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三十章擺開擂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擺開擂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事,省長,周市長,最沂我不斷在忙於南邊那塊地的整理開發,所以,對於這邊倒是有些疏忽了……」,於西陽同志滿面難色樣子,轉爾道,「我把公園管理處的同志叫來問問到底怎樣回事?」

不久,一個中年人從人堆里擠了過去,道:「我是公園管文科的王冬,不知指導要問什麼?」,「問什麼,王科長,東湖區政府每年拔給們上百萬的管理費就幹了這些是不是?」於西陽伸手往湖裡一指哼道。

「這個,這個……」王冬科長登時滿頭冒汗,了一會兒彷彿有些擔心樣子,居然還瞅了瞅站在燕春來省長側邊的葉凡同志一眼。葉凡可以打賭,傢伙相對是成心的,此刻跟於西陽無非在演戲罷了。

「有什麼顧忌不敢,是不是附近有工廠把污水排了出去,是不是收了人家紅包?還有股子臭味兒。王冬,膽子太大了,我給講明白點。玉泉湖是東湖區歷年黨委、政府努力打造的水州一景。十來年來,區政府前前後後投入不下五個億了。假設明天不能把事交待清楚,那我於西陽要法辦?」,於西陽架勢十足,哼聲道。

「不是的於書記,這事跟我沒關係。我不是不,我是有些擔心。因薦,由於…………」王冬這次更分明的朝著葉凡的方向看了幾眼。而在場的幾十位同志可不是傻子,估量這事就跟葉大書記有關係了。

「吧。」周市長冷哼了一聲。

不過,王冬還沒啟齒,旁邊正練劍的人群中一個老太太老遠就喊道:「王科長不敢,我老太婆來。就是紅蓮區的髒水排出去形成的。以前我們每天都要來練訓練拳,最近紅蓮區把污水全排了過去,這湖水不但臟,而且臭。就是魚也死了不少,連練劍的老太太老頭都少了不少。大夥了,我們是來練劍呼吸新穎空氣的不是來吸收臭氣看髒水的。們是大指導,明天一定要為我們作主。不然,我們這些老頭老太太要到市政府提這事了。」,「沒錯,大指導不能讓紅蓮區再這樣幹下去了。再排出去那玉泉湖徹底完了。

這裡是我們的家,紅蓮區也太過份了。」一個老頭相當憤慨罵道。

「老張叔講得對,不光是玉泉湖,凡是玉葉湖兩邊都給污髒了。以前清凌凌的玉葉河如今快成渣滓河了。各位指導,們一定要制止這種亂排亂放,對環境極端不擔任任的行為。紅蓮區也不能無法無天是不是?」,這時,一個中年人罵道。

「們不是堵上了嗎?」,周市長哼道。

「堵上是堵上了,不過如今又被紅蓮區那邊挖開了。而且,這幾天排水量更大得驚人,每天都有十幾台大功率的抽水機在隆隆運轉著吵得旁邊的住戶都快成神經病了。特別是抽水那塊地兒更是臭氣熟天,根本就沒法住人了。」王科長趕緊解釋了一下,就怕挨了板子。

「這事,周市長,您看?」,於西陽一臉娶了冤枉樣子,一個字都沒提葉凡同志。

「葉凡同志,也在,到底怎樣回事?」周市長一臉嚴肅轉頭沖葉凡哼乒道。

「燕省長,周市長,這事我們也是沒辦法。們也知道,紅蓮河搞了今生態人文帶的特大項目,如今正在大搞樹立。投資達到十幾個億這麼大的工程觸及到水州幾百萬人口。改草尚且有陣痛,更何況搞樹立是不是?各位指導也知道,不把水抽到一定程度是不能夠清算河道,建防洪設備,進一步有力有利的開發紅蓮河的。」,葉凡淡定的彙報著工作。

「們搞樹立沒錯,可也不能破壞我們東湖區環境是不是?葉書記是我的指導,我也不斷在向提過這事。紅蓮區搞樹立我們東湖區並不反對,不過們總得拿出辦法把這污染成績處理掉才能下馬。這樣子匆忙下馬,當前紅蓮河是管理好了可又多出一個東湖的渣滓玉葉河來,那不是等於東邊好了西邊壞,有什麼作用?」,於西陽貌似尊重葉凡,還指導指導的叫著,實則是句句都在捅刀子,這傢伙,鬼著。

