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說客是喬秘書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說客是喬秘書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哪能說是主持,我只是二把手,上頭還有個玉家的書記。倒是葉書記您,現在主持紅蓮工作,名符其實的一把手。你們紅蓮區政府,絲毫不輸給一個地區的。」肖竣臣恭維著葉老大。

「差不多,我也只是水州市委副書記,在市委排名比你這二把手還要低得多的。」葉凡淡淡笑道,在等著肖竣臣出牌。

「哪能跟您比,你是堂堂的正廳,我才正處。不能比了,再比我得抹脖了上吊了。」肖竣臣笑道,轉爾又說道,「晚上出來吃頓便飯怎麼樣?」

「便飯,你到水州了?」葉凡故意問道。

「剛到的,來開會。」肖竣臣笑道。

「那敢情好,不過,這客應該我來請。你遠到而來是客人,我是地主。」葉凡笑道。

「不行不行!晚上非我請莫屬,葉書記千萬別爭了。你看黃氏會所怎麼樣?」肖竣臣笑問道。

「行。」葉凡答應了,倒肖家能搬出什麼人來說動自己。

黃氏會所葉老大已經是幾進幾齣了,倒也熟絡得很。

剛下車子就看見肖竣臣正站在大門外邊張望著。幾年不見,肖竣臣樣子變化不大,只是頭上也冒出白頭髮來了。這主持一個縣的工作也是千頭萬緒的,煩人的事多。特別是魚陽,四大家族內鬥了幾百年,也不知何時是個盡頭。

肖竣臣旁邊還站著一個人,葉凡依稀還記得應該是他的叔叔肖政東了。以前葉凡在魚陽任副縣長時,肖政東就在墨香市任副市長了。現如今幹什麼葉凡倒不清楚。

「葉書記,您到了。」肖竣臣快步上前來伸出了雙手,一臉的笑容。

「別這麼講肖縣長,你以前可是我的老領導了。」葉凡謙虛的笑道,倒也講的是實情。

葉凡在魚陽還只是一個小科員時肖竣臣已經是魚陽縣常務副縣長了。以前肖竣臣對自己的態度比對普通同志要好一些。也勉強算得上普通朋友之流罷。後來為了肖家利益雖說也有起一點小衝突,但那都是過煙雲煙了。

「不敢不敢!葉書記還是叫竣臣吧。」肖竣臣笑道,指著後邊站著的肖政東介紹道:「他是我叔叔肖政東,現在咱們省吳州地區工作。葉書記估計記不起他來了。」

葉凡剛才在裝傻,聽肖竣臣一說正想打招呼,肖政東已經走了過來,笑道:「葉書記現在是大能人了,哪還記得以前的。再說,我們估計就見過一面,那次我們肖家的雕像落戶西盤鄉的南天頂。」

講到西盤鄉葉凡倒是記起一個人來,當時的西盤鄉黨委書記賀佳貞。兩人雖說沒有走通最後一關,但賀佳貞此女葉凡印象相當的深刻。那一次賀佳貞受了委屈到林泉獨自一個人喝悶酒,還是葉凡在包廂抱著她上的衛生間,場景相當的旖旎。葉老大現在由西盤鄉想到了賀佳貞,心裡還相當的唏噓不已。

於是笑道:「當時是見過肖專員一面,現在說句實知,真是給忘了,一時不敢叫出來。失禮失禮了。」

「呵呵呵,這個正常。葉書記從德平殺到粵東,在魚桐成就了一番事業又到粵東省委組織部,現在衣錦而歸,見過的人也的確是太多了。作為水州市委副書記,主持紅蓮區工作,在省里可是新倔起的一顆政治新星了。」肖政東談笑著把小葉同志棒得很高,這邊,雙手跟葉凡緊緊的握了握手。

「呵呵呵,哪能跟肖專員相比。你是一方大員,我只是一副職罷了。」葉凡笑道,掃了兩人一眼問道,「說起西盤鄉我倒是記起一個人來,她叫賀佳貞,以前在西盤鄉擔任過黨委書記一職,後來組織西邊的開發區,我跟她一起共事過。不知賀書記現在什麼地方?」

「噢,你說的是賀佳貞局長吧。她現在調到市旅遊局任常務副局長了。」肖竣臣笑道。

「不錯不錯,都提拔了。」葉凡笑道,三人進了包廂。到裡頭才發現還坐著幾個人。

「喬秘書長,您好。」葉凡一眼就看見了省委秘書長喬志和,幾步上前打了招呼。

不過,葉凡瞬間就明白了,敢情肖政東在省里的後台就是喬志和了。晚上把喬志和請來,估計是來當說客的。葉凡掃了一眼,其它人都不認識,肖銳鋒這個正主兒也沒來,估計是放不下臉子。

「呵呵,葉書記年青得可畏啊1喬志和一臉親和的笑著,倒也站了起來伸出雙手來跟葉凡握了握。

雖說握的時間不長,不過,這個動作令得肖政東等人暗暗訝然。要知道喬志和是省委常委、秘書長。他即便是坐著跟你握手那也算不錯了。

想不到喬志和居然會站起來,而且,最令大家意外的就是他伸出的居然是雙手。這個代表什麼意思,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代表著葉凡是他喬志和的好朋友,這種可能性不大。

