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說服省常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說服省常委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試拉倒,我自個兒用。 反正就幾瓶,等下還得提兩瓶給鐵書記,京城裡的鐵哥早預定了四瓶,他可是六瓶的,我沒有那麼多。既然齊叔不要我拿回去給鐵哥就走了

「我有過不用嗎?子也太摳門了是不是?不就兩瓶酒,拿來了還想提回去。對指導這樣子可是大不敬的,要送就得多送幾瓶是不是?這樣,才能表現的誠意。這送得不三不四的屁用。」齊振濤從鼻腔里哼出了一句來。

「什麼酒這麼好,葉還要拿回去?」這時,傳來了齊夫人風雅梅的聲響來……,「沒……沒什麼酒,就兩瓶酒罷了。」葉凡趕緊道。

「怪了,兩瓶酒爺倆在扯什麼?倒一杯給我試試,是不是能美容的。」風雅梅對葉同志配製的東西都是很感興味的,居然想到美容下面去了。

「風姨,這個,呵呵呵……」葉凡乾笑了一聲不好解釋。

「雅梅,這酒不是美容的,只是烈了一些罷了。我們爺們都喜歡這風格的酒。不然,遼東燒刀子為什麼被稱之為爺們的酒?」齊振濤趕緊解釋了一下,就怕老婆真要嘗滋味那就費事了。

……哼,烈了一些爺倆會如此話?想騙我是不是?到底什麼酒,葉,老實交待?」風雅梅那臉一板,哼道。

「真要聽?」齊振濤奧秘一笑看著老婆。

「聽,有啥不敢聽的,無非是們男人那點破事罷了。」風雅梅哼道,看來,她也不笨。

「葉來吧。」齊振濤道。

「風姨,這酒其實您也能喝的,滋陰壯陽,喝了帶勁頭的。」葉凡老實的道。

「這孩子,我給泡茶去。」風雅梅轉眼間就明白了,臉悄然一紅趕緊借話走人了。

「呵呵齊叔,燕省長到東湖區巡視的事估量也聽過了吧?」葉凡轉爾拋出話題來了。

「就知道沒安什麼好意的,給我送酒,如今這話才是正題吧?」齊振濤道。

「沒辦法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了我總得反抗一下。不然」我葉凡真成軟蛋蛋了是不是?再,我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了齊叔臉上也無光榮是不是?」葉凡道,巧妙的把齊振濤綁在了同一條船上。

「先來聽聽,詳細點,還有打算都。」齊振濤也正派了起來。聽葉凡把事述了一遍。

「這事干可是有些不妥當,將完全把本人扯到跟周森木的對立面上了。而且,就是市委常委席里也有同志對有意見的。

由於告的是整個水州常委班子,而不是周森木一個人。想想,當前干工作分開了周森木的支持將很孤立的。

還怎樣搞好紅蓮區的樹立搞不好樹立就出不了孱績,對經后的選拔任命走上更高一層指導崗位可都有大影響的。

而且,下級告下級,也會給其它指導落下一個這人橫衝直撞不服管的壞印象。

印象這個東西一旦成形后想改變人們對的看法那是相當難的。最嚴重的結果就是其它指導當前都不敢用了。

想想,那個指導情願要一個沒準兒惹著了就要告本人的下屬。當指導的最怕這個了,稱他們為刺耳頭。」齊振濤臉嚴肅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又問道「海天的態度是什麼?」

「他,這個不好。」葉凡不想整出段海天的態度來。

「呵呵,是不是老段也眼紅那二個億。所以,對於周森木使的陰招子不管不問的讓吃了這麼個啞巴虧。想想,只需老段沒點頭周森木敢把的二個億給挪走嗎?」齊振濤看了看葉凡那苦瓜臉,不由得淡淡笑了,「而且,既然連老段都不支持了,想想,到省委申訴的路可是不好走了。」

「齊叔於西陽此人太陰毒了,不拔了這根刺我難咽下這口吻。再,周森木根本就沒把我當下屬看。

太一視同仁了和著我辛勞弄來的錢就得放他口袋裡是不是?這事,他完全可以跟我磋商的。

市政府沒錢蓋辦公大樓我們完全可以捐增幾千萬給他們的。使出這招來,當作幾個區的指導面,還有燕省長面修繕我,這個,當指導的也是很不道德是不是?