「匆忙下馬,於書記,什麼叫匆忙。紅蓮河早就該管理了,難道要等到這河真正的變成渣滓河無藥可救時再管理。

省委省政府有文件下發,要管理水州城內河流。而且,為此還拔下了巨額款子搞這一塊項目。

既然省委省政府都有如此決計,難道我們紅蓮區黨委政府還要站一旁張望?這是極端不擔任任的表現。

作為下屬,不折不扣執庫下級命令這點還是輕的,為下級指導分憂解難,想些辦法把事辦好」葉凡巧妙的把省委省政府的大帽子扣在了於西陽頭上。

「管理是該管理了,可是不能以污染我們玉葉河為代價是不是?那樣的管理又有什麼效果?再了,這幾天沒日沒夜狂猛抽水,玉葉河根本就消化不了,何談污染一塊?」,於西陽反駁道。

「呵呵,這事不是贊同的嗎?還兄弟區要相互支持相互體諒相互協助。這話可是親口跟張凌源同志的吧?當時凌源同志跟我講了這話時,我還問了玉葉河能否經受得祝而他的答覆是完全能行,最多就是有一點污染當時清算一下就行了。」葉凡淡淡的突然笑了。

「不能夠,我哪會講這種話?玉葉河能承受得住,這有能夠嗎?我希望葉書記能以理想為根據,這個,沒有憑證的話千萬別亂。我們都是黨的幹部。」於西陽臉上l出一個詭異愁容。

「什麼意思於西陽,難不成凌源同志會跟我扯謊?前幾天他在辦公室親口跟我的,還答應就給五天的最大排量排水期,所以,這幾天我才會交待凌源同志加緊抽水。而且,在環保一塊我也叫凌源同志有所安排的。針對這個成績,也採取了一定的詳細措施。比如,抽水時先在中心攔佇水流,沉澱一會兒后再抽下去。這些都是為了減輕玉、葉河排水壓力。」葉凡冷冷哼道,感覺有些不妙,這於西陽難道堂堂的水州市委常委還會不認賬,葉凡覺得應該不能夠,天下有如此卑鄙,如此不要臉的人嗎?至少葉老大到目前還沒見過。

「我沒凌源同志扯謊,但是,有時話講的意思了解有誤也正常。

我再一次聲明,這事我絕沒有過承諾的。還五天,半天都不能夠。以前們抽得少,我曾經難忍了。這幾天們太過份了,誰也無法忍受!

看,這玉泉湖就是一個鮮活的例證。玉泉湖可是我們東湖區歷界政府班子前前後後投了幾個億才打形成了水州一道亮麗的風景湖的。給這幾天一排,全完了,唉…………」於西陽一臉嚴肅,哼道。這老傢伙根本就是在演戲。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這樣吧,假設們了解有誤,就把凌源同志叫過去當面問清楚就走了。」,這時,周森木市長淡淡哼道。

「我贊同周市長的提議,我於西陽可不是隨意亂啟齒的人。」,於西陽首先接了話茬。

「行1葉凡點了點頭,安排范東朋馬上打了電話給張凌源。

不久,張凌源到了,聽了葉凡的講述後有些憤怒的道:「於書記,我尊重您是指導。5月占號那天我親身到的辦公室。

到時在辦公室外間的一個會客室,我向轉達了葉書記的指示,是省防辦的審批曾經經過,紅蓮河將進入片面的生態人文帶樹立階段。

所以,這段工夫的抽水量排水量會大了一些,央求的體諒和支持。而親口給婁了……」,「張區長,我是講過兄弟區要相互支持的事。但是,我也有過要求,是們排水量不能大於以前。前段工夫們一天搬來了五台大功摔抽水機在抽,那曾經超出了我們的承受才能。而不聽,反倒又搬來了十幾台抽水機。還有什麼五天的最大排水期,那是不能夠的。我於西陽絕不會講這種話的。」,於西陽淡定手道。

「於書記,那話可是親口跟我的,當時我的秘書王文也在場的。假設沒有的答覆,我們不能夠在短期內添加如此多的抽水機。我們紅蓮區要發展,但也絕不會以犧牲們東湖區為代價的。」張凌源有些鏡怒了,臉黑黑的,聲響粗了不少。

「凌源同志,講話好好講,這是跟指導講話的態度嗎?這事誤解了我並不怪,如今我們的玉泉湖遭到污染。

看到沒有,燕省長和周市長等人都看到了,假設再不管理我們的幾個億打造的玉泉湖就要完了。

這個時分,並不是們推脫責任的時分。都是兄弟區,們紅蓮區應該坐上去,跟我們東湖區心平氣和的談談,談談如何管理污染的成績。

可是這什麼態度?遇上事首先想到的是推脫責任,這是一個黨員應該乾的事嗎?做了錯事不要緊,關鍵是要勇於認錯,承擔責任才是。」,於西陽那臉一板,架勢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