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那傢伙極端無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那傢伙極端無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呀,如今我跟她也是同事。

並且,在常委會上她多次支持了我的紅蓮區方案經過。

都是從魚陽出來的,所以.這次的事能不能費事謝書記給提點一下了

「我這一頭沒成績,關鍵是省委組織部的意見最重要了。」謝國忠想都沒想直接承諾了上去.由於他正想跟葉凡加深.感情」這倒是個好時機。至少,這事能辦上去的話,葉凡欠了本人一個人情。

「那謝謝了.省委組織部那頭我去打點一下。這邊就費事椎薦一下了

「不費事,謝遜的事我還沒感激呢?」

謝國忠笑道。

「呵呵,下次到水州來我請客.我們好好坐一塊嘮嘮。「葉凡笑道,放下電話后費玉一臉怪異的看著葉凡。

「看什麼.是不是被.老公7我的能量嚇呆了?」葉凡乾笑了一聲.很自得地伸手在費玉面頰上捏了一把。

「想不到跟謝國忠的關係如此的好.隱藏得很深!姐總是有些不明白.總覺得的背後蘊藏著無量能量似的。就拿紅蓮區來吧.以前顧一武搞得一包糟.如今經的手.才幾個月曾經漸有起色了。置信紅蓬河生態人文帶一旦建成.紅蓮怒放不再是夢想了。「費玉一臉的佩服樣子。

「當然了.我是什麼人?能量無量.要不.我們梅開二度。「葉老大一聲笑又要末尾攻擊伐地。

「不行.我不行了。」費玉趕緊想挪開身子。

「不行也得行!男人不能不行.女人嘛.也不能不要的。「葉凡強硬的只「去找那個翠兒吧.我真不行了。」費玉、剛才真被折騰得夠嗆了.雖極度舒爽.但葉老大太能整了,誰也受不了。連翠兒都被她拋了出來.這個時分.連呻乾醋的想法都沒有了。看來.費玉真是累得不行了。

「算啦.休息一下再。」葉老大笑道。

「葉凡.如今讓我越來越看不透了。」

費玉輕靠在葉凡身上,道。

「我還是我.永遠不會變的

「唉.想不到我覺得難於登天的事一個電話就能弄上去。「費玉嘆了口吻。

就在這時分,電話響了起來。

「大哥,被於西陽那狗日的陰了是不是?」盧偉打來的.他明天去鄉下出差了,想不到一回來就聽了東湖區玉泉湖的事,那是冒三丈。

「嗯.那傢伙極端無恥。過的話在大庭廣眾面前居然不承認。我葉凡真沒見過如此無恥的幹部.麻木的,弄些事出來讓那傢伙糗糗再。」葉凡哼道.轉爾道.「聽前次玉泉山莊被們抄過?」

「不是抄.只是查了一下。是有人告發他們那邊有槁色情服務。我們去了一趟,抓倒是抓了幾個姑娘,不是很大的事。後來停業整理了幾天又讓他們停業了

「我是聽人是玉泉山莊於西陽有乾股

「這個我們一時沒發現.既然有人了,那絕不會空穴來風的。我馬上安排人偷偷去查一下。」盧偉道,乾笑了一聲道.「只需老於同志在外面真拿了錢.老子就要撂倒他。媽的.敢搞我們.還了得。」

「留意影響,暗中停止。假設太分明有人會我葉凡在搞動作.這樣很不好。體制內的官員最怕的就是相互拆台。就拿乾股,我們好多幹部估量都有這份頭的。所以.最好是拖一拖,拿到鐵證時們不要動手.請別人動手。」葉凡交待道。

「我明白.放心.搞秘密調查我是最拿手的了。包準這事不會讓人聯想到大哥身上的

「嗯.我倒是給忘了.是從公安部秘密調查室上去的高手嘛1葉凡笑道。

「大哥.聽給他們搞去二個億.這口吻無論如何不能忍。那麼大筆錢給他們弄走.再怎樣也得嘎幾下才行

「這事我自有打算.二個億那是燒得火紅的.會燙傷手的。於西陽想要,行.那得看他能否拿得住才行。」葉凡冷笑了一聲,伸手悄然的費玉那顆草每上揉捏著。

「沒事大哥.只需招呼一下.到時我把花逍遙他們都叫來.我們一同磋商個辦法。大家家裡都有人.出面起鬨一下.也能在省委鬧騰點事出來

「這事不忙.我想想再。「葉凡著.桂了電話后尋思開了。這事關鍵是段海天有意截留那二個億。假設真要肇事,那段書記臉面不美觀。所以.相當的難辦。

「別想了.葉凡.放鬆一下.璃得太緊神經會斷了的。」費玉、心疼的伸手悄然的摸著葉凡的胸脯。

「放鬆.再來一次?」葉凡一聲乾笑.登時眼神在費玉全身上猥瑣了起來。

「我要1費玉媚眼帶春.輕聲著又半眯上了雙眼。

「得令0葉凡一聲笑,滄海一栗丹在陸地中衝刺只,第二天下午,張凌源從醫院趕了回來,是得到最新音訊,省里下撥給紅蓮區的二個億專項治河資金被於西陽提走了。而且,於西陽當場捐贈了一個億給市政府用於補貼西城那一塊的拆遷補償。

