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費玉的煩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費玉的煩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道:「凡書記,這些我們鄉下人穿不了

什麼我都不要,只是求給我家侄女的事叨一下就行了。 」牛滿同志自然講的就是前次翠兒求葉凡抓了那鄉長的事。看來,范家人很注重這件事了。

「不是跟過,過幾天就辦,放心,我答應的事決不會不管的。」葉凡的態度讓范牛滿看到了希望。

他湊近葉凡耳旁道:「凡書記,翠兒也剛到,就在外面幫著做飯。需求的話講一句就是了,我去好安排。」

牛滿同志並不笨,見葉凡帶了一美麗女人來,估量早晨翠兒是沒戲了,不過,牛滿同志還是得講講,讓凡書記看到本人的誠心。

「叫翠兒出來把衣服拿出來,們全家加上她,都有一奄」葉凡聲道。

「真不要了凡書記,這禮太寶貴了。」范牛滿就怕葉凡不幫忙,不敢收。

「不收是不是,哪當前這地兒我也不來了,翠兒的事們本人想辦法去。」葉凡那臉一扳,牛滿同志還是有些怵的,趕緊叫出翠兒跟本人家裡人來把衣服收了。

至於牛滿一家人,自然把葉凡當威神供著了。

「想不到這外面還別有天地,們這些男人!為了享用,什麼事干不出來,哼1費玉突然哼了一聲口

「呵呵,我也是剛來過一次,這溫泉叫克兒泉,洗了對身體有好外。而且,沒摻假,全自然的。就兩個冤家知道這地兒,別人是沒這個身福的口」葉凡笑著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費玉。

明天這池裡的木扳全被范牛滿拆掉了,由於做成活動的,拆解雖費事了一點口但是何宜遠也很少來,一年就來二三次,范牛滿倒也無能得上去口

「看什麼看,都是色弄的。」費玉沒好氣的白了葉老大一眼。

「我們進水吃飯,這黃鼠狼湯可是大社之物。等下吃了正好可以辦事。」葉老大一聲喊,把費玉拽人了懷裡。

「我本人來,放開。」費玉叫道,不過,葉老大可是王八得很,根本就不給她時機,三下二下,費玉被解除了武裝。當然,吃飯前還是有布片牲身上的,遮住了女人最要緊的三個部位。

「自然去雕姑,詰水出芙蓉1葉凡欣賞著費玉那曼妙的身姿,不由得讚賞了一句,道,「費姐,越來越有風韻了。」」貧嘴,老了,哪能跟那些十**歲的姑娘比口剛才那個翠兒可是相當惹眼的,想不到在這麼偏遠的地方居然還能見到如此掛純耙麗的妹子,而且,不失純樸。」費玉,講到這裡,又瞄了葉老大一眼,哼道,「那個翠兒怕不是范的女兒吧?」」誰的。」葉老大硬著頭皮哼道,轉爾道,」聽是老范的侄女,來這裡玩的。」

「噢,來這裡玩的。這麼剛好,葉老大一到,人家就來玩了,玩得還真是時分1

費玉可是相當敏感的,葉老大一聽,心裡直汗顏,估刊費玉猜到了一些什麼。

這女人,自然就有些醋味兒了。這個時分,打死也不能認了,不然,今早晨魚水之歡可就少了情味了。葉老大笑道:「怎樣啦,吃醋啦?」

「我才懶得呻的乾醋,要帶多少女人跟我有什麼關係?再,我又不是老婆。」

費玉慎道。」如今不是老婆是什麼,反正我還沒娶是不是?別多心了,我們吃飯。人家的侄女長得美麗管我們屁事,再,她再請純,再靚麗能賽過我們家玉兒嗎?」葉凡乾笑一聲扯著費玉進了池子里。

不久,飯吃完了口

「我們末尾吧玉兒1葉老大幹笑著一把拉過了費玉。

「嗯1費玉悄然的應了一聲乾脆閉上了一雙媚眼,她要心元l旁鶩的享用著葉老大那個強壯的身子。感覺到那雙手如火把普通在本人身上磨蹭點燃開了口

那雙手如蛇普通遊走於高山深澗之間,探尋芳草叢中,蓬門悄然打開,那裡,早就一片汪洋了……在這裡,費玉倒也放開了,大聲的嘶叫著,發泄著心中的鬱悶丟失。極盡纏綿……良久戰停。

