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敢擺弄我齊振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敢擺弄我齊振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贊成葉書記的提議,現在的年青人啊就喜歡愛呀愛的。像我家那姑娘,整天就喜歡劉德華郭富城,還什麼四大天王。

既然要搞就要搞個上檔次的節目出來。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晚會不是也是融現代與民族歌舞於一體嗎?

如果只表演民族歌舞,那就太單調了。到時估計就沒有觀眾了。」張凌源堅決的表了態,緊跟葉老大腳步。當然,葉凡也知道,張凌源希望自己給他出氣。

「好是好,不過,聽說港台歌星的出場費貴得驚人。動輒都要幾十萬。請一個二個還行,如果請了三個或更多,就怕咱們的錢包受不了。」區委管黨群的副書記曹勝同志說道。

「嗯,這的確是個問題。要價太高,咱們請不起啊1紀委書記鄭健剛噴了。煙,嘆了口氣,倒不是反對葉老大的提議。

「葉書記,如果真要這樣就得增加活動的預算了。」范東朋拿眼看著葉凡,問道。

「呵呵,你們啊!不會動腦子想想嘛!同志們都想想,在咱們眼皮子底下有什麼可以利用的?」葉凡神秘一笑巡了大家一眼。不過,在坐的常委們全一頭霧水,互相看了幾眼都微微搖頭。

「葉書記,你就快揭秘吧,不然得憋死我們了。」張凌源笑道。

「我們的雙子星被誰拿走了?」葉凡問道。

「高明,高明啊,葉書記,你怎麼會想到江南傳媒身上?」張凌源瞬間就明白過來了,大笑道。

「其實也怪不得大家一時想不起來,因為本人在麻川時曾經跟江南傳媒的梅總合作過。

現在德平麻川市搞的那個民清古居旅遊可是相當有名氣的。相信梅總還是會賣我這張老臉的」只要她肯牽線搭個橋,港台歌星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因為江南傳媒不是跟香港金寶碟集團,還有唐氏娛樂以及韓國的什麼娛樂集團都有合作。

所以,咱們這次不但要請到香港歌星,而且,連韓國的知名歌星咱們也不能放過。

要搞就搞大些,至於經費方面,相信有江南傳媒的牽線,他們應該能打個六折。而預算經費方面可以增加一些,張區長,你看呢?」葉凡問道。

「行,兩個億都給別人搶走了」我們還怕hu了丹百萬不成?」張凌源也很聰明,立即扯出兩個億來了。

「嗯,說到這二個億」大家估計都聽說過了。省里拔給我們紅蓮河專項治污防洪的二個億資金據說已經被於西陽同志領走了。同志們說說,這二個億還要不要去拿回事?」葉凡一臉嚴肅,哼道。

地一聲,桌子居然被張凌源砸了一拳,這廝一臉憤慨的站了起來,說道:「一定要拿回來,我們紅蓮區沒人了嗎?葉書記,我有個提議」我們以紅蓮區委班子集體形式向省委提出申訴。那是我們的錢,如果沒有了二個億,相信在坐的各位同志那腰包可得癟下去了。」

張凌源的確厲害,句句煽情,居然直接戳到大家的心堪上了。他講的是實話」沒有了二個億,分配給大家的活動經費那肯定得大大縮水了,這是直接牽扯著在坐的各位領導的自身利益的大事。

「我贊成張區長的提議,以班子集體形式向省委提出申訴。」衛初婧知道這是葉老大跟張老二在演雙簧,所以,旗幟鮮明的站出來表示支持了。

「沒錯」我們占著一個理兒。那是省里拔給我們紅蓮區專用的。即便是要補償給東湖區一點治污經費,最多就一千來萬,怎麼能把我們的二個億都給挪走了」太過份了。」常務副區長王矢中也是立場堅定的說道。

因為,這個跟他可是有直接關係的。他是常務副區長」是協助張凌源搞好全區建設的。搞建設肯定得有錢,沒錢了還搞屁的建設。這東湖區搶錢,就等於掏空了王大中的自家分管的荷包。

「我贊成張區長建議1區委秘書長范東朋同志緊接著說道。

一下子有四個常委立場堅定的表了態,在葉老大那一雙嚴厲的目光巡掃下,最後,其它幾個常委沒辦法,只好點頭贊同了。如果不贊同,以後問張區長要錢,人家一句話「你當初不贊成去拿錢的還要什麼錢?,就能死你。

沒有了錢這官當得還有什麼味道?更何況,這是班子集體決定的。周市長要敲打也得敲打葉老大和張老二差不多。也還輪不到自己這些小嘍吧去扛大旗的。

「很好,說明我們紅蓮區萬眾一心,是個團結的班子,前進的班子,一心為了紅蓮區建設發展的班子。這事就這麼定了,馬上把申訴材料拿過來,各位常委們簽下自己的名字。」葉凡拍了板子。