第二種就是喬志和很看重葉凡,雖說跟葉凡並不熟絡,但他把葉凡當成了平級對待。也就是平輩論交了,這個就相當的匪夷所思了。葉凡很明顯是喬志和的下屬,從級別上來說份量差得相當多的。那就只能說是葉凡此人份量很重,喬志和在關注著他了。

「秘書長,我並那麼可怕吧?又沒長著三頭六臂?而且我還是您的下屬,有領導畏懼下屬的嗎?」葉凡淡淡的笑道。

「呵呵呵,我是想說,你在紅蓮區搞得紅紅火火的,就是我們這些個省委常委們都感嘆不已啊!相信紅蓮區在你的主持下,一定會紅蓮盛開的。」喬志和笑道。其實,從喬志和把顧則飛的事詳細彙報給費滿天後又扯出了賀海緯,進一步扯出了始作俑者葉凡。

而按喬志和的估計費滿天必定會大為光火的。最後書記二把火一燒,估計葉凡跟賀海緯都討不了什麼好的。所以,喬志和在最後關頭還為葉凡講了幾句話。

令喬志和沒想到的就是費滿天聽了后居然沒啥動作。好像容忍了葉凡捅倒顧則飛使得費家丟了大臉。

顧則飛倒下只是小事,關鍵是費家的門臉兒丟了那就是大事。這一點喬志和是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費滿天一點動靜都沒有?

「謝謝秘書長鼓勁,我會遵照秘書長指示,帶領紅蓮幹部扎把子勁頭讓紅蓮開花的。」葉凡笑道,小棒了喬志和幾句,令得這廝心裡也暗暗點頭。

酒桌上,肖家人非常的熱情。

「葉書記,聽一宵說是你收了個好徒弟啊,呵呵呵1喬志和突然笑道。

正題切入了,葉凡心裡說著。因為當初梅天傑去麻川縣任土地局局長時粟一宵還是書記,所以自然也知道了這事。不過,葉凡卻是不露聲色,嘴裡笑道:「好徒弟,呵呵,秘書長講的是梅天傑吧。」

「那小夥子不錯,有股子衝勁。干工作也很負責,聽說有次下鄉檢查工作時發現有的幹部對工作極為不負責任,小夥子當場發飆,打人了。雖說動作粗了一些,但也是為人民負責。對於這種思想懶散,不思進取,只懂得吃喝玩樂的幹部我看打還算是輕的了。」喬志和牽扯著其它話題,先是誇了誇梅天傑,自然是為了引出梅長風司令員了。

「秘書長可別這樣誇那傢伙,不然,他會翹尾巴的。」葉凡淡淡笑道,轉爾才想起了要給梅天傑撈位置的事來。前次去找梅長風搞費向飛到a師任副師長的事時有連帶著提這事。

這段時間一忙倒把這事給忘了。此刻倒是個好機會,梅天傑想到省委辦公廳某處室任副處長,這不正在喬志和的管轄範圍內了。

既然肖家想托自己,那自己也用此事還梅家一個人情,倒是一舉幾得的好事兒。不然,白乾好事葉凡可不是爛好人。

「確實不錯,秘書長很少夸人的,呵呵。」這時,坐喬志和身旁一個中年人笑道。

葉凡知道此人是省委副秘書長朱勁雄,於是笑道:「謝謝朱秘書長誇獎。」轉爾,葉凡問道,「秘書長,聽說最近省委辦公廳常委辦公室有空出一副主任位置來?」

「看到沒,葉書記消息還真是靈通嘛,呵呵。」喬志和笑了笑。

「這不,天傑就在省委辦公廳工作,這些事應該也知道一點。」葉凡淡淡笑道,拋出了梅天傑來。這話一出,相信喬志和應該會聽懂的。

「噢,有這回事嗎?」喬志和倒真不知梅天傑在省委辦,一個科長,喬大秘書長哪能記得清楚。他臉朝著朱勁雄,有詢問的意思。

而肖家人一聽,覺得機會到了,一個個心裡頓時鬆懈了不少。

「是有一個位叫梅天傑的同志,現在綜合室任科長。」朱勁雄答道。

「看看,剛誇了梅天傑同志,想不到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上班。我這個秘書長有些失職了。」喬志和一臉笑意,笑道。其實,能賣面子給京城的老梅家,喬志和自然願意了。

「秘書長可是日理萬機的,省委那頭有多少事要干,也不能面面俱細是不是?」朱勁雄恭維道。

「那是,不要說秘書長,就是我這個紅蓮區書記也記不清科級幹部名字的。」葉凡也不妨恭維了一句。

見時機成熟了,肖政東趕緊接著話茬說道:「葉書記,聽說梅司令現還在水州視查工作?」

「嗯,估計還得幾天時間。」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