假設這口吻還能嗯下,我葉凡這輩子估量也沒什麼出昔了

「告了他們1齊振濤突然一拳擂在桌上,神色嚴肅得可怕。

當時,葉凡又拜訪了鐵托以及盧明珠,服了他們支持本人。

只是段海天那邊不好,不過,葉凡還是硬著頭皮打了電話給段海天,把紅蓮區委班子的決議告訴了他。

段海天聽了后沉吟了一會兒,道:「既然決議了就去做吧,這事,本來周市長也做得欠妥了一些。而於西陽也太不地道了一些。這些天我剛好在外邊調查,省委那頭我是沒辦法支持了。多跟老齊他們溝通一下,爭取多拉幾位常委支持。這些,都是我s下里跟講的s話,法不傳六耳。」

「謝謝段書記的支持

「我沒支持?」段海天道。

「不回來就是支持我了,呵呵。」葉凡笑道,知道段海天也在押避,他回來這事倒是不好辦。假設在省委支持葉凡,那不是代表著他這個書記對本人的市長不稱心。

假設不支持葉凡,那葉凡的心裡一定會生疙瘩的。和著老段把我拉到紅蓮區,最後屁股一拍啥事都不管,而且,還反對我搞活經濟樹立?挖我牆角什麼的。

所以,老段很難做人,最好的法子就是借調查的時機不回來。等省委有了決議后再打道回府,老段只能採取一個「拖,字訣了。不過,這樣一來,在省常委會上,葉凡又將得到段海天這一票了。

目前只服了三個常委,而燕春來省長那邊就不用了,相對沒戲。由於那天他在場,那就是變相的默許了此事的合感性。

其實,葉凡也知道,本人如此做可是有走鋼絲的風險。不但得罪了周森木等人,估量就是燕春來省長心裡也會不直爽的。

不過,葉凡有本人的做人立常假設不去爭取一下,那經后在紅蓮區也再難抬起頭走路了。人爭一口吻,佛受的就是一柱香。

葉凡在腦子裡搜刮著省委常委名字,以期能再服一到兩位省委常委。倒給他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省委秘書長喬志和同志。

前幾天喬志和隱晦的給本人提過了想跟盧明珠進一步搞好關係,這倒是個搓合的時機。

葉老大又從車後備箱里搬了兩瓶酒往喬志和家裡而去。

這傢伙運氣特別的好,粟一宵居然也回到了水州。聽葉凡講了這預先,二話沒是陪葉老大去舅舅家走一遭。有了粟一宵的陪同,葉老大對於拿下喬志和心裡更有底了。

「坐坐坐1一見葉凡進門,喬志和居然親身走了過去,熱情的招呼葉凡坐下。

「秘書長,這深夜了還打擾真不好意思?」葉凡略表歉意,道。

「呵呵呵,才舊點鐘,不晚。我們都是要到口點多才睡的人。這熬夜已成習氣了,沒辦法,當官的那個不是這樣子的。這官,也不好當。」喬志和一臉親和,笑道。看了粟一宵一眼,道,「剛回來是不是?」

「嗯,剛回到家裡洗了個澡,接到葉書記電話就過去了。」粟一宵道,看了舅舅一眼,又道,「燕省長昨天去東湖區調查的事舅舅能夠聽過了吧?」

「嗯,聽拔給紅蓮區的二個億給東湖區拿走了?」喬志和看了葉凡一眼,問道,轉眼就明白了葉凡來此的冉意了。

喬志和心裡暗暗高興,由於外甥粟一宵調回南福省監察廳任常務副廳長的事本人正感到勢單力薄需求外力的時分,葉凡假設求本人辦事,那這個人情就要還在外甥身上了。

「是的,昨天……」葉凡把東湖區的事講了一遍。

「那有什麼打算?」喬志和眉頭皺了皺問道,也感覺這事相當的順手。既然燕省長在場,那就代表著這是燕舁長默許了的事。

如今看這勢頭,顯然是葉凡想翻盤。這個難度,就是喬志和都以為比登天還難,根本就沒有翻盤的希望。假設能翻過去,那不是打燕春來同志的臉,而周森木那邊只能是臉了。

「我們紅蓮區班子個人…………」葉凡把決議了一遍。

喬志和思付了一陣子才道:「葉書記,這事,我看贏度不大。就是我支持也才一個人,面對燕省長,又有幾個省委常委們肯站出來,這事相當費事。真實不行乾脆算啦,當前再想辦法弄些別的款子了。」

「這邊倒有三個常委是支持我。」葉凡透了點底子給喬志和,不然,置信喬志和很難下決斷的。

「三個加上我也才四個,力度還是不夠。」喬志和雖相當的詫異於葉凡的能量,但還是搖了搖頭