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段老大的小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段老大的小心思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市長,既然這是水州班子集團決定的。而且,燕省長在場又沒反對,這事是不是等於默認了。

燕省長都同意的事,那錢又在市財政局賬面上,是不是可以拔給我們東湖區了。

過幾天即便是段回來,這木已成舟,再說我們占著個理,他能怎麼說?」於西陽急著把紅蓮區的兩個億弄進腰包。這錢沒到腰包里隨時都可能飛走的,於西陽坐不住了。一想到那兩個億,這廝心裡頓時j動了起來。

倒不是說於西陽此人想撈多少好處,主要是最近葉凡在紅蓮區搞得紅紅火火的,令得隔壁的東湖區很沒面子。甚至有人傳言說是於西陽這個常委搞不過紅蓮區的常委葉凡。

人都要麵皮,再加上前次於西陽去省里搞錢,只搞來了不到二千萬,而葉凡弄了五個億,這傢伙心裡自然不服氣。常委會上較量又輸得更慘,於西陽心裡的憤怒在騰騰騰的冒騰著。

其實,打從葉凡到水州於西陽同志都沒服氣過。覺得這小年輕的無非是踩中狗屎才爬到自己頭上的,自然心裡堵得慌。

決定跟葉凡此一雌雄,東湖區現在在水州全區裡面區縣級單位里是排第一位的,而葉凡主持的紅蓮區現在只處於中流水準。於西陽是絕不願意看到紅蓮真正的倔起的。

不過,最近紅蓮區連著談妥了好幾筆投資,而紅蓮河生態人文帶又搞得熱火朝天的,於西陽同志早眼紅了。所以,把紅蓮掐滅在萌芽階段,就是於西陽打的鐵算盤。

「這事,段還沒回來,不好敲定。畢竟,黨領導政府嘛1周森木淡淡的掃了於西陽一眼,嚓一聲點上了煙,很悠閑著。

段回來還能搞毛的錢?於西陽心裡憤怒的罵了一句,知道周森木眼紅了,這二個億都想搬回東湖區去那是不可能的。

至少得孝敬周森木幾成的。按以往的老規矩,上頭有錢拔下來,到市財政局往往都會被截流去三成左右。這兩個億可就是六七千萬了。於西陽儘管一百二十個不想出這筆冤枉錢,可沒辦法。

這廝下了決斷,一咬牙說道:「市長,最近聽說市政府也準備建辦公大樓?水州雖說是省會城市,經費並不寬裕。我們東湖區作為水州下屬的區,也應該為市政府分擔一些麻煩。我們東湖區願意捐贈五千萬給市政府建辦公大樓,就從那二個億扣出就行了。」

「五千萬是好事,不過,最近市裡事多。你看看,西區又在搞開發,拆遷方面市政府需要一大筆錢補償。到省里要錢,他們說了,已經給了紅蓮區五個億,省政府又不是錢幣廠。這次,一個字兒不給了。唉……」周森木皺著眉頭嘆了口氣。

於西陽一聽,差點跳腳了。敢情是老周同志嫌五千萬太少,如果不多給些,也許搞到最後雞飛蛋打一分錢都撈不到手。而且,於西陽的小心思還相當的重。

這二個億即便是一分錢也撈不到手全給了市政府,那也比給了葉凡強一些。紅蓮區沒有了錢他還怎麼搞開發,沒有開發經濟上不去,你葉凡還怎麼追趕東湖區。

只要老大的地位不會被憾動,於西陽就覺得穩壓了葉凡一頭。所以,這廝臉s微微一愕之後,說道:「市長,我們東湖區再支持二千萬給西邊搞開發。」

「算啦,繞來繞去的沒意思。我代表西邊那邊的老百姓感謝你了,給你們一個億吧。你明天搞個報告上來,把手續辦完整,可以直接去划拔了。」周森木那心還真是大,白白弄走了二個億中的一個億。於西陽儘管肉痛得要去上吊,可也無可奈何,說道,「我贊同市長的決定,就一個億了。不過,給我們的一個億明天一定要划拔下來。」

「不跟你說了,你拿來我就批嘛,知道你們治污要緊,市政府會為你們特殊下拔的。」有了一個億的收入,周市長覺得也相當的舒坦。他也想趕在段海天回來之前把這事給敲定了。

到時即便是老段回來,但錢已經補償給西邊那邊的拆遷戶,難道還能叫人家吐出來。

周森木決定了,那一個億全給了拆遷戶。而這邊節約下來的錢可以用在建市政府辦公大樓上了。到時葉凡只能啞巴吃黃連,不了了之了。

不過,走出來後於西陽心裡暗罵了一句:「周扒皮1自然指的是周森木了。

葉凡立即把這事在電話里給段海天詳細彙報了。

「人家早盯上你的二個億了。」段海天聽后淡淡說道。

「段,你總得站出來說句公道話。那是二個億,不是二千萬。」葉凡說道。

「我跟你說實話,我估計於西陽也拿不了多少錢的。」段海天說道。

「難道是周森木摳我們紅蓮區的錢?」葉凡心裡頓時就明白了,原來如此。

「不能這麼說,葉凡,你也是市委班子一員,有的時候,也得為市裡分擔一些。

最近周森木也找過我幾次了,像市政府大樓早就該拆了重建,你們紅蓮區政府大樓不是正在建嗎?

