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喬報國任命下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喬報國任命下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喬報國任命下來

2更到,晚上儘力在9點左右第3更,這麼久不喊了,因為狗子最近確實事多。再加上年關將近,總有理不完的事。希望兄弟們能加強『訂閱』支持狗子。

「老何也一樣,我們倆都屬於那種膽子不大的人。不然,老何在水利廳一年有多少工程,光是紅包都能收到手發酸的地步。而且,一個個紅包大得驚人。老何從不收紅包,只是逢年過節別人包給他家小孩子估計也不校不然,能否見到老何同志都難說了。」黃九林揭起何宜遠的短處來了。

「收了就得犯錯,收點煙酒還是行的。這些東西一條一瓶也在上千塊,一轉手,倒也能賣些錢花花,夠了。錢搞太多難道帶進棺材,至於說利用手中的權力辦些私事,比如說這兔兒泉的建設,那個也正常。不然,誰還願意當官。這個,人家牛滿同志在這裡守著林子,給他一個如此艱苦樸素的同志創造一個較舒適能洗澡的地方也是我們當領導的應該做的事是不是?關心下屬嘛1何宜遠說道。

「何哥高論啊1葉凡笑道。

「不是高論,老弟,事實如此。」何宜遠笑道,沉默了一會兒問道,「老弟什麼時候有空?」

「有空,過幾天吧。」葉凡說道,倒是在尋思著把何宜遠介紹給哪一家。像喬家如果能把喬報國的事擺平下來,喬圓圓的媽媽已經發出邀請了。而鳳家也可以介紹的,還有一個費家也行。葉凡在選擇著給哪家人送人才去。

當然,剛才何宜遠如此問是大有暗中意思的,實際是問葉凡什麼時候能把自己介紹給京里的喬家。

天麻麻亮,三人又趕了回來。

走的時候翠兒是淚眼汪汪的盯著葉凡,葉凡知道她的意思。也給了她承諾,過幾天有空了就去那邊擺平張鄉長的事。一個鄉長,葉凡相信即便是自己在南嶺地區沒一個人認識要拿下他還是不用費多大力氣的。

見到車子遠去,范牛滿看了翠兒一眼。不過,翠兒卻是搖了搖頭。

「現在還有這樣的官員,啥意思1范牛滿露出了一臉的訝然,看著翠兒說道,「難道他看不上眼,不會吧,你可是村裡最漂亮的姑娘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沒動我,估計也不會幫我的。雖然他說是過幾天有空了下來處理,這個,聽說當官的全這個樣子。口是心非的,我爹不知怎麼辦才好?家裡…嗚嗚…」翠兒搖了搖頭,一臉的失望,有些哽咽出聲了。

「難道他不行,倒霉,怎麼會找這種人。要是何廳長要了你沒準兒早答應給你處理這事了。」范牛滿臉上充滿了鄙夷,要是這話給葉老大聽見,肯定會一拳砸破老范老臉的——敢說哥不行?

「他行的。」翠兒滿臉通紅,搖了搖頭。

「能行?你咋知道的,你又說他沒動你?」老范同志覺得這腦子好像有點不好使了。

「我看見了,他下邊翹得老高的。」翠兒羞臉著說道。

「怪事了,這都受得了,厲害。」范牛滿倒真的佩服起葉老大來,想了想說道,「也許他真肯幫你,那就等幾天看。」

「只能這樣了。」翠兒點了點頭。

「老弟,咋沒聽到你的動靜?」在車裡,黃九林一臉不理解樣子,問道。

「算啦,別把人家害了。」葉凡搖了搖頭。

「有什麼害不害的,對她來說也許還是件好事。她不是求你辦事,你辦成了,她報答你是應該的。不就是個。」黃九林隨意說道。

「不能這麼說,對姑娘來說很重要。人這一輩子,對姑娘來說會記一輩子的。算啦,不說這個了。」葉凡搖了搖頭。

「那你真要決定幫她?」何宜遠也有些訝然了,雖然只是對付一個小鄉長,但也是相當麻煩的。因為南嶺地區那邊葉凡估計沒什麼人認識。你要處理這事就得叫人幫忙,那又得欠下一個人情。

「當然,情況屬實的話我會去一趟,答應別人就得辦到。不然,我這個是不會輕易出口的。」葉凡淡淡笑道。就這麼一句話,又使得何宜遠跟黃九林對葉凡的認識又加深了不少。

第二天下午,葉凡剛坐在椅子上。衛初婧過來彙報工作,說是省軍區招待所這次出奇的快速,已經把事辦妥了。而且,補償款子也要不多,就要了一百來萬。

「辦妥了就好,正式的約定簽了沒有?」葉凡問道,心說你只看到表面現象,這內中糾葛你又哪裡曉得。這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的。

