。

這次請客的地點在哪裡何宜遠事先並沒有說明,見到他時,這傢伙顯得一臉的神秘,笑著說是帶葉凡去一個沒去過的地方。

車子開了足足半個小時后已經出了水州地面,又朝著南嶺地區方向足足開了半個小時,葉凡以為到了。這時,何宜遠笑道:「葉書記,還沒成。」

果然,車子又拐進了一條小公路。

這次去只有三個人,葉凡、何宜遠和黃九林。就連李健坡和蘇懷這兩個圈內人何宜遠都沒叫,黃九林親自操刀開車。

因為小公路是沙子石路,寬度還行,就是很顛簸,黃九林開車還相當的熟絡,不過,坐在裡面還是像坐轎子,再加上是晚上,車速也不快。兩旁都是大山和樹木,像走進了山裡。

「老何,是不走到山村去嘗野味。」葉凡淡談笑道。

「葉書記神算,沒錯,咱們這次去就是嘗野味。絕對正宗和新鮮,而且,還有天然溫泉泡澡。」何宜遠乾笑了一聲。

「我說怎麼回事一直往山裡鑽,這野味當然就在大山中了。不過,我看這兩邊都是樹林,莫不是林場的地盤吧?」葉凡問道。

「葉書記一猜一個準,的確是去林常不過,沒有什麼人家,就守山的一戶人。不然,也不會有這小公路了。」何宜遠笑道。

又足足開了接近一個小時,終於看見了一點燈光。

三菱終於緩緩的停在了一塊菜地前,發現一個身披羊皮,滿臉麻子的中年人正一臉恭敬的跑過來開門。一邊棄著車門一邊說道:「何廳長,您是大忙人,總算是把您給盼來了。」

「都準備好了?」何宜岳,官氣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