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他該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他該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昨天喝醉了,如今才清醒,對各位聲抱歉!對不住了

當天下午,喬圓圓打來了電話表示感激。 就是喬橫山司令也打來了電話,雖沒講什麼感激話,但葉凡懂他的意思的。

而喬遠山還是硬綁綁的放不下面子,倒是沒吭聲。不過,喬橫山向葉凡發出了約請,是喬圓圓的母親相請葉凡到喬家大院去坐坐。

葉凡明白,這是喬家大院承認本人身份地位的末尾。喬圓圓的母親出面了,其實,就是代表著喬遠山點頭了。只是喬遠山有些生氣葉凡那個什麼的,一時駁不開面子所以轉道另外人相邀罷了。

既然喬家發出了信息,葉凡決議去喬家大院一趟。畢竟,真要煽動圓圓跟家裡人鬧不和,那喬圓圓即使是當前跟了本人心裡一定不直爽,讓本人的女人為本人傷心憂傷,這不是曳綹瘛

而且,葉凡也決議,乾脆這次去把何宜遠也帶去。試探一下准岳父的態度,假設喬遠山答應見何宜遠這事就辦成了。

當然,葉凡也有幾手預備的,假設喬遠山不感冒何宜遠,那葉凡就另外再給何宜遠找東家了。比如京城費家,再不行就是京城喬家了。甚至連趙家都想到過了。還有一件事,那就是隨道把船政學堂的事給辦了。

葉凡打算自上而下,軍隊這個系統,服從指導方面比政府一塊更快速更堅決一些。軍令如山講的就是這個理兒,到時只需陳中勝將軍點頭了,難道邱少通還敢拽著頭不屈服。假設去找邱少通,他還要去找陳中勝。自下而上還不如自上而下,有的時分這個法子比普通的法子更管用一些。

「司令,難道就這樣了啦?」吳輝勤一臉尷尬的看著胡中明司令,自從這拆樓協議正式簽定上去后,這傢伙覺得這臉可是丟盡了。

「不拆一定是不行的,拆了吧。」胡司令神色陰沉著擺了擺手。

「我們拖也能把他們拖死,我聽了一個音訊。是上頭對紅蓮區有些意見,假設在兩年內還不能有所作為,紅蓮區將成為歷史。我們拖不拖不就是了,看他們怎樣弄?」吳輝勤道。

「拖得了兩年嗎?廢話,這事不是不知道,梅大司令發話了,三天內搞定這事。既然三天內把商定簽了不動工,想想,梅長風那張老臉往哪兒擱著?輝勤,梅司令是我們指導。胳膊肘兒拐不過大腿這個理兒不懂嗎?再,京城老梅家還有個老傢伙在撐著的,人家是軍委委員,委員可不是泥捏紙糊的。」胡中明鬱悶的道。

「唉……他娘的,官大一級壓死人。司令是少將,他也是少將,不就嶺南軍區一個副司令員嗎?」吳輝勤相當的憤怒,看了胡司令一眼,又道,「司令,這外面是不是有些什麼?」

「有一定有,梅長風這次上去態度非常的強硬,根本就是在逼老子。他是指導,這軍令能不執行嗎?看到沒,為了逼我拆樓,還特別拔了幾百萬上去,如此大方著,用心良苦1胡司令冷聲哼道。

「姓葉的看來還真有點能量,居然能擺平梅長風,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的?」吳輝勤哼道。

「屁的來頭,古川縣爬出來的一隻混頭罷了。估量是鐵占雄的關係才令得老梅家通了氣罷了。」胡司令哼道,把煙蒂狠狠地掐滅在了煙灰缸里。

「鐵占雄,是他?」吳副司令登時訝然,一臉的愣愕了。

「應該是他,以前聽湯成兄提起過。是那傢伙跟鐵占雄還是拜了把子的兄弟。老鐵那人很照顧著這個跟班弟,人家命好。」胡司令道。

「即使是鐵占雄,如今對軍隊一塊的影響力也不會有多大了。京城老梅家何必看鐵占雄面子?這事是不是另有花頭?」胡輝勤有本人的看法。

「梅司令的女孩子以行進獵豹也是鐵占雄幫的忙,估量這一次梅司令在還他的人情債罷了。不管是官場還是軍隊,這個人情債總是四處都是的。

不還人家人情,下次人家不給欠人情,等落到他手上時想再次辦成事那就難了。

反正這個圈子就是這個樣子的,各方之間都有些牽扯著,欠我的,我欠的,又欠他的,這樣欠來欠去的最後都快成三角債了。」胡司令嘆了口吻,他其實更鬱悶。本人堂堂的省委常委省份,居然被葉凡這菜鳥給打敗了。這口吻,胡司令是相對也忍不下去的。

