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葉老大VS周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葉老大VS周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葉老大V周市長

「我叫王文過去讓大家問問他我張凌源講的可是假話。 」張凌源氣得嘴chn發顫慄,掏出電話就要打。

「哼,有用嗎?王文是秘書?」於西陽這句話可是真毒了,意思是張凌源的秘書不向著向著誰了。這話傻子都懂,就是張凌源串通講假話罷了。

「……於西陽,欺人……」張凌源再也忍不住了,指著於西陽喊了起來。

「張凌源,我希望留意講話的口吻,我於西陽好歹還是的指導。是市委常委,就這個態度,太不象話了。」於西陽來勁頭了,指著張凌源批判了起來,那臉特別的嚴峻。

「放……屁1張凌源擠出了這兩個字,身體突然顫慄了起來,臉越來越黑,地一聲居然往地下倒了下去,看來真是被氣暈了,葉凡一個大步上前扶住了張凌源。悄然放倒在地下,伸指在他身上揉點了起來,那邊也早有人去叫來了救護車。

幾分鐘當時,張凌源睜開了眼,還沒講話葉凡啟齒了,道:「凌源同志,什麼都不用講了,我置信講的是理想。」

「葉……葉,我……我張凌源真沒講過半句假話,誰講假話天劈雷轟,斷子絕孫1張凌源嘶啞著桑子喊叫道,連粗話都罵了出來。

「送醫院。」這時,周市長皺了下眉頭,哼道。

「好好休息,早晨我來看。」葉凡拍了拍張凌源的手道,表示醫生把人抬進了救護車。車子嗚啦著開走了,『天地良知,我沒講假話』張凌源那嘶啞的聲響居然從救護車裡透了出來,還真是粗的了。

「我希望葉回去給某些同志講講,要留意講話的方式方,作為黨的幹部,怎樣能罵人耍脾氣!這是在干工作,在為人民服務,不是潑皮罵街。」於西陽還要在火上添上一桶油。他是決議不把葉凡欺侮暈倒是絕不出兵的。

「哼,我也希望某些同志對指導講話留意方式方,我葉凡好歹也是市委副,算起來也是的指導,對我以經驗口吻講話是什麼意思?太不象話了,這思想可是要不得的。晚是回去好好揣摩一下明天對指導的態度是不是有成績。剛才也講了,態度有成績就要好好改,不然,愧作一個黨員。」葉凡那臉一板,經驗起於西陽了。這叫以子之茅攻其之盾了。

於西陽那臉登時就紅了,正想反嘴,燕省長哼道:「好了,盡扯這些沒用的幹什麼?既然玉泉湖曾經有被污染的現象發生,處理成績才是關鍵。怨天憂人有用嗎?作為一個幹部,人民公僕,要以實踐舉動來讓人民們看看黨的幹部就是黨的幹部。玩虛耍詐是要不得的,經后留意著點,下不為例。」

「這樣吧,污染是需求用錢的。既然紅蓮區對東湖區形成了一定的污染,那就得擔任把污染管理好。省委不是拔給們紅蓮區五個億了,剛剛到賬的二個億尾款還在水州市財政局賬面了。就分出一個億給東湖區作為補償污染的款子吧。」周市長定了調子。

葉凡總算是明白了,敢情周市長還是盯上了本人的錢。這傢伙根本就是在找理由剋扣罷了。估量給東湖區的一個億市裡會截留下一半的,於西陽絕不敢放半句屁了。

打的好算盤。

「那……好吧。」於西陽裝著心不甘情不願樣子點了點頭,實則是這傢伙早在肚皮里樂開花了。

「我不贊同,即使是要管理污染,也不用一個億。一千萬怎樣樣周市長

周森木一聽,感覺本人威望遭到應戰了。當作燕省長和省里這麼多廳干們的面,本人那老臉哪能放得下,這廝臉一板哼道:「葉凡同志,首先們有錯在先。

東湖區尊重是指導沒叫賠禮道歉曾經是顧及作為水州市委副面子了。居然還不知本人錯在什麼地方,作為黨的幹部,這種高高在上的思想是要不得的。

趙國的廉頗作為大將軍。人家都能負荊請罪,葉凡同志作為黨的幹部,也要牢記二心為人民服務的思想。

紅蓮區是管的,東湖區按理來也是的下級區,由於是水州市委副。

這是嚴重的集團思想。在治污這一塊來,一個億投出來是冒不出一個泡的。

既然如此,那我問問西陽同志,,紅蓮區對們東湖區形成的污染需求多少款子才能處理?」

於西陽一聽,立刻來了肉體頭,成心想了想才道:「沒有三個億是下不來的。玉泉湖是離玉葉河最遠的湖泊了,污染尚且如此的大,其它區等地方污染我都不敢想象了。三個億我也不敢全問紅蓮區要,這樣,都是兄弟區,我們本人籌一個億貼上了。為了兄弟區,我們也是豁出去了。至於剩下的,希望紅蓮區能分擔二個億。」

