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奇妙的地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奇妙的地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奇妙的地方

「準備好了,絕對正宗的,這次,花了好大力氣才弄過來。」中年人點頭哈腰說著,看到黃九林還打了個招呼。不過,當他見到葉凡時估計是不認識,微微愣神了一下。

「發什麼愣,叫凡。不是早跟你說過嗎,晚上我要帶一位貴客來的。你可是要把最好的東西送上來,要是凡滿意了,總有你的好處的。」何宜遠哼道,朝著葉凡呶了呶嘴。

又指著麻臉中年人介紹道,「凡,他叫范牛滿,你叫他牛滿就是了。他是這東山林場兔兒山封山地的護林員。」

葉凡聽了心裡微微一愕,感覺好笑,心說老何還搞什麼神秘,都到地頭了,吃點野味也搞得像地下黨接頭似的。把自己真名都給隱去了,直接取了後面一個名字叫『凡』。

「凡您好1范牛滿哈著腰打了聲招呼。葉凡也伸出手去跟他公式化的握了握。隨口問道:「你們這裡有幾個護林員?」

「這一片就我一個人,我一家人就呆在這裡。」范牛滿笑道。

「還是先進去,搞點吃的吃了再說。這開了這麼久車子,也著實餓了,外邊也有點冷。」何宜遠笑道。

幾人進了屋子。

屋子倒是用青磚配木頭材料建的,地板也鋪了紅色的地磚。

「何,凡,黃,請到後邊泉水洞去。」范牛滿一臉笑意作了個恭請的手勢。

「泉水洞。」葉凡喃喃了一句不知何意。

「呵呵,凡,別看這房子不起眼,後邊卻是另有天地。到了你就知道了,就讓我先賣一下關子。」何宜遠笑道。

不就品嘗野味,老何還真是喜歡搞事,葉凡心裡嘀咕了一句,倒也來了點興趣,跟著何宜遠走向了後邊。

發現後邊好像是堆柴火的地方,因為滿屋子堆的都是已經用斧頭劈好了的松木頭柴火。不過,柴火中間被搬開了,露出了一扇柴門來。不仔細看根本就發現不了。

「難道在這裡面?」葉凡看了何宜遠一眼,訝然了。

「沒錯,老弟,這設計很精妙吧,呵呵呵。」何宜遠略顯得意地斜瞄了葉凡一眼,笑了笑。

「凡,你不知道,這個設計還是老何同志自已搞的。相當的具有創意的。」一旁的黃九林有些神秘的笑道。

「真會搞事啊何老哥。」葉凡隨口叫道,既然何宜遠叫自己老弟,而何宜遠比自己大得多,自己叫他一聲老哥也正常。隨著交往的加深,大家也逐漸加深了感情。

人這個東西,為什麼要經常走動,就是這個道理。不走動即便是很親的親戚,時間一長也會漸漸疏落了的。

范牛滿小心的打開了柴門,才發現裡面還有一個過道,走了十幾米距離,又發現了一扇門。這扇門也是用木頭製成的,不過,感覺好像很厚實似的。范牛滿那麼高大的身子也是費了勁頭才輕輕的挪開了的。

「三位領導,你們進去吧,我在外邊,飯菜都擺好了。」范牛滿微微一躬身子退走了。出去后又把外邊的柴門給關上了。

何宜遠帶頭走了進去。

當葉凡從門縫裡走進去時,頓時有些恍惚了。

裡面居然是一個山洞,大倒是不大,估計方圓就二十來米。而且,裡頭是霧氣騰騰,彷彿進了仙境。在這外邊很冷,這山洞裡倒是熱騰騰的非常的舒服。

而且,中央一個水池,估計是溫泉。此刻已經用木板隔開成了三份。有點像是公司里職員們的工作間,只是把磨砂玻璃換成了木頭用來分隔罷了。高估計就二米左右,人即便是站起來那是也絕看不見另一個木頭間的情景的。

「怎麼樣老弟,不錯吧?」何宜遠望著葉凡笑道。

「原來是泡溫泉,還不錯1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也沒覺得有些奇怪之處。這個,夜都溫泉在這方面搞得更好。

「咱們三個進到自己的包間里去,一邊吃一邊還可以聊天的。而且,看不到對方。這處天然溫泉也是牛滿在無意中發現的。後來我弄了些款子下來建了這座樓,把溫泉開發出來了。這裡不對外開放,只有最好的兄弟相聚時才來的。」何宜遠笑道。