而市政府還是那幾座八十年代建的舊樓,也著實有些寒酸了。周市長作為一市之長,到時住在不如你們紅蓮區辦公大漫府大樓里,自然心裡會不平衡的。

你想想,你們紅蓮區正在新建的政府大樓太招人眼球了。這叫什麼,你在無意中奪了領導光環知道不知道?」段海天淡淡說道。

葉凡一聽,心裡有些憤然了,聽段海天口氣,好像也有挖自己牆角的意思了。

「段,以水州市政財的雄厚實力,難道還不能建幾座氣派的政府大樓,何必到我們這小碗里來奪食。」葉凡說道。

「這次不一樣,你沒看見嗎?西城北城那邊都在拆遷。這補償款子可是十幾個億。周森木到省里要錢了,不過,一分錢也沒拿回來。那天一直跟我嘮叨了好久,很是氣憤。」段海天說道。

「那也不能省里撈不到錢就摳我們紅蓮區的吧?」葉凡哼道。

「呵呵,你不知道,省里怎麼說的。說是紅蓮區是不是水州下屬的區,這個,周森木自然應『是』了。人家省里說,給你們水州市都五個億了人,你還來要,是不是要省里把錢分給你們。別的市縣還不得造反了。省委領導講的也是實情。」段海天居然笑了。

「可那是我們紅蓮區弄回來的錢。」葉凡感覺頭大了,段老大居然不支持自己。估m著周森木整天去發牢so,段老大也把主意打到自己弄來的那五個億頭上了。

「葉凡同志,這話我可是不愛聽。什麼叫你們紅蓮區的錢,難道紅蓮區就不是水州的一個區了嗎?你也是市委班子一員,如果我段海天安排你二個億的任務,你不是也得去弄回來。這個,就算你給市政府弄的錢算啦。」段海天口氣變得嚴厲了起來,沉吟了一會兒說道,「葉凡,你要有大局觀念,我看你這小山頭主義思想越來越嚴重了。水州並不光是你們紅蓮區,前次周森木不也給了你們半個億。

你也應該知足了。本來,按往年潛規矩,上頭弄來的錢市裡是要截流下三成的。前次給你們的三個億人家一個字兒也沒截流是不是?你這五個億截流三成的話也得一點五個億了。

再說,你們搞建設,也的確污染了玉葉河,給人家一些適當的補償也是應該的。

當然,於西陽耍的手段太不的道了,我段海天是不喜歡這種手段的。該批評我回來會批評他的。

當務之急是你要抓好紅蓮河的建設。既然都鬧成這個樣子了,你就把時間抓緊些,讓工程早點完工,於西陽也少話講是不是?」

「段老大,不帶這麼狠的吧?那可是二個億,沒有了錢我們紅蓮河生態人文帶建設可就得停工了。

這紅蓮區可是您手頭上搞起來的,以前說是被顧一武搞得不成樣子。現在這爛攤子我接手了過來,你總得全力支持才對。

我也是為了紅蓮區是不是?再說,這紅蓮真搞成了,這軍功章可有你一半的。

現在剛有點起s,如果因這二個億被抽走使得紅蓮生態人文帶最後成了一個半落子工程,我葉凡顧然被人恥笑,不過,段您這臉可不能讓人給打了。」葉凡差點喊出來了。

「你這是什麼話,沒有了那兩個億你就不能搞建設了?葉凡,要多注意多各方面下手,想些其它辦法,沒準兒還能弄到幾筆錢。

你不是去財政部要錢了,聽說你跟風清錄司長的關係很好,老齊都跟我講過他這個堂姐夫了。

有他相助,弄上一二個億不就補上這個窟窿了。再說,京城的喬家大院能量大著,只要你一使力,他們幫著你一些正常。

你不知道,喬報國這次能到南嶺地區去,裡頭可也有我段海天一票的」段海天居然談起條件來了。

葉凡再次明白了,老段同志就是在用鞭子抽自己。希望自己多拉快跑多弄錢。至於問他要好草料,他是不給的。敢情老段同志把自己當一顆搖錢樹了。r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