「真就這樣算啦?」吳輝勤還是不甘心。

「算不了1胡司令突然出手,一拳重砸在了辦公桌上。那桌子抖了幾下才安靜了上去。

省委書記費滿天辦公室。

「這次老顧落馬,真是惋惜了,唉……就為了給舅子弄點益處弄得本人一輩子都載了。當初選拔他下去時可是費了很大勁頭的,想不到這屁股還沒坐熱就倒下了。」省委秘書長喬志和一臉鬱悶,道。他跟顧則飛的關係還不錯。

「益處,國度由於此事損失了幾千萬,這個混賬東西,爛泥扶不上牆。」費滿天忍不住罵了一句。

「嗯,老顧也是懵懂了。不過,省紀委也不能抓住這點事就不放。像這種事,體制內還少見嗎?這外面是不是有人想整出點什麼事來。當初聽老顧被叫去紀委問詢時,燕省長不久就打去了電話要聽這方面彙報。後來賀海緯去向他彙報當時,他立刻要求堅決嚴懲不怠云云。春來同志用心良苦1喬志和哼道,伸手悄然的彈了彈指頭上煙灰。

「他不打才怪了。」費滿天哼了一聲,皺著眉頭想了想,道,「這事當初是誰查出來的?」

「鐵書記沒?」喬志和問道。

「他是他一力主張的,對於這種大蛀蟲一定要拿下。當時只是為了問詢一下,想不到顧則飛這個如此軟蛋,立刻全盤招了出來。這次被拿下也是活該,蠢電腦訪蛋一個,阿斗1費滿天哼道,差點咬牙了。這個也難怪他,為了推顧則飛上去費家也是出了力的,想不到才幾個月就落馬了,這費家一時成了外人眼中的笑柄。

「聽不是。」喬志和搖了搖頭。

「難道另有其人?」費滿天淡淡的掃了喬志和一眼,對於一些嘍他也沒多大興味。

「嗯,應該是賀海緯同志。聽這事是他不斷在奔走,而且,這事的原因我還打聽過了。聽是由於省防辦不給紅蓮區發審批告訴形成的。」喬志和在努力為費滿天當好省委大管家身份。

「紅蓮區,不是葉凡同志在嗎?」費滿天心裡一動,想不到這騷包事居然是葉凡這傢伙搞出來的,費滿天是既好笑又好氣。

前次這撞禍的傢伙有意中讓胡司令吃了一暗虧,費滿天得了利益心裡還相當的稱心。這次想不到捅了這麼大個簍子,使得費家顏面盡失的人居然還是這傢伙,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也。

「嗯,賀海緯以前在德往常就跟葉凡湊一塊了。而且,兩人關係相當的好。當時德平一大批官員落馬,名面上是賀海緯在搞,其實始作俑者卻是葉凡。這事,當時我外甥也有參與,所以很清楚。」喬志和道。

「是顧則飛攔著防辦的審批告訴不讓紅蓮河經過,爾後葉凡出手煽動賀海緯下手了才整出這檔子事來的?」費滿天淡淡哼道。

「當時的確如此,聽紅蓮河在防辦的審批前一次何宜遠廳長曾經經過了。後來不知道怎樣回事,老顧從京城閉會,一回來就給否決了,並且下發了正式告訴。

要求紅蓮河片面復工,要等條件附和防辦要求經過論證后才能重新開工。這個,紅蓮估量也是拖不起的。

葉凡所以出手了。想不到老顧一個副省級大員居然載在一個后熟手中。書記,真是應了『後生可畏』這句話了。

不過,這次的事老顧也做得有些不地道。再怎樣跟葉凡即使是有些摩擦,也不能拿整個紅蓮區一百多萬老百姓的事來暗算別人是不是?

這樣子做也是要卡死葉凡是不是?最後遭人暗算我看也在道理之中。」喬志和最後倒也為葉凡講了幾句壞話,由於喬志和的外甥粟一宵跟葉凡相當的好。

往常也聽粟一宵嘮叨過這事。所以,在客觀陳述理想的同時也為葉凡講了壞話。當然,假設顧則飛如今沒倒,喬志和的講話又會不同的。這叫此下時彼一時,講的話也不一樣了。

「顧則飛,他該死1費滿天哼了一聲。

早晨,葉凡剛下班,突然接到了魚陽縣的肖竣臣電話。

「葉書記,良久不見了,呵呵,首先祝賀高升了。」肖竣臣熱情的道。

「是,魚陽一別,也好幾年了。不過,我也得祝賀了。如今掌管魚陽工作,也是一方大吏了。」葉凡笑道,心裡明鏡似的。估量肖竣臣來就是為了堂弟肖其的事了。肖竣臣要叫省公安廳副廳長肖銳鋒一聲叔,那是親叔叔。自然,肖銳鋒的兒子肖其就成了肖竣臣堂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