張凌源當然早有準備,不久,秘書就把申訴材料擺在了桌面了。各位常委們儘管有些擔心害怕,但在葉老大的虎目逼視下,在張老二的yn眼相盯下也得簽了名,畫押就算了。

這消息當然是封住的,不久就傳到了於西陽和周森木等人耳時。於西陽匆匆進了周市長的辦公室。

這廝一臉yn霾說道:「紅蓮區也太過份了,他們這是公然蔑視上級領導的決定。居然以班子集體形式要向省委申訴。周市長,絕不能讓他們把申訴材料遞上去。不然,別人怎麼看我們水州市委班子?亂了,真是亂了,居然有這樣的下屬部門。」

「要遞就讓他們去遞吧,我倒想看看那些人能嘎出什麼東西來?這裡是水州,不是紅蓮區。」周森木冷哼了一聲,看了於西陽一眼,說道,「,你自己也得注意著點。有的時候,話是不能亂說的。」

於西陽一聽,那臉頓時就紅了。這是周市長很直白的在批評自己講了謊話了。「話不能亂講,說的就是自己跟張凌源講了什麼,過後又不認賬。人家周市長火眼金睛的早看出來了。

當然,於西陽絕不會承認這種犯so包的事的。這廝說道:「周市長,您是他的上見這樣做可是對你大不敬。是公然向你挑戰,這還了得。此風絕不能讓他長起來,要是人人都如此,以後還怎麼施政?」

「長,我倒他能長多高。

」周森木淡淡的掃了於西陽一眼哼了一聲。其實,老周同志現在心裡倒有點後悔,本來就曉得葉凡這人不怎麼好處理的。

想不到會因為於西陽的事鬧得這事變得更大了。真鬧到省委的話周森木臉上絕對無光的。

即便是贏了也沒有光彩的,你的下屬要告你,當領導的會有什麼光彩。而且,也會在省委領導心裡留個疙瘩的。你周森木是不是真引起了民憤什麼什麼的。

不過,現在周森木也是騎虎難下了。葉凡如此的動作,也讓周森木心裡憤怒到了極點。

決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這隻不聽話的狗。周森木決定了,要在省委好好的煽葉凡一個響亮的耳光,讓他知道,這水州,除了段海天,你葉凡是沒有能力挑戰我周森木同志的權威。

晚上,葉凡提了兩瓶酒拜訪了齊振濤。

「無事不登三寶殿,你小子這次來是不是又要找什麼事?」齊振濤斜瞄了葉凡一眼,「哼道,知道這貨來肯定沒什麼好事落自己頭上的。

「齊叔,怎麼能這麼說,沒事我就不能來請教一下領導了?您是領導嘛!作為下屬,我應該時進向你壯報工作,彙報思想轉變等等。時時聆聽領導教誨才不能犯錯誤嘛1葉凡乾笑了一聲,說道。輕輕的把酒放在了桌了上。

「酒我這裡堆了一堆,拿走拿走1齊振濤擺了擺手,沒好氣崞道。

「拿走就拿走。」葉凡厚著臉皮笑道,看了齊振濤一眼,神秘一笑,說道,「不過,我真拿走了齊叔可別後悔就走了。下次你問我討要我是絕不給了。到那個時候你別說我這人摳門,不尊重領導什麼了。」

「啥意思,威脅老子?」齊振濤那臉一板玉道。

「不是威脅,是提醒1葉凡淡定自然,說道,他是一點都不怵齊振濤的。知道他的脾氣也沒再意什麼了。

「這酒,難道有秘密?」齊振濤口氣緩和了一些,望了望那兩瓶酒,倒是來了點興趣。

「當然,齊叔,你想想,以前你們不是喜歡那個藥丸兒。後來沒有了藥材那藥丸也就絕戶了。不過,最近運氣好,給我發現了一種替代品。所以,就泡成酒了。對身體絕對無害,每天一小杯,保你一晚上生龍活虎的。當然,也得有節制,次數多了傷身子是不是?這種藥材也相當的罕見,泡製成的藥酒可是不多的。」葉老大一臉猥瑣的說道。他這酒倒真是用從費家地庫里淘來的藥材配製而成的。

「你小子,敢情是把我齊振濤當白老鼠了是不晃」齊振濤心裡一動,哼道。

「我早試驗過了,齊天說是喝了后幹勁十足的。而且,生龍活虎的一點後遺症都沒有。咱們華夏的中藥就是好,無副作用,純天然的。」葉凡乾笑了一聲,老齊同志差點要甩巴掌了,指著葉凡說道,「你狠啊,在我兒子身上試驗過了還不夠,現在居然找上我了。和著我父子倆都是你的試驗品了。[email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