「老何經常來吧?」葉凡問道。

「沒來幾次,哪有空。不信,你問老黃?」何意遠指著黃九林說道。

「今年還是頭次來,主要是野味難找。」黃九林笑道。

「我已經跟牛滿講過了,以後你來這裡隨時可以來,也可以帶最好的朋友來。」何宜鑿然就這麼簡單的幾句話,但是卻是表露了何宜遠對自己最深的信任了。

「下水下手,邊吃邊講,干站著餓肚皮不划算。」黃九林催道,搶先轉到後邊靠北方向一個地方脫了衣褲,一聲下水了。

「老弟,左邊那間是特地為你準備的。」何宜遠說道。

「隨便,你先請?」葉凡說道。

「不能隨便,左邊那間就是為你準備的,不一樣。」何宜遠似笑非笑樣子,說道。

「有啥不一樣,不都隔得差不多嗎?」葉凡有些疑惑,似乎也感覺到了一些什麼。

「不一樣,你那一間是正宗的,我們是二手貨,哈哈哈……」何宜遠乾笑了一聲雙湊近葉凡耳旁嘀咕道:「絕對好貨色,放心,是牛滿的一個遠房親戚。」說完老何轉到右邊去了。

「難道有姑娘?」葉凡心裡自問了一句,倒也好奇,脫了衣褲輕輕輕的推開了門。這溫泉溫度剛好,稍熱一點。深淺也適中,剛過膝蓋處。

發現裡面擺得有一張小茶几那樣的木頭桌子浮在水面上,旁邊靠壁處居然還放著一條長條凳子。凳子上還鋪得有海綿墊子,上頭擺得有嶄新的毛巾等東西。

一個長相相當清麗,頭上扎著兩條大辨子的姑娘正坐在木凳上,身上衣衫脫得僅剩下一條大紅色的短褲,胸前罩著一罷了。見葉凡進來,那姑娘頓時羞紅了臉,如盛開的野玫瑰。

胸脯也在劇烈的起伏著,頭趕緊低垂了下去。手輕輕的捂在肚臍眼上,這個樣子,絕不會是裝出來的。只有農村那些未見過大場面的清純妹子才能出現這種樣子的。

「你叫什麼名字?」葉凡問道。

「翠兒。」姑娘小聲答道。

「翠兒,這名蠻不錯的。」葉凡點了點頭,斜靠在水池裡。翠兒看了看他,有些畏縮樣子挪了過來給葉凡倒了杯酒。

「你也來一杯?」葉凡笑道。

「我……我不會,我給你倒酒就是了。」翠兒說道,頭垂得低低的不敢看葉老大。

「一杯就是了。」葉凡給倒了一杯遞了過去。翠兒伸了伸手,最後還是接過了,她是皺著眉頭喝下去的。頓時,那臉上馬上綻開了桃花一片,像山野里的紅桃子。葉老大伸出一根手指頭勾起了翠兒的臉。問道:「你怎麼肯來的?他們沒逼你吧?」

「沒有,他是我遠房表叔。說……說你們都是大官。可以……可以……」翠兒了半天沒吭出聲來。

「可以什麼,說?我這人不喜歡嗦的人。」葉凡皺了下眉頭。

「可以把鄉長抓起來。」翠兒終於吐了出來。

「抓鄉長,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抓鄉長,你家在哪裡?」葉凡有些訝然了,翠兒憋了半天居然就憋出這麼一句話來。

「我家在郎亭縣池林鄉靠山屯子。」翠兒說道。

「老何,你有沒聽說過郎亭縣池林鄉這個地方?」葉凡手在木板壁上一按,打開了傳音筒。何宜遠搞得真是完美,居然還裝有這個。如果沒有傳音設備,這木板壁如此的厚,那是相當難聽清楚的。

「沒去過。」何宜遠說道。

「我去過,在南嶺地區。那地兒非常的偏僻,說是我們南福省的西北利亞也不無不可。經濟方面跟德平差不多,都是我們省墊底的幾個地區。窮啊!聽說現在還有好多人吃不飽飯。年青人要娶媳婦都是靠買。我還曾經聽說有的人居然出租老婆。」黃九林笑道。

「出租老婆,有這種事?」葉凡有些訝然了。

「唉,有啥辦法。有的人家窮,如果遇上天災人禍,比如家裡人得了重病,沒錢治。只好把老婆租給有錢人享樂了。而且不貴,一個月就二三百塊錢。」黃九林嘆了口氣。

「這是真的?」葉凡看著翠兒,手伸去關了傳話筒。

「有這樣的事,不過,也不多。而且,長得難看的也沒人願意租,人家有錢人花了錢,當然得租漂亮的。」翠兒點了點頭說道。

「你也是這樣的?」葉凡問道。

「我不是。」翠兒臉更紅了,搖了搖頭。

「那你……」葉凡看著翠兒道。

「我想求你抓了我們鄉長,為我爹作主,他是壞人。」翠兒說道,看了葉凡一眼,頭低低的又說道,「我沒做過這個,我是頭次來。牛滿叔說是你們是大官,能幫我爹伸冤。我自願的,只要能抓了鄉長就行了。」

「那你先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再說?」葉凡問道,覺得這裡面估計又涉及到池林鄉鄉長欺負良善的騷包事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