「玉兒,舒適嗎?」葉老大悄然的接著懷中人問道,而且是略顯得意。雖太歲果有時也會給自巳製造一些費事,但是,太歲果帶來的持久性都給葉老大帶來了無盡的自豪口

玉悄然應了一聲.保怠得像只懶蛇樣便靠在葉老大身上。不久睜開眼哼道,「都快散架了,彷彿越來越猛了,真受不了的口」

「咱是威猛先生,們女人不正喜歡這勁頭嗎?」葉老大得意的大笑了起來口反正這外面又傳不出去。

「就顯擺吧。」費玉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轉爾,嘔了嘔嘴彷彿有話,不過,最終沒出來。葉凡鷹眼下早察看到了,伸手幫她捋了捋有些散亂的發頭,問道:「有什麼事雖然,我們還見外嗎?」

「這事,還不是我哥的事。」費玉嘆了口吻,相當煩的樣子。

「費墨不是聽到墨香市任樹立局長了嗎?難道是出事了或許什麼的?」葉凡關切的問道,以前跟費墨在魚陽時是常常掰手段。如今看費玉面子上倒也有點愛屋及烏了。

「我這個堂哥,他爸是我親大伯。如今都快七十了。我二伯三伯以前在省里工作,不過,如往年齡大了都退居二線了。也知道,退居二線先人家哪還賣人情。

這個很理想的,如今費家就剩下我一個人有實權的廳級幹部,其它的後代子孫,就數費墨了,也不過一正處級幹部。可是我在水州市婁,又不是在省委組織部,費墨想衝擊墨香市副市長地位,我哪有才能幫他。

這不,整天跑水州來煩人,我在省城,應該看法省委組織部的同志什麼。看法有什麼用,關鍵是人家不會幫辦事。我也帶他去走了幾圈上去,煙酒禮品倒是送了不少。

看書~就來

不過,到如今一點戲份都沒有。而我幾個哥哥伯伯叔叔反倒怪我沒出力,我一個女人有什麼辦法?我公公家倒是能幫上一點忙,不過,我不想去求他們。

他那樣對我了,我們倆個如今其實只是名義上的夫妻罷了。結婚到如今我沒讓他碰過我一次,以前還常常來騷擾我。久了他也煩了,乾脆不管了,跟外邊的女人烏七八糟的川

算啦,備過各的了,我也不想管他了口至於他那個家,我也極少回去。」費玉眉頭部皺了起來。

「不行乾脆離了算啦,再找一個實心的重新組個家庭

「家裡人全盯著,這事很費事。算啦,就這樣過吧。反正我有了,這輩子不想再找人了。」費玉道口

「唉,費姐,我這樣會害了的。」葉凡嘆了口吻。

「又傻話了,我是自願的。而且,我感覺很滿足的,真的1費玉一雙大眼盯著葉凡。

「算啦,費墨的事我幫處理了。以免整天來煩

「怎樣幫?只是水州市委副書記,又不是省里的。我估量看法一二個人,但為了我的事去費事他們太不值得。

當前要辦的是大事,別糜費了這種好時機。就是跟指導關係好,但也不能常常去費事別人。

這事,不要管了,他要鬧就讓他去鬧,反正我也儘力了。才能就這樣,幫不了誰講我我也不心愧的。」費玉道,伸手在葉凡臉上悄然的摸了摸,嘴湊了上去,兩人緊緊的吻在了一同。

「呵呵,為辦事口」葉凡笑著,看了費玉一眼,態度非常仔細,道,「值1」值也不行,不能去費事省里指導了口」

費玉態度也很堅決口「不用費事他們,我直接找人處理掉就行了。」葉老大派氣十足,見費玉面現疑惑表情,這廝感覺被心愛的女人輕視了,道,「看哥馬上給辦了。讓見見哥的能耐不是蓋的1

這廝講完后一笑,乾脆直接拿起水池旁的電話,打給了墨香市市委書記謝國忠,笑道:

「謝書記,祝賀正式高升!哈哈蜘心

「呵呵,葉書記,謝謝的吉言口」謝國忠心境相當的不錯口從前次葉凡給侄兒謝遜辦事的事上,謝國忠初步的見識到了葉凡的大能量口早存著真心結交一番的念頭了口

「聽們市最近缺一個勇市長地位是不是?」葉凡乾脆直接拋出了主題口

「老弟音訊閉塞,是的,分管文衛的哥市長管同調走了口調令前幾天剛上去口」謝國奸佞言了,轉爾笑道,「是不是有冤家託了?」

「嗯,以前在魚陽工作時費家有個費墨,跟我關係挺不錯的口他如今們市樹立局任局長,次要是他的妹子費玉,應該知道她的。」葉凡笑道口」當然知道,以前還是同事口當時我在墨香市還只是勇書記,費玉是市委秘書長嘛!她當時可是相當年輕的,不到力歲曾經是需廳級幹部了,很有能量口不過,不久就調到水州任組織部長了」」謝園忠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