「上午張區長代表區政府簽定的,他們說二天後就動工拆除河裡的建築了。」衛初婧說道。

「總算是了結了一件事,這年月,要辦成一件事真難啊1葉凡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葉,這邊是談妥了,可是船政學堂的事咱們還無從下手。那邊要拆除退回河道的地盤更大。而且,我了解過了,船政學堂的上級機關是國家軍事博物館,在水州,我們根本就無從下手。」衛初婧一臉的憂心說道。

「船政學堂的負責人叫什麼,什麼級別的幹部?」葉凡問道。

「邱少通,大校軍銜。關鍵是他不屬於省軍區管轄,而是由國家軍事博物館直管的。他們的經費跟地方不發生瓜葛,所以,地方上根本就管不了他們的。前天我們去找過他了,此人態度非常的強硬,而且,一幅不耐煩樣子。說是船政學堂是歷史著名遺產,屬於文物。是不可能拆除了。」衛初婧有些不滿的說道。

「我當時說是他們佔了河道,是違章建築,而且對水州人民的生命財產造成了安全隱患。

對於防洪一塊的要求也需要他們拆除河面上的設置。其實,他們在河面上就是一個廠棚子,裡面放了一艘跡斑斑的破軍艦。

而邱館長卻是冷笑著說是如果他們那是違章建築的話那也是清朝時的人佔下的地盤,跟他有什麼關係。

而且,還譏諷著說是叫我們去找建造者,這簡直就是無理取鬧。那些人骨頭估計都快成灰了,叫我去哪去找?」衛初婧有些憤怒了。最近為了清理河道的事也是鬧得非常的糾心的。

「國家軍事博物館的館長是誰?」葉凡問道。

「陳中勝將軍,此人名頭很多了。什麼華夏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館長,少將軍銜。國防大學軍事學碩士研究生。現任國家博物館協會副理事長,國際博物館協會華夏國家委員會副主席,華夏國史學會常務理事。還是華夏書法家協會會員。書法作品相當有名氣,還被國家領導人作為禮品贈送給美國、英國、法國、奧地利、越南等軍政領導人;中南海和人民大會堂、偉人紀念堂等均有收藏他的作品,此人在國內名聲威望很高的。」衛初婧說道。

「倒是個難纏的人物了。」葉凡點了點頭,看了衛初婧一眼,說道,「你們繼續跟船政學堂的人商談這事,其他方面我會去想辦法。不管成與不成,此館必要拆廠棚還我們河道。不然,我們的紅蓮生態人文帶的建設將是一紙空文,既然都花了這麼大功夫和錢物,不可能半途而廢的。」葉凡態度堅決,衛初婧雖說有些懷疑,但也沒再說什麼,點頭說是明天繼續去跟邱館長商談。

而下午的時候應廣大人民群眾的要求,水利廳的何廳長又主持了關於紅蓮河內河規劃的防洪一塊的審批論證工作。

這個所謂『群眾』當然是那些建築承包公司合夥起來發動紅蓮河兩岸的老百姓搞的聯合簽名。

雖說顧則飛被雙規了,省防洪辦指揮長一職暫時還空懸著。但何宜遠是水利廳廳長兼副指揮長,主持這種會議倒也符合各項程序的。

僅僅二天時間,這邊審批下來了。衛初婧重新招集了各建築工程公司老總,宣讀了省防辦的審批通知,而河道下邊又重新響起了隆隆的機器聲音。

而關於防洪水利一塊,何宜遠動用自己的權力還為紅蓮河弄來了三千多萬的防洪堤壩建設資金。也算是彼為花了一些心思的,葉凡知道,老何同志在向自己示好,用公家的三千萬來換自己頭上的副省長帽子。

五月上旬。

好消息終於傳來,喬報國的任命下來了。不過不是到墨香市任市長,而是到南嶺地區任行署專員。雖然地點差了一些,但好歹也是提拔到了正廳,而且,還是手握權柄的行署專員。

這事葉凡心裡明白,墨香市的謝國忠是費提拔的人。而費滿天還想包攬了市長位置那是絕不可能的。就是從上級領導玩平衡一塊來說這樣子做也不大好。

費滿天深知這一點,如果再想推喬報國坐上墨香市市長一職是不可能的,燕春來肯定會跳出來大力反對的。

所以,乾脆搞了個變通的法子,把南嶺地區的行署專員調整到墨香市任市長,而喬報國塞到南嶺地區任行署專員。

這麼一搞平衡,燕春來省長礙於老喬家的面子也不敢過於激烈反地了。畢竟,京城的喬家大院里有兩個重量級人物,一個政治局委員喬遠山,一個軍委委員喬橫山。真要得罪了喬家大院,老燕家實屬不明智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