「聽到沒有葉凡同志。」周市長臉一板哼道,轉爾沒等葉凡啟齒直接道,「就這麼定了,二個億。」

「我堅決反對!東湖區這是在敲詐1葉凡臉臭臭著哼道。

「葉凡同志,我希望服從組織決議?」周森木那老臉可是拉得老長的,快成驢臉了。

「有道理的事我服從,沒理的事我決不服從。黨內還考究民主,民主與集中是相對的。總不能只需集中而不要民主,這是要犯錯誤的。我也想提示一下森木同志。」葉凡態度強硬的表了態。

「很好,正好我們水州市委的常委班子除了段和盧偉不在外,其它的全在這裡站著的。明天我周森木就代段掌管一下會議,來個臨場辦公。」周森木講到這裡,一臉嚴肅的道,「剛才的狀況各位常委都聽見了,我也不再嘮叨了。紅蓮區跟東湖區都是水州下屬的區,我們班子有權利和義務幫他們處理糾紛。這樣吧,贊同紅蓮區賠償二個億給東湖的同志請舉手?」

講到這裡,周森木還裝m著樣看了看燕省長,道:「燕省長,您看這處理辦能不能行?」

「這事是們水州市委外部的事,我不作指示。」燕春來淡淡的掃了大家一眼,道,接著,又威嚴的審視了大家一眼,又道,「不過,既然發生了就要想辦處理。」

這燕春來前面一句話才是最重要的,這個可是隱有所指的。在站在的常委全是聰明人,這話不是明擺著燕省長贊同了周市長的提議嗎?不然怎樣要處理。假設不舉手,這事辦不上去,那就是成績還沒得到處理的。沒得很處理是不是燕省長有意見了。

各位常委在心裡揣摩了一下就明白了。

最後,水州市委合計十三個常委中除段海天和盧偉不在外,在場的還有十一個常委。除了葉凡跟費玉表示反對外,三個棄權了,六個經過了。

這三個棄權的其實是支持段海天的人,不過,明天段海天不在,而燕省長又盯得緊,他們支持段海天並不等於支持葉凡,所以,他們棄權了,也不能夠支持葉凡的。

「經過1周森木一聲冷哼,瞄了葉凡一眼,大聲道。轉爾沖一旁的秘書道,「記載上去,要作為我們市委常委會的正式記載。」

「不管怎樣樣,我堅決反對。我葉凡會向省委提出申訴的。」葉凡糗著個臉哼道。

「哼,有這個權益!不過,作為市委班子成員之一,我希望尊重班子決議。這是組織上的決議,不以個人意志為轉移的。」周森木冷哼了一聲。其實,他知道,假設段海天在的話他是不能夠如此的。

燕春來巡視了一圈倒也沒再講什麼,打道回省府了。

而於西陽卻是被周森木叫到辦公室了。

周森木一臉嚴肅、道:「雖然們東湖區占著個理兒,不過,作為臨近的兄弟區,相互協助和支持也是應該的。葉凡畢竟是水州市委副,要尊重他。作為下屬,講話要留意措詞。而且,發展經濟是我們的共同目的。我作為一市之長,們都像我的孩子。對誰我都不能太過於批判。葉凡為紅蓮區人民作想,出發點也是好的。」

「經后我會留意的,當時也太j動了一些。從內心下去,我還是很尊重葉的。只是這事他們做得太過份了,污染了我們還啞口無言,周市長,這個世上總得有個理的地方是不是?特別是張凌源,也太扯蛋了,居然空口講白話。他們紅蓮區要搞我於西陽也不能如此笑臉相迎是不是?人總得爭一口吻,總不能人家打了左臉我又伸出右臉吧,即使是葉凡是指導也不能如此。請周市長體諒我們當下屬的不易。」於西陽態度貌似誠懇的道。

「看看,叫要端正態度不是幹什麼,而且,又來了,什麼叫搞,當前留意著點。」周森木臉一板哼道,轉爾又拍了拍於西陽肩膀,道,「西陽,有的時分禍從口出。要留意話的措詞。還有,明天這事雖初步敲定下了可以截流二個億款子。但是,葉凡那態度不是沒看見,那臉臭得比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還要過的。他畢竟是水州市委副,段海天對他的寵愛又不是不知道這個。所以,估量這事還得有風波的。要是段一回來,這事,唉……」

周森木那眉頭皺得老高老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