「太過份了,葉書記.這是省里拔給紅蓮區的,是專項治河資金。沒有了這筆錢,我們的紅蓮河生態人文帶怎樣辦?這防洪一塊還要不要搞?於西陽還真會作人情,大方,擻我們的錢一砸就是一個億。」張凌源相當的憤慨。葉凡知道,他一個是心疼錢.二個就是覺得於西陽又狠狠地駁了他的面子罷了。

「不是於西陽大方.是周市長伸手了。於西陽有如此大方嗎?那是一個億。老於同志是不給也得給!這胳膊肘兒扭不過大腿誰都懂的。」葉凡冷冷哼道.斜瞄了張凌源一眼。

「葉書記,這口吻我真實咽不下,我更新o找段書記申訴去。太過份了.這是我們紅蓮區的錢。」張凌源站了起來。

「殷書記估量還得一個星期回來。」葉凡哼道,看了張凌源一眼.道.「老張.真下定決計是艮於西陽斗一斗?」

「斗1張凌源沒絲毫猶疑.臉上一片狠厲。看來,於西陽太煽他面子了.張凌源曾經被逼上梁山了。

「並不光是一個於西陽,昨天關於這個提案可是周市長為首的市委班子經過的。「葉凡突然又漏出了一句來。

「周市知六張凌源嘴裡念叨了一句.有些猶疑了。

「我看算啦.假設要斗可是跟市委班子斗.想過這外面的兇猛關係沒有?當然.這批錢的條子一定是周市長批的.由於段書記還沒回來嘛!沒感覺到.昨天「葉凡也在提示張凌源,這事是周森木在操從.上頭不是還有一個段海天。而且.葉凡用的也是激將之法了。

「斗,周市長又怎樣樣?也不能這樣在理1張凌源果真被刺痛了.咬牙了。

「那行.我全力支持的決議。」葉凡一拍桌子.發出地一聲響后,看了張凌源一眼道.「老張.我們馬上招開區常委會.以班子集團決議方式向省委提出審訴。看怎樣樣?」

「我聽葉書記的。「張凌源二話沒點了頭.他也是給逼得沒辦法了。假設鬥不過於西陽.估量老張同志這紅蓬區都呆不下去了。昨天那臉子的確丟得太大了.於西陽也太陰了一些。

不久.紅蓮區十三個區委常委企到了會議室。

大家的神色都比較凝重,由於葉老大跟張老二兩人都是一臉嚴肅的坐在椅子上盡跟手指頭上的香煙較勁了。不久.桌上的煙灰缸里曾經滿了。葉凡把煙狠狠地往煙灰缸里一掐.巡了大家一眼,道:「閉會吧.長話短,紅蓮河曾經片面起動。過幾天在九雲橋停止片面啟動剪綵儀式。范秘書長.那邊活動安排得怎樣樣了?」

」葉書記,曾經預備就緒。我們請到了省歌舞團的同志來表演民族舞蹈。他們有幾個節目聽在全國還取得過大獎的。這邊在九雲橋下邊又暫時的積了一些水.可以搞個複雜的龍舟大賽慶賀一下.繁華一番「,嗯,這點子不錯。」葉凡點了點頭.對范東朋的安排予以認可,呻了口茶又道「.當然,民族的東西我們要承繼.九雲橋燈節就是我們水州官方燈節的代表。

要多留意宣傳人文跟歷史.這才是我們的殺手銅。不過.現代盛行元素也不能放過。

民族的東西好是好.不過.現代人不怎樣喜歡聽這方面東西了。而代表主流元素的現代歌舞節目人家是上不得檯面。

其實不然,既然它們能代表現代主流元素,明人民群眾都認可他的。所以,我們的節目要融民族跟現代於一體才行。」

」葉書記的意思是不是要請些有名望的歌星回來助陣。」范東朋轉眼間就明白了。

」嗯.東朋很懂我的心嘛1葉凡淡淡笑道.范東朋一聽.心裡喝了蜜普通的甜。這可是指導在常委會上的直接表態,那是對本人的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